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档案工作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思考

作者:未知

  摘    要: “一带一路”倡议为云南档案工作提质增效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云南档案工作将发挥自身优势促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的合作交流。本文以云南档案工作发展现状为基础,阐释云南档案工作面临的新机遇,从明晰战略定位、制订保护发展规划、建设档案资政智库、突出地方研究特色、开发档案文化产品、加强档案交流合作等六个方面提出云南档案工作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思考。
  关键词: 一带一路    档案工作    云南
  文化是推动历史发展的重要力量,在人类文明延续和民族血脉传承中占据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云南是一个民族种类众多、民族文化富集的省份,各民族群众达成了保护传承民族文化的共识。民族文化的保护传承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问题,涉及多角度、多环节、多因素,档案馆是民族文化传承与保存的重要载体,是展示与宣传民族文化的窗口。围绕“一带一路”建设要求,云南档案工作迎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一、云南档案工作发展现状
  近年来,云南档案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据统计,截至2016年年底,云南共有146个档案行政管理机构和国家综合档案馆,4个专门档案馆,1个部门档案馆,2个企业档案馆,5个高校档案馆,档案专职人员2500余名,兼职人员约5万名[1]。截至2018年年底,云南省7000余家单位通过档案工作规范化管理示范认定和复查,全省129个县级档案馆建设项目都已纳入国家建设规划,101家县级馆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平均建筑面积从原有的640平方米增至现在的5050平方米,增长8倍多。2018年,云南各级档案机构共接待社会各界参观展览人数8万人次,接待公众档案及政务信息查阅利用14万人次,提供档案资料38万卷次[2]。全省综合档案馆馆藏总量已达1600万卷,累计完成数字档案资源副本共3.8亿画幅。
  以云南省档案馆为例,目前保管的馆藏档案有160万卷,时间跨度为1705年至2018年,載体主要为纸质、贝叶、竹片、碑铭、照片、音像、电子等,其中《纳西族东巴古籍》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南侨机工档案》入选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名录,《1915年云南护国首义档案文献》《抗战时期华侨机工支援抗战运输档案文献》《昆明教案与云南七府矿权的丧失及其收回档案文献》《清末民初云南禁种大烟倡种桑棉档案文献》《卡瓦山佤族酋长印谱》等5项专题文献被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二、云南档案工作面临的新机遇
  建设“一带一路”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做出的重大战略举措。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提出云南要建成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云南凭借区位优势及资源禀赋,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节点和重要支撑。云南档案部门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肩负着重要的历史使命,云南档案事业发展进入新的战略机遇期。
  (一)档案资源是“一带一路”文化传承的情感纽带
  “一带一路”涉及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与各国之间的民间交往与交流在于文化的相互理解和相互尊重,历史、语言、宗教、风俗等社会生活的民间认知和交流是民心相通最广泛的领域[3]。民心相通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和建设基础。区位上相邻,形成了文化上相近,人脉上相亲。云南与越南、老挝、缅甸3国接壤,与东南亚、南亚14个国家毗邻。历史上的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让云南自古和世界相连。二战期间,云南成为战略物资运输的大通道。近年来,云南省档案馆通过深入挖掘自身文化内涵,集成档案文化资源,举办了“飞虎驼峰纪事展”“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战档案图片展”等43个展览,拍摄了《档案中的滇缅公路》《档案中的滇越铁路》等21部专题片[2]。这些史实的再度呈现,让沉睡的档案文化“活起来”“走出去”,促进了人员走动、学术往来、人才交流。此外,澜沧江-湄公河边境艺术节、中缅两国边民联欢大会、德宏中缅胞波节、丽江雪山音乐节等活动,成为促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传承的重要纽带。
  (二)档案资源是“一带一路”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
  记忆的需要催生了记录行为,记录的控制选择了档案方式,档案方式保存了历史标本,文化的历史时空系于档案传承[4]。云南有26个世居民族,其中阿昌、布朗、拉祜、独龙等15个民族为云南所独有,16个民族跨境而居,22个民族使用着26种语言,14个民族使用着22种文字。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云南各少数民族与其他民族特别是汉族相互影响、相互交融,创造了各具特色、丰富多彩、以多种原始形态流传的多元民族文化,成为璀璨的民族记忆瑰宝。云南的彝族火把节、丽江纳西族东巴画、白族扎染技艺、沧源佤族木鼓舞、傣族象脚鼓舞、傣族贝叶经制作技艺、弥渡民歌、大理剑川白族木雕、哈尼族棕扇舞等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云南省档案馆已征集保存了各种载体的民族档案572个全宗,105万卷(册),初具民族档案文献资源中心规模。通过开展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抢救和征集,系统总结以云南为代表的中国民族团结进步的特点规律和经验做法,形成了讲好民族团结进步云南故事,传播边疆繁荣稳定云南声音,凝聚“一带一路”共识的重要载体。
  (三)档案资源是“一带一路”文化教育的重要内容
