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同故事叙述、可靠性与《红瓦黑瓦》

作者:未知

  【摘 要】从叙述者与故事关系的角度区分,《红瓦黑瓦》属于同故事叙述,一方面叙述者是叙事中的主人公;另一方面叙述者只起次要作用,扮演观察者和见证人的角色。这两方面统一于同一文本,相对应地带来了叙述者的可靠性问题。对《红瓦黑瓦》中的叙事技巧的探讨,试图将理论与文本相映照,同时寻求叙事的一般性特征。
  【关键词】《红瓦黑瓦》;同故事叙述;预叙;可靠性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15-0237-01
  《红瓦黑瓦》在曹文轩目前的长篇创作中,是唯一一部以第一人称结构全篇的小说。小说主要以成年后的“我”作为叙述者、将中学时代的“我”既当作主人公又当作观察者与见证者的角色,不仅是当时的“我”对其他人的观察,也是成年的“我”对中学时代的“我”的“审视”。在不同事件中,叙述者所提供的信息量不等,所产生的效果也不尽相同。
  小说的开头“一九六五年秋天,我考上了油麻地中学。”①直接从过去切入,以具体时间节点启动叙事,奠定了整个文本的叙事基调,即以“回忆”往事为主。叙述者与人物之间的距离在文本中或远或近,因此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多叙法”的悖论,“在不可靠的视角与(显然)全知的视角之间摇摆。”尽管如此,“叙述者的功能和人物的功能却不必重合,甚至不必互补。”②
  近乎全知的叙述者在文本中以类似“后来的日子里……”“多少年以后……”等句式表明自己的在场,记忆在过去之间、过去与当下之间自由穿梭,时间的倒错既体现了当时的无知,又突出叙述者的心境变化。这种“预叙”形式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作事实补充;另一类呈现人物的心理感觉。
  前者如第七章中“我们”“目击”了赵一亮偷木排的经过,这一节以“我”的视角叙述了被公安局审问的过程,中間三次插入“事后,我才知道……”的句式,并以括号加以标明,是叙述者对事情经过的进一步解释,既没有破坏当事人的视角,又较为客观地保留了事实的真实性。
  后者多展示的是主人公林冰在不同时期的内心感觉体验。“在二十岁之前,个头问题始终是我的一个敏感问题。它是我自卑的一个情结。”这种自卑主要来自赵一亮带来的压抑,无论是穿着、发型,还是神态与姿势,赵一亮都体现出一种自信、踌躇满志,而“我”恰恰相反。在与陶卉的接触中自卑也不时出现,并在“我”的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记。
  作为人物兼叙述者,“林冰”不仅以主人公的身份出现,而且有时是功能性的,充当目击者和观察者的角色,提供事实、“画面”并进行概述,但是几乎未参与任何评论。“我”关于马水清家历史的叙述,吴庄人以及马水清本人告知是主要的来源,其中不乏有一些细节上的描写,显而易见是出自叙述者的想象。如对马水清母亲“羞涩”、“惊慌”等神情的描绘。在这段历史的叙述中,至关重要的不是“我”如何了解到所叙述的内容,而是让这一事实得以叙述出来,并让它所包含的信息作为可靠信息传达给我们,这也是塑造马水清性格至关重要的环节。他把母亲的死与父亲的离开都看作是爷爷自作主张的后果,因而对待爷爷的态度也便不言自明。
  在此,信息的来源之所以要刻意加以说明,原因有两点:一是增加所叙述内容的可靠性。“我”作为马水清的同龄人不可能知道马家的历史,只能通过别人的“讲述”来获得。二是符合整个文本的叙述规则,即以中学时代的“我”的视角进行观察。此时,人物的功能与叙述者的功能相关,但并不完全等同。
  然而情况并不总是如此,例如文本中关于对“文革”记忆的叙述。叙述者从中学生的集体角度出发,述说世界的变化给厌烦刻板学习生活的“我们”带来的兴奋和刺激,是不可靠的。在“我”和同龄人看来,那一段时间“每天都是节日的气氛”, “文革”带来的一切行为只用“捣毁”二字便可概括,这恰恰符合了孩子天生的破坏欲。叙述者对此不作评判,因此隐含作者的思想倾向也没有由人物直接传达出来,而是非常隐晦地表现在事件和人物的行为中,甚至是不露声色。
  由此可见,叙事功能与人物功能之间的可变距离,是同故事叙述者的可靠性在叙事进程中出现波动的主要因素。当叙事功能独立于人物功能运作时,叙述是可靠的;当人物功能和叙事功能相互依赖时,叙述可能是可靠的,也可能是不可靠的。
  同故事叙述中,叙述者功能与人物功能之间距离的远近,带来叙事的可靠性的变动,以及限制性视角下对事件有意无意的“选取”,是推动叙事进程发展的重要因素,隐含作者与读者在文本中得到心灵上的呼应与沟通。对《红瓦黑瓦》的理论解读,主要通过探究文本的叙述方式,寻求其中的深层意蕴和思想内涵,也有助于加深对理论的思考。
  注释:
  ①曹文轩.红瓦黑瓦[M].南京: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3.
  ②[美]詹姆斯·费伦.作为修辞的叙事:技巧、读者、伦理、意识形态[M].陈永国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77.
  参考文献:
  [1][美]赫尔曼.新叙事学[M].马海良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2][法]热拉尔·热奈特.叙事话语 新叙事话语[M].王文融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692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