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诗经》女性形象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摘 要】《诗经》作为一部传承至今而魅力不减的儒家经典著作,其研究意义和价值也是不言而喻的。仅仅2016年研究《诗经》的文章就有一千余篇,可谓文坛盛景。《诗经》中与女性有关的作品就占305篇的三分之一,《诗经》中丰富多彩的女性形象为我们展示了那个时代女性的举止容貌、社会地位、道德风尚、个性特征等,是一幅清晰的历史生活画卷,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本文旨在通过对2016年《诗经》女性形象研究成果的分析与把握,概括出该研究的动向与趋势,让研究者对2016年《诗经》的女性形象研究情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以完善日后对《诗经》的研究。
  【关键词】《诗经》;女性形象;研究综述
  中图分类号:I22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19-0211-03
  一、《诗经》中的女性美
  (一)女性的外在美
  《诗经》中不乏对女性外在美的直接描写,比如著名的《卫风·硕人》一诗就盛赞了庄姜之美,说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史今在《<诗经>中女性的外在美及其成因分析》中就详细地分析了女性的外在美,并将女性的外在美分为形体美、容貌美、仪表美,并认为由于当时农耕社会对生产力的崇尚以及生育需要,人们通常以“硕”为美,并且《诗经》中常用的以“花”和“玉”喻美人的意象,也是因为花能开花结果,借以祝愿女子子孙满堂,玉则昭示着女子美好的德行,先民对女子的要求,由此可见一斑。杨林夕和肖燕知在《论<诗经>女性容饰描写的特点》一文中就指出,《诗经》注重从描写女性的容貌和服饰来展现女性美,并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具体体现在:对女性的容貌描写擅写意传神,喜用喻作比;配饰显身份,容饰比德。《诗经》女性容饰描写所展现的女性健康、自然、自主之美,是后世所难及之处。李含嫣在《女性服饰审美辨析——以<诗经>为例》中,将女性的外在美分为巧笑美目的容貌之美,窈窕的形体之美,变幻莫测的发饰之美,素衣云髻的服饰之美。将女性美的范畴扩展到发饰和服饰,可见古人对女性外在美的描摹已经到了如此细致的程度了。
  (二)女性的德行美
  陈醒芬在《美善结合——<诗经>女性审美标准论》中认为《诗经》以善为美,实际上是与以德为美相通的,古人眼中,善即是德。美善统一是对古代美女的最高审美标准。刘卓在《对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美学的渗透》中认为女性的内在美体现在勤俭持家和热爱劳动两个方面。包括《<诗经>中女性美学探讨》也认为女性的内在美体现在劳动和持家上,可见周时注重生产力发展,社会赋予女子的任务就是努力劳作、勤俭持家。张莉在《<诗经>中的女性形象探析》中指出,《诗经》具有浓厚的农业社会色彩,对于女性的审美除了外在之外,还有内在品德的要求,希望女性勤劳善良、忠于家室、多子多福。
  纵观几乎全部关于女性研究的论文中,对女性美的评价无外乎内在美和外在美两个方面,外在美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是内在美即德行的重要性远胜于外在美,《诗经》中作品在描述女性的外在美时,往往将她们置于一个劳动的场景之内,以展示她们的健康和为社会服务之美,似乎她们的美不单纯是视觉的享受,而包含了对社会进步的贡献,再如《燕燕》中对女子的评价“终温且惠,淑慎其身”似乎更是女子德行美的总结了。
  二、《诗经》中女性爱情诗
  (一)不同时期的爱情
  《诗经》中有很多描写爱情的动人诗篇,至今为人称道,这些优美的诗句不光展现了作者的情思,还涵盖了爱情的各个阶段。杨雪梅在《探讨古诗词中女性的爱情观——以<诗经>为例》中指出《诗经》描写的爱情在邂逅期是自然、淳朴的,在相约期是天真、浪漫的,在离别时都对彼此深切思念。马路路在《从性别视角论<诗经>中积极的女性形象》中指出热恋中的少女是大胆、活泼的,见不到所思之人的女子是牵肠挂肚的痴女形象,遭遇背弃的妇女睿智果敢,嫁人后的女子勤劳善良。李元江在《<诗经>的女性之歌》中将婚恋中的妇女分为待嫁者、失恋者、拒婚者、美嫁娘、寂寞思妇、哀怨的弃妇和悼亡者七类,正好对应爱情中的勇敢追求、相爱相守和彼此分离等阶段。
  (二)体现的爱情观
