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美狄亚》的悲剧色彩及女性意识的觉醒

作者:未知

  【摘 要】《美狄亚》是由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之一欧里庇得斯所著的著名悲剧。该故事讲述的是科尔克斯国的公主美狄亚爱上了伊奥尔库斯王国的伊阿宋,助其获取金羊毛并与其私奔,背叛了家国,最终落得被抛弃的下场。本文通过探讨美狄亚的悲剧原因、三重身份、成为“替罪羊”的必要性及其女性意识觉醒四个方面展现美狄亚这一人物的悲剧性和进步性。
  【关键词】美狄亚;悲剧;替罪羊;女性意识
  中图分类号:I106.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18-0209-02
  一、美狄亚的悲剧原因
  美狄亚身上背负着六宗罪,分别是偷走国王的金羊毛、杀死自己的亲弟弟、杀死了帕里阿斯、杀死了自己的两个亲儿子、杀死了克里翁和他的女儿克柳萨、破坏伊阿宋的婚礼。法力高超、聪明过人的美狄亚为何还会落得如此悲剧的下场呢?通过对《美狄亚》[1]的文本解读,笔者认为造成其最终悲剧的原因可归为三方面,分别是两人巨大的性格差异、成长环境“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冲突、两人所象征的“父系社会”与“母系社会”的冲突。
  (一)性格差异
  美狄亚是个有能力有野心的女性,为了追随爱情,她为伊阿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解决问题时的她多谋善断,抛弃了传统女性优柔寡断的一面。在面对伊阿宋的背叛、克里翁的流放时,美狄亚临危不惧。相比之下,伊阿宋性格非常懦弱、逃避责任。她认为伊阿宋应该挺起自己胸膛面对刀剑,而不是处于别人的控制之下。伊阿宋仰仗美狄亚的魔法和能力,还有胆识,也许还有美狄亚的美貌,当美狄亚生育两个儿子后,年老色衰后,他又欣然愿意迎娶年轻貌美的克柳萨。与公主联姻相比较而言能够带给他更大利益,所以抛弃美狄亚便是理所当然了,可见伊阿宋性格中功利世俗、卑鄙无耻的一面。美狄亚勇敢坚强、性情直率,伊阿宋胆小懦弱、不仅功利而且城府很深,两人巨大的性格差异可见一斑。
  (二)“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冲突
  原因之二是他们身上存在的“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冲突。[2]他们两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和社会环境,虽然身份都很高贵,但他们两国的文明程度完全不同,在伊阿宋看来,美狄亚来自偏远的岛国科尔克斯,那里还保留着原始的母系社会的部分习性,而他是来自希腊文明先进的城邦国家——雅典的“文明人”。他惯于隐藏自己的目的野心,保持着自视甚高的伪君子形象,在他眼中,美狄亚的家乡是偏远的野蛮之地。也正因为美狄亚家乡的野蛮和原始,美狄亚才敢于杀死弟弟、背叛国家,在她眼中,她把追求个人的幸福置于优先地位,这表明其社会的未开化性,还处于野蛮原始状态。
  (三)“父系社会”与“母系社会”的冲突
  原因之三,他们身上代表的父系社会与母系社会的冲突——这是最根本的原因。在伊阿宋的父系社会背景下,伊阿宋可以轻易地抛妻弃子,迎娶他人。虽然有人同情美狄亚,但也没有谴责伊阿宋,甚至在新岳父克里翁看来伊阿宋完全就是无辜的,是值得女儿托付的人,可见抛妻弃子这种行为依然是被社会容忍和接受的。矛盾之处在于美狄亚是个充满力量的强大女性,她自始至终以保护者的姿态庇护着丈夫,在婚姻关系中,她居于主导地位,这样的地位差异对于父权话语体系中的伊阿宋来说是难以接受的。美狄亚最后的弑子行为是对伊阿宋的背叛之最沉重的报复,弑子这一行为也是对父权制的反击,在父权制社会,儿子是男性话语权力传承的重要象征,杀死伊阿宋的儿子以此彰显对父权社会的解构。这些矛盾冲突增添了美狄亚的悲剧色彩。
  二、美狄亚的三重身份
  美狄亚具有三重身份,分别是远方的高加索国家科尔克斯国的公主、太阳神的后裔以及阴间女神的女祭司。这三个身份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作为人,二是作为神。
  (一)作为“人”的美狄亚
  作为人,她是具有政治身份的一国的公主,是在希腊人眼中来自蛮夷之地的科尔克斯女子,是流亡到他国的异己者,是伊阿宋的妻子和孩子们的母亲,这些角色增添了美狄亚的脆弱性。同时,美狄亚内在的坚强和坚韧令人们感到恐惧,父权制社会中竟有如此意志坚强并力量强大的女人,这是社会所意外的。同为女性的保姆也无法理解美狄亚的固执和坚韧,请求美狄亚认命,劝导其“与环境妥协总是对的”。但是众人皆醉她独醒,她力求争取与伊阿宋一样平等的对待,美狄亚在克里翁驱逐她离开时质问他:“你为什么要对两个有罪的人区别对待?”克里翁未能回复,而是岔开了话题,可见克里翁作为父权制社会的一国之王也没有证明这一切的合法性。
  作为人,美狄亚兼具了女性的柔弱敏感和男性的坚强勇敢,既有人应具备的好的品质,也有人性中黑暗的一面。
  (二)作为“神”的美狄亚
  作为神,她同时也是太阳神的后裔,担任阴间女神的女祭司,具有非常强大的黑暗的法力。她身份的这种先天的神圣性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注定是异己的、外来的,无法被接纳的。尤其是她运用法力作恶时,被人们视为可怕的象征,克里翁这样评价美狄亚:“你这个作恶大师,你有妇人之毒,无法无天……走开吧!让我的王国干干净净,让市民们摆脱恐惧。”足以表明美狄亚的邪恶形象已根深蒂固,并且没有人接受她的反驳和辩护。作为神,美狄亚法力强大,但是在人类看来,她是邪恶的象征。
  仅探讨美狄亚悲剧的原因是不够的,还要追溯到她所作所为的动机和出发点。究竟誰该为这些罪恶担责?
