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关于当代大学生阅读现状的分析与思考

作者:未知

  摘 要:本文通过在郑州师范学院“读书心得“征集活动的基础上,对2079份读书心得进行分析,发现当代大学生阅读状况的一些问题,如娱乐化,过度的网络化,经典的缺失等问题,在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与思考的同时,本文也试图对当代大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同时也希望通过对大学生阅读现状的分析,引起对大学生阅读活动的重视。
  关键词:大学生;阅读;调查;分析
  阅读不仅是人们获取知识的重要手段,更是人们健全自身人格结构的重要手段,从长远来看,阅读关乎民族的文化素养,甚至影响着中国社会发展的方向。对于当代大学生来说,阅读能力的提升更是贯穿于他们的求学活动的始终。尤其是在大学时期,大学生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应试教育所带来的阅读定势,获得了更开阔的视野与时间上的自由度。郑州师范学院本次的“读书心得”征集活动,有利于我们了解当代大学生的阅读倾向、阅读能力、阅读方式等等,并且,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本次“读书心得”的征集活动,在详细了解大学生阅读情况的同时,分析现象,发现问题,并尝试提出合理化的建议,以推動大学生阅读能力向更高水平发展。郑州师范学院本次的“读书心得”征集活动,时间主要集中在2017年4月,为期近一个月。本次“读书心得”的征集,分为推荐书目和非推荐书目两类,前者是图书馆为引导本次活动而列出的图书13种,后者则尊重学生阅读的自由性,不加限制,任由学生自主选择。
  本次活动结束后,共收到读书心得2079份,其中以推荐书目为阅读对象的读书心得共516份,占总份数的24.8%,以非指定书目为阅读对象的心得共1563份,占总份数的75.1%。从数据上看,学生的阅读并未完全受限于推荐书目,保持了阅读的开放性与自由度,为我们进行大学生阅读状况的调查提供了更可靠更科学的样本。本次调查就以这2079份读书心得为基础,通过对这2079份阅读心得的收集、整理和分析,来切实了解郑州师范学院学生的阅读状况(包括阅读习惯、能力、倾向等等),分析其阅读特点与问题,进一步理解当代大学生的阅读情况,也为郑州师范学院学生的阅读提供更合理更科学的指导。
  一、大学生阅读的特征
  (一)以励志和休闲娱乐为主流的阅读倾向。青春励志符合大学生的年龄与心理特征,所以此类书籍所占的比重最大,种类多,范围广,心灵鸡汤、人生感悟、职业规划不一而足,如《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没有任何借口》、《只有时间不会说谎》、《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等。
  (二)大学生的阅读深受网络推荐与影视改编的影响。在今天这样一个知识爆炸、信息泛滥的时代,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阅读信息,大学生群体是互联网学习普及程度最高的群体之一,而阅读活动也受到了互联网信息的深刻影响。在“读书心得“的写作者之中,我们选择了50名同学进行了关于阅读的探讨,绝大部分同学承认自己在阅读书籍的选择时会受到网络的影响,如豆瓣,知乎,微博,公众号,京东,当当,亚马逊等等。比如在这次读书心得中出现频率较高的《阿弥陀佛么么哒》,在当当上就被声称:“该书当当上市后即受到众多读者的喜爱,并高居当当新书热卖榜总榜榜首,当当图书推荐五颗星。”并以此为卖点,吸引不少读者的目光。另一个鲜明的例子就是《狼图腾》,《狼图腾》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图书神话,其背后的市场运作和网络炒作扮演了很重要的作用,后来又凭借电影《狼图腾》再火了一把。同样在本次调查中受关注度很高的《平凡的世界》,虽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大学生常读的图书之一,但近年来《平凡的世界》备受关注,与后来的电视剧改编有很大的关系。
