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部编本”语文教材增加古诗文选编对师范生古代文学教学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    要: “部编本”语文教材大幅度增加了古诗文选篇,对古诗文的教学要求愈趋细化与深化,这提高了对中学语文教师古诗文教学能力的要求,与之相应,高校师范生古代文学教学亦当作出了反思与改进。
  关键词: “部编本”    师范生教育    古代文学教学
  对于中小学教学改革来说,“部编本”是近年来讨论热烈的一个话题。教育部发布通知,全国所有中小学的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课程都将统一使用由教育部统一审定的“部编本”教材。在以上三科之中,尤以语文课本变化巨大,引起关注最多,其最显著的变化之一便是古诗文内容比例的提升。古诗文在中小学语文教材中占比剧增,无论对于教师还是学生,均形成新的压力和挑战。对中小学教师预备役的大学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学生来说,这种压力与挑战随之产生。敏感者不难发现,近年来师范生教师资格的认定,随着中小学教改而同步改革,在师范生获取教师资格证所须通过的一系列笔试与试讲中,对古诗文能力愈趋重视。风起青苹之末,为了应对目前中小学教学改革大势,培养符合新教改理念的师范生,大学师范专业在相关学科教学中变革教学思路与教学理念势在必行。本文通过对“部编本”中学语文教材中古诗文选目的编选理念、特色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对目前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师范方向的学科教学进行反思。
  一、“部编本”初中教材的古詩文编选情况及教学理念
  “部编本”指“教育部编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包括小学和初中两阶段,于2016年秋季开始作为教育部指定教材在全国中小学统一使用。这套教材编写历时四年,对十多年来的课程改革及课标实施的得失进行细致的总结调查,经过反复研讨、审查和试教环节,得到广大师生的好评。“部编本”在选文上,强调经典性、文质兼美。相较以往的教材,最显著的一个变化是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在古诗文教学方面进行了以下三方面改革:
  首先,整个义务教育阶段,“部编本”语文教材的古诗文选目较原有各种版本教材皆有大幅增加。具体来说,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有古诗文教学,小学六年12册古诗文选目共计128篇,占所有选篇的30%以上,比原人教版增加59篇,增幅达87%;初中三年6册古诗文选目共计124篇,占所有选篇的51.7%,较以往人教版剧增一倍,增幅达51%。换言之,以初中而言,教材一半以上为古诗文教学,学生每学期必须掌握的古诗文篇数在20篇以上。此外,在初中语文教材穿插于各单元的板块中,每个学期皆安排两个课外古诗文诵读环节。在每课古诗文练习部分,往往有拓展阅读的篇目,如吴均的《与朱元思书》一课后,就要求学生阅读被并称“吴均三书”的《与施从事书》《与顾章书》,体会写景文章的特点。倘若将练习部分的拓展阅读要求考虑在内,古诗文教学在目前初中语文教学中的重要性更不言而喻。
  其次,“部编本”语文教材古诗文涵盖时代面更广、体裁更多样、题材更丰富。仅以初中而言,所选取的古诗文从《诗经》开始,直至近代作者所作诗词,涵盖中国历史上春秋战国、东汉、三国、东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以来各个历史时代,历史跨度广阔。在选文体裁上,包括古风、乐府、律诗、绝句、词、曲、民歌、两汉论文、辞赋、传记、书简、文言小说、白话小说、明清小品等,选编体裁多样。从题材看,仅以韵文类的诗词曲而言,写景抒情、托物言志、说事明理、即事感怀、讽刺时政、咏古叹世等无一不具。“部编本”古诗文选目涵盖时代之广、体裁之多样,体现了其“重视语文核心素养,重建语文知识体系”的编写理念,体现出了对系统性、成序列的传统文学知识体系的重视。
  最后,尤为重要的是,从“部编本”古诗文教学要求和教学目标,体现出对真正的“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视。仔细研究“部编本”初中语文教材的教学目标、教学建议与习题设置,不难发现,其教学要点、重点非常清晰细致地落实提高“语文核心素养”、提高学生阅读和写作能力的要求。从前各版本的语文教材,在单元设置上大多体现人文关怀,在课程中重视字词句的分析与积累和主题的探究,但对阅读和写作的探究较笼统。例如,在课后练习中,布置古文诵读,常见的要求是“有感情地朗诵课文”,自小学至中学,概无例外,至于是“什么样的感情”及“怎样表达出感情”,则很少要求教师带学生进一步辨析。再如,要求学生理解诗歌中的表达方式和修辞手法,往往含糊地让学生掌握“融情于景”“侧面烘托”“托物言志”,至于如何“融情于景”,融何种情感于何种景,此诗和彼诗的“融情于景”有何不同,在诗歌“融情于景”的链条上,此诗有什么独特之处,处于什么位置?