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翻译伦理视角下解读《生死疲劳》英译本

作者:未知

  摘 要:本文以安德鲁彻斯特曼的翻译伦理理论为指导,研究葛浩文《生死疲劳》的英译本,从再现伦理,服务伦理,交际伦理,基于规范的伦理以及承诺伦理这五类伦理对《生死疲劳》英译问题进行探究,以期提高中国文学作品英译水平,促进中国文化的传播。
  关键词:《生词疲劳》;翻译伦理;中国文化
  《生死疲劳》是莫言的代表作之一。在这部作品中,莫言通过生死轮回的独特视角,展示了中国农村的发展变迁,表现了农村改革的喜怒悲欢。以安德鲁彻斯特曼翻译伦理学为指导,本文将探究葛浩文版《生死疲劳》英译本的特点,从而探究中国文学英译本翻译策略,促进中国文化传播和交流,提高中国文化的世界影响力。
  一、再现伦理
  再现伦理,指译者应秉持忠诚的原则,避免对原文进行增减,保留原文的风格和形式。皮姆认为,再现伦理要求译者对原文的指导性精神负责(Pym 130)。
  例1:“站住!”他愤怒地一拍桌子,烟缸里烟灰被震飞起来,他说,“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何况也不是什么好草!”(Mo, 2006:456)
  “Stay where you are!” he shouted angrily, slamming his fist on the desk and sending the ashes in his ashtray flying. “You’re a bastard, through. A rabbit doesn’t eat the grass around its burrow, and in this case, it’s not even very good grass.” (Goldblatt, 2008:457)
  这句话中,葛浩文对“兔子不吃窝边草”采取了异化手法,他没有使用外国人熟悉的“A villain doesn’t harm his neighbors.”,而是保留了原文的意象“兔子”和“草”,这一译文留住了中国俗语的比喻含义,能够使外国读者了解中国语言,以便中国文化传播,促进中外交流。
  二、服务伦理
  服务伦理指译者应对客户和读者负责。一方面,译者应谨慎选择翻译策略,使译文满足客户的要求;另一方面,译文应该符合目的语读者的阅读习惯,为目的语读者带去和源语读者相似的阅读体验。因此,在服务伦理指导下,译者可发挥主体性,实现创造性叛逆,积极完成翻译任务。安德鲁彻斯特曼指出,译者需要首先满足委托人的要求,当然还需考虑读者的需要和译文的准确性(Chesterman 140)。
  例2:他奶奶的,都是劣质白酒惹的祸!(Mo,2006:244)
  Damn it! That rotgut liquor really messed me up. (Goldblatt, 2008:268)
  莫言在这句话中使用了“他奶奶的”一词,这是典型的中国式骂人,带有浓重的乡土气息,比较粗俗,能够在中文读者中引起共鸣,但不利于西方读者理解。葛浩文在处理的时候,没有进行直译,而是考虑到了读者的需求,在准确表达原意的基础上,将其异化,译成“Damn it”,更易被西方读者理解和接受。
  三、交际伦理
  交际伦理指译本的交际作用。优秀的译文能够促进文化的传播和交流。在翻译过程中,译者需要深入了解文本背后的文化含义,广泛涉猎文化知识,为读者呈现不同的文化画卷。
  例3:我们也熬出了头,摘了帽。
  We have come through it and have been rehabilitated.
  地主摘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是独特的中国文化负载词。在这句话中,葛浩文将其解释为“rehabilitate”,十分贴切。这一表达也暗示了历史上地主改造的事件。这一译文准确表达了原文的含义,既有利于读者理解,也能够普及中国历史,展现中国独特的背景事件,传播中国文化。
  四、基于规范的伦理
  在翻译过程中,译者要遵守译入语规范和社会标准。陈大亮表明,译者要将能动性与受动性结合起来(陈4)。
  例4:面对着这群饥民,我浑身战栗,知道小命休矣,驴的一生即将画上句号。(Mo,2006:87)
  I trembled in fear in the presence of that gang, knowing may day of reckoning had come, that my life as a donkey had come full circle. (Goldblatt, 2008:105)
  原文“小命休矣”属于文言式的表达,处理起来非常棘手。葛浩文将其译为“my day of reckoning had come”,这一译文没有直接将意思表达出来,而是借鉴了圣经中《新约》的典故,文化意义深厚,同时也符合西方的语言表达习惯和规范,更加地道,更加易为西方读者所接受。
  五、承诺伦理
  承诺伦理要求译者要不断提高翻译水平,追求卓越,不断创造出优秀的译本。
  你这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交不完的桃花红运,足可以抵消你前几次轮回所受的那点痛苦和委屈。(Mo, 2006:192)
  Fame and fortune beyond your imaging will be yours, and you will be lucky in love------many times. You will be richly compensated for the suffering and injustice you have experienced on the Wheel of Life so far. (Goldblatt, 2008:220)
  莫言用了排比的修辞手法,“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交不完的桃花红运”,点明了丰厚的好处,读起来也朗朗上口。葛浩文在处理时,采用了押头韵的方式,译为“fame and fortune”以及“lucky in love”,这一译文准确还原了修辞的韵味,能够使西方读者获得与源语读者相似的阅读体验,是十分成功的译文。
  六、小结
  中国优秀的文学作品浩如烟海,但往往由于译本的水平有限,无法将中国文学推向世界舞台。译者应坚持翻译伦理,在忠实的基础上,发挥主观能动性,努力提高译本质量,促进中华文化传播。
  参考文献:
  [1]Chesterman Andrew. Proposal for a HieronymicOath[J]. The translator,2001(7)139-154.
  [2]Goldblatt, Howard. Life And Death Are Wearing Me Out [M].New York,Arcade Publishing Inc,2008.
  [3]Pym Anthony. Introduction: The Return to Ethics in Translation Studies[J]. The translator, 2001(7)129-138.
  [4]陳大亮.谁是翻译主体[J].中国翻译,2004(2):3-7.
  [5]莫言.生死疲劳[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904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