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让笑更有品位和内涵:浅谈当下中国喜剧电影发展现状与前景

作者:未知

  【摘 要】在中国电影发展历史的长河中,喜剧电影因在经历了主流书写、作者表达、类型创新与市场突围四个发展阶段之后,呈现出轻喜剧、黑色幽默、都市喜剧、复合类型喜剧等多种形态,当下,小成本国产喜剧电影已经发展成为最具市场竞争力的电影类型之一。一时间,喜剧电影发展情景一片大好,这是机遇也是挑战,众所周知,国产喜剧电影的总体品质还有许多制约因素需要解决,面对中国电影整体上升级换代的新时机,喜剧电影的自处成为了国产喜剧电影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喜剧电影;类型化;黑色幽默;冯氏喜剧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15-0067-02
  电影艺术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艺术,它可以细分为许多种类。其中,喜剧是近些年来发展突飞猛进的一种,内地开端喜剧是贺岁片《甲方乙方》,从此喜剧电影在内地开始盛行,近期尤以开心麻花系列为主,港剧则一直将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奉为圭臬,追溯回戏剧时期,最初的喜剧发端也是从古希腊喜剧开始的,到后来的莫里哀的古典主义喜剧高峰,塑造许多典型滑稽的喜剧人物形象,再到后来莎士比亚笔下的《仲夏夜之梦》爱情轻喜剧,或是再后来的迪伦马特的怪诞喜剧,都证明了喜剧发展的历史。
  喜剧电影所传递和表达最重要的核心就是能够使人发笑,“笑”是喜剧艺术的基础,然而,如果一部喜剧电影仅止于令人发笑,就有些浅薄了。毕竟,喜剧不等于闹剧,不是一笑置之,而是要从笑中窥遍人生百态。喜剧电影实则是以其独有的精神意蕴,润物细无声地满足各时代观众欢乐的同时,还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让大家去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一、当下中国喜剧电影的现状
  当前,喜剧电影已经发展成为最具中国本土特色和市场竞争力的电影类型之一。最初,冯小刚的贺岁喜剧片《甲方乙方》则抢占先机,获得了一片叫好声,冯氏喜剧以对小人物描写为主,通过对小人物的幽默表述,迅速捕获了观众的视线,甚至可以这么说,时代大热的冯氏喜剧在很大程度上巩固了观众对国产喜剧电影的信心,也提高了大家对国产喜剧的期待值,随后,冯氏喜剧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成长为国内最具生命力的喜剧电影品牌,也算是喜剧电影史上的里程碑了。然江山代有才人出,2006年,宁浩导演的《疯狂的石头》很快又打开了中国喜剧电影发展的另一扇门——黑色幽默喜剧,此类喜剧在后续开心麻花话剧改编系列中的《驴得水》中有鲜明体现。
  众所周知,制作成本低是喜剧电影的一大优势,小成本喜剧电影可以说近几年来投入产出比最为有效的国产电影类型。其后的几年时间里,中小成本喜剧片数量大幅增加,后来的《人在囧途之泰囧》就在眾多大片中成功突围,成为新春贺岁档的一匹黑马,这一现象令业内外人士对国产喜剧电影刮目相看,随后以《泰囧》为首创的公路喜剧进一步打开了喜剧市场新的大门。
  以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为首的话剧IP改编喜剧持续“大热”,一时间,喜剧电影发展前景一片大好,各种题材层出不穷。戏说古装这一题材中的故事创新也是十分博人眼球的,而以港片《大话西游》系列为代表的无厘头喜剧就更不用说了,这些都是喜剧电影的机遇,但同时也是喜剧电影的挑战。
  面对中国电影整体上升级换代的新时机,喜剧电影要如何突破叙事瓶颈、如何观照现实,打入年轻化观众内部,这些都成为了国产喜剧电影亟待解决的问题。且国产喜剧电影的总体品质还亟待提升,喜剧电影的跟风创作、题材内容“山寨”成群都是制约其发展的因素。
  二、当下中国喜剧电影的类型分析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当代喜剧电影的发展过程可谓是精彩纷呈,喜剧电影的发展在这一阶段主要呈现出三种模式,即都市爱情轻喜剧、黑色幽默系列、以戏说古装为代表的杂糅融合类型喜剧等。
  (一)黑色幽默类型。表现小人物的生活是黑色幽默喜剧一贯的特点,这类喜剧通常以现实社会背景为素材,多用双线叙事、复线叙事,并在其中又插入方言台词,犯罪悬疑故事等荒诞不羁的内容,引人发笑。以《疯狂的石头》为首,宁浩的“疯狂”系列等为代表性的影片,近期开心麻花的话剧改编《驴得水》也算在其中。
  其实追本溯源,这股“黑色旋风”实则是从西方电影借鉴演化而来的,众所周知《疯狂的石头》就是借鉴了英国著名导演盖· 里奇在《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中的许多细节元素。当然,中国的导演,如宁浩等人,在将黑色喜剧中国化、本土化的过程中,在中国的意识形态限制下,把那些源于西方电影中惯用的烧伤掠夺的犯罪暴力情景大大减弱,创作者转而将创作重点瞄准城市底层的那些整日拼命挣扎以求生存,却始终难以喘息的小人物们的生活,通过营造他们生活中许多迫不得已和无可奈何的故事,使人产生荒诞感,从而来引人发笑,同时又十分让人深思。黑色幽默在喜剧外壳下的深刻内涵,是十分有价值的。“疯狂”和“怪诞”的背后,是真实的人性的揭露,是对社会现状严肃和清醒的审判。
