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谈言语动作的力量

作者:未知

  【摘 要】《太太学堂》是17世纪法国著名作家莫里哀所创作的一部成功之作,它把法国戏剧推送到一个顶峰,而这部作品最大的特色就是丰富生动的内心动作刻画。所以,分析言语动作——本剧戏剧人物心理动机的载体,对于了解人物内心世界,了解本剧闪光之处有着重要作用。
  【關键词】太太学堂;言语动作
  中图分类号:J8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22-0007-02
  《太太学堂》是17世纪法国著名作家莫里哀所创作的一部成功之作,被后世誉为法国古典主义戏剧的开山之作。但是,《太太学堂》一问世,就遭到了业界人士强烈的质疑和反对,原因是在这部剧里,没有丝毫动作,而戏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动作。按照西方传统的戏剧观念,批评一部戏剧没有动作,也就意味它根本不能称为戏剧。这种批评显然是一种把言语排除在动作之外的评论。然而,言语也是一种动作,之所以称“言语”为动作,是因为无论哪一种台词,都应该有动作的成分,它们必须有一个基本的要求——动作性。[1]《太太学堂》中的台词构成了具有力量的言语动作,这继而成为了《太太学堂》的一个重要特点。这个特点让原本在舞台上经由戏剧人物表现出的精彩动作变化为言语展现出来,使言语成为人物心理动机的载体,展现剧中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从而形成一种强大的表现力量。
  言语动作具体来讲就是戏剧中的台词,这些台词包括对话、独白和旁白等,它们都是戏剧中重要的表现手段。本文试图以《太太学堂》为例,呈现出言语动作的魅力。
  一、对话
  阿尔诺耳弗,为了培养一个百依百顺的妻子,买了一个四岁的小女孩阿涅丝,并把她送进修道院看护培育。在他看来,一个妻子只要懂得祷告上帝、爱丈夫、缝缝补补就足够了,最好她还是一个白痴。13年后,阿涅丝被接出修道院,果然驯服温顺。然而,阿涅丝一旦同社会接触,青春的觉醒就使她爱上了青年奥拉斯,并最终设法脱离了阿尔诺耳弗的掌控。
  在《太太学堂》第一幕第一场中,基本都是围绕阿尔诺耳弗和朋友克立萨耳德的对话展开,此般呈现看似毫无戏剧性可言,但是这样的叙述不但起了“自报家门”的作用,还将阿尔诺耳弗迅速卷入矛盾冲突中,将其内心冲突化为了深沉、细腻、强烈的戏剧动作。阿尔诺耳弗赞同女人给男人“带绿帽子”是件不可避免的事情,对女性有种极端的偏见,对于这个问题,他骨子里渗透出一种难以逃脱的宿命感。这样的形象是在言语中渗透出来的,尽管交锋并不激烈,但暴露出主人公明显的内心冲突——一个男人在女人和情感的问题上,由无奈到愤怒的转变。
  另外,由于是对话叙述,也随之交代出阿尔诺耳弗与阿涅丝的前史:两人年龄相差近二十岁,如果缔结姻缘,也是一桩以金钱为基础的婚姻,没有真情实感存在。阿尔诺耳弗买来阿涅丝,只是希望培养一个“傻瓜新娘”,这样自己就可以不当傻瓜。这样的前史是无法在深受古典主义戏剧创作教条束缚下的那个时代用戏剧的样式写作出来的,所以,语言的叙述就弥补了这一方面的不足,也让阿尔诺耳弗隐秘的丑陋表现了出来。
