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析外来语的日译汉策略

作者:未知

  【摘 要】外来语作为日语语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渗入日本社会各个方面。在信息传播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如何译好外来语并发挥其最大潜能愈发重要。本文以《工作达人的最佳时间管理术》的翻译实践为例,在归化与异化翻译策略的基础上,针对其中的日语外来语总结出巧用直译的“借译”、本土风味的“变译”、转换明义的“意译”和原汁原味的“零翻译”四大翻译方法,为日语外来语翻译研究献上微薄的一己之力。
  【关键词】日语外来语;归化与异化;翻译策略;翻译方法
  中图分类号:H15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04-0214-02
  古往今来,日本民族善于学习与不甘落后的特性一直被世界人民所熟知,外来语的出现与不断发展也在某种意义上充分说明了日本民族努力向前的脚步从未停歇。与先进事物密切相关的外来语不仅在日本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中发挥着巨大作用,还促进着日本与国际之间的交流。如今,各国日语学者、日语爱好者乃至日本国民都能感受到外来语的无处不在与飞速发展。
  在先行研究过程中,笔者查阅了大量相关论文,发现近年来的相关研究大多集中于日语外来语的历史发展、影响以及中日外来语的对比,很少有人就如何翻译日语外来语提出自己的见解。因此,本文笔者以翻译实践《工作达人的最佳时间管理术》为例,对外来语的翻译策略进行探讨,以期提高译作质量,实现真正的“信、达、雅”。
  一、日语外来语的发展及特点
  《新世纪日汉双解大辞典》中是这样定义外来语的,即“从其他语言中借鉴过来,已如同日语一样在日常生活中得以使用的词语。通常指汉语以外的,主要指从西欧语言中借鉴过来的词语。”这就是狭义层面的外来语。自16世纪葡萄牙语传入日本,外来语已逐渐扎根于日语并发展成独具日本自身特色的日语外来语。现在,日语外来语基数巨大且每年仍有大量外来语涌入日本,溯其原由,可以将其归因于日本民族的特性及日本社会发展的需要。
  日本是一个擅长汲取他国所长并使其融入本国特色的民族,为发展自身,吸收他国技术文化是一条必由之路。在学习过程中,他国的部分词汇直接被引入日语,逐渐变成常用的外来语。
  日语外来语有如下特点:第一,数量庞大;第二,大多源于英语;第三,涉及范围广,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生活方面,都有它的身影。与日语不同,汉语并非表音文字,其构词元素只有汉字,同一个音对应的汉字也很多。因此外来语汉译时,在考虑发音的同时还需要斟酌其意韵。日语的片假名则是一个得心应手的构词工具,可以高效地引进外来语。汉语外来语和日语外来语数量不成正比,很多日语外来语翻译成汉语时难以找到对应的译词,这为外来语的日译汉增添了难度。①了解日语外来语的特点以及外来语日译汉的难点,不仅有助于探讨如何翻译日语外来语,还有助于规范日语外来语的翻译,在准确传达作者意思的同时赋予译作灵魂。
  二、日语外来语的翻译策略
  翻译策略一般可分为两类,即归化与异化。归化是指译者在翻译时更倾向于向读者靠拢,用通俗易懂的文字把作者想表达的东西带给读者;而异化则是指译者在翻译时更倾向于向作者靠拢,将作者原有的韵味直接传递给读者。归化和异化各有所长又相互补短,组成了许多兼具源语欣赏性与目的语可接受性的译作。翻译方法种类繁多,可以根据读者倾向或作者倾向将它们纳入归化与异化的“大伞”之下。如,“零翻译”“音译”“逐字翻译”“直译”等翻译方法偏向于作者,所以是异化策略下的翻译方法;而“意译”“仿译”“改译”“创译”等翻译方法偏向于读者,因此是归化策略下的翻译方法。②笔者将基于上述翻译实践中出现的实例,从归化策略下的“借译”“变译”“意译”以及异化策略下的“零翻译”四个方面来探究日语外来语的翻译方法。
  (一)巧用直译的“借译”。外来语的“借译”是按照外来词汇的形态结构和构词原理直译过来的一种翻译方法。众所周知,英语在如今的国际语言中仍保有很高的地位,不斷涌现的外部新事物总是优先被翻译成英语再转化为各个语言呈现出来。据统计,80%的日语外来语皆来自英语③,因此在外来语翻译时将其转化成英语再进行翻译是最常见的一种翻译方法。直接由英文单词转化而成的外来语、缩略型外来语、专有名词等诸多类型的外来语都可以用“借译”这一方法来处理,《工作达人的最佳时间管理术》翻译实践中就出现了大量类似实例。“バッファ”来源于英语“buffer”一词,是指缓冲、缓冲器,因此可直接将其翻译成“缓冲”;“テレアポ”与“メルマガ”分别是“telephone appointment”与“mail magazine”的省略形式,因此分别翻译为“电话预约”和“电子杂志”; “ジョイントベンチャー” 的语源是“joint venture”,这是一个商务领域名词,查阅英文词典可知该词汇应译为“联合经营”。基于当今广泛丰富的英文资源,“借译”可以说是最简单方便的一种日语外来语翻译方法。学会巧用英文直译这一技巧并对英语词汇量有所储备,都是译者在“借译”外来语时不可或缺的“基本功”。
