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广播电视节目娱乐化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娱乐节目在国内风起云涌,其迅猛的发展势头使得各电视台都纷纷推出了娱乐类栏目。本文将从五个方面分析广播电视节目娱乐化的优势,探索其发展前景,有助于其更快更好地发展。
  【关键词】广播电视节目;观众;创新
  中图分类号:G222.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5-0090-01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娱乐节目在国内风起云涌。继《超级女声》《幸运52》《开心辞典》等娱乐节目深入人心后,越来越多的娱乐节目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像《我爱记歌词》《快乐女生》《快乐男生》等等,各大电视台在湖南卫视的带动下开始走上了娱乐化的道路。江苏卫视、东方卫视等为了和湖南卫视争夺收视率开始制作大量的娱乐节目,到处挖掘娱乐人才,花样百出。对于这个话题,争议颇多。但是娱乐节目之所以越战越勇,进而获得大众的喜爱并不是空穴来风,这与它的创意和轰动效应是分不开的。
  一、娱乐节目大部分是“自由出入的平民表演”
  《超级女声》《星光大道》《我爱记歌词》这些节目在报名方面无门槛限制,以一种不分唱法、不论外形、不问地域的互动性、参与性超强的“海选”为主要特征,只要喜爱唱歌的大众,均可报名参加。“海选”是这些节目能够轰动的一个很大的因素。它打破了只有明星才可以上电视的规则,给所有人展示自己的机会,什么年龄、出身、家境都不问,来了就唱。在《超级女声》节目中,如果没有短信投票和现场投票以及大众评委等,仅是按常规进行初赛、复赛、决赛,这样选拔出来的“超女”就算美丽动人、唱功一流,也不会是普通观众喜闻乐见的“超级偶像”。像06年选出的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超女都是凭借其不俗的舞台表现和超强的人气被选拔出来的,而《星光大道》中阿宝夺得年度总冠军也是众望所归。
  二、在程序设计上节目敢于创新,不走寻常路
  广播节目《超级乐翻天》中,把日常生活中的笑话搬到了广播中,让听众在收听到信息量超大的新闻之后能有片刻的放松与愉悦。相对于传统声乐比赛,《超级女声》更富有挑战性、悬念性。而《星光大道》也是从月度冠军再到年度冠军,过程艰辛而又曲折,场场比赛扣人心弦。在淘汰赛中,选手们相拥而泣,全场弥漫着煽情的味道。评委赛场内外公开对选手进行各种尖刻的评价,不知不觉中评委也成为舞台的成员,他们之间的争论与讽刺也成为一大看点,毫无顾及,“想說就说”。 普通平民俨然成为节目的主角。
  三、节目鼓励“意外”,扣人心弦
  长期以来,中国观众习惯了精心编排的综艺节目,受众都是被迫接受的心理,如春节晚会等等。目前所缺少的元素是鼓励 “意外”。海选不设主持人,评委和选手的原始状态被放大并推到了前台,带给受众强烈的真实感和意外的戏剧冲突,节目真实而且笑料百出,令人耳目一新,带来了高收视率。因为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有的都是未知,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其实这也是普通大众对原始生活状态的一种向往和追求,他们希望看到选手最本色的演出。广播电视新闻节目讲究“内容为王”,把“内容”对准占社会绝大多数的平民阶层,真正与群众打成一片,才是广播电视节目俘获受众心理的真谛。娱乐节目充分利用人们喜欢看别人出丑的心理,达到了娱乐大众、提高收视率的目的。
  四、娱乐节目纷纷使出了“杀手锏”:圆“明星梦”
  一旦通过娱乐节目脱颖而出,就有可能一下子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变成人人追捧的大明星。像张含韵,周笔畅等都是大学生,自从参加了《超级女生》后便成了家喻户晓的平民明星,从此签约娱乐公司,出专辑、拍广告、做代言人。阿宝和阳光在出名前也是不为人知的小人物,是《星光大道》让他们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因而“当明星”也成为大多数青少年的梦,现在一夜成名已经成为“超级女声” 最具诱惑力的招牌之一。这样一个看得见的明星梦刺激更多的人蜂拥而至。参赛者一多,亲友必然会看,收视率自然会高。海选聚人气这一招很自然地就成功了。
  五、节目特有的亲近与互动
  一个节目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节目与观众的互动性。通过网络将广大电视机前的观众拉到现场,场外热情的要求马上变为场上认真的表演。观众不仅可以向参赛选手提问,还可以直接参与评判。短信、互联网等更为自由的表达方式,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想说就说”。通过短信票数决定选手去留的淘汰机制,让无数人卷入了这场“拇指战争”。在《超级女声》中,观众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不惜买一堆的手机卡,为了增添自己偶像的人气,网上无中生有的炒作更是屡见不鲜。中国长久以来的电视元素,都是按照某种既定的标准精心筛选的,它与普通人的生活相去甚远。实质上,出现在银幕上的平民仍经过初级筛选,他们只是带着一个“平民”的身份,动作、说话方式以及神态都是记者或编辑专门给设计好的,不客气地说,他们都是被“电视化”的人物,而《超级女声》《星光大道》等娱乐节目却让一个个的原始人变成了节目的主体,她们有自己的思维方式和特有的语言,让人倍感亲切。
  参考文献:
  [1]尼古拉斯·阿伯克龙比.电视与社会[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P6.P18年版:第101,106 页.
  [2]何京京.从电视节目娱乐性增长看中国社会的变化[J].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市学院,电视研究,2005年第9期.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890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