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看网络副语言

作者:未知

  摘    要: 互联网传播速度快、形式丰富性、生动性和临場性强,逐渐形成新的语言辅助形式,即网络副语言。本文从系统功能语言学角度出发,认为副语言具有辅助性、模糊性和非任意性。按照交际媒介划分出三个技术阶段,总结副语言形式在三个阶段的表现,解释网络语言中的颜文字、表情、图片等辅助性表达元素的语言学本质,划分出特殊符号、示情符号、自定义表情和技术手段几类网络副语言形式,探讨随着技术发展语言中的“变”与“不变”。
  关键词: 语言技术    网络语言    系统功能语言学    副语言
  一、引言
  广义的语言技术指语言交际过程用于编码、输出、传递、输入、解码、贮存等操作的所有技术。李宇明(2015)提出语言技术对语言生活及社会发展的影响,认为语言交际依托的媒介经历了以下变化:文字产生之前只能依靠面对面的交流,即以声波为媒介;文字产生以后可以通过纸张等书面材料交流,即以光波为媒介;二十世纪以来通过广播、电视、互联网等交流手段,以电波为媒介。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的变化,即从“听说”到“读写”,给语言本体带来了反作用。基于文字的语言表达允许斟酌和修改,输出形式有别于第一阶段,结果是词汇和语法逐渐与口语风格分离,并发展出新语体——书面体。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变化依托无线电传送技术,相应的语言风格应运而生。其中最重要的技术革新——互联网给人们表达方式带来的冲击给交际提供了新的文化语境和情景语境。语言技术在发展,语言编码的性质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在第二阶段中文字的功能是对第一阶段语音的“转写”,即意义的符号。现代文字无法脱离语音而存在,对英语这样的拼音文字和汉字这样形声结合的文字均是如此,文字必须通过语音认知通道。第三阶段也无法脱离前两个阶段,广播是基于语音(声音符号),电视和网络视频是语音(声音符号)和文字(视觉信息)的结合,基于互联网的通讯软件主要基于文字。三个阶段中语言主体的性质始终是以意义-声音符号系统为基础,语言的辅助性要素发生类似平行性变化。和“语言”概念相对立,我们称非语言的交际手段为“副语言”(paralanguage)。
  二、副语言的形式与功能
  (一)系统功能理论和副语言
  语言学研究中绝大部分研究对象是语言的所指功能,在语义学中可将其表达为命题和真值条件。系统功能语言学(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注重语言与社会的相互关系,即作为社会意义(Social Semiotic)的语言,分析实际语言使用中语篇的交际功能。人使用语言完成交际任务,语言是根据其功能建构的,系统功能语言学不是把语言看作结构,而是首先看作系统,语言被描述为意义生成的资源。从系统功能角度出发,情态系统可以在词汇、句法、音系等基本语言要素中研究,包括语调、文体风格等非语言要素,即辅助性要素。在系统功能语言学中,语法范畴化从三个角度进行:语义层、词汇语法、音系层。Mehrabian(1970)认为人们交际中的信息量=7%的言词+38%的副语言+55%的体态语,这里的交际信息量和系统功能语言学中的第一层(语义层)相似,即要表达的意义在传统语言学研究中占很小比重,在交际中具有很大的作用。可以看出虽然系统功能语言学并没有专门提出“副语言”,但是已经关注到这一问题。Halliday(1973)在语境理论中提出两个范畴:文化语境和情景语境,前者表示整个言语社团的文化环境,即“行为潜势”(behavioral potential)。后者包括话语范围、话语基调和话语方式。副语言受到以上语境因素的制约,正是由于互联网交际媒介中文化语境和情景语境的变化,催生了新的副语言形式的产生和普及。
  前人对于副语言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口语。《语言学百科词典》将副语言解释为人们说话时伴随语言而产生的一些发音特征和语音现象,包括个人的音域、说话速度和节奏等。黄国文、辛志英编(2012)从系统功能语言学角度,认为语调(intonation)体现语篇意义和人际意义。马丁、扎帕维尼亚等(2018)认为副语言是依赖语言,通过音质和身势语(如表情、手势等)实现的符义过程,并对身势语做了详细描写。对副语言在书面系统中的表现形式研究较少。Lea and Spears(1992)讨论英语中的符号,认为省略号、冒号、引号、感叹号等标点符号是副语言符号(paralinguistic mark)。Luangrath,Peck,Barger(2017)提出文本副语言(textual paralanguage)概念,即非语音的可听(nonverbal audible)、可感(tactile)、可观(visual)的视觉文本要素,相对于口头副语言而言文本副语言是有意识添加的,且只有视觉一种途径。宋冰(2006)认为电子副语、有形诗等属于书面语副语言形式,还提到了电子副语言(electronic paralanguage),包括图像、动画、表情符号等,但是并没有深入讨论。
  (二)副语言的特征和界定
