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论古籍数字化的重要意义

作者:未知

  摘 要: 古籍数字化是通过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将古籍进行电子化扫描录入管理,实现古籍的再生,将古籍的原貌展现给读者,让读者通过电子计算机、网络、手机等载体快速阅读古籍。古籍数字化有利于保护和开发利用中国古代文化遗产,很好地解决古籍保护和使用之间的矛盾,避免人为因素对古籍造成的损害。
  关键词: 古籍 数字化 江门市五邑图书馆
  1.古籍数字化的目的
  古籍是前人给后人留下的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虽然古籍保护措施和环境日益完善,但是由于古籍年代久远,随着时间的推移,古籍变得越来越稀少和脆弱。有鉴于此,古籍数字化日益凸显其价值。古籍数字化的目的是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对古籍进行数字化处理,达到永久保存古籍的目的。保护古籍的目的是使得后人可以充分继承、发展优秀文化遗产,古籍数字化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目前古籍数字化主要有三个步骤:第一步是按照古籍的原貌原样进行扫描或者复印;第二步是将扫描好或复印好的古籍转换成文本形式,建立古籍数据库,实现古籍内容的快速检索,方便读者查阅;第三步是对古籍数据库古籍内容进行深度加工、标引和关联,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古籍数据共建共享,实现古籍资源的优化配置。古籍数字化是建设数字图书馆的必然要求。正如《我国数字图书馆发展研究》报告中指出:“数字图书馆作为顺应下一代因特网‘以服务内容为中心’的需求而出现的一种新型信息基础设施和知识服务环境,是未来社会的公共信息中心和枢纽,并将成为21世纪知识经济时代一种新的信息资源管理模式,它将从根本上改变信息分散、不便使用的现状,为用户提供高质量、专业化、个性化的信息服务。”[1](1)图书馆的古籍数字化建设、古籍数字化服务,目的是通过创新管理和服务方式,促进传统文化阅读,密切联系读者需求,更好地保护和开发利用中国古典文化。
  2.古籍数字化的重要意义
  2.1古籍数字化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以往说到古籍,人们一般都会想到是年代久远的纸质文献资料,很少有人会联想到它会以一种电子文件形式存在。殊不知,与以往纸质古籍相比,古籍数字化是对古籍的升华和创新,不仅有利于古籍的保护,而且有利于对古籍的检索、存储、利用、传输。古籍数字化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古代优秀文化遗产,结合纸质古籍文献,通过高新技术的应有使得古籍焕发新的生机。因此,古籍数字化是大势所趋,愈来愈受到图书馆管理层和各位古籍工作人员的高度重视。总之,古籍数字化立足现在,回顾过去,放眼未来,力求结合现代信息技术的先进成果将古籍的原貌再次展現给读者,使得读者在不损害原生古籍的前提下充分利用和开发古籍,可谓一举多得,百利而无一害。无论从读者需求,还是从文献保护、开发利用角度出发,古籍数字化都值得我们大力提倡。在古籍数字化这一方面,国家已经专门出台了专门的法律法规。2018年1月1日施行的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确立了关于古籍数字化建设的法规,并且明确了古籍数字资源是公共图书馆文献资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应当加强馆内古籍的保护,根据自身条件采用数字化、影印或者缩微技术等推进古籍的整理、出版和研究利用,并通过巡回展览、公益性讲座、善本再造、创意产品开发等方式加强古籍宣传,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关法规体现了图书馆自身建设和发展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不仅为整个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道明了法律依据和政策支持,而且为古籍数字化指明了前进方向。古籍数字化是一项利国利民的事业,给古籍文献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2.2古籍数字化是保护和开发利用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做法。
  一是古籍数字化在时间上可以使得古籍实现数据永久保存,只要对数据恰当处理和做好网络及电脑安全防范,就可以使古籍得到妥善保护。纸质文献受到空气、水分、阳光、虫害、火灾、战争等外界因素影响,不利于文献的长久保存和开发利用。二是古籍数字化在空间上可以实现古籍数据的瞬间传输,使得传统的纸质古籍阅读可以通过电脑和手机等电子设备完成,从而不受距离的影响。在古籍资源查阅的实际过程中,很多读者是通过电话和网络查询古籍资源的,如果没有古籍数字化,就很难实现数据资源的长距离传输。因为纸质的古籍是不允许外借的,所以对于不方便到图书馆查阅古籍资料的人来说,无疑是一大难题,解决这一难题的最佳途径就是古籍数字化,让古籍得到合理的运用。随着电子计算机和手机等电子设备的普及和应用,越来越多的读者已经意识到高科技使得阅读无处不在。三是古籍数字化以小见大。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跃发展和在各个领域的广泛应用,古籍数字化可以通过较少的成本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纸质古籍需要占用很大的地方才能保存,数字化的古籍只需一个电子设备就可以保存和阅读,可谓以小见大,于细微处见功夫。通过对古籍扫描使得读者照样可以获取一样的信息,有效降低纸质文献因为读者翻阅过程不小心造成的难以弥补的损失。四是在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人民阅读书籍的方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往的阅读方式已经不能完全满足人民的阅读需求。因为在公园、地铁、图书馆等公共场所,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都是通过电脑和手机阅读电子书。公共图书馆作为知识传播的前沿,要顺应时代发展,走在时代前列,适应人民新的阅读方式,努力推进公共图书馆的数字化发展。因此,做到以人文本,创新古籍数字阅读方式。一方面要基于古籍读者网络用户数据和使用习惯分析,及时掌握他们的需求,大力营造“古籍数字阅读”氛围。另一方面要提高图书馆工作人员的“数字图书馆”服务素质,提高数字化思维和数据分析应用能力。
