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词多义与文本解释

作者:未知

  摘    要: 词义不断引申和假借,形成一词多义。一词多义是词义发展过程中的重要现象,也是文本解读的难点之一,在古代汉语学习中尤其重要。本文探讨一词多义形成的原因,并以王力《古代汉语》文选为例,讨论如何确定具体的意义以消除一词多义对文本解读造成的困扰,以指导阅读。
  关键词: 引申    假借    一词多义    文本解释
  一、一词多义概述
  (一)关于一词多义的定义。
  关于一词多义,张世禄认为“一个词只有一个本义,而引申义常常不止一个。一词多义是普遍存在的语言现象,任何语言都有多义词,古代汉语当然也不例外”[1],魏清源认为“汉语的词与其他语言的词一样,普遍存在一词多义的现象。当一个词有若干个意义时,它的诸多意义可以分为三种类型:本义、引申义、假借义”[2]。笔者认为:由于引申、假借产生的多义现象叫做一词多义。
  (二)一词多义现象形成的原因。
  1.词义的引申
  一个词有多种意义,表面看起来多种意义毫无联系,其实不是没有规律。一个词除了本义外的其他义项一般是由一个意义引申发展而来的,所以词义之间是相互联系的。每个词都有最初的意义,即词的本义,由本义引申发展出来的意义,就叫做引申义。
  例如“道”字,“道”的本义是“路”,“溯洄从之,道阻且长”(《诗经·秦风·蒹葭》)中的“道”解释为本义“路”。现代汉语中的“道路”一词沿用了“道”的本义。“道”的本义引申出了其他意义,如“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里仁》)中的“道”解释为“达到道德标准的途径”,“吾道一以贯之”(《论语·里仁》)中的“道”解释为“道理,事物之理”。
  引申义可以分为两个类型:直接以本义为起点引申发展出来的意义叫做直接引申义,即近引申义;在引申义的基础上再引申发展出来的意义叫做间接引申义,即远引申义。
  如“朝”字,本义是“早晨”,早晨需要拜见君王,所以由本义“早晨”引申的意义是“朝见”,“朝见”便是近引申义;臣子一般都是在朝廷朝见君王,所以,由引申义“朝见”再引申的意义“朝廷”就是远引申义,君王在朝廷中处理朝政,因而在“朝廷”的基础上引申出来的“朝政”便是远引申义。
  引申的方式可以分为三种:一是以本义为中心向各个方面引申,即辐射式引申;二是本义引申出直接引申义,直接引申义引申出间接引申义,一环套一环地引申,即链条式引申;三是辐射式引申和链条式引申交叉的综合式引申。
  辐射式引申如“节”,本义是“竹节”,由“竹节”可以向各个方面引申出“关节”“节气”“节奏”“节操”“礼节”“节制”“法度”等多个意义;链条式引申如之前提到的“朝”,本义是“早晨”,可以引申为“朝见”“朝廷”“朝政”“朝代”;综合式引申如“理”,本义是“治玉”,由本义可以引申出“治理”和“纹理”两个方面的意义,“治理”可以引申出“剖析”,而“纹理”可以引申出“条理”,“条理”引申出“道理”和“通情达理”。
  2.词义的假借
  假借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本无其字的假借,第二种情况是本有其字的假借。這两种情况都给词增加了新的意义,使词具有了多义性。
  第一种情况,“本无其字,依声托事”,意思是说,在本来没有这个词,即在没有用来表达这个词义的字的情况下,以前的人们并没有为这个词另造一个新字,而是借用现有的字代替那个没有字形归属的词,但也不是没有原则地随便借用,人们一般会选取与之同音或近音的词。这样,就使得这个被借来的词具有了假借后表示的新的意义,这个词就具有了多义性。
  例如“而”字,本义是颊毛,《说文》:“颊毛也,象毛之形。”“凡攫閷援噬之类必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鳞之而”(《周礼·考工记·梓人》)中的“而”就是“颊毛”的意思。但“而”后来假借为连词,而原本作为连词的“而”没有其原来的本字,也没造今字,一直用假借来的原本表示“颊毛”义的“而”表示。“敏于事而慎于言”(《论语·学而》)中的“而”就是用的假借义,是一个连词。再如“自”字,本来是用来表示“鼻子”的意思,但是后来被借去表示“自己”的意思,而且以前没有表示“自己”的“自”字,所以“自”一直被借来表示“自己”的意思。因此,人们就另造了“鼻”字表示“鼻子”的意思。