  (三)阅读注重通俗文学。在此次“读书心得“征集中,比较醒目的是通俗文学。如东野圭吾的作品,这次调查所涉及的仅东野圭吾的小说就有《嫌疑人x犯的献身》、《白夜行》、《解忧杂货店》、《红手指》、《黑笑小说》等五种之多,尤其是《嫌疑人x犯的献身》和《白夜行》。另外网络通俗小说也是大学生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如《鬼吹灯》等盗墓探险小说,在猎奇心理驱动下,非常受大学生欢迎。
  (四)从阅读的深入程度来看,阅读较浅,对作品的理解往往停留在表面,还有些学生的读书心得显然只是为了应付“差使“,其读书心得借鉴了网络上的评价。有的学生只是看到拍的电视或电影,没有看原著,而原著和电影电视内容并不一致,这些都在他们提交的读书心得里体现了出来。
  二、大学生阅读存在的问题:
  (一)经典文学的缺失。通俗文学,尤其是通俗小说在大学生中的受关注度比较高,但是经典文学,包括古代文学经典,现代文学经典和西方文学经典的关注度明显较低。在本次“读书心得“的征集活动中,最受关注的是路遥《平凡的世界》和余华的《活着》,此外,古代文学经典《红楼梦》也获得了一定的关注。但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莫言的作品竟然很少入选,除了两位同学写了《蛙》之外,几乎没有人关注他的作品,其他的当代作家如王安忆,王蒙,贾平凹等等,更是无人提及,现代作家里的代表性人物鲁迅,老舍,茅盾,巴金,曹禺等等,除了巴金的《随想录》之外,罕有作家出现在这个名单里,甚至于这些年比较热门的沈从文和张爱玲也少人问津。更少人问津是西方文学经典,除了《傲慢与偏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外,莎士比亚,雨果,托尔斯泰等等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家的作品没有一部入选。我们在分析读书心得时,曾经与”读书心得“的写作者进行过访谈,问到为什么大家很少读这些作家的作品,最普遍的答案是“读不懂”、“没意思” 。
  (二)读书的娱乐化倾向与功利性问题。在本次“读书心得“征集中,我们发现,许多大学生的阅读停留在消遣娱乐与功利的目的,比较重视书籍的娱乐性与实用性。前者主要是一些网络爽文、鸡汤文,这些书并非一无是处,但却容易使学生陷入一种对生活与社会现象简单化的基调里,生活是复杂而丰富的,并不是都充满了正能量,也不是每个故事都会以大团圆的结局出现。这些貌似合理,看似真挚,读起来温暖走心的故事,往往经不起推敲且情感虚夸而造作,在赢得了大学生的注意力与时间的同时,同样也影响着他们对世界与人生的理解和判断。不可否认,文学阅读会在感官感受、情绪情感等方面来感染读者,使读者感到愉快,有悦耳悦目、悦心悦意、悦神悦志的作用,也不能否认“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有自有千钟粟”的功利说法,读书也有“经济”的目的,但这些只是读书之用的一种,而不是全部,甚至是其中并不算重要的一种。读书求知本身就是一件愉悦的事,而读书之用在于长知识,增智慧,提人格,这三者既是独立的,也是相辅相成,层次递进的。读书的真正目的在于人格的完善与提升,是使生命变得饱满的大愉悦。如果仅仅停留在悦耳悦目上,停留在一些底气不足的鼓励,一些似是而非的格言上,一些不耐咀嚼的心灵鸡汤上,这不能不说是阅读的误区。同样,由于当代大学生已进入成年人的行列,面临比较大的择业压力,很多同学在阅读中更愿意选择一些实用性较强的书籍,像面试技巧、人际关系处理等方面的书籍,希望通过这些书籍能够高回报、快收益。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无形中造成了轻视甚至忽视文学阅读,以一种较狭隘的功利主义目的来选择阅读对象。   (三)网络阅读的泛滥导致的浅阅读。在信息化时代,我们在享受信息便利的同时,同时也面对着过量信息带来的负面冲击,信息资源的爆炸式增长和人们注意力的有限性之间存在着永恒的矛盾,面对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的信息,人们需要耗费越来越多的精力去寻找和甄别自己真正想要的那部分,过量的信息在分解时间的同时,也不免陷入阅读的浅泛化。同时阅读上的娱乐化的倾向,使大学生在选择一些看似轻松愉快实则空洞无物的庸俗读物的同时,也助长了学生浅阅读的风气,往往使学生在阅读行为和阅读层次上离经典反而更远。
  三、关于大学生阅读的建议
