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梦回塔拉:《飘》的语篇分析教学

作者:未知

  摘    要: 英语阅读教学中,教学焦点渐渐从单纯强调单词和语法转向重视语篇结构,因此语篇分析的阅读方法越来越受到关注。语篇分析的阅读方法立足文章整体进行分析,能够保证语篇的完整性,同时使学生快速掌握语篇逻辑结构。此外,现行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将“文化素养”列为英语学科的核心素养,因此将语篇分析方法运用于外国名著阅读中,能帮助学生充分掌握中外多元文化知识,培养学生的文化素养,并推动英语阅读教学的发展。本文以《飘》的阅读教学为例,探析在英语阅读教学中语篇分析方法的使用。
  关键词: 《飘》    塔拉庄园    语篇分析
  一、何为“语篇分析理论”
  语篇分析理论即为通过对篇章的语言和结构进行综合分析,结合语篇的类型和主旨,对语篇所述的事件或事物产生深入的认识,并分析语篇在整个文章中起到的作用,进而使学生对整篇文章的内涵有相应的了解。我国英语阅读课堂改革逐渐开始强调对整体语篇的分析和把握,因此阅读教学不能停留在词汇、句型的讲解,而是更注重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和思维能力,并让学生浸入式地体会纯正英语语言的魅力。
  合理进行阅读课堂中的教学设计是语篇分析教学的关键,取决于教师对于文本的阅读理解水平,主要包括“对文本知识的感悟,对文本内容的理解,对文本价值的评价”。采用语篇分析方法可以略去词汇语法的讲解,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提高师生对整体文本进行解读的能力,从而锻炼教师的阅读教学能力,充分提高学生的阅读和思维能力。
  1.语篇分析理论以学生认识发展规律为基础。学生对于文本的理解除语篇提供的信息外,还基于个人的成长经历。因此在教学过程中,教师要关注学生独特的内心世界和思维方式,遵循学生的认知发展规律教学。
  2.语篇分析理论以文本内容为重点。近年来,语篇分析理论的关注重点从以往的词汇、语法转向文本信息的解读。教师要从文本的表层信息出发,链接文本信息,引导学生全面把握语篇深层信息,深入理解作者的情感。
  3.语篇分析理论以文本结构为线索。语篇呈现的句段间有紧密的逻辑关系,教师在教学中引导学生快速提取关键信息,准确把握文本的内在结构,有利于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和概括能力,并有效提高学生的二语表达能力。
  二、以《飘》为例进行语篇分析
  玛格丽特·米歇尔的代表作《飘》是一部以社会、文化为主题的小说,展现了美国内战期间南方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发生的变化,以及主人公斯嘉丽在战乱后陷入迷茫,又在迷茫中寻找精神依靠和实现自我价值的奋斗史。多年来,人们主要关注人物的经历,但其中塔拉庄园代表的家园情怀却一直被忽略。本文认为立足于塔拉庄园与主人公斯嘉丽·奥哈拉存在的紧密联系进行语篇分析,让中学生感悟《飘》的家园情怀,升华自我对故土的感情,提高文化素养。这是一种基于文本内在结构进行语篇分析的方法,语篇中情节发生顺序密切关联,因此只有正确掌握文本内在结构,才能顺利进行阅读教学。
  《飘》中的塔拉庄园在主人公斯嘉丽·奥哈拉的人生经历中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塔拉庄园上的红土地培养出她坚韧顽强的美好品质,并在她面对困难时成为她的精神支柱。小说中,她曾四次离开塔拉莊园,又三次回家,在她第四次即将返回时小说画上了句号,留给读者丰富的想象空间。采用语篇分析方法进行《飘》的阅读教学时,教师可整体梳理斯嘉丽的离家—回家经历,并作为梳理小说脉络的重要线索,以帮助学生迅速抓住小说时间线。
  1.第一阶段:内战爆发前。内战爆发前,斯嘉丽是南方种植园里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但向艾希礼告白失败、嫁给查尔斯又迅速守寡等挫败经历让她感到压抑,于是迅速踏上了离家前往亚特兰大的旅程。虽然亚特兰大的气氛令斯嘉丽振奋,但到达不久,“她竟然很怀念塔拉庄园的吵闹声了”。在北军攻进亚特兰大的前夜,她坚定了回家的想法:无论历经多少艰险,都要带着梅兰妮回到塔拉庄园。但当斯嘉丽第一次回到塔拉庄园时,发现塔拉的财产被洗劫一空、母亲去世、父亲因此精神恍惚,这些打击和重担激发了斯嘉丽的斗志,她站在塔拉的红土地上大声说:“凭上帝作证……我家里的人谁也不会挨饿了。即使我被迫去偷,去杀人——凭上帝作证,我也决不会再挨饿了。”
  在第一次离家-回家阶段,主人公斯嘉丽从无忧无虑的贵族小姐成长为挑起家庭重担的独立女性的第一步。
  2.第二阶段:北军洗劫后。北军洗劫后,家中姐妹和仆人们的生计难题都落在了斯嘉丽的身上。为了上缴税金保护塔拉庄园,斯嘉丽迅速嫁给亚特兰大的商人弗兰克并第二次离家。在外的斯嘉丽心中所想只有塔拉庄园,只是她担心锯木厂的生意会受到影响才一直隐忍。直到收到父亲死讯,斯嘉丽才回到了她牵挂的红土地,但很快她又回到了亚特兰大,为振兴塔拉庄园奋斗。
  这一次的离家—回家阶段,是斯嘉丽在战争中的奋斗成长记:她在亚特兰大经商,将金钱看得很重,甚至被看成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但她的出发点是守住祖先的红土地。
