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丹热智目录学成就述评

作者:未知

  摘    要: 觉丹热智及其弟子所编的“纳塘三大目录” 是藏传佛教史上第一次完整搜集《甘珠尔》《丹珠尔》编纂而成的目录,其中《甘丹目录·论典广说》是藏传佛教史上第一部明确以《甘珠尔》和《丹珠尔》命名的大藏经目录。觉丹热智在藏传佛教目录学史具有重要价值,元代《布顿目录》及明代《德格版丹珠尔目录》均受到其较大的影响。
  关键词: 觉丹热智    《论典广说》    《太阳之光》    《卫巴洛色丹珠尔目录》
  觉丹热智(藏文bocm-ldan-rigs-pavi-ral-gri)又作“迥丹热智”,意译“世尊正理剑”,生卒年不详,13世纪藏传佛教学者,与八思巴共同师从钦·南喀扎(1210--1285),精通显密,声誉甚高。
  《青史》中有一段讲述觉丹热智事迹的话:“觉丹日贝热智,是普塘地方的人。在桑耶寺白塔的一个出家人。他在噶哇栋地方向甲尔·尼玛尊追学习《般若》时,怀疑自己得了重病,他到纳塘寺觉敦·门兰楚臣那里来调养身体……此后他加入了纳塘寺的经院修学,十三亿遍发心依止不动佛,生起智慧,并完成承事四面护法修行。因他讲闻佛法,有很多贤哲弟子,因此人们传称三分之二的三藏论师都汇聚在纳塘寺。”①在纳塘寺期间,觉丹热智与卫巴洛色·绛曲益希、译师索南沃色、江若·绛曲本等人利用其弟子嘉木噶拔希从汉地寄来的大量纸墨,把当时乌斯藏、阿里等地所有能够找到的大藏经原本收集起来,并加以校订,按次序编排。觉丹热智于藏历第五饶迥水鼠年至金猴年(1312—1320)期间编制了《甘丹目录·论典广说》和摘要的《甘珠尔目录·太阳之光》,他和嘉木噶拔希两人的学生、前藏人卫巴洛色·绛曲益希也编制了《甘珠尔丹珠尔简目》,这三部目录即“纳塘三大目录”。这是藏传佛教史上第一次完整搜集《甘珠尔》《丹珠尔》并编辑成目,这三大目录后世逐渐发展成现存的《甘珠尔》《丹珠尔》写本及刻印本。
  一、纳塘三大目录
  1.《甘丹目录·论典广说》与《甘珠尔目录·太阳之光》
  《甘丹目录·论典广说》全称《甘珠尔丹珠尔目录·论典广说》,东嘎·洛桑赤列认为这是一部细目,为方便阅读和使用,又按此目编写了一部简目,即《甘珠尔目录·太阳之光》,亦称《论典广说庄严阳光》《迥氏甘丹目录》②。《甘丹目录·论典广说》内容分2类32章:
  甘珠尔目录为:(1)蕃的产生;(2)蕃地佛法源流、《甘丹目录》之显乘佛语部;(3)般若部;(4)大方广经;(5)宝积经;(6)大乘经;(7)小乘经;(8)陀罗尼咒;(9)名号、祈愿和吉祥颂。
  论典目录为:(10)各种显乘注释;(11)天竺和于阗译经;(12)律经;(13)俱舍论;(14)中观论;(15)修心论典;(16)菩萨行经及修行次第;(17)礼赞;(18)密乘;(19)因明论;(20)译余及未校典籍;(21)国君和译师源流;(22)大译师仁钦桑布译著;(23)仁桑弟子译著;(24)纳措慈城杰瓦译著;(25)佛陀圆寂后即刻翻译的佛经;(26)仲弥等的译著;(27)鄂·洛丹大译师等的译著;(28)巴嚓·尼玛扎巴等的译著;(29)区分显密正法与非法;(30)赤热巴坚以上国君论著;(31)鄂·洛丹论著;(32)教诫。
  该书收录译自天竺、于阗和汉文的佛经2071种,吐蕃国君和译师学者的论著168种,共2239种。《甘丹目录·论典广说》所收图书比“吐蕃三大目录”(即《丹噶目录》《旁塘目录》《青浦目录》)的数量为多,原因是增加了仁桑和鄂大译师等人的新译佛经③。该目录的编排顺序和分类与“吐蕃三大目录”相同,而“般若、大方广经、大宝积经、陀罗尼咒、十万续”等则与分裂时期的分类编目相同。虽然“吐蕃三大目录”确是按照佛语部(即甘珠尔)、论疏部(即丹珠尔)分类的,但并未出现“甘珠尔”“丹珠尔”字眼。《甘丹目录·论典广说》才是吐蕃历史上第一部明确以《甘珠尔》和《丹珠尔》命名的藏文大藏经目录。
  2.《卫巴洛色丹珠尔目录》
  在其师钦·南喀扎汇集的基础上,觉丹热智增加译经编成《甘丹目录》和大藏经《甘丹》。觉丹热智去世后,卫巴洛色·绛曲益希和江若·绛曲本等人遵从觉丹热智的遗嘱,搜集未收经论,在觉丹热智《大藏经》的基础上编纂了《丹珠尔目录》,并据目录抄写了一套完整的《丹珠尔》。这部目录全称《论典目录》,又称《卫巴洛色丹珠尔目录》。这是吐蕃历史上第二部完整的《丹珠尔目录》。该目录共分21类,其顺序及分类如下:
  礼赞包括极为殊胜赞、佛本生传和注释及如意宝树
  吉祥喜金刚
  摄胜乐轮
  吉祥大幻化等
  为大瑜伽续部吉祥密集
  吉祥时轮等
  瑜伽部
  行部及事部
  諸本尊现证
  密乘道次第
  大乘经藏
  大乘中观
  大乘唯识
  小乘
  菩提道
  因明
  医学、声明
  祈愿及吉祥颂等
  尊巴所获密咒珍本
  藏族学者所作珍本
  江若巴所获珍本
  丹觉热智和卫巴洛色所编目录及其大藏经写本,成为后世传抄和编纂大藏经的依据和蓝本。