  杨雪梅在《探讨古诗词中女性的爱情观——以<诗经>为例》中指出《诗经》中女性向往专一的爱情,她们对爱情的追求是自由的、大胆的,有的也是含蓄温婉的。卢佳在《从<诗经>婚恋诗看女性的爱情观》中认为,《诗经》中的女性,对爱情的渴望是热切的,她们勇敢地追求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能够理智地捍卫自己的爱情。樊向飞在《试论<诗经>爱情诗中的女性形象》中提出,《诗经》中的女性对爱情的追求有不同的形式,有的泼辣果敢,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有的因为自身的羞怯,不敢向所爱之人坦白心思,彷徨疑惧;有的坦率自然,坦诚地表达自己的情感,纯真热情。
  通过对比分析《诗经》中女性的爱情诗可以看出,《诗经》时代的女性对自己的爱情是有向往和追求的,她们为了心中的爱人可以“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大胆表白、“维子之故,不能餐兮”的赌气思念、“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快乐热情,后来很多封建卫道士曲解很多诗经中的爱情诗,把这些女性对爱人昭示心曲的动人诗篇牵强附会为与封建统治者有关的政治诗,很可能是为了抑制当时女性的自由意志,这些动人的爱情诗也是广为后人称道的,不仅因为其优美动人的诗句,更因为其中展现的女子款曲的情思和纯真的爱恋之情。
  三、《诗经》中的女性意识
  (一)产生原因
  魏雅珍在《<诗经>中女性独立意识探究》中分析女性独立意识产生的社会原因后认为,社会对女性的期望、女性的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还有尊崇女性的上古遗风放映在女性身上,造成女性拥有自信自强的独立意识。陈醒芬在《<诗经>时代女性生存空间论》中认为《诗经》产生的时代,女性的生存有其特殊的文化背景,她们生存在封建社会初期,从母系氏族到父权氏族的过渡阶段,一方面礼对她们的束缚已經初见端倪,另一方面当时父权制才刚形成,母系氏族文化残余还得以保留,存在女性追求爱情婚姻的自由空间。其他文章也基本认为《诗经》中女性意识的产生与女性经济地位、“男尊女卑”的社会文化环境、礼制形成初期商周女性相较后世还比较自由有很大关系。   (二)主要分类
  1.独立意识
  魏雅珍在《<诗经>中女性独立意识探究》指出《诗经》中女性的独立人格意识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比如独立自主、坚强果决;自由平等、勇于反抗;追求爱情、渴望幸福等。马路路在《从性别视角论<诗经>中积极的女性形象》中提到,女性视角下的自我形象是勇敢张扬、个性鲜明的,这些以女主人公口吻叙事抒情的诗篇展现出了女子个性鲜明、思想进步的独立形象,《诗经》中的一些弃妇形象也睿智果敢,充分展现了女性的价值和自我意识。
  2.自主婚恋意识
  姚岚在《探析<诗经>与<古诗十九首>中女性意识的演替》中指出,《诗经》中的女性形象纯真直率、大胆独立、刚烈果敢、较少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具有很强的女性自我意识。关雨晴在《浅析<诗经>中的女性意识》中认为《诗经》中的女性意识呈现多样化特点,集中体现为女性的依附意识、自主意识、家国意识。
  《诗经》中的女性处于男权社会的形成期,她们虽然仍旧抱有婚姻自主的意识,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经深深影响甚至决定了她们的后半生归宿所在,那种“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的纯真交往虽然还不至为世俗诟病,但是女性的婚姻自主权已经受到了很大程度的限制。女性不得不听从于封建家长的安排,依顺于自己的丈夫,笔者认为正是因为这种由于社会地位差异和文化心理而普遍依附于男性的心理存在,才使得《诗经》中大胆反抗的女子形象更加动人,比如《氓》之所以流传千古,就是因为其中被抛弃女子的反抗意识以及对后世人的劝诫都是别开生面的。
  四、《诗经》中女性形象作用
  (一)对后世的影响