  第二种情况,本有其字的假借。意思是说本来就有这个词,也有表示这个词的字,可是因为某些原因写不出本来那个字,也许是因为人们提笔忘字,忘记了原来的字怎么写,所以才临时借用了其他同音、近音或形近的字。而那个被借的字同样具有假借后表示的新的意义,虽然只是临时借用,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借字被赋予的新的意义渐渐固定下来,所以产生一词多义。这种本有其字的假借又叫做“通假”,使得被借的字具有多义性。
  例如:“诗曰:‘孝子不匿,永锡尔类’”(《左传·郑伯克段于鄢》)中的“锡”字,这里“锡”是通假字,通“赐”,意思是“给予”,使“锡”一词多了“赐”本有的“给予”之义,即“给予”是“锡”的假借义,扩充了“锡”的义项。
  二、王力《古代汉语》文选一词多义例释
  由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存在一些值得商榷的问题,词义解释就是问题之一。下面笔者列举一些书中一词多义的例子,主要以语境推导法、情理推导法、古注推导法分析具体词义。
  (一)“无以缩酒,寡人是徵”中的“徵”。
  “无以缩酒,寡人是徵”(《左传·齐桓公伐楚》)中的“徵”,王力《古代汉语》解释为“索取”,但《王力古汉语字典》解释为“问,询”。我们现在说的“找谁索取”就是“问谁要”的意思,表面看来“索取”和“问”的意思一样,但是二者却有较大的区别,“索取”的对象是某具体的物,而“问”的对象可以是具体的人和物,也可以是一件事情。笔者认为这句话中的“徵”应该解释为“问”,理由如下:   第一,根据上下文语境,“寡人是徵”和“寡人是问”应该是相对应的关系,“是”是“徵”“问”的对象,要么同样指具体的事物,要么同样指一件事情。如果“徵”解释为“索取”,则“寡人是徵”的“是”解释为具体的物,即“包茅”,相对应“寡人是问”的“是”也指具体的物,即“昭王”。但是我们知道昭王已经溺水而死,所以问不到昭王,因此“寡人是问”的“是”不能指“昭王”,则“寡人是徵”的“是”也不能指“包茅”,即“徵”不能解释为“索取”。既然昭王已经离世,“寡人是问”的“是”不能指“昭王”,只能指“昭王南徵而不复”这件事情,那么“寡人是徵”的“是”只能指一件事情,即“尔贡包茅不入”,所以这句话的“徵”应当解释为“问”。
  第二,根据情理推导,“徵”应该解释为“问”。当时称霸天下的齐国与南方楚国是上下级的关系,包茅本就是楚國应该主动进贡的,不需要齐国索取,向楚国索取反而有失大国的风范。如果理解为齐国责问楚国没有进贡包茅这件事,则刚好体现了齐国义正词严的强国威严风范。
  (二)“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的“辅”“车”。
  “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左传·宫之奇谏假道》)中的“辅”“车”历来有两种说法:一是把“辅”解释为“面颊”,把“车”解释为“牙床骨”,高诱、杜预、王力持此说;二是把“辅”解释为车轮外帮助承受车压力的两条直木,即辅的本义,许慎、段玉裁、王念孙持此说。
  杜预注“辅车相依”:“辅,颊辅;车,牙车。”高诱注《吕览》:“车,牙车也(各本脱下“车”字);辅,颊也。”王力注:“辅,面颊;车,牙床骨。”
  段玉裁注《说文·车部》“辅,《春秋传》曰:‘辅车相依’”,是通过举《诗经·小雅·正月》“其车既载,乃弃尔辅。无弃尔辅,虽于尔辐”的例子,说明“辅”是缚杖于辐的可解脱之物,再用《吕览·权勋》宫之奇谏虞公曰:“虞之与虢也,若车之有辅也。车依辅,辅亦依车,虞虢之势是也”佐证“辅”即车上直木之意,引申为两国之间相互帮助、依靠,并得出结论:“他家说《左》者以颊与牙车释之,乃因下文之唇齿而傅会耳,固不若许说之善矣。”王念孙通过《释名》对“辅车”的解释“辅车,其骨强,所以辅持口。或曰牙车,或曰颔车,或曰颊车,或曰鼸车”,得出结论“辅车是一物,不得分以为二也,杜以辅为颊,车位牙车,殆不可通”,所以王念孙在《读书杂志》中说:“唇亡齿寒取身为喻,辅车相依取车而喻。”