  Halliday & Matthiessen(1999:606)提出了语言与其他意义系统之间的关系,认为语言是人们把经验表达为意义的主要意义系统,其他系统(如音乐、舞蹈等)是依据语言为模式建立起来的,称之为低级意义系统,起到补充作用的非语言资源可以体现更高层次体系。我们所说的副语言是其他系统中依据语言模式建立起来的且表达意义的那部分。副语言核心的特征是模糊性和辅助性,表现形式在口头交际中以声音、表情、肢体动作等表现。副语言需要具备辅助性,辅助性意味着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要素,都不脱离语言存在。副语言的模糊性,以说“不”时摆手动作为例,没有具体定义摆动的幅度和时长,“好的”后的微笑表情可以多种多样,表达说话人愉快的情绪,没有具体某一个表情的要求。书法、字体、有形诗缺乏辅助性和模糊性,因此不属于副语言。   三、网络副语言的性质和分类
  新兴网络符号由于网络传输的高效性使书面文字输入和输出的时间相差无几,很好地模拟了面谈交际的即时性,因此产生了高交互性与文字书写的矛盾,促使新兴的示情符号的产生。前人研究涉及的“网络符号”表达功能都是模拟面谈交际的即时性,属于网络副语言的范畴,但是对于网络副语言的判定标准尚不清晰,缺乏系统分类,并且对于新出现的非符号副语言没有关注。下面我们按照形式和功能介绍和分析常见的网络副语言。
  (一)类似标点符号的特殊符号
  在第二阶段,标点符号属于副语言,但一些特殊符号仅在网络交际媒介中使用,形式和普通标点符号相似,尚未正式进入标点符号系统,属于网络副语言范畴。例如:
  (1)a.早上好~(新浪微博)
  b.萌萌好可爱,嘤嘤嘤~~(新浪微博)(转引自徐默凡(2014))
  上例中浪文线“~”按照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GB/T15834-2011)属于连接号,表示数值范围,但在上例中不属于标点符号用法,而是表达语气的舒缓。和其他网络副语言不同的是无法单独使用,必须依托语言形式,承载的信息量较轻。
  (二)Emoji表情和颜文字(Kaomoji)
  Emoji表情最早是日本在無线通信中使用的视觉符号,通过电子客户端输入系统标准化在全球普及,已被大多数现代计算机系统所兼容的Unicode编码采纳。从系统功能语言学角度,并不是所有Emoji表情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副语言。如果表情本身有所指涉,在句子中代替语言单位则不是副语言。例如:
  (2)你该吃了。
  例(2)中Emoji表情替换语言单位“药”,具有语言的指称性,不表示情态义,不具有辅助性和模糊性。只有当表情具有表示情感态度作用时才网络副语言,例如:
  (3)我马上就来
  Emoji表情因为其使用的普遍性和输入的标准化,逐渐形成一定的规范性,但是仍具有副语言的模糊性特征。Emoji表情符号是一个封闭的集合,虽然经过技术发展,成员大量增加,但是仍然不能由用户自行更改和创造。
  颜文字(Kaomoji)由Unicode字符集符号构成,由最初“:)”“:D”“LOL”“ORZ”等发展出大量的成员,并且存在多种形式表达同一含义的情况,吕娜(2017)总结不同输入法种表示“惊讶”的颜文字有30种。颜文字表达说话人或者作者的情感态度,具有辅助性和模糊性,属于副语言范畴。比Emoji表情符号的任意性更高,没有达到约定俗成的符号性,具有语境依赖性。其优势是具有动态感和现场性,并且因为输入的是Unicode字符集符号,几乎不受媒介的限制,因此在即时性通讯平台和延迟性通讯平台上常使用。Emoji表情符号和颜文字依附于语言符号使用,但比标点符号承载的信息量大,具有独立使用的能力。网络示情符号是网络副语言的初级阶段,是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过渡。
  (三)自定义表情
  自定义表情是静态或动态图片,不能在电子客户端通过字符集输入,不是一个封闭集合,任何使用者都可以创造自定义表情,属于网络副语言的高级阶段。自定义表情包含复杂且完整的副语言信息,本身亦可包含文字符号。从副语言的定义看,具有模糊性,自定义表情表达说话人的情感态度,但允许解读的偏差;具有辅助性,自定义表情本身只表达情态含义,不带有命题信息,但是独立性较高,不需要附着于语言符号;具有社会约定性,自定义表情基于具有交际性的身势符号,例如含有“鞠躬”动作的自定义表情依然代表顺从、感谢或礼貌,是对第一阶段视觉信息的还原,本质上是对第一阶段的非语言符号的再现;不具有任意性,自定义表情和其他副语言一样,是对现实世界的直接表达,这点和语言符号有本质区别。
  在输入形式及应用范围上和网络示情符号有明显不同。由于自定义表情不再是通过Unicode字符集符号输入,属于非字符。一方面较示情符号产生方式自由,不再是封闭的集合,另一方面只能独立使用,应用的媒介比示情符号更局限。自定义表情对第一阶段的副语言几乎可以完全还原,甚至能够超越第一阶段视觉性副语言的生动性。优势是现场性强,因此多用于即时性通讯平台。自定义表情是网络副语言的高级阶段,甚至对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产生反作用。
  (四)错配、删除、遮盖等技术手段
  按照网络副语言的定义,只要是辅助性和模糊性的情态系统范畴都是副语言,属于技术手段的副语言容易被忽略,可以看作新兴网络修辞手段。例如文字和拼音错配:
  (4)a. Eddit社区最近举办了一场“最糟糕的音量控制设计大赛”,给大家分享其中一部分脑(sang)洞(xin)大(bing)开(kuang)的作品。(新浪微博)
  b.看完之后想说,鸡毛秀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新浪微博)