  (二)都市爱情类型。在20世纪这一阶段,中国喜剧电影的受众逐渐年轻化,这一时期喜剧电影受众大多为年轻人,势必要打造一个适合年轻人观看的题材,爱情轻喜剧就成了不二选择。这种爱情片往往倾向于主人公大团圆的浪漫结局,这与喜剧片所追求的故事精神十分相符,这种爱情片与喜剧片的相互交织、融合,则成为喜剧创作道路中常见的套路。
  “糖葫芦”式结构是当代爱情轻喜剧多用的结构形式,这种形式多以一人为主线或以爱情主题为核心, 将多个不同的感情故事串联起来,这些故事多以“一男多女”或“一女多男”的形式出现,如《爱情呼叫转移》。还有一种则是把各种不同的“情侣”恋爱过程以多段或者分段叙事的结构方式拼接,如《全城热恋》《北京爱情故事》等,这些都是在爱情故事中融入了一些喜剧风格的元素,将都市年轻一代的爱情、生活、工作等用一种轻松幽默略带戏谑的拍摄手法来展现,使影片整体上呈现出轻松幽默的喜剧效果。   (三)戏说古装类型。如今,国产喜剧电影中,质量虽不都属上品,但是拥有庞大的基数,如戏说古装闹剧就是其中数量基数最大的一种。这种喜剧之所以称“闹剧”,是因为这类喜剧普遍以戏仿、恶搞、拼贴为主要元素,在戏说古装题材的电影中比比皆是。
  《大内密探》和《十全九美》是较早的古装喜剧片,当时还多以恶搞调侃为主,多为过度消费解构历史,尤其是在《十全九美》以小博大,取得4700万的票房成绩之后,大批古装闹剧便跟风如牛毛般出现,在原有的古装形态基础上,颠覆性解构历史人物、事件,实则是一种不算正当的笑料,从源流来讲,古装闹剧来源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流行的香港无厘头古装喜剧。以周星驰电影为代表的无厘头喜剧才是经典,大话西游系列以及《九品芝麻官》《唐伯虎点秋香》都是脍炙人口的。但在后续发展中逐渐变成了闹剧居多,被庞大的资本市场所吸引的喜剧也为了迎合观众,竟有本末倒置的趋势出现。如是看来,近年来戏说题材大受限制的原因也可以知晓一二了。
  三、中国喜剧电影的未来发展前景
  如今大批量的改编IP喜剧电影,内容质量越来越参差不齐,风格走向上越来越敷衍了事,喜剧偏向闹剧发展,如果任由其发酵,带来的影响是不利于喜剧电影在我国的发展的。做好一部喜剧电影应当注意“突破叙事瓶颈”“优化资源配置”“深刻关照现实”等。
  (一)突破叙事瓶颈。所谓喜剧电影,其创作的方式方法并不是生硬拼接商业元素,更不是以空虚恶搞为主要方式的戏说题材来博人一乐,这样都并无内涵,和闹剧无二。无论是现实主义喜剧电影创作还是非现实主义的喜剧电影创作,都应有最真实的故事和最真挚的情感来打动观众,创作者们应该努力提升国产喜剧电影的叙事内容,从小切口切入,从表现日常生活中凸显笑点,不是单一搞笑,而是要求展现多元化的社会面貌。
  (二)优化资源配置。在当今社会,提高国产喜剧的艺术和创作技术的手段,合理優化电影市场的资源配置等问题,都是如何打造出高品质的喜剧精品,如何更好的创作喜剧电影的关键所在。为合理优化电影资源的配置,在喜剧电影的创作方面,首先应该以观众需求为主,但又不能盲目迎合观众口味,不可盲目跟风;其次,要加强类型融合探索,积极借鉴国内外优秀喜剧创作经验;最后,好的喜剧电影应该有磨合到位的团队,受观众所喜爱的喜剧明星。喜剧电影的创作还应当具备长远的市场眼光,注重打造品牌性的系列喜剧。
  (三)深刻观照现实。在喜剧令人发笑的背后,总有对现实的辛辣讽刺,这才是喜剧真正的内核所在,以开心麻花的《李茶的姑妈》为例。本片对金钱对人性异化的思考、对唯利是图、利欲熏心、追名逐利、一心向钱看的当代人讽刺无疑,是极具现实意义的,最令人不胜唏嘘的是当结尾“姑妈”一番对金钱和人性的义正辞严的控诉不仅没有唤回人性,反而让看客们愈加疯狂、逼迫姑妈跌入万丈深渊时,不落窠臼的结局设计让人看到主创们对现实和人性的深刻体察,从而完成了最有力的讽刺。正如车尔尼雪夫斯基所认为的,“滑稽的真正领域,是在人、在人类生活。”“丑乃是滑稽的根源和本质”。
  四、结语
  处于转型期的国产喜剧电影在商业化过程中难免出现急功近利的特点,目前系列国产的喜剧电影表现出肤浅的恶搞、随意解构经典、制作方式又十分粗糙,这些都显示了喜剧电影仍远未达到理想状态,仍然需要自我努力。
  许多喜剧电影常被人当作闹剧对待,这当中的界限一定要划分明确,那些只会粗俗搞笑,上不得台面的小打小笑是闹剧,真正在喜剧表层下具有深刻内涵的才是优质的喜剧电影,喜剧不等于闹剧,二者本质上就不一样,喜剧电影不是一般闹剧就能达到的水平。只有当电影从业者们真正能够以观众需求为首要条件而不是经济效益为首要条件的时候,喜剧电影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繁荣。
  参考文献:
  [1]陈旭光.当下喜剧电影创作的类型化与寓言性[J].上海大学学报,2015.
  [2]饶曙光.当下中国喜剧电影创作演变及其发展[J].观察,2013.
  [3]刘藩,马帅.爱情喜剧片的创作规律及当下呈现[J].电影新作,2012.
论文来源:《戏剧之家》 2019年1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6935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