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谈《说文解字》的价值

作者:未知

  摘    要: 本文围绕《说文解字》的历史价值进行研究,论述了该书的诞生背景,分析了其释义原则,探讨了其对古字研究的价值,并说明了该书的重大贡献,如为我国古文字研究提供了资料,也为后人学习语言文字提供了辅助。
  关键词: 《说文解字》    价值
  一、《说文解字》作者及诞生背景
  《说文解字》在学术界被学者简称为《说文》,其书由汉朝许慎所撰写。《说文解字》这本书作为我国首部较为系统化的汉语字典,重点针对我国特有的汉字字形及相关学源进行了释义。此书的原著于公元100年—121年间成书,但在后续发展过程中已经失落。当前所能追溯到的版本多以宋朝版本为主。在后续发展过程中,清代段玉裁对《说文解字》进行了注释,此版本在当前流传最广泛。其书的原文是以小篆进行书写与编排,并深度地对字体来源进行逐字解释。原作者许慎在编著时按照文字表现出的形体、释义出了540个部首,并根据部首将9353字进行了分类。在所释义的540部中,作者按照形系划分出了14个类别。在原著的正文中,以其划分出的14个类别为篇幅进行了编排。同时,将卷末叙目编排为一篇,整本书的框架为15个篇幅。《说文解字》诞生后,作者许慎将我国特有的汉字的造字规律——六书进行了系统化、深度化的阐述。《说文解字》还包含了“重文”,向人们释义了近1200个异体字。
  二、《说文解字》释义原则
  《说文解字》作为一部较为实用的古汉字字典,在进行字义解释时要根据文字学的具体要求进行解释。在释义时,作者尽可能做到形和义统一及文字和语言统一。形义统一在《说文解字》中主要以小篆字体的构形体系进行了深入分析,并结合字形对文字所要表达的本义进行释义。文字和语言统一在《说文解字》中,主要對相关文献语言中的意思进行概括,其释义保持了文献语言的特征。
  古代学者江沅曾说:“许书之要,在明文字之本义而已。”其所提及的本义指的正是汉字字形表现出的字义。通过此字义,可以体现出该文字的造字意图。此外,还可以明确该文字在古代典籍中所要表达的词义。小篆字体的字形可以切实表现出文字的造义。在许多古籍中使用的字形主要表现词的实义。针对《说文解字》一书进行研究后发现,多数字体保持二者一致,同时存在不一致的现象。导致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文字本身的造意与词在运用时的实义具有相应的矛盾性。虽然对于造意而言,主要以词的实义为根据,但文字在使用时则表现出实义的形象化说明。在语言中使用实义时,则表现得更加具有抽象性。
  《说文解字》进行释义字义都是围绕字形完成。整个释义只是针对体例进行较为简单的训释。因此,一定程度上只能倾向于造意。在对书中的训释进行理解时,应该摈弃较为形象的具体因素,然后对其进行一定的概括。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字的造意和词的实义达成一致。《说文解字》对于字形较为拘泥,所以在解释造义过程中依然存在一定的不精准性,甚至出现了迂曲荒谬的问题。总体而言,虽然书中对某些字义的训释存在问题,但作者释义时主要以文献语言为依据,具有较高的可信度。《说文解字》并没有对每个字都进行书证,但几乎所有训释均具有文献根据。虽然某些字形解释存在错误,但释义并没有出现错误[1]。
  对于作者而言,虽然书中大部分训释均有文献依据,但并不能对其过于迷信。主要原因是由于时代局限,《说文解字》中编著的语言资料以周秦文献为主,或者收集了晚周、秦皇以至于汉代的字体综汇。对于晚期出土的甲骨文等文字,许慎并没有说明。因此,撰写《说文解字》时难免出现一些不正确的内容。
  三、《说文解字》对于古字研究的价值
  1.成了古方言颇有价值的参考书籍
  《说文解字》对先秦及两汉文学进行了研究,针对我国汉字的形、音、义进行了深入研究。从某种意义上分析,成为研究甲骨文、金文及古音等的有用工具。尤其字义解释具有较为古老的含义,给后人理解词义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说文解字》针对秦汉时期中国所有地区的地方言进行了介绍,成为了解我国古方言的颇有价值的参考书籍。
  2.对六书理论进行了总结