  二、觉丹热智目录学对后世的影响
  1.对《布顿目录》的影响
  《布顿目录》是元代及元代以前藏文佛学文献及目录之集大成者,反映了当时佛经和论典的全面貌,是继“吐蕃三大目录”“纳塘三大目录”之后又一部内容全面、考证翔实、分类准确的大藏经目录,成为后世编纂、抄写、刻印大藏经参照的主要目录④。《布顿目录》的编撰受丹觉热智佛经目录影响很大。“布顿在《奈塘目录》《蔡巴目录》等基础之上,校订增补而编成了《布顿目录》(又名《西藏所译出的佛经和论典目录》《佛教法典分类目录》)”⑤。“该部分内容(笔者注:指布顿《佛教史大宝藏论》“第四总纲”后所附藏文大藏经甘珠尔与丹珠尔总目)是布顿大师在《丹噶目录》《钦浦目录》《旁塘目录》、那塘甘珠尔目录和鲁梅·楚臣喜饶等大师编撰的《显密经典分类和并列目录》的基础上,加入后期译本和各寺院所藏译本而未入目录者之后,才最后编写的”⑥。   具体来说,这种影响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布顿目录》甘珠尔、丹珠尔之名来自丹觉热智佛经目录。前面提及,丹觉热智《甘丹目录·论典广说》是吐蕃历史上第一部明确以《甘珠尔》和《丹珠尔》命名的藏文大藏经目录,此后,佛语部称“甘珠尔”,论疏部称“丹珠尔”成为相沿不改的惯例,《布顿目录》就是最积极的实践者。第二,《布顿目录》分类方案是在丹觉热智《甘丹目录·论典广说》的基础上加以改进的。《甘丹目录·论典广说》把佛典分为甘珠尔、丹珠尔两大类,甘珠尔下佛经排列次序大体为,前半为显乘,后半为密乘;丹珠尔下亦先排列显乘注释及律、论,再排列密乘及各种译著。《布顿目录》在《甘丹目录·论典广说》分类基础上,略作调整,即把佛典先分为显宗和密宗两大类,显宗下分甘珠尔和丹珠尔,密宗下亦分甘珠尔和丹珠尔。换言之,《布顿目录》的分类方式就是把甘珠尔和丹珠尔中有关显宗的佛经及其注疏列为第一大类,排列时佛经(甘珠尔)在前,注疏(丹珠尔)在后;把密宗的经典及其注疏列为第二大类,排列时密宗经典(甘珠尔)在前,密宗的注疏(丹珠尔)在后。自此佛典分甘珠尔、丹珠尔成为永制,一直为编纂藏文佛经目录所采用。第三,觉丹热智《甘丹目录·论典广说》之甘珠尔目录,除了介绍“蕃的产生”“蕃地佛法源流”外,就是般若部、大方广经、宝积经、大乘经、小乘经、名号、祈愿和吉祥颂等内容。《布顿目录》则按释迦牟尼佛说法的“三法轮”顺序排列。“三法轮”把佛学理论和实践分为初转四谛法轮(四种律典和小乘经典)、二转无相法轮(般若经类)和三转分别法轮(大方广经)三类。这部分经典大体是按照觉丹热智甘珠尔目录编排的,略有改变。其余大宝积经、大乘诸经、祈愿及吉祥颂的编排与觉丹甘珠尔基本一致。
  2.对《德格版丹珠尔目录》的影响
  卫巴洛色·绛曲益希和江若·绛曲本等人遵从觉丹热智的遗嘱,在后者所编《大藏经》基础上完成的《丹珠尔目录》对于明代藏文佛经目录也产生了一定影响,试以《德格版丹珠尔目录》为例说明。
  《德格版丹珠尔目录》是1737年德格土司却吉·登巴泽仁父子为施主,校勘原有的七种版本,增加未收入的部分,刊印丹珠尔208函一部,世称“德格版丹珠尔”,由楚臣仁钦编纂了《德格版丹珠尔目录》。该目录校勘精细,所收论典较全,为诸部丹珠尔目录中较为著名的一种。为便于说明《卫巴洛色丹珠尔目录》与《德格版丹珠尔目录》二者间的关系,兹列表如下:
  由上表可以看出,《德格版丹珠尔目录》共分17个类目,除“5.经疏”“7.俱舍”“8.律部”“10.书翰”“14.工巧明”“15.修身部”“17.目录部”等7部分外,其余与《卫巴洛色丹珠尔目录》基本一致。从《卫巴洛色丹珠尔目录》与《德格版丹珠尔目录》的对比中,可以看出后期完备的丹珠爾目录归类和调整,同时可看出卫巴洛色丹珠尔目录提供了完备目录形成前的历史记录,是十分珍贵的藏文佛经目录学文献。
  注释:
  ①桂译师·宣奴贝.青史(上册)[M].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409.
  ②东嘎·洛桑赤列.藏文文献目录学[J].西藏研究,1987(04).
  ③④徐丽华.藏文古籍概览[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3:82.
  ⑤赖永海,主编.陈士强,著.中国佛教百科全书·壹·经典卷[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205.
  ⑥李冀诚,著.西藏佛教夏鲁派祖师布顿大师及其著述[J].西藏民族学院学报,1989(4).
  本文为西藏自治区高校人文社科项目“藏传佛经目录学研究”(sk2015-49)阶段性成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311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