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追寻传统,丰富著录

作者:未知

  摘 要:依循中国传统目录学的发展足迹,简要介绍从先秦至清代,中国传统目录学中提要的发展历史,重点包括大序、小序、自序、叙录、“泛释无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等内容。在此基础上,对文摘和提要的现行定义进行拓展认知,提出今日中文普通图书著录中的330字段应具有的特质为:简要、客观、规范、特色,表述简练是其重点。
  关键词:目录学;提要;330字段
  中国传统目录学的目的在于辨章学术,考镜源流。传统编目方法上则是重分类、重小序、重提要。中国文献著录国家标准中的《文献著录总则》(GB3792.1-83)规定了著录的八大项目,包括题名与责任说明项、版本项、文献特殊细节项、出版和发行项、载体形态项、丛编项、附注项、标准编号与获得方式项。而提要在现行的中文图书编目中归属于其中的附注项,在CNMARC附注项中并不是检索点,也不是必备字段,但是作为附注项的提要字段对于文献的深度揭示和广度解读,有着重要的意义。在附注项的19个字段中,提要字段(330字段)可以说是中国传统目录学的特色字段,了解提要字段的源流发展不仅能够更好的著录文献,也能够对中国传统目录学的知识窥其一二。
  一、提要的源流发展
  为文献添加提要始于春秋时期先贤孔子,其时孔子及其弟子在删定六经的过程中,对一经或一经中的各篇做了必要的说明,后世称为大序和小序。其后在诸子百家争鸣的战国时代,各学派为宣传自己的学术思想和政治主张,在其著作中写一篇总结提要性的自序。“自序”可以说是大序和小序的发展,其形式延续了很久。现存最早的一篇自序是公元前三世纪(前239年)《吕氏春秋》的《序意》,而最重要的一篇则是公元前二世纪《淮南子》的《要略》。此外,司马迁的《太史公自序》,班固的《汉书叙传》,都是很有特色的著书自序。这些自序用简明的文字道出作者的观点和写作意图,有的还叙述了自己的家世。以上这三种“序”至西汉,有了新发展,经学家、目录学家和文学家刘向开创了评价图书的叙录体,其中的“叙录”,即书目提要。叙录的内容更加完备了,包括该篇著作的大意、时代背景、著者的事迹等,还包括著作的来源,文字差谬脱误的情况,以及校定过程和校定依据等。叙录体之后的提要形式不断发展,魏晋南北朝时期又有了传录体、辑录体。《隋志》中对于内容提要的著录有这样的认知——“于疑晦者则释之,无疑晦者则以类举。”到了南宋,郑樵在《通志·校雠略》中继续延续了这一理论认知,他认为——盖有应释者,有不应释者,不可执一概而论。因此“泛释无义”论得到了文献编目的认可。目录学家郑樵提出“泛释无义”的观点,其中的“释”,即为提要。今天的中文图书编目中有一部分文献是不需要著录提要内容的,如低幼读物; 教科书、画册、字帖、菜谱、摄影集、乐谱; 327字段已经揭示清楚的内容 ;小说类 ;5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条例单行本等,为何“不释”,答案就在中国传统目录学的宝库中。到了清代,出现了一部中国古典提要目录的典范之作——《四库全书总目》,其提要内容已经涵盖了作者生平、考辨得失、书意大旨、考校章句等,完善的记载了图书版本、卷数、文字异同等情况,叙述图书的内容,介绍时代背景及作者生平,进行简单评介等。提要的编写艺术也臻于成熟,语言凝炼、文字畅达、言之成理、逻辑性强。提要的发展至此已臻于完善。
  二、330字段的含义
  中国传统目录学中的提要内涵丰厚,而今日中文图书编目中的330(提要或文摘附注)字段定义则非常简短,《中文数目数据制作》中对330字段的定义如下:330提要或文摘附注(Summary or Abstract)的字段定义为著录关于在编文献的内容提要或文摘。字段定义中提到了两个关键词:提要和文摘。提要,普通意义上的提要(Summary)有两个含义,(1)对文献的主要内容所做的简略而确切的叙述,一般不加评论、补充或解释,长度在200~800字之间;(2)附有摘要的检索工具。而文摘(Abstract),是“一份文献内容的缩短的精确表达而无须补充解释或评论”。中国国家标准GB3793-83 规定,文摘是“对文献内容作实质性描述的文献条目”。具体地说,文摘是简明、确切地记述原文献重要内容的语义连贯的短文。融合现代语境中提要和文摘的内涵扩展,可以清晰的看出,一条完善的330字段虽简短却不应简单。它承继传统而来,同时严格遵循当代行业规范要求,要客观、简要介绍文献实质内容,要体现不同文献特色,字数应控制在50——120字左右。简言之,今日的330字段应该是一段规范、客观、简要、特色的文字,表述简练是其重点。《中文书目数据制作》(2013版)第二篇第四节第十五条也明确的规定了330字段的编写要求:要客观、简要地介绍文献内容,不含个人见解和评论,少用或不用宣传修饰性词语;要注意语句通顺流畅,逻辑连贯,简明准确;要正确使用标点符号;第四点根据不同的文献特点撰写,充分揭示作品的实质内容为原则,字数可以控制在50-120字为宜。以上要求与提要或文摘的定义扩展相结合,能够帮助编目员更好的理解330字段的内涵。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信息铺天盖地,数据资源的共建共享,带来了便利也偶尔夹杂着泥沙,在编写330字段的工作中,要坚持以文献本身作为信息源主体。因为文献以外的资源是否准确、符合规范,都需要严格的进行校对、核查、确定,不能盲目的照抄照搬各种数据资源,要有选择的借鉴和利用资源。作为一名合格的编目员,不仅要知道字段的作用,意义和方法,更要主动探究其背后的“所以然”,进而丰富中文图书的日常著录。330之所以重要,因为它承继传统而来,是中文图书编目的特色字段,是中国传统书目学的一个重要部分,内涵了传统文化的脉络,同时330字段在新媒体时代,依然是读者检索文献的重点之一,能够直观的展现在检索者的面前,330字段是否准确、规范,对文献检索起着重要的引导作用。
  三、结语
  330字段看似一段短小的文字,实则是一段段严谨复杂的小小创作。单纯的时间累积会培养出一个著录熟练的编目员,而字段背后的不断探究和学习,才会滋养出业务成熟的编目专业技术人员。追寻一个字段的源流发展,其实,收获的是一项业务的宽泛内涵,涵养的是一份沉静做事的心胸,探寻的是一座文化自信的宝藏。
  参考文献:
  [1]全国图书馆联合编目中心 国家图书馆中文采編部编.中文数目数据制作[M].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3年.
  [2]姚幼枫.关于内容提要著录问题的探讨[J].农业图书情报学刊,2008(9).
  [3]骆卫平.谈机读目录的内容提要规范[J].图书馆论坛,2008(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2361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