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目的论视角看英语商务函电中概念隐喻的汉译

作者:未知

  【摘 要】在对外贸易交流过程中,商务函电是一种主要的交流手段,隐喻在语言运用中作为一种常用的修辞手段也在商务函电中频繁使用。商务函电中隐喻的恰当翻译处理,对贸易的成功合作起着重要作用。根据外贸函电最重要的三种功能——告知功能、交际功能、规定功能,译者在翻译时需依照不同的目的运用、不同文本的格式和专业术语,使译文更加准确顺畅。本文以Lakoff & Johnson的“概念隐喻”和費米尔的“翻译目的论”为理论基础,从目的论视角出发,通过实例分析,探讨英语商务函电中概念隐喻的运用及其合适的汉译方法。
  【关键词】概念隐喻;商务函电;目的论;翻译
  中图分类号:H05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2-0213-03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各国经济往来不断密切,更多企业开始谋求国际合作,希望扩大国外市场,来扩展自己的贸易范围。商务函电在贸易交流和磋商中便显得越来越重要,其中隐喻的使用也越来越被重视。“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认为,世界上的事物都是普遍联系的,而不是孤立存在的,隐喻就是通过寻找事物之间的相似性来建立关系”①。从某种意义上说,商务英语翻译是一种较为复杂的翻译,译者不仅要熟知两种语言和两国不同的文化,还要熟练应用翻译中的技巧,对翻译的专业知识进行深入了解,掌握各个领域的表达方式,从而达到准确翻译的效果。所以,在商务函电的翻译活动中,对原文的理解和语码转换不能错位或偏颇,需要对文中存在的隐喻现象做出恰当处理,从而保持译文与原文的意思一致。本文将从目的论角度出发,探讨商务函电中概念隐喻的翻译策略。
  一、概念隐喻的定义及其分类
  近年来,概念隐喻频繁地运用在商务英语的各个领域当中,广泛存在于商务沟通和商务信函当中,对于翻译人员和语言实践者具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借助隐喻的手法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商务英语的语境。
  对于概念隐喻的思想,Lakoff & Johnson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1980)中用英语隐喻例证了语言和隐喻的密切关系,提出隐喻不仅是语言现象,也是一种思维现象,更是从特定概念域到抽象域的系统映射②,被认为具有系统性、单向性和限制性。我们一般都用源域来表示目标域,所表示的过程称作映射。概念隐喻分为结构隐喻、本体隐喻和空间方位隐喻三种③。
  结构隐喻是用一个概念表示另一个概念,即将源域附加于目标域之上,形成结构重叠,两个概念的认知领域是有所不同的。人们在认知事物的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加入自身的体验,来达到对概念的理解和运用。因此,这种隐喻在商务英语中应用较多,以其简单明了的特点,取得良好的效果,帮助人们理解内容。例如:
  Slowing economic growth has curbed demand for the material.
  译文:中国经济增长减缓,抑制了对这种材料的需求。
  句子中“curb”原来的意思是使马儿停下,但在商务英语的翻译当中指的是另一种意思,即为无形的手遏制住增长,此句中指的是遏制了对这种材料的需求,这一隐喻的使用使人们很形象地了解了当前经济发展缓慢这一状况。
  本体隐喻主要指把抽象的、难以名状的心理情感或者认知活动看作有形的实体,进而给无形概念一定物质性的描写,使人们充分理解具体内容。它可以从微观的角度向人们阐述经济状况。例如:
  Most central bankers oppose the idea of pricking bubbles.
  译文:大多数央行人员反对打破经济中的泡沫这一想法。
  “bubble”本意指的是水泡泡沫,这里用来表示在经济运行中所产生的泡沫,通过泡沫优美却又容易破灭的特点来形容经济运行表里不一,充满了虚假的现象,从而最终难逃破灭,用人们熟悉的事物来代替陌生的概念,使读者理解得更加准确。
  方位隐喻是借用自然地理位置来帮助表达商务英语中的概念。例如上下左右前后内外等,用空间方位的一系列词语来理解抽象的心理或感觉等概念,相较其他两种隐喻,它可以更加灵活地表现商务活动中的动作和状态,对情况进行多方位的展现,使人们能对商务英语中的内容作直观的了解。例如:
  His career peaked last month, but he still felt down.
  译文:他的事业在上个月达到了顶峰,但是他依旧不开心。
  “peak”表现出事业的巅峰,“down”则表示的是心情低落。
  另外在有关经济发展速度的句子中,常用“more is up”或“high status is up”或“bad is down”来描述。例如:
  Things are looking up.
  译文:情况看起来不错。
  人们使用以空间方位组织起来的词表达内心的感知,久而久之就习惯于用自身的经历和具体的事物替代抽象的概念。方位隐喻与人们的各种直观感受、经验有着很大的关联。
  二、商务英语函电中概念隐喻的汉译方法
  1978年,费米尔(Hans J. Vermeer)在《普通翻译理论框架》中提出了“目的论”。“目的论”要求翻译时务必考虑译文的目的④。目的论有几个原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目的原则,其主要概念是:“翻译目的决定了翻译方法。”⑤[101]影响翻译目的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目标受众。因此,在费米尔看来,翻译就是在一定的情境中为某一目的及其目标受众服务的一种活动。用来处理隐喻的翻译方法很多,本文从目的论视角,以部分英语商务函电实例为研究对象,根据三个常见的翻译方法——增译法、直译法、转译法——对概念隐喻在商务信函中的汉译略作说明。   (一)增译法
  简单地说,增译法就是指在翻译时增加一些词语、句子,使文章的表达形式更加完整,内容更加容易理解。
  例1:For Japan’s surplus has been falling for 20 months in a row, which could end up with something, more fanciful than a unicorn, a Japanese trade deficit.