  (一)重新认识经典。经典往往是指某一领域内的典范性权威性著作。而文学经典更是指那些具有极高的认知价值与审美价值,在漫长的历史中经受考验而获得公认地位的伟大文本。卡尔维诺甚至在《为什么读经典》中给“经典“下了十四种定义,来为读者指明如何辨认经典作品。毫无疑问,经典文本所具有的丰富的内涵往往会使读者在阅读时产生一定的阻碍,或受限于知识修养、认知能力,或受限于年龄阅历、爱好境遇等等,阅读经典并不能像读一般的作品那样轻松惬意,它甚至往往会指向那些你从未想过的东西,从未达到的世界,这种陌生感与阻拒性会使一些人如获至宝,从而更深刻的认识世界与自己,但也会使一些人望而却步,因为陌生而恐惧厌烦,不愿深究。以今天的生产力水平来看,社会的物质产品与精神产品也达到前所未有的丰富与复杂(首先是表现在量上),人们认识世界的渠道之广,娱乐生活之便捷更是前所未有,但是一个基本事实是:人的时间与精力并未有增长。所以不乏有人愿意把时间与精力花费在唾手可得的快感上,经典的丰厚与复杂与当今世界追求简单快乐的趋势似乎不合时宜,但是对于一个有追求的大学生来说,阅读经典始终不失为一种认识世界与自身的最好方式,同样也是丰富自身的最好方式之一。
  (二)阅读也需要专业性的指导。阅读,尤其是阅读能力的培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阅读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精神活动(尤其是阅读经典),并不是具备了读书认字的能力,就懂得阅读,虽然我们常常說到精读、泛读、略读、浏览等等,也常以“好读书不求甚解”“开卷有益”而期许,但并不意味着真正地了解“阅读”。如果当代大学生想提高自己的阅读见识,辨别力,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与收获,还需要真正思考一下“阅读”。历代名家都曾就“阅读”留下许多精彩的看法,所以,建议在大学生的阅读中推广一下《为什么读经典》,《如何阅读一本书》,《朱子语录》等等,通过前人细致、精致且深入的读书指导,来为大学生的阅读活动提供更多新的视角,获得更多的阅读乐趣。
  参考文献:
  [1]柴阳丽.高校学生新媒体阅读现状、影响因素及改善途径——基于五所高校学生数字化阅读调查[J].开放教育研究.2016(2).
  [2]高方.第十二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发布[J].传媒.2015(8).
  [3]张晓旭.关于新媒体发展对国民阅读行为影响的调研分析[D].杭州:浙江大学,2014.
  [4]洪闯.移动学习中的信息焦虑问题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16.
  [5]尼古拉斯·卡尔.浅薄:你是互联网的奴隶还是主宰者[M].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5.
  [6]唐淑香,孙娟.湖南省大学生课外阅读调查与分析[J].图书馆建设.2009(3).
  [7]腾矢初.读书与人生[J].图书馆杂志.2007(6).
  [8]费希尔.阅读的历史[M].李瑞林,贺莺,杨晓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
  [9]乔好秦.玩转阅读——高校大学生阅读现状及其对策[J].图书馆论坛.2005(6).
  [10]温儒敏.现当代文学研究中的“空洞化”现象[J].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文艺理论,2004(9):103.
  [11]金元浦.阅读方法:圆照博观与烛幽探微[A].金元浦主编.阅读的欣悦[C].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12]金克木.闲谈新小说[A].常大林,武宁.风雨敲书窗———《博览群书》百期精选[C].北京: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1999.
  [13](美国)亨利·米勒.在厕所里读书[A].亨利·米勒.我一生中的书[C].杨恒达,樊红,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14]张新颖.读书这么好的事[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15](俄)瓦西里·洛扎诺夫.教育的三条主要原则[A].自己的角落———洛扎诺夫文选[C].李勤,译.上海:学林出版社,199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427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