  在阿涅丝和奥拉斯的爱情中,有三个段落十分引人注目,即“初见定情”“投石传情”“私奔护情”。上述三个段落都是极具戏剧表现力的桥段,但是莫里哀并没有把这些情节全面、直白地呈献给观众和读者,相反,他选择把这些情节用对话的形式表现出来。因为,对话是人物间的言语交流,言语交流的目的是表达思想和情感。[2]很明显,“借话传情”是本剧最想表达的东西。《太太学堂》的男一号是阿尔诺耳弗,但是在上述情节中,阿尔诺耳弗或是不在场,或是缺乏回应,这样就不能透视男主人公及其他人物的内心世界。莫里哀通过阿尔诺耳弗与他人的对话,把作品的焦点集中在落后思想束缚和为爱赢得自由之间,从而使得各方在表达自身观点的过程中,大众可以轻松洞察人物内质,进行有目的批评。如此一来阿尔诺耳弗就自然卷进情感冲突的漩涡,顺其自然地成为戏剧核心事件的参与者和矛盾的推动者。
  “投石传情”这个情节是借由奥拉斯之口向阿尔诺耳弗叙述,由于阿尔诺耳弗是隐藏在角落中的人,他不得以分化为两个不同的人去面对生活中的情感危机,一方面他作为长辈倾听晚辈的情感问题;另一方面作为情敌,他对奥拉斯充满敌视,对自己亲手培养、长大的阿涅丝爱恨交缠,其内心的折磨可想而知。奥拉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面对面地用“畜生”“大坏蛋”“流氓”等词语痛斥阿尔诺耳弗,这样情境之下的对话既展现了奥拉斯追求爱情不得的焦躁和面对束缚自己爱人的罪人的痛恨,又从侧面让阿尔诺耳弗成为了一个批判对象。如若将“投石传情”正面展示,上述双重效果是很难呈现出来的。矛盾的心理环境通过对话传递,赋予了阿尔诺耳弗双重性的意义:有莫里哀对他给予的鄙视和嘲讽,又有因此产生的诙谐感夹杂其中,这种矛盾的纠缠,让阿尔诺耳弗成为了引人发笑的滑稽者。
  莫里哀没有将这部类似爱情的喜剧以直观的方式进行到底,他用对话开启了这个故事背后的另一扇窗,他在双方表达自己观点的过程中,洞悉了人物内心所想,不得不说,只有语言叙述,才能达到如此效果。
  二、旁白
  旁白是舞台上某个人物说给观众听但不被舞台上其他人物所听到的台词。多数研究者认为旁白缺少动作性,在剧作中应该尽量少用。但在本剧中,旁白是作为一种强有力的戏剧动作存在。
  阿南是主人公阿尔诺耳弗的听差,剧作家莫里哀通过这一小人物的旁白道出了阿尔诺耳弗真实地位。“我敢说,一定是疯狗把他咬了。”阿南仅仅是一个仆人,但他的表现告诉大众,高高在上的主人虽然拥有权力、地位和财富,但是这个表面上的主人,对自己的家庭生活已完全失去掌控,家里面没有人对他心存真正的敬畏之心。可悲的是,除却家庭生活关系的崩塌,阿尔诺耳弗的朋友圈也暗藏涟漪。克立萨耳德是阿尔诺耳弗的朋友,在本剧开场二人进行了一番看似推心置腹的对话,但在交流结束后,克立萨耳德将如下一番心里话展现出来:“说真的,我看他是一个十足的疯子。”两人上述尖刻的话语由旁白传递出来,不仅交代出阿尔诺耳弗糟糕的人际关系,也将这种人物表现安排成一种极具诱惑力的戏剧悬念,诱导大众步步挖掘阿尔诺耳弗发狂的秘密。随着剧情推进,本剧中的旁白大多是从男主人公阿尔诺耳弗的角度出发,表达他对心爱之人阿涅丝逐渐异化的心态。   “我怕死鬼色胆包天,一不做,二不休,干出不妙的事来,不是玩玩就好歇手的。”
  “嗐!我问底细问出了苦恼,而且只有问话的人,一个人受这份儿活罪!”