  《说文解字》的历史价值表现有许多层面,而且在许多方面实现了零突破。其中较为明显的是此书博采众长,对前人理论进行了总结并得到了发展。《说文解字》总结与发展了“六书”理论,虽然在阐述过程中存在一定的不足,但对于当时研究水平而言已是非常了不起。所以,《说文解字》的历史价值在于对“六书”理论的总结和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其中最典型的是以胡朴安《中国文字学史》为主,作者针对《说文解字》的价值进行了归纳,提出了“明字例之条也。六书为整理文字之条例,虽属后起,然自经整理以后,9353字,皆能说以六书之条例,使读其书者,可得形声义相互之关系……明字例之条,为古今文字书所未有。”这样的总结。近几年,对于《说文解字》的研究一直没有中断,我国学者李亚军在2004年发表的《述评》中指出:“《说文解字》对‘六书’的理论进行了诠释,并形成了对中国特有的汉字的系统化研究基础及应用体系,在当今社会依然保持着无上经典。”
  3.对汉字的形、音、义进行了全方位解析
  《说文解字》对汉字的形、音、义进行全方位解析是许多学者的共识,胡朴安先生提出其书的价值在于“字形之划一也”“古音之参考也”“古义之总汇也”。在后续研究中,王远新指出《说文解字》对汉字的音、形、义的分析具有实效性,并进一步引用许慎《说文解字》中的“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给予了证明。
  4.对中国汉字进行了溯源
  这里提及的汉字并不只是简单的书中的单字,还针对许多汉字的词、音、义等进行了上古文字的分析。让其文字的形体、音义及同源关系都得到了释义,让后人对其文字进行溯源,有利于对字词的真实本义进行理解。此项价值在胡朴安先生的《中国文字学史》中有着明确的断论,指出《说文解字》可以“溯文字之源也”。虽然其书是以小篆为主要内容,其书中的阐释内容重点在于体现字义。因此,《说文解字》在字义解释上具有一定的创新意见。   四、《说文解字》的重大贡献
  1.为我国古文字研究提供了资料
  我国汉字主要是形、音、义相结合,在《说文解字》中作者切实对中国汉字进行了溯源。将汉字的形、音、义都进行了详细描述,涉及的内容非常广,包含许多较为珍品的文字史料价值,可以为后人研究古化文字提供宝贵的研究资源。特别在其语音研究方面,《说文解字》根据字形对汉字进行了分析,并构建了较为系统化的形声系统,让后人可以根据内容对秦汉古音进行研究。较为典型的是段玉裁作《六书音韵表》,主要根据书中的谐声偏旁进行编著。
  对于这一点贡献,陈玺在撰写的《论对我国文字学史之贡献》中提出了见解。针对《说文解字》中有关古音转变方面的资料进行了归纳,并将《说文解字》中的上古音资料划分为了以下五方面:(1)依据重文;(2)依据说解;(3)依据读若;(4)依据无声字摸索字的发音;(5)依据有声音推敲字的演变。《说文解字》中描述的上古音资料为后人对上古音系统地研究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
  2.为后人学习语言文字提供了辅助
  《说文解字》的内容为后人学习语言文字提供了一定的辅助,后人在学习其知识时,正因为得到了许慎的《说文解字》的辅助,才能对汉字的本源及运用研究思路更加清晰。后人通过《说文解字》的研究,可以进一步对汉字的本源、构成等内容进行研究,为我国文字学史研究工作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资源。胡朴安在《中国文字学史》中指出:“《说文解字》能为语言学之辅助也。有声音而后有言语。有言语而为有文字,文字之音……可推求言语之根。又古多专名。后来专名废弃。而以形容词加于共名之上以代之,亦可推求言语之变迁……今日方言,见于说文解字中者颇多,可为方言之考证。”近年来,随着对《说文解字》的深入研究,乔智慧在2007年发表的《在中国语言学史上的价值》一文中指出《说文解字》规范、统一的我国汉字的重要工具[2]。
  五、结语
  对于《说文解字》历史价值的研究,在近两千多年来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没有中断过。对于当今人们溯源汉字具有非常关键的实用价值与历史价值。通过不断地研读《说文解字》,可以发现其表现出的重要性。所以,在后续学习与研究过程中,還需要不断对《说文解字》的价值进行研究,并更深入全面地延展下去。
  参考文献:
  [1]韩伟.汉字字形文化论稿[M].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2010.
  [2]王蕴智.《说文解字》的学术价值及其历史局限[J].平顶山学院学报,2005(03):52-5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216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