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岛崎藤村《家》的家族文化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家》是日本自然主义作家岛崎藤村的代表作品。这篇以《家》为题目的小说,描写桥本和小泉两大家族在由盛转衰的过程中的家庭故事,体现了婚姻制度、等级制度等各个方面的家族文化,本文从作品中体现出的男女婚恋观和当时的婚姻制度、森严的等级制度入手,分析作品中蕴含的家族文化。
  【关键词】《家》;家族文化;婚姻;等级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16-0245-01
  一、引言
  小说写了明治末年木曾马笼的两个名门之家桥本家和小泉家由盛转衰的过程。“岛崎藤村的《家》既是日本现代家族小说的代表性作品,也是反映日本家族文化的典范之作。”“《家》以家族悲剧为叙事中心,渗透着丰富的家族文化信息”。所以本文试对《家》所体现的家族文化进行研究,试图凸显其文化内涵,以此表达对作品社会意义的解读。
  二、家族文化
  (一)婚恋观及婚姻制度
  谈及以“家”为主题的文学作品,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婚恋观。岛崎藤村的《家》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明治时代的婚姻家庭制度及人们的婚恋观。
  从性别的角度看,男性和女性的观念又大相径庭。《家》中人物众多,每个人对婚姻和家庭的观念不同,主要是男性和女性的不同。主要体现在:男性多逃避婚姻,背离家庭,是索取者的形象。女性多向往婚姻,皈依家庭,是付出者的形象。
  达雄和种是小说中最年长的一对夫妻。种年轻时以死相逼,才嫁给了达雄,可见她对达雄感情之热烈。和达雄组建家庭之后,种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庭主妇。这主要是因为从小受到父亲的教育,将她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一个深受封建思想毒害的传统日本女性。面对丈夫的背叛,她的反抗意识显得微不足道。总是把丈夫的错误都归结为遗传的因素。发展到最后,她对丈夫的要求越来越低,即使丈夫已经抛弃她和摇摇欲坠的大家庭,他也依然希望丈夫不要凄惨地死在外面。反观达雄,完全没有种的深情和责任。年轻时拈花惹草,到老依然风流不减,抛弃家庭和艺伎私奔。妻子的忠诚与付出和丈夫的背叛与索取在这对夫妻身上表现得很明显。
  正太和丰世是小说中比较年轻的夫妇,可以说在他们二人身上一定程度体现了明治维新后新型夫妻关系的影子,但二人的结合也不无封建思想的影响。正太由于全家上下等级思想的约束,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情,选择了家人所谓的“门当户对”。这为之后二人的生活埋下了悲剧的种子。正太短暂的一生都处在不断的背离中。努力挣脱家的束缚要去闯荡,屡次胸怀大志出走,又失败而归,但仍不放弃,最后彻底出走,客死他乡。与此同时,他也重复了父亲的错误,拈花惹草,辜负妻子的深情。而妻子丰世却有“生为正太的妻,死了也是正太家的鬼”这样的坚贞和忠诚,即使是家庭已破败不堪,依然不离开。
  (二)“家”中的等级制度
  明治维新之后,人文主义思想萌芽,促使人们摆脱封建礼教和传统观念的束缚。在家庭生活中,家长的权威已明显有所削弱,但是封建的家族制度仍然占据统治地位。男女老幼尊卑,从行为规范到语言,都有分明的界限。在《家》中,家里的老长工对年轻的正太毕恭毕敬;达雄和妻子谈话时儿子进来了,他突然严肃起来;正太不得不在父母的安排下和丰世结为夫妻;小泉家的大哥实可以不征求弟弟们的意见就要求他们对大家庭无私付出;种即使知道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依然对他不离不弃,希望他尽快回归家庭。丰世在遭到丈夫背叛时依然不想回到娘家。这不仅体现了家庭内部的等级制度,也体现了社会上的等级制度。
  忠孝的儒家思想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并且反复强调,家庭以家长为中心,一家和睦是社会充满活力的根。作品开头对桥本家厨房情景的描写,将一家和睦的情景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长期生活在这种家庭氛围下的老一辈家庭主妇种也习惯并享受这种生活。即使是在有祭日活动的热闹日子里,她也能甘心留下来看家并认为这是她的责任。实在被流放之前,也不忘祭拜祖先的亡灵。他们的行为其实是受先父的影响。可见这种等级分明的思想被处于权威地位的父亲和丈夫强加给了作为女儿和妻子的女性。这里的等级制度也是男女性别之间的地位不平等。那个时代的女性处于被统治和奴役的地位。“文学中的女性是难以超越历史和制度的框架的。父权社会下,男性的女性观往往成为社会的女性观甚至内化为女性自身的女性观,成为女性的修身宝典和道德规范。”
  三、结论
  岛崎藤村的《家》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庭小说,所以体现了深厚的日本家族文化:明治时代的男女婚恋观、婚姻制度,家庭中森严的等级制度以及家庭内部关系。其所体现的家族文化具有浓厚的日本特色和明治特色。这是家业的败落和拯救,是家的分崩离析,是家中弱势者的反抗和妥协。这些要素共同构成了《家》中的家族文化,具有深刻的社会性和时代性。
  参考文献:
  [1]谢志宇.日本近代描写“家庭”的小说及文学伦理意义[J]. 浙江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3(6):76-81.
  [2]张磊, 李永东. 中日家族衰败的历史面影——论巴金《家》和岛崎藤村《家》[J].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 30(1):150-153.
  [3] [日]岛崎藤村.家[M].枕流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81.
  [4]李永东. 中日家族小说的同曲异调——巴金《家》和岛崎藤村《家》的文化比较[J]. 中华文化论坛, 2011(1):78-83.
  [5]张萍. 日本的婚姻与家庭[M]. 中国妇女出版社, 1984.
  [6]于荣胜. 试论中日近现代小说中的“家”[J]. 日語学习与研究, 2000(4):5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8343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