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人的认知与真相之间的距离

作者:未知

  【摘 要】《暴雪将至》是导演董越的处女作。影片以犯罪悬疑为依托,运用倒叙的手法和阴冷的影调铺开了那个处在大变革时期的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中国社会状况,展现出小人物内心的焦灼与复杂,以及不能把控自己未来的震荡。影片通过阴郁意向与人物性格的异化,展现出在时代的动荡变革之下,人都是命如蝼蚁一般存在,转眼便被社会吞噬。虽然主角是余国伟,但影片叙述的是整整一代中国人,承载着的是那个年代无数低层人为生活而挣扎的悲怆故事。
  【关键词】暴雪将至;认知;真相;距离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6-0116-01
  一、人物形象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余国伟一直在追求超我的苦行中,他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为了追求理想化的自己,他十分热切地调查一宗连环杀人案,施展自己的“神探”技能。他说他一定要活出自己的精彩。徒弟丢了命也要继续查案,他看到燕子的照片第一反应居然是拿她当诱饵。他充满激情而热烈急切,他希望可以破了案当英雄,他希望可以让整个厂子里的人对他有真正的敬佩之心,而不是对他发出嘲笑和嘘声。但余国伟实现自我价值的方法使得他在所有的地方都不是他自己,或者任何他想成为的人。在警察面前,他显得很积极和下作,在表彰会上,他显得很高昂和虚伪,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他是冷静的,在无辜人面前,他极为暴力。他的性情反复无常,他的心态也慢慢失衡。
  江一燕最后在桥头绝望至极纵身一跃,瞬间割破观者的心。余国伟亲手把最爱的女人推进了深渊,自己也杀了人。十年牢狱后,他终于回到他最得意的舞台前,回忆他最自豪和开心的那个时刻,却落寞地发现,就连这一点点最后的慰藉,也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场幻梦,原来自己奋斗过,光荣过,辛酸过,痛苦过的都只是尘埃而已。
  二、人的认知与真相之间的距离
  董越说:“我本人其实经常对于现实当中的一种真实性持怀疑态度。人们是特别容易相信自己的经验,所以特别希望能够有一个声音站出来说,你自己以往经历的那一切没有发生过,但是这个事情又没有办法从真正意义上去证实它,那么既不能证实,又不能证伪,它唯一能引起的戏剧效应就是怀疑。让当事者怀疑,让观看它的人怀疑。”
  那一切似乎是个幻觉却又真实可感。这种效果,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经历的,我们的记忆,我们整个存在的世界是不是最真实的。2008年,老余再次回到即将要被爆破的废旧老工厂,遇到了工厂的看门老大爷,老余问对方记不记得他这个曾经的劳动模范,老大爷却斩钉截铁地说,保安科不可能被评为模范,1997年的时候谁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在1997年,或者再往前,保卫科的老余在厂里是有着“神探”称号的神话人物。因为老余一直记挂着他的“虚幻的光荣”,所以清楚记得获奖年份,但其实那个时候人心惶惶,大家都想着怎么从厂里偷货,想着如何生存,在连基本生存都难以维持了的时候,没人真正稀罕“工厂劳模”的荣誉,除了余国伟。
  看门大爷十分肯定地反驳了余国伟,余国伟也不再辩驳。连他也开始怀疑自己当年获奖究竟是幻想还是现实。
  余国伟身处于他自己那个世界里欲罢不能,1997年,工厂还没有被夷为平地,戴着大红花站在领奖台上慷慨激昂地发表获奖感言的余国伟,经历了人生中最风光的时刻。但是现场道具出现问题,雪花般的棉絮飘落下来,逗得台下哄笑一片,“雪”是戏剧化的,在影片中有着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作为非常意象化的场景,它营造出了极其不真实的感觉。结尾的暴雪也像是一个蓄积已久的爆发。余国伟什么也不管,暴突着青筋喊:“以高昂的热情,迎接新世纪的到来。”但新的世纪,并没有余国伟的位置。我们大多数人其实都特别相信自己个人的体验。影片直到结束也没有明确说明这到底是余国伟的幻觉,还是看门大爷记错了。怀疑是重新认识世界的起点,是颠覆回忆里的真实的一次试探。董越在《暴雪将至》里成功展示出了人和真相之间的距离感,挖掘出了人物命运和时代命运的关联。
  余国伟在被命运戏弄之后重获自由,虽然内心五味杂陈,但他必须跟大家一样,带着对新生活的寄托,离开这座满是悲凉回忆的城市,疲惫地开始又一段暗淡的生活。他坐在街边那辆即将开动的旧巴士上,窗外零星飘落着雪花,一车人等着被带离这座压抑的城市,巴士却发动不起来,它像一头发出绝望嘶吼的苍老困兽,再也做不出任何有力的反抗,越是挣扎尝试越是精疲力尽。这辆迟迟发动不起来的巴士,是使结局消极到几近绝望的反转,一车人停滞在社会变革的岔路口,所有迷失自我、找不到方向的人实际上永远都留在这里了,迷茫渺小的一代人,就那样残酷又真实地停在了时代的岔路口上。
  2008年,湖南发生了百年难遇的冰雪災害。暴雪来了,可好像现实更加冰凉。事实上,不管是1997年还是2008年,沉积在中国人的记忆里的,都是轰轰烈烈的大事件,但在这轰轰烈烈之中,曾经有过多少余国伟,没有人知道。最后的残忍和无常,都曾是旧日时空里无数人必须要承受的命运。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888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