  “辅”“车”有两种解释,但笔者倾向于接受第一种说法。
  首先,我们根据上下文语境推导。“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第二个比喻是嘴唇和牙齿,以嘴唇和牙齿的亲密关系比喻两国间的依存关系,前面同样可以用颊辅和牙车的比喻。而且两类事物相近,一个就人面正部取喻,一个从人面侧旁取喻,“得以近喻”又何尝不可?我觉得这里把“辅”“车”解释为“颊辅”“牙车”更贴合上下文的语境,并不是段玉裁所说的“因下文之唇齿而傅会”,而是本其然也。
  其次,我们根据情理推导。“辅”是“车轮外侧增缚的两条直木,用以增强车轮的承载力”。既然辅是车上的部件,那部件可有可无,特别是在车不需要承载重物时,辅就更没有必要存在了,这样辅车之间的关系就不那么密切,反而,“颊辅”与“牙车”的关系更加密切,可以用来比喻两国间的依存关系以加强说服力。而且,古人比较重视身体部位,充分利用自身部件打比喻。
  最后,我们根据古注推导。虽然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引用了《左传》中的“辅车相依”解释“辅”,由此段玉裁认为“辅”的意思是车上的直木,但是在许铉校定的《说文解字》中,“辅”解释为“颊辅”,因为“辅”的小篆字形下面注有“人颊车也”。在《玉篇·面部》中,顾野王也引用了古文献解释“● ”,“《说文》云:‘颊也。’《左氏传》:‘● 车相依。’亦作辅”,可见“辅”即“● ”,是“颊辅”之义。
  (三)“臣辱戍士,敢告不敏,摄官承乏”的“摄”。
  “臣辱戍士,敢告不敏,摄官承乏”(《左传·齐晋鞌之战》)中的“摄”有两种说法:一是解释为“代理、兼职”,王力、荆贵生持此说;二是解释为“辅佐”,胡勃持此说。
  “官事不摄”(《论语·八佾》)的“摄”,何晏注“摄,犹兼也”(《论语集解》),解释为“兼职”,因为兼职具有代理的性质,所以代理职务称为“摄”,如“惠公卒,为允少故,鲁人共令息摄政,不言即位”(《史记·鲁周公世家》)中的“摄”就是“代理”的意思。“摄政”即代理君王处理朝政,历史上的摄政王多是代表君主行使政治权利。虽然“摄”的确可以解释为“代理”“兼职”,但是“摄官承乏”中的“摄”应当解释为“辅佐”,笔者从以下两方面阐述:
  第一,很多古注中都有把“摄”释为“辅佐”的例子。如梅膺祚在《字汇·手部》中将“摄”释为“佐也”,再如“朋友攸摄,摄以威仪”(《诗经·大雅·既醉》),毛亨注为“言相摄佐者以威仪”(《毛诗故训传》),王引之在《经义述闻·毛诗下》中认为“摄犹佐也”。
  第二,从上下文语境推导,“摄”解释为“辅佐”比较合适。齐晋鞌之战中,邵克是晋军的主帅,韩厥在战役中任司马,由此可见韩厥在晋国有正式稳定的职务,而不是暂时代理晋国的某个职位。这里“摄”的对象应该是齐国的职务,所以韩厥才自谦地说“承乏”其职,徐中舒、朱东润认为“摄”的是齐国的御者。徐中舒认为:“摄官承乏,承齐君御者空乏兼摄此职,欲代御者为顷公驾车,实为俘虏顷公。”[13]朱东润认为:“韩厥追及齐侯,欲缚之以归晋军,谦称补御者之缺,代为御车以归也。”[14]“臣辱戍士,敢告不敏,摄官承乏”这句话应该解释为:(因为我在军队里)使戎士受辱,我冒昧地向您禀告,我是一个不会办事的人,但您那里缺乏人,就让我来辅佐您,当您的御者为您驾车吧。这是句外交辞令,实际上是借驾车以俘虏齐侯,我们也可以从这句话中体会到《左传》的修辞艺术。
  三、文本解释中解决一词多义的方法   同一个词在不同文本中有不同的意义,甚至在同一文本、同一句话中也有不同的意义。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容易犯糊涂,难以确定词义,导致不能对文本做出准确、合理的解释。针对这种一词多义的情况,我们归纳出几种方法以帮助推导、确定词义。除了前文出现的语境推导法、情理推导法、古注推导法外,还有以下几种方法:
