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钢琴曲《皮黄》的创作与演奏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作为一种基于京剧音乐所创作的钢琴曲,《皮黄》开创了京剧和钢琴相融合的一种钢琴曲创作先河,具有很强的研究价值。本文基于创作与演奏视角,对《皮黄》这首具有代表性的钢琴曲进行了深入探讨,希望可以为新时期国内钢琴艺术事业发展提供一些借鉴。
  【关键词】钢琴曲;皮黄;创作;演奏技法
  中图分类号:J647.4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2-0080-01
  自《皮黄》于“帕拉天奴杯”钢琴比赛取得优异成绩后,其在随后的各项演出与表演中频繁现身,受到了大众的广泛关注和喜爱。《皮黄》不仅运用了钢琴曲中的各种创作技法,还融入了我国传统京剧中的“二黄”和“西皮”风格,为听众描绘出一幅包含情趣的戏曲场景,具有浓厚的传统戏曲韵味。为了更好地理解该钢琴曲作品,有必要对这首作品的演奏技法等进行深入探讨。
  一、钢琴曲《皮黄》的创作手法
  (一)主导动机分析。作曲家通过基于“原板”的小三—大二度(G-bB-C)三个音构成了《皮黄》的“主导动机”。该主导动机贯穿于整个《皮黄》作品的旋律,具有很强的京剧韵味。基于作曲者自身的童年经历,巧妙地将童年回忆包含于《皮黄》的三个音中。在《皮黄》中,以2/4拍为原板,即采用我国传统京剧中的“一板一眼”,可以给受众营造一种安详的感觉,这对应着作曲家童年时期安静、天真的感受,同时在第一、第七、第九和第十三小节中还应用了颤音、倚音来进行修饰,可以使受众从中感受到传统京剧的韵味。
  (二)板式结构分析。《皮黄》这首钢琴曲主要包括九个戏曲板式。其一,“导板”(Rubato),是整首钢琴曲的引子,可以起到渲染整首曲气氛,引出作品主题的作用。其二,“原板”(Largo Pacatamente)。在我国传统京剧中,由导板向原板转化是一种常见的方式,其中原板是作品主题的起始部分,是作者回忆的童年时代,多出现于叙事段落。其三,“二六”(Allegertto innocente),具有比较少的字眼,但是唱腔比较多,尤其是必原板节奏更加紧凑。其四,“流水”(Allegro zeffiroso),主要是對作者所描绘的滇池游玩的景象,这段是一个拍子或两拍子。由于速度比较快,实际的打击中会省略其中的“板”,只留下“眼”,这使得原板更加紧凑。其五,“快三眼”(Vivace spirito),属于一板三眼类,即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节拍分别对应着板、头眼、中眼和末眼。伴随着节拍速度的加快,逐步变成了四拍子,这主要是对作者年少时期昂扬激情的奋斗精神进行描述。其六,“慢板”(Lento a capticcio),这段主要应用二黄腔,采用延伸、加花等手法来将节奏放慢,同样是由多种节拍所构成的,速度相对较为缓慢。其七,“快板”(Allegro decisivo),这是二黄音调的节奏,通过一句一转的调性来增强音乐表现力,凸显出激昂的情绪。其八,“摇板”(Vivace pressant),这是二黄音调的第二次变奏,F羽调式,这个段落具有比较自由的节奏,相应的演奏也非常随意,主要呈现为“散拍子”。其九,“剁板”(Presto sdegnoso),为一拍子,具有香茗的节奏以及紧凑短促的句式。
  (三)调式和声分析。在调式扩展上,《皮黄》可以给听众耳目一新的感受。在纵向层面上双重调式的结合,可以使我国传统民族调式在旋律中增强多声部结合的相对独立性,同时也可以对单一的五声调式特性进行减弱。在旋律音调的上下模进,可以丰富传统五声调式的色彩感。此外,在《皮黄》创作中,作曲家尽可能地不使用“三度”充值手法u,而尽可能地应用民族五声调式来进行调式和声设计,对原有的和声音程结构进行了改变,增强了其京剧腔调特色。
  二、钢琴曲《皮黄》的演奏技巧
  在《皮黄》中,作曲家不仅对调式和声等创作要素进行了深入分析,还应用了许多演奏技巧。其一,连音奏法,具体应用于《皮黄》中的“流水”段落。伴随着作曲家情绪的改变,要快速地进行十六分音符弹奏,期间需要灵活地运动手腕和手臂,确保整体演奏做到一气呵成。其二,跳音奏法,具体应用于《皮黄》中“二六”部分和“剁板”部分,均包含了跳音奏法的应用,使得相应区段具有浓厚的京剧韵味。对于“二六”段落,最开始就应用跳音奏法,对板鼓节奏型进行了模仿,即左手部分以肘关节为中心,带动整个小臂的运动,以手指尖进行快速下键,这样就可以借助键盘的反弹力来实现跳音的效果。其三,和弦弹奏技法,主要应用于《皮黄》中的“尾声”段落,主要是对岳飞的勇猛形象进行描述,其演奏中充分采取了连续的和弦来对岳飞的英勇形象进行表达。在实际的演奏过程中,演奏者需要借助全身力量来增加双手和弦的力度,确保所施加力度可以贯穿于整个钢琴中,但是实际的弹奏中需要对掌关节支撑的架子进行牢固固定,且在手指下键的时候,要具有爆发力,相应的指尖要尽可能地向内抠一些。此外,在《皮黄》演奏中,踏板运用也是一个关键点,具体就是在标记有踏板记号的位置处,需要结合演奏者自身的理解,基于耳朵辨识来进行灵活运用,一起可以确保所弹奏声音的明快性和清晰性。
  总之,《皮黄》在创作以及演奏等方面都充分借鉴和应用了我国传统音乐与文化的特征,具有很强的京剧腔调韵味,不仅具有很高的音乐欣赏性,相应的文化传承性也很强。在多元音乐体系的背景下,对于《皮黄》等特色钢琴作品进行研究,对于发展我国音乐事业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赵巩宇.浅析钢琴曲《皮黄》的创作特色与演奏技巧[J].艺术评鉴,2016,(18):102-103.
  [2]杨锦.谈《京剧瞬间》《皮黄》两首钢琴曲的音乐特色[J].乐府新声,2017,(4):119-120.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901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