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网络媒体时代下的媒体公正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的持续阐发为当今社会的媒体公正思考提供了新颖的、科学的参考依据,以此为鉴,将媒体公正解读为两个方面,即媒体公平和媒体正义,前者是国家的、科学的层面,后者是社会的、人文的层面。对典型媒体不公正的现象进行分析,找到媒体不公正的原因在于媒体集团利益和从业者职业素质两个痛点,提出及时制止不公正的媒体现象,以及应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时度效”理论来解决当今时代媒体公正问题。
  关键词:公正观;媒体;公平;正义;“时度效”
  中图分类号:G2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9)06-0025-04
  一、从马克思主义公正观到媒体公正
  在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的视角下,公正是自由与平等的合题,这种公正既保证了社会的正常运转,又能够最大限度地实现每个公民的权利。公正并不是完全的平等,也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平等,过于平等只能损害人们创造的积极性,公正也并非完全的自由,完全的自由只会营造一个混乱的社会。马克思用一种历史的、实践的眼光去看待公正问题,意识到一个社会所谓的公正必须综合考虑当时社会的发展水平、经济情况、社会生产力以及人们权利的实现情况等多种历史及现实因素,并且强调用一种辩证的观点去看待问题[1]。这种公正观念下的自由与平等就像是太极图的阴阳两极,在阴阳调和下形成一种流动的动态平衡,并能够根据社会实际情况适时进行调节,这是一种科学与人性的调和,这种动态的平衡才是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的深刻内涵。
  在科技迅速发展的今日,新媒体、自媒体发展迅猛,国家媒体机构的改革也在逐步地进行着,媒体公正的问题在近年来格外突出:付费信息、下载APP才能看的信息、短信推送访问主页才能看的信息比比皆是。以前只要蹲在村口就能听到大喇叭播放的信息,后来只要打开收音机就能够收听全世界的声音,再后来只要守在电视机前就能看到最新的信息……现在不一样了,即使每天收看《新闻联播》,第二天上班也不一定能听懂同事讨论的最新话题,毕竟,有了付费消息的存在。免费消息和付费消息的含金量就像辅导机构的免费赠送课程和付费课程的区别一样,以前人们从吃穿看阶级,如今就连信息这个向来平等的事物都能够看出人们的阶级,我们不禁思考媒体行业到底怎么了?
  二、何为媒体公正
   以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的视角,科学且人性的看待媒体公正,我们可以得到媒体公正的大致定义:所谓媒体公正就是媒体公平和媒体正义的合一,媒体公平是从媒体机构运营方面来看,媒体正义则是从媒体工作者本身来看,媒体公正包括公众对媒体信息的接收、选择、参与等一切机会的公正。
  (一)媒体公平即最大限度保证每个人接收信息的机会平等
  在能够实现的范围内,每家媒体都应尽量免费播报事实的全部。首先,从经济角度看,这样做并不是断了媒体的财路,而是为他们开辟新的收费领域。无论是国家媒体还是私营媒体,都应该最大限度保障人们接收信息的机会平等,也就是说每个人在不付费的前提下都有权选择全部信息。其次,各媒体可以推送新闻,但不该推送观点;可以推送现象,但不该推送导向。因为观点和导向是纯主观的,用观点和导向去强占人们的判断不是媒体应该做的事,这样做只会让舆论失衡,出现一边倒的现象,部分媒体在新闻标题上使用“震惊!”“惨绝人寰!”等词语诱导观众思维,这也是不应该出现的。我们都知道,记者可以有自己的立场,但是新闻报道应该保持客观态度,这种用导向去博人眼球的现象是行业规则消散的前兆。
   值得深思的是,这种思维引导可能会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它褫夺了观众思考的权利,当一个民族被这种新闻报道培养成一个只会接收观点而不会思考的民族,那将是极大的悲剧。更致命的问题在于如今的新闻APP有些一打开就是种种炫富、明星等话题,媒体的使命难道不是播报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试问,老百姓每天关注的是什么呢?人们更多关注的是癌症可不可以痊愈、社保有无新的停缴年限、是义务教育年限最终的定论、是最新的科技成果怎样改变普通人的生活等,这些与民生密切相关的信息,然而这类信息往往被众多娱乐信息所掩没,相反“性、星、腥”类的消息可以占据微博头条长达两天之久,这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情,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就曾告诫过人们:“当所有的媒体都变成了娱乐的工具,一个民族就会娱乐至死。[2]”也许更严重的是,将死而不自知,如今的媒体环境就像温水煮青蛙,慢吞吞地葬送着整个民族的思考能力,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媒体为利益最大化而推送的信息,剥夺了群众信息选择及思考的权利。