  三、谁该为伦理罪行“埋单”
  在文学史上,“替罪羊”一直是一个反复出现的典型的意象和文学象征。“替罪羊”原型来自《圣经·旧约》,指用于献祭、代替人受罪的羊。替罪羊一般是由无辜的弱者来充当。
  在欧里庇得斯笔下,美狄亚所犯的天理不容的罪行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剧中大多数人认为美狄亚是始作俑者,是恶行的全部实施者,最应该负责,所以对她流放而非杀了她真是仁慈义尽了,他们把美狄亚当做替罪羊来为一切邪恶和暴行埋单。当美狄亚与伊阿宋对质时,美狄亚控诉她做这些罪行的出发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伊阿宋,为了他背弃了自己的国家和亲人。伊阿宋却反诘道:“你亲手犯的罪,与我何干?!”两人多次争辩这一切罪行到底谁来承担,这一切罪行的最大受益者又是谁?正如美狄亚所言:一切从罪行中受益的人都犯了罪。   当代法国著名的哲学家、人类学家勒内·吉拉尔在他的著作《替罪羊》[3]里写道:“牺牲的方案不是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一种法则的文化。在社会看来,为了维护共同的秩序和利益,他们的死亡是合乎逻辑的,甚至是合法的。”[4]在当时的父权制社会秩序下,美狄亚的滔天罪行就是对其统治秩序的挑战和反叛,所以美狄亚成为“替罪羊”势在必行。作为当事人的美狄亚心里有苦有恨有冤,却无法得到认同和倾听,于是被世俗压迫到极限的她用行动来证明她不是懦弱的、可以任人摆弄的“替罪羊”,所以做出了惊世骇俗的杀子行为,作为对伊阿宋负心薄情的最好回馈,作为对父权社会最好的回击,也是作为自己的新生和涅槃。抛弃了过去的身份和世俗的眼光,她重焕了作为神的本质,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获得了由内而外的自由。
  四、美狄亞女性意识的觉醒
  美狄亚极其残酷的选择背后是其女性意识的觉醒。她是一个坚强勇敢、聪明过人、个性鲜明的女性,她敢爱敢恨,活出真实的自己。当美狄亚陷入爱情、与伊阿宋私奔时,其女性意识已初步萌芽。为了追求爱情,美狄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这些行为是与当时的传统女性大相径庭的。同时,传统的希腊社会是男尊女卑的社会,视女性为男性的附属品。波伏娃曾概括出此种社会的轮廓,即传统女性的命运往往被掌握在一个家族的某个男性手中,可能是父亲、兄弟,女性被当作物体一样标价、买卖,被物化。[5]而美狄亚拒绝这种命运,将其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要以为我软弱无能,温良恭顺;我恰好是另外一种女人:我对仇人很强暴;对朋友却很温和,要像我这样为人才算光荣。”[6]可见美狄亚内心之强大,她敢于承认自身的两面性,看到自己人性中的内在性并坦然处之,她对个人本质的认识以及对自身价值的肯定对我们仍有启发意义。在精心谋划一场空前邪恶的报复时,其母性和人性动摇了她的决心,内心经受了挣扎和煎熬。美狄亚清楚认识到了现实,即使她不把孩子杀死,她的孩子仍是难逃一劫,追杀者不依不饶,就算能逃得出去,作为异乡人的一位女性带着孩子,处境又能如何?与其让孩子面对未来可能的艰难困苦,不如现在做一个了结。最后愤怒战胜了理智,她义无反顾地将复仇进行到底。
  她直面伊阿宋:“在你想保护的地方,在你感到痛苦的地方,我会把刀刺进去!”这是一个个性鲜明,内心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的女性。作为他乡的异己者,作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她面对丈夫的背叛,采取了极端的、耸人听闻的复仇,她将自己从婚姻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一反父权制社会中女性柔弱悲惨的传统形象。美狄亚惊世骇俗的言行中透露的是她对自我的追求、不再压抑和矫饰自己以迎合大众的需要。这一点对当代的女性意识觉醒依然有启发作用。
  “有人说,婚姻使男人萎缩,这句话有几分对,但婚姻往往毁灭了女人”[5],令我们惊叹的是,在这一出婚姻悲剧中,美狄亚在毁灭中主动地获得了重生,在悲剧中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参考文献:
  [1](古罗马)塞涅卡著.强者的温柔:塞涅卡伦理文选[M].包利民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2]侯思量.《美狄亚》中婚姻悲剧的原因浅析[J].戏剧之家,2015(11):44.
  [3](法)勒内·吉拉尔(Rene Girard)著.替罪羊[M].冯寿农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2.
  [4]齐快鸽.女性的悲歌与文化的反思——试读克·沃尔夫的《美狄亚·声音》[J].外国文学动态,2007.
  [5]波伏瓦.第二性[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09.
  [6](希腊)欧理庇得斯.悲剧二种[Z].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3401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