  主要体现在后世文学创作上,王春霞在《从<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来看文学与人学的关系》中认为,《诗经》作为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源头之作,它巨大的语言魅力对后世文学创作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诗经》中对女性描写的诗句常为后世所引用借鉴,很多诗句流传至今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俗语,比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等。《诗经》中描写女子思念远方爱人的语句对后世文学写作也产生了很大影响,王维和杜甫的诗歌就受到了《卷耳》一篇的影响,《诗经》中勤劳善良、纯真美好的女性形象对后世文学作品女性形象的塑造也很有助益,比如《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的“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就与《周南·葛覃》中善良能干的女性形象有相似之处。
  (二)反映汉代情况
  1.女性生存情况
  安美璇在《从<诗经>看周代的妇女地位和女性意识》中通过分析《诗经》中《君子偕老》《硕人》《柏舟》《载驰》四首诗歌,窥见了那一男权社会中女性的生存地位,看出来在卑微地位下的女性意识、附庸地位下女性意识的萌芽和礼教压迫下女性意识的觉醒。刘雯雯在《古代诗歌中的女性世界——以<诗经>为例》中从《诗经》篇目中分析女性的婚姻地位、女性的生育责任和女性的社会权利,并认为当时女性在婚姻中处于从属地位,在婚姻中必须“出嫁随夫”,在封建宗法制度中,繁育子嗣是女性的重大责任,在父权文化制度中,女性社会地位低下,在社会公共领域中没有施展才能的机会。王春霞在《从<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来看文学与人学的关系》中认为,《诗经》中的女性形象蕴含了对女性的评价标准,人们希望女性在拥有外在美的同时还拥有内在美,并且由于男权社会的形成,“男尊女卑”的观念在人们心中逐渐存留成为潜意识,婚后女子只能服从男子称为附属品,所以很多女性遭受了被抛弃的不幸命运之后只能无可奈何的哀叹。田春燕在《浅析<诗经>祭祀诗中的女性角色》中就由《诗经》祭祀诗中女性扮演的角色,反映出当时女性的地位,并认为无论是传说中的女性还是现实中的女性,在祭祀中都扮演着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因此先秦儒家对女性角色是重视的,与传统观念认为先秦儒家对女性地位的认识有所不同。
  2.社会状况
  《诗经》中有不少直接描写妇女劳作场景的诗句,从这些诗句中,我们可以窥见当时的社会生产力状况,并判断出当时的社会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王春霞在《从<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来看文学与人学的关系》中认为,《诗经》来源于民间生活,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周代的社会面貌和人民的思想感情,其中女性形象反映了《诗经》时代的社会面貌,具有极高的史学价值,如《芣苢》描写了一群劳动妇女采摘车前子时的快乐情景,表现了当时的劳动情景。再如《七月》中的“女执懿筐,遵彼微行”“春日迟迟,采蘩祁祁”等句,更是详细描写了妇女的劳作场景。
  《诗经》中描绘了丰富多彩、姿态万千的女性,在她们身上,我们可以领略古代妇女那不可名状的美,了解古代妇女的生存情况和社会地位,窥见周朝的社会文化现状,还可以对照后来作品,发掘后世作品中对《诗经》的传承。
  五、2016《诗经》女性研究之我见
  (一)优点
  《诗经》中丰富多彩的女性形象引起了人们的探究兴趣,具有很强的研究价值,也可以较好地反映《诗经》的创作手法、思想,方便后人了解那个时代的面貌特征。2016年的《诗经》女性研究较好地立足了文本,从具体篇目探究阐发,展示了那个时代崇尚的女性美、爱情诗中体现的爱情观、女性自身的意识、女性形象的作用,为后来的研究者们勾勒了一幅较为完整生动的画面。很多文章的理论性和现实针对性都很强,对今后人们的研究具有参考价值。
  (二)不足之处
  2016年《诗经》女性研究的文章如果能站在当时立场,从宏观、微观两方面入手研究会更全面,既参照整个时代文学作品的风格和体现的思想,又立足于研究对象和具体篇目单独分析。一些文章的分析研究有些不全面,而且很多文章思路没有创新之处,研究最好旁征博引,立论新颖,不应总是重复他人观点。
  关于田春燕在《浅析<诗经>祭祀诗中的女性角色》中认为无论是传说中的女性还是现实中的女性,在祭祀中都扮演着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因此先秦儒家对女性角色是重视的,与传统观念认为先秦儒家对女性地位的认识有所不同这一观点,笔者持怀疑态度,女性角色尽管可以参与祭祀,但那可能只是母系氏族社会遗留的潜意识,儒家对女性是用规矩礼法等礼教約束的,女性生活在重重束缚之中,不但需要“三从四德”,而且被约束在家,社会职能限定她们只能成为封建男子的附庸,无法从师问教,没有普通男子拥有的权利,这种地位上的不平等远非重视,不能因为祭祀活动中女性角色重要这一项就推广为对女性的重视。   (三)值得研究之处和未来发展动向
