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科幻电影《湮灭》:外星生命体是人类的一面镜子

作者:未知

  【摘 要】2018年,由小说改编而成的科幻惊悚片《湮灭》上映,导演亚力克斯·嘉兰在片中发挥了超强的想象力,用大量具象化的动植物形象来刻画外星人对地球生命的影响,通过电影,导演力图对人性进行反思,并渗透了“哲学思辨”,最后以一个开放式结尾引发观众进行思考。
  【关键词】湮灭;外星生命体;反思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6-0109-01
  2014年,万众瞩目的“星云奖”揭晓,中国作家刘欣慈的《三体》惜败于美国作家杰夫·范德米尔的《遗落的南境1:湮灭》。2018年4月,美国著名导演亚力克斯·嘉兰将小说《遗落的南境1:湮灭》改编成的惊悚科幻片《湮灭》并在中国上映。相对于同类型题材的影片,《湮灭》的故事结构并不复杂,某天,一道外星光束射进了一座灯塔,此后灯塔周围呈现出奇异的景象,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围墙,围墙之内形成了X区域,所有生物都出现了基因变异,人类军队进入X区域探秘都以失败告终,最后由主人公在内的五人探险队家进入X区域,来揭开外星生物的神秘面纱。
  一、非同以往的暴力血腥式的侵略
  1902年,电影大师梅里斯第一次将科幻电影这颗树苗种在了世界电影之林,首部科幻电影《月球之旅》也成为了科幻类题材的开山之作被载入史册。20世纪70年代后,外星人元素的科幻电影越来越多地被搬上大银幕,由于导演的理解和要求不同,外星人的外形、智力和攻击力也略有差异。而《湮灭》不落窠臼,片中虽没有外星人正面与人类枪林弹雨的暴力血腥画面,但通过灵异环境的营造更突出了恐怖气氛和“湮灭”一词的美学内涵。
  在《湮灭》中,外星生命体并没有被迅速具象化,而是通过各种地球上存在的生物被变异后的具象来激发观众对外星人的想象,当影片以台词来隐性介绍了军方利用先进的军事科技探寻失败而女主丽娜不得不前往X区域的背景后,会给观众铺陈一个巨大的心理暗示,既容易让观众身临其境,被笼罩在一层未知的心理恐怖阴影之中,也会让观众以观察者角度来窥探人与人、人与外星生命体之间的关系,在这层阴影之下,物理学家乔西,主动扔掉武器,放弃抵抗,接受身体的基因变异事实,甘愿化作一株人形植物伫立在草莽之中;护士安雅在同伴被杀后,对外星人制造的恐惧达到上限,在已绝望和崩溃之时,将三名队友捆绑企图剖腹杀害;心理学家文崔斯拖着癌症之躯在灯塔中实现了自我毁灭。而随着变异鳄鱼、双胞胎梅花鹿、肉身嵌入的石墙等反自然生物出现,观众会对外星生命体产生畏惧,即对生命的畏惧。当女主丽娜发现丈夫死亡的真相,当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外星人面对面的时候,女主丽娜的恐惧才被推到了极致,最终在一番斗争后,丽娜一把火烧了灯塔逃出了X区域。
  二、以第一人称视角进行人性反思
  (一)基因的复刻与侵蝕,隐喻着“去人类中心说”。“人类中心论”,起初由中世纪时期的经院哲学和神学所提出,即人类是世界的中心,人类的利益是判断所有价值的唯一依据和标准。但在《湮灭》中,导演亚力克斯·嘉兰试图用情节告诉观众,人类可能不是价值评判的唯一标准,会出现和人类相当的生物体来抗衡人类的力量,即“去人类中心论”。而导演设计灯塔作为故事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有寓意的,灯塔的外形象征着男性生殖器,而灯塔内的黑洞也孕育了外星生命体,显然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这些视觉元素的结合也是导演对“生命起源学说”的思考。
  (二)哲学思辨引发“人的本质论”思考。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阐述自己关于事物运动变化的思想时说过“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合流”,他的“变化”思想对后来的辩证法影响很大。在《湮灭》中,导演亚力克斯·嘉兰试图通过解构人物的命运来阐述自己对于哲学思辨的思考。从变化的角度而言,当女主丽娜在洞中被外星人复刻出了另一个自己时,观众会思考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丽娜,在丽娜的躯壳之下生存的究竟是她本人还是外星生命,而丽娜一直抗争的是另一个自己还是时间本身。就像在《恐怖游轮》中,女主杰斯跟时间负隅顽抗,试图杀死过去的自己改变未来的命运,企图冲破时间的牢笼逃脱已亡的现实。
  三、思考外星人也是在反思人类自身
  在各类的艺术创作中,艺术创作者们发挥想象力,塑造了各式不同的外星生命,从外星生命的起源到延续,从生长环境到科技发展,甚至创作者们还赋予了外星生命世界较为完善的政治、经济、文化等体系和意识形态,与其说是另一个星球,不如说是地球的一面镜子,既能映射出人类社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也能折射出世俗观念和良知道德,人类社会存在的喜怒哀乐和善恶美丑,也同样存在于外星生命世界。所以,对于一部科幻片而言,外星人长什么样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和人类建立了怎样的一种关系、扮演着何等角色,又会在各自的角色中释放什么样的信号和力量。
  参考文献:
  [1]尤杰.从黑色哲思到光明叙事——雷德利·斯科特的科幻创作与影像风格[J].当代电影,2017(10).
  [2]单娟.怪物科幻电影中视觉奇观的技术营造[J].当代电影,2016(07).
  [3]戴清泉.现实与非现实——低成本科幻电影的空间塑造初探[J].当代电影,2016(06).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888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