  上述旁白展现出阿尔诺耳弗日益异化的心态不但激化着他与阿涅丝以及情敌奥拉斯的矛盾,还串联了他为阻挠阿涅丝、奥拉斯的结合而设下的种种诡计。不得不说,旁白这种言语动作简洁却不简单地交代出主人公的境遇、周遭人物的关系以及相关联的事件,构成了本剧向大众展示戏剧情境的重要途径。
  另外,本剧采用旁白的形式是最为直白地揭示人物内心情绪的手法,这使得旁白成为观众对戏中人了解的基本通道。旁白的客观叙述加之剧中现实生活的体现,将一个以自我为中心,掌控欲极强的人物形象展现了出来。在知道自己的准新娘与别的男人有瓜葛之后,阿尔诺耳弗之前树立的所谓权威感和荣誉感都变化为焦躁感。此时,旁白揭示了他内心的隐秘——作为一个男人,阿涅丝情感的觉醒带给他的痛苦是难以磨灭的,因为这种痛苦已经和男人最在乎的自尊联系在一起。阿尔诺耳弗外表所显示的强大,只不过是为了遮蔽自己已经洞察到的弱点。旁白的出现,把阿尔诺耳弗的无力感描写了出来,也极大程度否定了之前他对自己的基本认知。
  三、独白
  独白是角色在舞台上独自说出的话,它是把人物的内心情感和思想直接倾诉给观众的一种艺术手段,往往用于人物内心活动最为剧烈、最复杂的场面。[3]莫里哀在本剧中给了阿尔诺耳弗大量独白,尽管这些独白出自一个喜剧人物身上,但大多都充满了痛苦。“我将来照看我的心思,把她调整出来,好像手里一块蜡,我喜欢什么样式,就捏成什么样式”“我在他面前受够了活罪!痛苦到了极点,还得闷在心里”“噩运一味和我为难,就连喘气的时间也不给我”上述独白分别出现在阿尔诺耳弗几次较大的心理波动之处,它们有的展现出男人获得权力之后的快感;有的展现出年轻优秀的情敌给他带来的窒息感;有的则孕育着阿尔诺耳弗想挣脱命运束缚而不得的挫败感。
  剧中阿尔诺耳弗所有的独白串接起来,充分暴露了他不懂尊重、自私自大的丑态,也可以说是他面对自己尴尬境地之下的自我嘲讽,这无疑成为架构戏剧人物的重要一环。然而,独白绝不仅仅是人物形象的外展显示,它还是揭示戏剧人物内心冲突的手段。阿尔诺耳弗为逼迫阿涅丝与自己结合,阻断阿涅丝和奥拉斯的往来,定下了一条“为爱防御——设计反攻——情敌决战——战略失败”的行动线。事实上,这段三人关系中包含着“年龄悬殊”“金钱至上”“强制婚姻”“抑制人性”等问题。直白地说,阿尔诺耳弗想要求得的是一段没有爱意且道德存在缺陷的感情。但是,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它是需要男女双方积极互动的。可想而知,阿尔诺耳弗一味强求只会是一段充满波澜的过程。
  “人家偷了她的心,我受双重罪:爱情和名声都受到打击。我气的是,我的位子让人夺了去;我气的是,我的安排无济于事。我晓得,她不守规矩,应当受到惩罚,我只要由她自作自受,断送一生,我也就报了仇。可是丢掉心上人,并不好受……啊!我恨死了,我气死了,简直想打自己一千记耳光。”
  这段独白,莫里哀的目的不是让我们期待阿尔诺耳弗如何施行计策,看到他行动中是何丑态,而是要让我们通过独白,了解阿尔诺耳弗癫狂的来由,看清他不可一世背后的波澜涌动。这种独白,陆陆续续地出现在剧本中,大众不难感受到他在思索着现状,琢磨着对抗方式,努力搜寻安抚伤痛的理由……人物就是这样在独白中进行着激烈的内心斗争,这是外部戏剧动作难以表现的。
  《太太学堂》这样的戏剧作品“把生活的戏和内心的戏交织在同一副图景中”[4],做到了通过言行构架戏剧情境以及展示人物的内外状态,通过旁白和獨白照亮人物深藏暗处的内心,不得不说,本剧言语动作确实具备强大的力量。
  参考文献:
  [1][2]谭霈生.戏剧鉴赏[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74.
  [3]中国大百科全书·戏剧卷[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9,363.
  [4]伍蠡甫主编.西方文论选(下卷)[M].上海: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分社,1964,19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993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