  笔者认为《诗经》中女性的地位值得继续研究,因为那个时代正处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阶段,女性秉持较为自由的爱情观,当时民风较为淳朴原始,对女子思想的约束力不像后世那么强烈,母系氏族社会中对女性的尊崇也影响了后代女子的主体意识。现在的新时代女性较为自由,女性的地位在不同时代都有差异,研究探讨这些差异产生的原因对于我们认识现在社会女性思想和地位很有助益,是很有现实意义的研究方向。想要深入认识了解一个现象产生的原因,就要秉持“辩章学术,考镜源流”的思想,从诗歌的源头《诗经》开始研究探讨,用“推源溯流法”理清女性地位发展脉络,用贯通、融合的思维进行研究,善于研究借鉴其他不同理论,立足文本,“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得出切合可靠的观点。
  参考文献:
  [1]史今.《诗经》中女性的外在美及其成因分析[J].文教资料,2017(16):1-2.
  [2]杨林夕,肖燕知.论《诗经》女性容饰描写的特点[J].五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9(02):52-55.
  [3]李含嫣.女性服饰审美辨析——以《诗经》为例[J].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6,21(04):23-26.
  [4]陈醒芬.美善结合——《诗经》女性审美标准论[J].柳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17(04):97-100.
  [5]刘卓.对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美学的渗透[J/OL].北方文学(下旬),2017(02):87.
  [6]张映.《诗经》中女性美学探析[J].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19,31(01):100-102.
  [7]张莉.《诗经》中的女性形象探析[J].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6(04):77-79.
  [8]杨雪梅.探讨古诗词中女性的爱情观——以《诗经》为例[J].语文建设,2015(30):41-42.
  [9]马路路.从性别视角论《诗经》中积极的女性形象[J].牡丹江大学学报,2016,25(10):63-65.
  [10]李元江.《诗经》的女性之歌[D].江西师范大学,2008.
  [11]卢佳.从《诗经》婚恋诗看女性的爱情观[J].文化学刊,2015(04):79-81.
  [12]樊向飞.试论《诗经》爱情诗中的女性形象[J].经贸实践,2016(23):200.
  [13]魏雅珍.《诗经》中女性独立意识探究[J].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17,33(04):8-10.
  [14]陈醒芬.《诗经》时代女性生存空间论[J].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5(03):20-25.
  [15]姚岚.探析《诗经》与《古诗十九首》中女性意识的演替[J].包头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18(03):76-79.
  [16]关雨晴.浅析《诗经》中的女性意识[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7(01):69-70+77.
  [17]王春霞.从《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来看文学与人学的关系[J].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36(08):215-217.
  [18]安美璇.从《詩经》看周代的妇女地位与女性意识——以《君子偕老》《硕人》《柏舟》《载驰》为例[J].名作欣赏,2017(18):5-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418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