   为了最大限度保障人们对于信息的机会平等,拓宽人们的思考空间,媒体需要做出一些改变。显然,这种机会公平与媒体利益形成了尖锐的矛盾,所以需要通过规范媒体行为形成新的动态平衡,至少做到尊重群众的知情权,做到基本信息权利的平等,如果连民生新闻都要花钱买,那将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二)媒体正义需要从业者具备过硬的素质与崇高的使命感
  在从业者需要具备的素质中,最重要的是记者的基本功。2017年,马云的无人超市开放之際,一位怒怼记者的大妈“火了”,回顾这件事有三个很有趣的要点:首先,记者问大妈知道什么是无人超市吗?大妈不知道,记者解释 “就是超市里没有售货员、收银员等员工了”,大妈反驳:“那应该叫‘无员工超市’”,并且责问记者“就你们这语文水平还当记者呢?”记者竟无言以对,这说明记者并没有对无人超市的背景资料做功课;接下来,记者问大妈对无人超市的看法,大妈问道:“没有员工需要养,那是不是东西更便宜了?”记者回答:“对此还没了解到”,这说明记者对无人超市的运营现状也没有做功课,并且在采访对象不了解采访问题的前提下没有对其做充分的解释,硬生生地继续采访,这个时候采访对象其实已经有逆反心理了。最后,大妈表达了这样的意思:老百姓关心的是有没有假货,商品会不会更便宜,会不会有人因此失业,而不是马云做了什么。记者也急了,问大妈是不是对马云有意见,大妈说:“我不是对马云有意见,是对你们这些无聊的记者有意见”,“这种无人超市有没有给百姓带来便利才是你们记者应该关注的问题!”记者回答“我晕”,这句“我晕”也将记者的职业素养暴露无遗。不做背景调查,不做现场勘察,在采访时临场反应不敏捷,与采访对象互相产生抵触心理,最重要的是采访方向偏差,不接地气,这样的记者,在媒体圈却不是少数。    崇高的使命感也是媒体从业者应有的正义,我们知道媒体不公正的背后其实是巨大的利益趋使,记者为了绩效而报道,机构为了点击率而推送,运营商为了盈利而想出各种收费手段:下载收费、全文阅读收费、广告植入收费,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利益的获得,如果媒体行业重回理想巅峰,多一些为了理想而报道的记者,比如不畏强权,揭发“滴血验癌”骗局的《华尔街日报》记者约翰·卡雷鲁;比如说出“如果你拍得不够好,说明你离得还不够近”名言的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比如充满争议的柴静。人的一生如果只为利益而活,那将是多么的惨淡,而为了热爱,为了正义,为了理想而活又是多么充实的一生!
  崇高的使命感还应包括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的责任感,著名学者蒋勋曾在《孤独六讲》中感叹舆论居然可以操纵人们的思维,这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一个不经常出门的人,当有一个人怀疑他得了艾滋病,等他出门的那一天,满大街的人都在议论他已经得了艾滋病,而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他只是不常出门而已。“众口铄金”这个成语看起来非常科学,至少在当今社会是这样,所以营造好的舆论氛围非常重要,这全有赖广大媒体。《礼记·中庸》中提及:“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这是中国古人的智慧,在中国的传统中,“隐恶扬善”“取法乎中”“用之于民”是一种很好的引导舆论的方式。好或坏的言论都不应该过激,特别是坏的言论,当一个社会充满了恶性报道,社会不免人心惶惶,西方犯罪心理学中的“破窗效应”也从西方人的思维角度印证了这个理论,所以当我们收看《新闻联播》时,虽然抱怨国内、国外新闻截然不同的播报模式,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国内太平,国外不安”的播报模式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安全感,而作为媒体工作者,能够做到不为利益而夸大负面报道,维护舆论的良好氛围也是一种极高的正义。
  三、网络媒体时代如何做到媒体公正
  (一)制止不公正的媒体现象
   当今媒体不公正比较突出的两个表现,一是“媒体霸权”,二是媒体机会不公正。学者蒋勋在小说《舌头考》中虚构了一个人物吕湘,吕湘最终被迫害致死,他在遗稿里写道“厄运开始是从妇人和像妇人的男子们的口舌开始的”[3],笔者引用这句话并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而是把重点放在“口舌”上,在这部小说中,旁人的“口舌”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网络媒体时代,倘若没有公正的媒体舆论引导,这种毫无根据的“口舌”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因为网络世界的一切都是匿名的,难以追责的,而那些所谓的公众人物的发声更是将舆论随意导向,他们有着公众信服力,语言更为犀利,压倒了专业的媒体声音,大V、明星的一句话往往比《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更易引起人们关注,就连某位歌手的前女友深夜发出又删掉的微博都能够引起次日的媒体狂欢,传播效果可与改变全人类命运的科学界震撼事件相抗衡,一些网络“红人”的随意言论亦可引起病毒式传播和讨论,而专业媒体却束手束脚、无法作为,这种现象也是“媒体霸权”的一种体现。
