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原因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由表到里,抽丝剥茧般地分析了战争的起因,同样,喜剧作家阿里斯拖芬也通过剧作《阿卡奈人》揭示了战争起因。二人的视角不同,修昔底德以历史学家的口吻全面剖析了战争起因,而阿里斯托芬则以剧作家及雅典公民口吻谴责了战争导火索—“墨伽拉禁令”的颁布。他们各执一词的原因是什么呢?很大程度上与其各自的出身有关。修昔底德作为贵族上层分子,极力袒护伯利克里,极力袒护雅典奴隶主阶级利益,而阿里斯拖芬作为平民,从雅典公民的认知出发,以普通人的视角来理解这场战争的起因。
  关键词:阿卡奈人;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修昔底德;阿里斯拖芬;阶级利益
  一、《阿卡奈人》中对战争起因的叙述——“墨伽拉禁令”的颁布
  在《阿里斯拖芬喜剧六种》之《阿卡奈人》第三场对驳(喜剧第489—625行)中,雅典农人狄开俄波利斯(Dicaiopolis)详细解释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因——四个喝醉酒的雅典人悄悄带走了一位墨伽拉城邦的妇女,于是墨伽拉人便从雅典妓院中带走了三个妓女进行打击报复。此后,伯里克利大怒,宣布墨伽拉禁令,把墨伽拉人一律赶出雅典市场及海港。
  同样,在《阿卡奈人》第三场对驳(喜剧第489—625行)中,狄开俄波利斯还叙述道:“我们中的有些人是内心充满邪恶的恶棍,丝毫没有半分羞耻感,假话连篇,他们甚至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公民,他们总是指责墨伽拉人,他们即使看到小狗,猪仔,甜瓜,一瓣大蒜,甚至是一坨盐,都会说是墨伽拉人的,然后予以没收。”这是剧本中有关墨伽拉禁令的描述,根据剧本的描述:把墨伽拉商品充公,实质就是禁止墨伽拉商品流入雅典市场。
  由于墨伽拉禁令的出台,墨伽拉人渐渐挨饿,因此他们不得不求救于斯巴达人(拉栖代梦人),乞求拉栖代梦人能够帮助其废止禁令。但以伯里克利为首的雅典当权派并没有理会拉栖代梦人的调解。正因为雅典的拒绝,双方才大动干戈。
  二、《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关于战争起因的分析
  首先是真正起因——“修昔底德陷阱”。近些年来,“修昔底德陷阱”一词频现,它出自美国国际关系学者艾利森2012年发表的一篇时政评论———《太平洋地区已落入“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术语的大意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正是出自《伯罗奔尼撒战史》,也几乎已被视为国际关系的“铁律”。
  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史一卷一章结尾阐释“表面現象掩盖了这场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表面原因可以追溯到双方进入战争状态之前大约五年,而深层原因就是雅典帝国的崛起,这件事可以追溯到战争发生的前五十年,雅典帝国势力的日益增长,造成了斯巴达人的无限恐惧,因此战争的爆发是雅典被分为两个势力集团的必然结果。
  其次是直接起因。修昔底德在战史一卷二章中,记述了爱皮丹努斯争端。爱皮丹努斯城于公元前七世纪末由科基拉建立,而科基拉的建立者——法利乌斯为科林斯人,故而科基拉为科林斯的殖民地。爱皮丹努斯最开始为贵族统治,社会矛盾尖刻,公元前437年,当地民主派人士撵走贵族,后贵族与蛮族勾结,海陆两面攻击爱皮丹努斯,城内民主派前往母城科基拉求救,希望母邦调停这场战争。但这些合理要求被母邦拒绝后,爱皮丹努斯求助于科林斯,且获得了帮助,因而引发了科基拉与科林斯之间矛盾。后来虽然科基拉有和平解决争端的诚意,但科林斯大兵压境,因而科基拉不得不寻找新的朋友雅典,以此来对抗科林斯。雅典为保障科基拉的海军不落入科林斯手中,遂与科基拉合作击败了科林斯。
  另外一个直接起因是波提狄亚争端。波提狄亚位于连接帕勒涅半岛(pallene)与吐尔基季基(chalcidice)的地峡之上,与马其顿、色雷斯交界。它的身份极其特殊:一方面他定期向雅典交贡纳税,为雅典的盟邦;另一方面它是科林斯的子邦,行政人员由其派遣;因此,其盟邦雅典与其母邦科林斯的矛盾不可避免。公元前433年冬,波提狄亚被再次通牒:盟主令波提狄亚提供人质并撵走科林斯的行政人员。后波提狄亚退出了雅典同盟并抓紧备战,待雅典部队兵临城下,他们打出反叛旗子,继而,雅典与波提狄亚母邦科林斯也发生了严重的冲突。
  因此,修昔底德在其战史中认为战争的起因如下,首先是直接原因爱皮丹努斯事件及波提狄亚争端;其次是真正原因,雅典在希波战争中势力渐强,拉栖代梦人认为其受到了威胁,必须予以反击。当然,修昔底德也零星提到过墨伽拉法令几次,但它仅是作为斯巴达人的外交借口被提到,事件本身并未受到修昔底德关注。
  三、从喜剧家和历史学家的个人生平探究其认知差异
  首先是阿里斯拖芬其人极其政治理想。阿里斯拖芬约生活于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雅典城邦日渐衰落的时代,而关于其生平我们却一无所知。但中世纪的注释家就根据阿里斯拖芬喜剧中的线索,推测出当时的阿里斯托芬年纪尚轻。根据百科全书记载,他可能生于公元前445年,而死于公元前384年或383年。诗人所处时代的问题有:社会阶级的急剧变化,公元前5世纪后半期,也就是希波战争结束后,战争动乱滋生出一系列的奴隶阶层,同时,城市中的平民数量也快速增加,并且其状况逐步恶化,日益贫困,贫富差距与阶级矛盾加深。