  表面意思由汉字表达,深层意思由拼音表达,两者结合表达出说话者的表里不一态度。在口语表达中有时采用手势副语言(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合并弯曲,比“引号”状),但文字拼音错配除了“言不由衷”的情态含义,还把深层含义直接表示出来。此外删除线也属技术手段,如:
  (5)a.这种鱼类据说非常好吃珍贵。
  b.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有钱有文化的人。
  说话人通过删除线的方式,故意把原本意图显露出来,和文字拼音错配的功能类似。还有一种技术手段是故意遮盖,但是当鼠标放在遮盖区域,文字就显现出来。通过这种说话人和听话人互动的方式,达到委婉的交际目的,掩盖但是同时凸显部分内容,表达说话人不想明说但特地强调的态度。技术手段无法脱离文字符号,和以上三种网络副语言都不同。因为具有辅助性、非任意性,属于副语言范畴。技术手段副语言不具有现场性,因此在即时性通讯平台很少使用,多用于延迟性平台。技术手段承载的信息量较少,不具有独立性,本身是开放类别。   四、结语
  沃尔特·翁(2008)曾提出文字的产生改变了人们的表述方式和思维方式,使人类社会从“原生口语文化”发展到“书面文化”时代。在纸质媒体时代,诉诸纸端的言语有较强的规范性,生产过程耗费的时间长,并且很少以碎片式呈现。互联网的发展和3C产品的普及极大地改变了人们交流的方式,首先是远距离交际成本极大降低,技术的发展使交际内容更加丰富,包括特殊符号、示情符号、表情图片、技术手段等。在第二阶段的副语言会一定程度地丢失,对于日渐依赖视觉表达的当代网民,对于文字以外的视觉性辅助信息进行补充是必然趋势。三个技术阶段是累积而不是更迭,文字可以对网络副语言进行转写。一些流传度高的自定义表情甚至渗透到口语交际中,例如以口头表达的方式说“2333”(表示哈哈大笑,与666等多用于弹幕及评论)。
  网络副语言体现了语言的经济性,符合语言发展的一般规律。副语言体现交际双方的社会身份,例如对于网络表情的选择,在面向地位有差异的交际对象和地位平等的交际对象时不同。人们对于网络副语言的态度也是褒贬不一,有的观点认为网络副语言的使用缺乏规范,削弱文字运用能力,甚至到了无表情包就不能好好聊天的地步;有人则认为网络语言顺应需求并且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和趣味性,符合当代交际方式。我们认为网络副语言的产生和发展遵循语言发展的基本规律,并且由于文字符号极强的表达能力,没有被网络副语言侵蚀,但是网络副语言值得研究者从理论角度进行关注,以及语言政策制定者进行规范和引导。
  参考文献:
  [1]Luangrath,A.W., Joann Peck, Victor A. Barger. Textual Paralanguage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Marketing Communications[J].Journal of Consumer Psychology,2017(27).
  [2]Barnard, M.. Fashion as communication (2nd ed)[M]. New York:Routledge, 2001.
  [3]Halliday, M. A. K.. Explorations in the Functions of Language[M]. London: Edward Arnold (Explorations in Language Study Series),1973.
  [4]Mehrabian, A.. A semantic space for nonverbal behavior[J].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1970(35).
  [5]李宇明.語言技术对语言生活及社会发展的影响[A].冯胜利,等主编.甲子学者治学谈[C].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15.
  [6]宋冰.副语言及其交际功能[D].哈尔滨:黑龙江大学,2006.
  [7]王士元,彭刚.語言、語音與技術[M].香港: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2007.
  [8]沃尔特·翁.口语文化与书面文化:语词的技术化[M].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9]徐默凡.网聊语体示情手段研究——兼论传介方式对不同语体示情手段的制约作用[J].当代修辞学,2014(4).
  [10]詹姆斯·马丁,米歇尔·扎帕维尼娅,吴启竞,王振华.副语言意义研究——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J].当代修辞学,2018(1).
  本研究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新时期语言文字规范化问题研究”(12&ZD173)资助。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143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