  (二)本土风味的“变译”。“变译”是指为了更好地贴近读者并准确地传达原文而在词语原意的基础上适当做出修改,选择本土化的词来呈现译文。在外来语的翻译中,“变译”显得格外重要。因为这些词语本身就是他国语言直接转换过来的,将其本土化对读者理解原文有很大帮助。本实践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会社から与えられた売上目標の1.5倍の数字を「目標」に掲げ、さらにそれを2週間早めて達成する「目標達成シナリオ」を描く”,其中的外来语“シナリオ”的翻译值得探究。“シナリオ”源自英文单词“scenario”,意思是剧本、脚本。若将后半句译成“撰写将目标提前两周完成的「目标完成剧本」”,虽能清楚地表达意思,却不符合汉语表达习惯。经过推敲,将该词变译为“规划”,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制定将目标提前两周完成的「目标完成规划」”这一译法,不仅准确表达了原意,还在符合汉语表达习惯的同时便于读者理解,可谓一举多得。这些外来语与上述可采用“借译”法处理的外来语不同,不能直接转为英语进行翻译,而是需要译者留心生活,在传达原意的同时学会巧用地道的本土化表达方法,毕竟读者才是译作最大的受众。   (三)转换明义的“意譯”。“意译”是一种区别于“直译”的翻译方法,指不采用逐字逐句的翻译方法,根据原文的大意来进行转义,以更流畅地再现原文意思。外来语有很多种类,其中有一种就是和制外来语,这类外来语在传入的过程中出现了些许变化,导致其意思或词性与源语有所出入。面对此类难以转换为英文来进行直接翻译和理解的外来词汇,译者需要稍加处理,更改其词性、意思或通过转换句子的表达方式来进行翻译。实践中有这样一句话:“朝からトップギアで活動するための仕掛けをしておきましょう。” 这里的 “トップギア” 源自英语 “top gear” ,意思是 “高速档” ,查阅日语词典可知,该词译为 “末档齿轮” 。这句话可以翻译成: “早晨开始就像高速运转的齿轮一样做好活动准备。” 虽然基本上能将作者的意思传达出来,但显得冗长又啰嗦。结合上下文可知,作者强调早晨时间的重要性,他认为早晨效率最高,应该充分利用早晨这段时间。因此笔者认为这句话可以翻译为:“从早晨开始调紧发条做好活动准备。”跳出“档位”和“齿轮”的束缚,换成符合汉语表达习惯的“调紧发条”。这样一来,不仅完美表达了作者原意,也能让读者一目了然。
  (四)原汁原味的“零翻译”。“零翻译”,顾名思义就是指不将源语转换为目的语,而是完全或部分直接引入译文中。这种翻译方法多用于源文中有,但译文中没有的文化专有项。与“不译”不同,“零翻译”仍然需要翻译处理这一过程,需将其转换成易于读懂或便于查阅的语言词汇。例如,笔者在翻译“昼食後に15分から20分程度の仮眠をとる「パワーナップ」も、「ROT(時間生産性)」を高める上でオススメです。”中的“パワーナップ”一词时,就遇到了这一难题。通过查阅可知,该词源于英文“power nap”,其英文解释是“A power nap is a short sleep that terminates before deep sleep; it is intended to quickly revitalize the subject.”这是一个新兴的专有名词,尚未正式传入中国,现存资料中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术语与之对应。笔者思考了很多译法,如“充电小憩”“功率小睡”等,虽能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一时之需,却并非最佳选择。因为这些译法不但无法百分之百传达原意,还带有浓重的译者气息,是完全基于译者个人想法而诞生的词语。这种情况下,“零翻译”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即,直接将其译为“power nap”。这样一来,读者可以通过自身的英文储备来想象该词的意思,也能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来获取该词的解释。更重要的一点是,还能让读者获取新知识并体验异国文化,升华读者的阅读体验。
  三、结语
  本文通过分析《工作达人的最佳时间管理术》翻译实践中遇到的外来语日译汉难点,从归化与异化的翻译原则角度探究了外来语日译汉的翻译方法。对于译者而言,要想更好地翻译日语外来语,光有扎实的日汉双语能力是不够的,还需要英语等其他语言及相关文化知识的辅助。笔者认为,在外来语的日译汉中,译者应该学会巧用将词语转换成英文进行直译的“借译”,通过“变译”使译文更“接地气”,面对不易翻译的外来语时应学会变通,用“意译”将其转换为更合适的词语或者直接“零翻译”,让读者在阅读的同时自己获取所需知识。由于日语外来语复杂多变,很多时候不要想当然地去翻译和处理,要理解其源语言的文化内涵,不断推敲揣摩,以更好的方式再现词汇风采。
  注释:
  ①郑成.试析日语外来语与日本的社会心理[J].日语学习与研究,2001,(4):20-23.
  ②熊兵.翻译研究中的概念混淆——以“翻译策略”、“翻译方法”和“翻译技巧”为例[J].中国翻译,2014,(3):82-88.
  ③佟艳双.浅谈日语中的外来语[J].中国校外教育,2014,(4):99.
  参考文献:
  [1]张治英,朱勤芹.零翻译再议[J].语言与翻译(汉文版),2007,(1):44-48.
  [2]曾薇薇.浅谈现代日语中的外来语[J].上海翻译,2013,(3):71-74.
  [3]田路カズヤ.仕事ができる人の最高の時間術[M].东京:明日香出版社,2017.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69049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