  3.第三阶段:嫁与白瑞德后。在斯嘉丽的第三段婚姻中,丈夫白瑞德几乎给予了她想要的一切,但在一次争吵中她失去了与白瑞德的第二个孩子,从此郁郁寡欢,而一个想法却在她心中渐渐清晰:回到塔拉庄园,“仿佛只要回到了家乡那宁静的棉花地里,她的一切烦恼便会烟消云散”。从白瑞德和梅兰妮的交谈中可以看出塔拉庄园对斯嘉丽的重要意义:“叫斯嘉丽过久地离开她所爱的那片红土地,那是不可能的。那些茂密的棉树比米德大夫的滋补药品对她更有效果呢。”回到塔拉,斯嘉丽的一切杂乱思绪都可以被重新梳理,并获得继续生活的不懈动力。
  4.第四阶段:梅兰妮去世后。在小说的结尾,斯嘉丽回家的想法与她反复做的梦有密切关系。梦中的她身处浓雾之中,拼命寻找一个令她安心的地方。这个梦境在梅兰妮去世后才得以解答:家,便是斯嘉丽一直寻找的安心之所。于是,她再次想到了塔拉庄园,“我明天回塔拉再去想吧。那时我就经受得住一切了。明天,我会想出一个办法把他弄回来。毕竟,明天是另外的一天了”。   第三和第四阶段是斯嘉丽自我理性的探索:嫁给白瑞德后如愿过上奢侈的生活,拥有了美丽的女儿,塔拉庄园也修缮一新,但白瑞德的爱却被她对艾希礼的执念消磨殆尽,她彻底明白了父亲常说的“土地与明天同在”的深刻寓意,而爱、名誉、财富都如同过眼云烟,因此踏上了第四次回家的旅程。
  三、《飘》的语篇分析教学
  使用语篇分析方法可以分析文本的内在结构。在准备阅读教学时,教师可以首先通过语篇分析,划分斯嘉丽成长各阶段。在课堂上,教师应当带领学生对整体内容进行总体把握,着重于引导学生破解《飘》的逻辑结构及各阶段的衔接关系。结构划分可以使学生从被动的阅读者转变为主动的分析者,从而逐渐提高学生分析文本的准确性,锻炼学生的思维能力。
  但文本不仅是词语和句子的简单组合,更是作者的意识体现,因此教师可以继续引导学生挖掘她蜕变的深层原因——家园情怀,即对家园故土的深情。塔拉庄园与小说情节发展密切相关:在塔拉的童年生活和父亲的教导在斯嘉丽心中种下了眷恋家园的种子,北军入侵后塔拉的破败更加激发了斯嘉丽对于家园的热爱,塔拉是斯嘉丽心中的一片净土,“一个从容呼吸的空间”“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让她舔净自己的伤口,一个安全的避难所让她制订下一步的作战计划”,这种家园归属感一生不变,并深刻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除了语篇结构和作者情感外,《飘》的语篇分析教学存在以下难点:
  1.我国学生普遍没有形成英语思维模式。学生难以适应抛弃字句、语法,只关注文本的阅读方式。因此在阅读时经常查阅单词、分析句式,以至于对语篇结构的把握不够明晰,影响学生的阅读速度。在语篇分析教学中,教师要注意引导学生改变原本的阅读习惯,使英语阅读教学顺利进行。
  2.中外文化的差异会影响学生的阅读理解。《飘》这本讲述美国内战期间人民生活的小说浓墨重彩地展现了独属于美国南方的文化精神和宗教信仰。学生没有提前了解美国文化,必然会产生一定程度的阅读障碍,难以充分理解主人公的行为和语言。长久以往,会挫伤学生的阅读积极性。因此在语篇分析教学中,教师要注意为学生提供足够的背景知识。
  3.英语语言与汉语的不同构造会影响学生的阅读感受。英语属于印欧语系,不同于汉语的汉藏语系,两种语言各有特色,但给学生的阅读理解造成了障碍。英语句式的复杂构造不同于汉语以短句为主的书写结构,因此在语篇分析教学之前,教师可以带领学生对文本中的长难句进行提前梳理,或者在语法等其他课程中强调句型结构的分析,争取从根本上解决学生的问题。
  因此通过语篇分析方式进行《飘》的阅读教学,能够让学生深入理解斯嘉丽对故乡塔拉庄园的深情,并且拓展文化知识面,激发自身对故土和祖国的热爱,成为有包容心和国际视野的时代新人。
  上述提及的语篇分析教学流程和难点是语篇分析理论应用于英语教学时的普遍状况。英语文章种类繁多,虽题材广泛,但书写结构相似。把握相似的文章特征,能够帮助学生在英语阅读时更加准确地掌握主旨和结构。现如今的英语阅读教学模式不可能一成不变,语篇分析理论能够提高英语阅读教学的有效性,因此采用语篇分析进行教学已逐渐成为中小学英语教学的趋势。从语篇的各个发展阶段进行整体分析,能够强化学生对文本的整体感知能力,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提升学生的文化素养。在英语教学理论不断更新的时代,广泛运用语篇分析理论,能够推动我国英语教学的发展。
  参考文献:
  [1][美]玛格丽特·米切尔,著.齐俊伟,译.飘[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2.
  [2]梁金凤.《飘》斯嘉丽的塔拉情结研究[J].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14,30(24):17,19.
  [3]田家寧.初中英语阅读教学语篇分析法的应用[J].现代中小学教育,2017,33(2):43,45.
  [4]王炜.基于文本解读的英语深度阅读教学设计研究[J].成才之路,2019(06):91.
  [5]陈红霞.语篇分析理论在高中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应用[J].中国校外教育,2019(06):107-1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091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