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电影《背鸭子的男孩》艺术技巧运用

作者:未知

  【摘 要】电影《背鸭子的男孩》总成本不超过三万元,任用非职业的演员,拍摄的设备也只是一部DV而已,却获得了旧金山国际电影节、香港国际电影节等众多奖项。不可否认的是,电影中所表达的深刻的思想内涵是它成功的重要原因,但其娴熟的技巧运用也不容忽视。本文就电影的空间关系建构、长镜头的运用、场面调度三方面进行分析。
  【关键词】空间关系;长镜头;场面调度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2-0116-01
  《背鸭子的男孩》一部成本不到三万元的电影却能够在国际上获得好评,必然有其独特之处。影片讲述了十七岁的男孩徐云得知政府要把村子改建成工业园区的时候,他决心去把六年前抛弃了家庭的爸爸找回来。他带着一个含混不清的地址和一对用来换钱的鸭子,一头撞向了大城市自贡和一个他也不曾料及的结局。本文将从电影的空间关系建构、长镜头的运用、场面调度三方面分析其成功的原因。
  电影的空间关系就是人物关系。在徐云寻找父亲的路上起到至关作用的两个人就是刀疤和警察。这两个人与徐云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相似的,都起到了引导者的作用。刀疤为初入城市茫然不知的徐云建立了新的价值观念,他一再的嘱咐徐云要雄起,在徐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帮徐云找房子,在徐云没钱付房租的时候也没有赶走他,徐云抵给他的鸭子再给了徐云五十块钱之后又偷偷地将鸭子还回来,给予了徐云温暖,是徐云崇拜效仿的对象,以至于最终的徐云与他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警察是徐云在自贡市的避风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类似于父亲的可以依赖的存在。他将徐云从派出所放出来又在骑摩托车的不良青年围攻他的时候救了他,收留徐云,在想要送徐云回家的目的无法达到后,只得陪着徐云去一个又一个的地方,帮助徐云寻找父亲。导演通过对徐云与这两个人物关系的塑造以及徐云不断地循环往复的寻父过程构建了影片的空间关系。
  这部影片十分突出的特点就是运用了大量的长镜头,记录了连续的实际的时空。影片一开头就运用了一个长达一分半钟的固定的长镜头,只有主人公徐云的近景,通过演员的眼神以及对话表现出徐云去城里寻找父亲的坚决。徐云初到自贡市的时候用一个长镜头拍摄两只鸭子,同时运用蒙太奇剪入徐云对路人的询问以及路人讨论鸭子抢鸭子的声音显示出徐云寻父之路的艰难。在电影的结尾,徐云终于找到了父亲徐二,徐二招呼徐云进到屋里去之后用了一个长的空镜头,然后就是徐云满身是血的坐在那里,这样的对时间的省略利用了观众对时间的不稳定感使事件的发展连续起来。同时大雨打在孤零零的简易砖房上这一空镜头,暗示了结局的悲剧。
  导演的场面调度是这一影片得以成功的重要因素。其一,对演员的调度。徐云离开村子的时候女孩送行,徐云做纵深调度,使画面具有立体感,之后女孩出现大声呼喊徐云,徐云回头告别并嘱咐女孩照顾他妈,表现出两人关系的亲密。而之后徐云离开,女孩大声的告诉徐云一定要回来,并重复了五遍,塑造了一个淳朴善良以及对爱情的热情与真诚的农村女孩形象,同时表现出她内心对徐云早日归来的深深的期盼。徐云与刀疤在公交车上,后座的两个男生吵闹,刀疤直接威胁两人将两人赶下公交车,这一调度塑造出刀疤暴躁易怒的性格,为之后刀疤杀人做下铺垫。演员的服装与语言的调度同样对人物的塑造产生重要的作用。所有演员对白都是方言,为影片增加了浓重的地方色彩。徐云穿著破旧的背心长裤,展现出他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他从头到尾身穿红色的背心,似乎在预示着暴力与鲜血,他由原来倔强固执的农村娃变成了沾染血腥的侩子手。他在与警察寻找父亲的过程中沉默寡言,所有的事情由警察去打听,他在听到有关的消息后立刻跑向目的地,这样的行为突出表现了他对找到父亲带父亲回家的执着。王傑作为一个混混,脸上的刀疤,以及满口的脏话十分符合他讲江湖义气却又杀人亡命的形象。同样的伤疤在警察身上却是突出了他的尽职尽责,为他一直热心的陪着徐云找父亲提供了依据。
  其二,对摄影机的调度。徐云在离开村子的公共汽车上遇到刀疤抓小偷,并向失主索要报酬,在失主给予报酬后,刀疤警告失主小心小偷。同样的事在徐云回村的公共汽车同样发生了,只不过主角由刀疤变成了徐云。这样重复的调度引发观众的联想,使观众对前后两段产生比较,从而发现变化,以此暗示徐云的成长,展现出徐云在寻父前后性格的变化,由原来的懦弱与战战兢兢雄起,打抱不平却又有自己的处事原则。而之后影片的变为黑白色,是对生命逝去的一种哀悼,也是对徐云愿望无法实现的悲伤与绝望。直到徐云将徐二的头发与那五十块钱埋葬后画面才变成彩色的,这寓意这新的开始一切错误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搬离到这个村庄一百多里外的徐云将会忘记这里的一切,开始新的人生。
  徐云背着鸭子到城里来寻找父亲,最终却背着人命回到了村子里,不可否认徐云杀人犯法的这一行为,然而造成这样的结果却也并非徐云一个人的过错。这部影片表面的镜头语言呈现出的风格是完全纪实的,但是内在的故事节奏和情绪却是写意的。纵使影片中存在一些不完善的部分,但对于一部用DV拍摄出来,没有专业演员参与的已经是非常杰出的作品。导演的场面调度能力十分出色,影片的内涵也十分深刻。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902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