  媒体还用更加霸道的方式来剥夺群众的机会公正,2018年11月初,微博自己置顶了“王思聪杀死微博事件”:王思聪在微博发起抽奖,获奖113人中只有1个男性,网友回顾历次微博抽奖,发现天猫锦鲤中奖者是女性,中国锦鲤中奖者是女性,苏宁手机中奖者15名全是女性,天猫10人清空购物车中奖者全是女性……一些网友参加了转发中奖测试,亲自证明了其中的猫腻:新浪会暗中操纵,让他们需要的中奖候选人中奖,这些中奖女性有着“带货”、20~30岁、传播力强、微博活跃度高等等统一特征。这样的女性网友传播能力真的很强,一旦中奖,基本上是逢人就说,这能够最大限度地扩散微博活动的话题效果,而普遍缄默的男性网友明显不符合这个标准,所以即便是参加抽奖也永远中不了奖。新浪官方对于此事也是越描越黑,与其说是王思聪“杀死”了微博,不如说是新浪的暗箱操作“害死”了自己。乔治·奥威尔在中篇小说《动物庄园》中写道“大家处于一个公平的社会,其中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更公平。”在利益的驱使下,媒体正在伤害自己营造的公正形象。
   其实新浪的做法只是太过极端,如果他们懂得在“各方都比较满意”和“各方都还能接受”[1]之间作为,保证传播力度的同时也给公平抽奖开一扇窗,实现最基本的公正,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这个教训也是其他媒体值得铭记的。
  (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时度效”理论
  “时度效”理论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19讲话”中提出的检验新闻舆论水平的标尺[4],习总书记对其解释道:“时,就是时机、节奏;度,就是力度、分寸;效,就是效果、实效”。这个理论可以推广至一切媒体工作,新闻报道如此,影视节目亦如此,对媒体工作进行测量的标准早已不该是“收视率”“上座率”“点击率”“下载率”等等片面的需求侧的反应,而应该是同时反应媒体消息时机、力度的掌握,媒体内容效果的考量的新标准。笔者认为,“时度效”理论的提出,对当今社会实现媒体公正有着极大的指导作用,“时”是前提,“度”是过程,“效”是结果,前两者是针对供给侧,最后一点是针对需求侧,无论是什么样的信息,在发布前就能够考虑到观众反应和社会舆论效果,就会少犯许多低级错误,对于此理论的研究有利于形成一个新的、全面的媒体评价体系,增加媒体积极性,促进公正的媒体环境的建立。
   中国著名价值哲学研究专家马俊峰教授曾指出:“公正是自由与平等的合题”[5],在我们看来,媒体公正就是每个观众都能够平等地接收信息,又能够自由地选择信息。媒体可以对一些消遣娱乐的信息有分寸地开发新的收费项目,同时打破各媒体之间的壁垒,让最广大的百姓方便地接收和选择。我们深知公正与不公正其实不是全然对立的,他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太極图的阴阳两面,绝对的公正是不存在的,只有在现实环境中,根据此时的社会需求及生产力发展状况,做到让公正与不公正实现一种动态平衡,才能够实现历史的、实践的、辩证的公正,才能既保证了供给侧生产的积极性,又能够保障需求侧公众的基本权利。这需要国家的宏观调控,更需要社会群体的自觉,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公平是国家层面的,是需要科学布局的,正义是社会层面的,是人性化的反映,二者共同构成了媒体的公正。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一切变化都是好的开始,新的媒体环境对新的媒体公正提出了需求,这是发展带来的需求,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有理由期待新的媒体公正的形成。
  参考文献:
  [1] 马俊峰.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的基本向度及方法论原则[J].中国社会科学,2010(6):44-57.
  [2] 龙亚莉.“娱”还是“愚”?——读《娱乐至死》[J].吉首大学学报,2009(10):157-158.
  [3] 蒋勋.孤独六讲[M].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109.
  [4] 郎乔.新媒体环境下新闻“时度效”的策略分析[J].新闻前哨,2018(10):58-59.
  [5] 马俊峰.自由与平等:形式与实质的矛盾及其解决[J].哲学动态,2012(2):67-70.
  [责任编辑:武典]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132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