  译文:因为日本的贸易顺差已经连续20个月都一直在下降,最终可能会出现比虚幻的独角兽更异想天开的情况,即日本的贸易逆差。
  原文中的“Unicorn”是“独角兽”的意思,译文在翻译时增加了描写独角兽的形容词“虚幻的”,说明了独角兽只是一个传说,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同时也运用隐喻表达出了日本人所谓贸易逆差的虚无性。通过增译法,既没有破坏原文意思,又让读者更好地理解了句子中的经济信息。
  (二)直译法
  直译法的应用条件为读者需要很熟悉隐喻形象及喻义,从而可以保证表达的信息完整,同时还保留了自己的语言文化特点。
  例2:The electricity failure caused the train service’s paralysis.
  译文:断电使得火车运输瘫痪了。
  原文中的“paralysis”原意是用来形容人的“瘫痪”,而译文则是用来表达火车无法开动的情况,通过直译法,将“paralysis”直接译为“瘫痪”,不对正常理解产生影响,并且将当前火车的状态生动地表现了出来。
  (三)转译法
  转译法还有另外一个名称:意译法,当直译法不能有效地达到预期的翻译效果时,便采用意译法。它不强调一定要使用原文的句式,主要注重信息的传递,可以做到既不偏离原文,又达到翻译效果。这类翻译方法主要是指把原句的句式、语态转化为和译文相符的表达方式、习惯。
  例3:The trade documents needed to be ploughed one by one.
  译文;贸易单证需要一张张处理。
  例4:The employers won’t take a long time to plough a lengthy resume.
  译文:应聘官不会花长时间来细看一份冗长的履历。
  这两个例子中的“plough”原意是指耕地,但是在这里用转译法,如例3表示了手动处理贸易单证的繁琐,生动写出了手工处理就像农耕时期的耕作,是那样的麻烦。例4则体现了应聘考官对细看冗长的简历所表现出的不耐烦,把细看履历比作农耕活动,使读者更加能够领会到句子的内涵。
  例5:I made a comprehensive diagnosis of the day-to-day operation of the company.
  譯文:我对公司的日常运作问题做了全面的调查分析。
  原文“diagnosis”原是指医生对病人病情的诊断,此处采用转译法,将“diagnosis”译为“调查分析”,形容经营者寻找存在于企业中的问题并进行分析,既完整无误地传达了原文信息,又生动形象地描述出了“我”与公司问题之间的关系。
  例6:Russia is the third-largest European car market, but is giving automakers a bumpy ride.
  译文:俄罗斯是欧洲第三大汽车市场, 但是汽车制造商在俄罗斯的日子却不好过。
  “a bumpy ride” 的原意是“一段颠簸的行程”,意思是汽车制造商在俄罗斯发展十分的不顺利,频频受挫,此处译为“日子不好过”,更加贴切地体现了中国人的说话方式。
  (四)释义法
  释义法也叫阐释法,即抛掉原文的具体形象,解释性地直接翻译出原文意思,既避免了加注的繁琐,又不会分散对文章中心关系的注意力。
  例7:We must have the father of all sales to reduce the loss.
  译文:我们必须进行特大甩卖来减少损失。
  原句中的“father”则是利用了英语文化中它所表示的起始者、大者的意思,例如密西西比河和泰晤士河分别被称为“Father of the Waters”及“Father Thames”,父亲的伟大、豪迈与大河的宽广、磅礴形成映射,这个句子恰巧运用了英语中“father”独特的文化内涵,目的就是想要突出卖场优惠福利的力度之大。所以在翻译的时候,运用释义法最终译成“特大甩卖”。
  由以上例句可以看出,不同语境的句子需要不同的方法来翻译,只用一种翻译方法是达不到翻译目的的。这就要求译者不仅要熟练掌握商务专业知识,更要考虑到不同区域的文化问题,并且根据目的论的方法,选择合适的翻译策略。
  三、结语
  本文从Lakoff & Johnson的“概念隐喻”和费米尔的“翻译目的论”出发,以部分商务函电语句为例,分析了概念隐喻在英语商务函电中的运用以及所适用的翻译方法。使用恰当的方法和手段来翻译商务函电,可以为公司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进而促进商务合作。由此,在商务英语翻译过程中,无论是信函、产品说明书还是合同,译者在具备优秀的语言水平和专业素养的同时,应该以目的论为指导原则传达所要叙述的内容,才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⑥,否则会带来负面影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因此,在英语商务函电当中要根据不同的情况和特点,了解中西文化差异,针对不同的隐喻运用恰当的翻译手段,如此才能恰当传达商务函电的内容,保持商务沟通顺畅,促进商务活动的顺利进行。
  注释:
  ①陈少丹.目的论视角下外贸函电中隐喻的翻译策略[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7(09):363-364.
  ②③Lakoff, George & Johnson, Mark. Metaphors We Live By [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
  ④⑥赵聪慧.功能翻译主导理论——“目的论”研究[J].文学界(理论版),2010(08):177.
  ⑤Reiss, Catherine & Vermeer, Hans J. Grundlegung einer Allgemeinen Translationstheories [M].Max Niemeyer Verlag; 0002-2., Reprint 201 edition,1984.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903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