  3.古籍数字化应该注意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第四十条规定:“国家构建标准统一、互联互通的公共图书馆数字服务网络,支持数字阅读产品开发和数字资源保存技术研究,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应当加强数字资源建设、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为社会公众提供优质服务。”   3.1古籍数字化需要各方力量配合。一是与其他图书馆建立共建共享的古籍数据库,避免重复建设,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二是为了使得古籍数字化更好地开展,通过报纸、网络、宣传栏等形式面向社会广泛地开展“古籍征集”、“古籍展覽”展示等活动,让广大市民关注,主动送古籍上门和主动对古籍进行数字化。及时与捐赠古籍的部门、负责人取得联系,采取上门、邮寄等方式,争取在第一时间收集古籍资料。
  3.2古籍数字化要注意数据的准确无误。古籍数字化做到与原文一致,避免出现错漏,影响古籍内容的真实性。古籍数字化的高质量、准确无误完成需要严守职责的计算机人才对数据进行准确无误的扫描、输入和处理、保存。拍摄古籍图片要清晰,由于古籍年代久远,翻页的时候要戴上古籍专用工作手套,翻页的时候要慢翻,避免对古籍造成二次损害。古籍的版本、年代、作者、目录、印章、出版社等信息要准确无误,为下一步古籍的文字录入打下坚实基础。古籍的重量、长宽高、页数要做好备注。须知,古籍数字化工作不是简单的扫描和录入,而是系统全面地整理和开发利用,是对原来古籍的深加工和升华,是对古籍开发利用的创新之举,在古籍数字化过程中力求做到精益求精,避免出现人为错误,影响古籍数字化的质量。只有通过不断总结经验,才能使古籍在检索、存储、利用、传输等方面做得更好、更细致,为读者提供更优质、方便、完善、准确、全面的服务。
  3.3古籍数字化要确保数据安全和查阅方便。协助技术开发部搞好古籍数据库的建设,展示古籍收集成果。做好古籍数字化系统的维护工作,使得古籍更好地开发和利用,真正发挥古籍服务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作用。通过先进的检索功能,为古籍找到合适的读者,为读者找到合适的古籍,让数字化的古籍走进千家万户,让读者实现足不出户就能享受愉悦获取数据资源的乐趣,为读者节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3.4古籍数字化需要相应的政策、技术、资金、人才等保障。一是古籍数字化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相应的政策规范和资金支持。二是古籍数字化的实现需要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支撑。三是古籍数字化是计算机和古籍知识的综合运用。需要尽快培养兼跨古籍和计算机两专业的古籍数字化专门人才。
  4.江门市五邑图书馆在古籍数字化工作方面的做法
  根据2015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精神,构建标准统一、互联互通的公共数字文化服务网络,在全国各地实现共建共享。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完成各级图书馆接入国家数字图书馆网络体系及移动服务网络设施建设工作,打通推广工程资源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为推进我市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充分发挥古籍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大众,宣传“中国侨都”城市品牌的一张文化名片的作用。我馆已经做好的古籍资源包括“馆藏古籍目录数据库”、“古籍资源(公网)”等网上资源,为广大读者提供免费古籍网络资源服务。以上工作得到社会大力支持和读者的广泛好评。相关古籍的拥有者知道这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好事,都十分支持开展这一项工作。这对我们的古籍数字化工作无疑是最好的保障,为往后古籍数字化铺平道路。从“江门市五邑图书馆数字资源建设规划(2015-2020)”的实际要求出发,我馆继续投入相应的资金和人力,开展古籍数字化工作,对征集回来的古籍进行鉴定、分类、整合、加工、扫描、录入,以丰富馆藏数字资源,为读者提供更便捷和优质、高效的古籍服务。
  参考文献:
  [1]常友寅.数字图书馆企业化经营与管理[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2003:1.
  基金项目:江门市2018年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资助经费立项课题,课题编号:JM2018 B25。
  课题名称:五邑图书馆馆藏清代古籍与民国文献开发利用和书目数据库建设
  立项单位:江门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论文来源:《文教资料》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7464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