  建设“一带一路”,文化交流是先导,文化教育是基础。大力开展民族文化交流,增强档案文化辐射力,突出文化软实力,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和人民相互了解,消除误解,最终实现全方位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云南省档案馆加大档案人员培训力度,充分利用与新加坡国家档案馆口述历史合作项目,借助外力资源,承办中国—新加坡抢救保护云南少数民族口述历史培训班,组织部分业务骨干赴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开展档案继续教育培训。与相关省区市合作开展档案修复与抢救保护、音视频数据库构建等方面的知识培训,为档案抢救保护工作提供人才支撑。云南已成为国际档案理事会(ICA)、国际档案理事会东亚地区分会(EASTICA)、东南亚太平洋音像档案协会(SEAPAVAA)的会员,积极参加各类国际档案专业会议,广泛交流档案前沿科技,云南档案工作在国际上逐渐崭露头角。   三、云南档案工作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思考
  随着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放合作的不断加深,国家发展战略也在发生变革。云南档案人要肩负使命,主动担当作为,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一)明晰战略定位
  把档案事业发展设置于“一带一路”和云南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战略高度来看待、来统筹、来谋划,找准档案工作与现实需求的结合点,深入挖掘档案潜能,增强档案文化软实力,促进南亚东南亚国家共同发展繁荣。提高合作交流层次,扩大合作交流范围,搭建合作交流平台,构建南亚东南亚“民族文化圈”,把档案资源建设作为其中的“根”和“魂”。在档案文化产品开发中,注重选题的独具匠心,讲好档案背后的故事。近期,深入开发推广《档案中的西南联大》《滇军抗战史话》《话说云南老字号》等系列选题,提高档案的利用服务水平,扩大档案影响受众面。
  (二)制定保护发展规划
  历史上的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经过云南,不但是一条贸易大通道,还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时期形成了大量的文献典籍资源,见证了贸易大通道的辉煌和苦难,构成了“一带一路”历史研究的最好凭证。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结合《云南省档案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加强与宣传、统战、发展改革、民族宗教、文化旅游、广播电视等部门的合作,据此制订“一带一路”建设档案保护发展专项规划和年度计划,与相关档案规划相衔接,扩大中外交往交流历史在各国民众心中的影响,促进中外传统友谊发扬光大。
  (三)建设档案资政智库
  档案的价值在于利用。云南省档案局加大同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合作,发挥其资源优势,建设专题历史研究中心、国别研究中心、档案抢救保护中心、档案从业人员继续教育培训中心和学生教育教学实践基地[6]。加强档案部门智库作用,编辑信息参考和决策咨询报告,为党和政府重大决策和中心工作提供资政信息。在云南民族大学、云南师范大学等高校成立针对南亚东南亚的智库研究中心,以项目为支撑,以人才培养为关键,开展面向南亚东南亚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宗教、交往等研究,积累丰富的研究资料,为服务“一带一路”研究奠定坚实基础。
  (四)突出地方研究特色
  发挥云南高校边疆性、民族性、国际性的特色,开展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国别区域研究,培养国际复合人才。利用非通用語种专业优势,用不同对象国语言开展档案文献编研,提升云南档案文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如云南民族大学开设了泰语、缅甸语、越南语、老挝语、柬埔寨语、马来语、印地语等1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种专业,成为云南培养非通用语种人才专业门类最齐全的高校。该校长期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保持着文化教育合作,以交流合作平台建设为载体,有力促进孟中印缅地区合作论坛、中国—南亚智库论坛、中国云南与印度西孟加拉邦合作论坛等机制发挥作用。
  (五)开发档案文化产品
  档案文化产品开发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一个重要表现,是档案部门工作转型升级、主动服务大局、服务民生需求的一项重要举措,是新时代档案事业拓展新服务、展现新风采、实现新跨越的迫切需要。围绕重大活动,重要历史事件,以档案巡回展、出版图书画册、拍摄电影电视专题片、开设媒体专栏、开发文化创意产品等方式丰富档案文化产品内涵,传播优秀档案文化。如云南省档案馆通过《典藏档案》《赤子功勋—南桥机工回国抗战纪念》《风雨石龙坝》等专题把反映云南历史上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真实记录形象生动地呈现,为观众更好地了解云南、了解档案工作提供更生动、形象、直观的途径和方式。为此,云南档案部门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档案部门加强协作,开展资源共享,合作开发更多各国受众喜闻乐见的档案文化产品。
  (六)加强档案交流合作
  充分发挥云南档案资源优势,支持档案部门组团到周边国家考察、交流、访问,带动交流合作向纵深发展。主动走出去,深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广泛征集反映云南题材的档案史料,走访有关遗产地,取得档案征集新的突破。热心请进来,定期召开档案文化国际研讨会,进一步加深各国档案界的了解和信任。建立档案机构的合作关系,开展档案资源共建共享。开展“一带一路”暨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档案巡展与交流,促进档案机构之间的长效交流机制,不断增强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与传播力。
  参考文献:
  [1]黄凤平.在首届全国民族档案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Z].2016.10.22.
  [2]黄凤平.迈入新时代    开启新征程[J].中国档案,2019(2):34-35.
  [3]张步东.档案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力量[N].中国档案报,2017-1-26(003).
  [4]覃兆刿.档案文化建设是一项“社会健脑工程”—记忆档案文化研究的关系视角[J].浙江档案,2011(1):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1635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