  阿里斯拖芬生于阿提卡的库达忒奈翁区,他的族名可能为潘狄俄尼斯。从诗人的诸多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熟悉农间劳动,欣赏劳动人民;此外,他对一草一木非常敏感,对民间口头文化及民间大众言语十分了解。民间生活给他带去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我们据此推测出:阿里斯拖芬的青少年时代可能生活于广阔的农村,贴近农民生活,其作品站在人民的立场,且被融入深深的人民性,他的世界观反映的是劳动大众的利益。尽管我们对诗人的生平知之甚少,但我们可以通过他的作品了解时代带给他的影响。在其所留的作品中有一多半反应的是战争矛盾。
  其次是修昔底德其人及其政治理想。修昔底德出生于阿里阿里摩斯德莫的一个上层家族。他的父亲可能是奥罗拉斯。他父亲的名字可能袭用了他祖先的名字,且继承了祖先在色雷斯金矿的开采权。修昔底德与米太雅德及其妻色雷斯公主赫泽奥帕尔有亲属关系。修昔底德家族算得上是公元前五世纪中期,雅典的名门望族,如此显赫的家族势力,为其创作《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外,修昔底德还被推选为“十将军”之一,这段军旅生涯也为其创作战史提供了丰富的史料素材。   修昔底德大约生活于公元前460年或455年到前400年或前395年的雅典,这也是雅典盛极而后走向衰落的时期。根据修昔底德在战史中所述,雅典自公元前的萨拉米拉战役中击败强大的波斯帝国后,城邦便跻身为希腊诸邦的头号强国,他们重建城邦及要塞,一步步增强实力;自提罗同盟成立以来,领导权便在雅典手中。至此以后,雅典便从偏居阿提卡半岛的普通强邦一跃而成为了横跨欧亚、以爱琴海为内海的雅典帝国。
  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雅典帝国时代雅典人对提罗同盟的税收贡赋政策,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伯利克里时代的繁荣。而据修昔底德的出身及担任的官职来看,他无疑是属于统治阶级上层的一份子,他是雅典侵略扩张的既得利益者,隐形受益者。伯利克里是修昔底德的偶像,修昔底德对他极度赞扬。因此,修昔底德忽视法令很可能是为了替伯利克里开脱。最后,这场希腊内战为雅典帝国,雅典人民带来了诸多苦难,在雅典人一败涂地的战争结束后,伯利克里的名誉一定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因此修昔底德在写战史的过程中,不得不考虑到为伯利克里恢复名誉。
  因此即使学者们对修昔底德的战史评价甚高,认为修昔底德是尽可能地本着客观的口吻来叙述史事,尽可能地不掺杂个人情感。但修昔底德依旧代表的是雅典奴隶主上层的阶级利益。修昔底德也据此刻意隐藏了一些不利于雅典城邦、不利于雅典公民集体的内容。
  但总的来说,阿里斯拖芬对战争起因的认知还是比较局限,而修昔底德对这场战争(包括其原因)的认识经历了一个长期的、由浅入深的过程。他详细记载了战前多方的互动,是为了向读者展示战争原因的复杂性。修昔底德想要告诉读者的是,不要忽视他说的“真正的原因”,但他也鼓励读者去探索其他“真正的原因”,他的原因论更为深刻一点。
  参考文献:
  [1]J.Marincola, Greek Historian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2]W.K. C. Guthrie, A History of Greek Philosophy, vol. 2,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65.
  [3]修昔底德著,谢德风译:《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60年版。
  [4]阿里斯拖芬著,罗念生译:《阿里斯拖芬喜剧六种》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5]普魯塔克著,冉明志、吴庸译:《古希腊罗马名人传》,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6]唐纳德·卡根著,曾德华译:《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爆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7]黄利红:《麦加拉法令浅探》,湖北大学2009年硕士学位论文。
  [8]黄薇薇:《是谁在发动战争?——析阿里斯拖芬<阿卡奈人>》,《国外文学》2009年第3期。
  [9]陈丹:《修昔底德和普鲁塔克英雄史观之比较》,《法治与社会》2016年27期。
  [10]熊文驰:《“五十年危机”:战争何时“必然”到来?——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片论》,《外交评论》 2013年0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231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