  (一)对句判断法。
  古人行文讲究对称,处于对应位置的词语往往在意义上相同、相近或相反,利用这个特点我们很容易推断出词义。如“追亡逐北”中的“北”,其义就与“亡”相近,可解释为“溃败的军队”;再如“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杜牧《阿房宫赋》)中的“族”,因为“灭六国者”和“族秦者”两句式相对,“族”的意思和“灭”一样,所以“族”解释为“灭亡”。
  (二)语法分析法。
  根据汉语语法知识,我们可以根据多义词在语句中的语法地位推断它的词义。如“范增数目项王”中的“目”不可以理解为“眼睛”,因为“目”前面有状语“多次”,后面有宾语“项王”,所以应该是动词,解释为“用眼睛看”。其实,“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胡勃把“完聚”解释为“修葺城郭”,也用了语法分析法,“完聚”与“缮甲兵”“具卒乘”是并列的动宾结构,所以把“聚”解释为名词“城郭”。只不过笔者倾向于利用情境推导法把“聚”解释为“积聚粮食”。所以,我们在确定词义的时候需要选择最合适、恰当的方法。
  (三)字形推导法。
  根据文字的字形,我们可以判断词义。如“焉用亡郑以陪邻”(《左传·烛之武退秦师》)的“陪”,有的人认为通“翻倍”的“倍”,有的人则直接解释为“增加”。“陪”,是一个形声字,从阜,从咅。左边的左耳刀是阜的变形,指土山,转指坟墓;右边的咅从“立”从“君”省,本义是事关君主废立。“陪”由“阜”和“咅”结合,表示的意思是:古代大臣或妻妾给皇帝陪葬,坟墓造在皇帝坟墓旁,坟墓旁再加坟墓,即重土。于此,“增加土地”的意思就引申出来了。这句话中“陪”应该解释为“增加”,没有必要通假为“倍”,王力《古代汉语》也是解释为“增加”。
  (四)词义系统推导法。
  《庄子》中“望洋向若”的“洋”,有人解释为“海洋”,有人解释为“仰视”。根据词义系统推导,“洋”在先秦没有“海洋”的意思,“海洋”是后起义,这句话中的“洋”应当解释为“仰视”,“望洋”即“仰视的样子”或“抬头向上看”。
  总之,利用以上一些方法,我们可以确定文本语句中多义词的具体词义。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往往综合利用多种方法分析、判断和确定词义。
  参考文献:
  [1]张世禄,严修.古代汉语教程[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1:127.
  [2]魏清源.古代汉语通论[M].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13:53.
  [3]王力.古代汉语[M].北京:中华书局,1999.
  [4]徐中舒.左传选[M].北京:中华书局,1964:122.
  [5]朱东润.左传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107.
  [6]薛正兴.《古代汉语》注释疑义讨论[J].南京大学学报,1981(1).
  [7]富金壁,牟维珍.王力《古代汉语》注释汇考[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4.
  [8]荆贵生.古代汉语[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1.
  [9]王力.王力古汉语字典[M].北京:中华书局,2000.
  [10][汉]许慎,撰.[宋]徐铉,校定.说文解字[M].北京:中華书局,2013.
  指导教师:林志强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795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