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蝴蝶梦后的成长

作者:未知

  【摘 要】希区柯克是电影史上赫赫有名的悬疑电影大师,其作品都带有紧张刺激的悬疑色彩。在电影《蝴蝶梦》中, 压抑恐怖的氛围和诡秘的隐性角色设定为影片使影片悬念丛生,让观众更直观的感受到女主人公的心理阴霾, 随着丽贝卡的真正死因被揭开,女主人公最终克服了心理恐惧,获得了成长。
  【关键词】悬疑;隐性角色;成长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5-0098-01
  电影《蝴蝶梦》是希区柯克的代表作之一,讲述了女性的成长故事,该片的成功使导演希区柯克闻名全美,这归功于影片中阴森恐怖的氛围塑造、精妙的叙事手法、极具隐喻性的电影符号以及多视点的叙事方式。
  一、关于成长的主题探究
  影片的女主人公是一位天真善良却缺乏自信的女孩,她是一位私人秘书,对于雇主的坏脾气一直忍气吞声,后来在随雇主旅行时结识了德温特,两人相处一段时间后迅速结婚,成为曼陀丽庄园的新任女主人。本以为婚后生活会是甜蜜美满,然而当女主人公随丈夫来到曼陀丽庄园时,才发现这里的生活是一项新的挑战,她从没生活在这种宫殿般的庄园中,而且女管家丹弗斯太太并未把她放在眼里,时时刻刻对她洗脑。原德温特太太吕蓓卡才是曼陀丽的真正女主人,这一切使她感觉自己无法融入这里的生活。
  影片中,吕蓓卡从未露面,但如阴影般笼罩着整个曼陀丽庄园,庄园的女管家丹弗斯太太是她最忠实的粉丝,女主人公的前雇主范太太曾警告过她德温特对死去的吕蓓卡一直念念不忘,与她结婚不过是为了给曼陀丽庄园寻得一位新的女主人,而德温特对过去闭口不提似乎坐实了这一点,尤其是看到吕蓓卡生前所住房间的陈设以及丈夫送给吕蓓卡的礼物后,她更加自卑迷茫,直到吕蓓卡的真正死因被揭开,女主陪伴丈夫接受调查的过程中才逐渐摆脱了自卑,获得了自信与成长。
  二、对于悬念的精妙把控
  (一)具有符号性的物质载体。在希区柯克的作品中,经常出现物质载体符号,当这些物质符号反复出现时,就会营造出紧张感,使观众产生心理期待。这些符号载体起到了强烈的警示作用,往往会推动情节发展,为影片中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作铺垫。观众也会这些符号载体产生疑问,随着符号出现的次数增加,会产生悬念的效果。电影 《蝴蝶梦》中,曼陀丽庄园中多次出现带有“R”字母的物品。例如书房的抽屉里带有“R”字母的信件、庄园的海边小屋里绣着“R”字母的手帕、吕蓓卡房间带有“R”字母的物品。这些物品的频频出现,表现出了吕蓓卡在曼陀丽庄园的影响力,使观众理解新任德温特夫人的心理感受。
  (二)隐喻性的场景设置。希区柯克擅长用一些特定的场景元素营造恐怖的氛围,比如门、楼梯。 门是最具神秘色彩的元素,不仅具有分隔效果,还具有反差场景的作用。希区柯克的电影中门被赋予了多重含义,门后的世界等待观众去探寻,以造成悬念的效果。 在电影《蝴蝶梦》中,吕蓓卡卧室的门永远是关着的,那里几乎没有人经过,令人感到既好奇又害怕。德温特太太在海边找小狗时,发现小狗在一栋小房子门前趴着,当房子的门被打开时,走出了一位衣衫破旧、表情慌张的男人,男人的眼睛瞪得很大,口中说着“不要把我送进监狱。”这样奇怪的话语,令人既恐惧又好奇。楼梯 ,同样是带有神秘色彩的场景,还具有通往未知世界的隐喻意义。在希区柯克的电影中,常常以楼梯隐喻人物的命运,推动情节发展。在《蝴蝶梦》 中,新任德温特夫人在化妆舞会上穿着吕蓓卡同款的礼服走下楼梯时 ,暗示着德温特夫人已经生活在吕蓓卡的阴影中,随着德温特和妻子的矛盾爆发,德温特太太才知道吕蓓卡与丈夫的真实关系。在影片中楼梯作为重要的过渡性场景将女主人公的恐惧代入到真实场景中 ,为下一幕的场景提供了过渡性的暗示。
  三、多视点的叙事方式
  影片开端采用的是第一人称叙事,伴随着主人公的视点将故事背景定位到了“我”在曼陀丽庄园的那段日子,增加了影片的真实感,给人以亲切的感受。这种第一人称内在视点的叙事方法,将受众引入到影片的故事背景中,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
  叙事视点的转化增强了电影的戏剧性,也客观表现了人物的多面性,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立体。对于吕蓓卡的描述多为第三人称,女主人公的前雇主口中的吕蓓卡美丽大方,与德温特感情极好。丹弗斯太太眼中的吕蓓卡是一种完美的存在,而且吕蓓卡与德温特是典型的模范夫妻,吕蓓卡房间衣柜中毛皮大衣都是德温特先生送的,德温特每次出远门也会给吕蓓卡买礼物,他们夫妻之间很恩爱,吕蓓卡很贤惠,总是把曼陀丽庄园打理得井井有条。
  四、结语
  从进入曼陀丽庄园生活开始,女主人公就踏入了坎坷的成长历程,经历了从自卑到自信的蛻变,最终变得成熟端庄,也巩固了自己的爱情。总之,电影《蝴蝶梦》在叙事、悬念设置以及视听语言的运用都精巧地呼应了关于女性成长的主题,是一部经久不衰的电影。
  参考文献:
  [1](美)华莱士·马丁.当代叙事学[M].伍晓明译.北京:北京大学出 版社,2006.
  [2]李林.论希区柯克的电影悬念[D].南京师范大学,2004.
  [3]达夫妮·杜穆里埃.蝴蝶梦[M].林智玲,程德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
  [4]赵蔓芳.“自然主义”氛围中迷失的身份——《蝴蝶梦>主人公 “我”的分析[J].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4).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890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