则基本不甚了了。“部编本”在这一点上进行了重要的改进,在古诗文课程内容上,教学目标清晰,要点明确,体现出对细致的文本阅读能力的要求。纵观“部编本”初中语文教材的课后练习与教学建议,除了常规的文言字词巨型积累练习外,提高了对炼字、情感辨析、细节辨析、具体信息概括及理解的要求,可是看到编写组无处不在的要求文本细读、力求举一反三地习得语文核心素养的初衷。例如,在白居易《钱塘湖春行》一诗的积累拓展部分,教材要求学生通过细读文本指出从哪些地方可知诗歌描写的是“早春”景色,又列举四诗,要求学生辨析其具体描写春天哪一阶段,这提高了对诗歌细节内容的理解要求,其背后则透露出通过细节促使学生通过意象精确把握诗意的设计。又如,同是这一课,要求学生总结诗歌对仗、押韵的特点,体现出促发学生对律诗诗体特点自觉的用心。总之,在“部编本”初中语文教材中,古诗文的编选与教学,皆显示出对以文本细读为目标的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视,这对于语文教师来说,应该是不小的挑战。
  二、大学师范生古诗文教学现状与面临的挑战
  大学汉语言文学师范方向,以培养中学语文教师为基本任务和目标。因此,课程设置必须兼顾学科教学与教学理论及方法两个方面。目前中小学教改的大势,在这两个方面皆对大学的师范生教育提出了新要求。仅从“部编本”初中语文教材中古诗文教学的新情况看,为应对挑战,师范生既需要完善与更新学科知识体系,更需要掌握和更新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法。   一般而言,目前大学本科汉语言文学师范方向的课程设置,与其古诗文教学能力息息相关的,既包括学科类课程,如“古代汉语”“中国文学史”(或称“古代文学史”)“中国文学批评史”及一系列分时段的精读类专业课程(诸如“先秦文学研究”“唐诗精读”“宋词鉴赏”“《论语》精读”之类,均为某段或某种文学史的精读课,各学校具体课程设置有所差异),又包括教学法课程,如“中学语文教学法”。其中,尤以学科类课程对师范生古诗文教学能力影响深远。这类课程,旨在提高学生的语言、文学修养,培养学生的审美情趣与能力,提升学生的文化品位与人文关怀,使他们系统掌握中国古代文学自先秦至清代的发生发展历史,掌握古代汉语的语言规律,直接及借助工具书阅读古代文献,掌握古代著名作家的优秀作品,并且习得阅读、分析古代文献的能力。按照教学大纲的设想,经过大学四年学科课程训练的中文师范生,应该完全能够接受中学语文古诗文教学的考验,具有相应的教学能力。但事实上,目前大学汉语言文学师范方向的古代语言、文学教学,还存在一些问题,影响师范生的古诗文阅读与教学能力。
  首先,目前大多数师范院校古代文学课程的教学重点是文学史,而非文学作品,这与基础教育阶段古诗文作品教学形成了错位。对于整理的文学史源流的把握,当然是学生形成系统文学知识体系的必要条件。但是,文学史的理性认识实际是建立在对每一时段大量原典作品的扎实阅读与精细分析基础上的。离开了具体的作品分析,文学史就是空洞的。但因为在讲授和考核中,史易于文,相对来说更有规律,容易把握,所以长期以来形成了重“史”轻“文”的局面。师范生在中国文学史这一学科基础课中所受的专业的作品分析训练不足,导致其掌握的古代文学作品量与作品细读能力双重低下。例如,在“部编本”初中语文教材八年级部分,选入的《诗经》中的《式微》《子衿》,曹植《梁甫行》、刘桢《赠从弟》、陶弘景《答谢中书书》《礼记》二则等,均是大学古代文学课程未选或略讲的内容,如何结合相关的文学史背景、作家情况进行作品的深层解读,并有效完成教学,对于师范生而言,是有难度的。
  其次,在目前古代文学的教学中,精读、细读、研讨式阅读的教学是相对缺失的。从课程设置看,各高校汉语言文学专业均设置了精读类学科课程,例如上述“唐诗精读”之类。这类课程原本着眼于解决文学史课程重“史”轻“文”、文学作品阅读数量和深度不够的问题,致力于提高学生细读和研究的能力。但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却有一些成为文学史的“长编”和“细化”,往往从科研的角度出发,将这类课程上成某具体文学问题的学术研究,而不是重要阶段重要文本的精读与研讨。在以培养研究者为目标的教学中,这自然无可厚非。但若以师范生的培养而言,则不能不说是偏颇的且与课程设置的初衷背道而驰。因此,虽然接受了这类课程的训练,但一些师范生依旧难以具备文本细读的能力。例如,在2018年12月的师范生资格认定试讲中,对《蜀相》一诗要求解析颔聯“自”和“空”两字的表达效果,分析其中的情感,并要求举一反三地理解其他古诗词中“空”“自”二字的表达效果。这道题非常典型地体现出目前中学语文教学对师范生精读和研讨式阅读能力的要求。然而,在大学文学史课程中,却很少这样细化到一联、一句、一词乃至一字,训练学生阅读能力的课程设置。
  综上所述,对应“部编本”中学语文教改提出的要求,反思高校古代文学教学,可知还存在一些需要改进之处。
  三、师范生古代文学教学的应对与改进策略
  为了培养能够胜任“部编本”语文教学任务的中学语文教师,高校师范生古代文学教学可考虑以下改进方法:
  课程设置与内容改进。首先,在贯穿大学阶段的学科基础课中国文学史中,应将课程的重点从中国文学史转移到古代文学作品。在设置的教学大纲中,应该将古代文学作品作为教学和考查的重点,而不是将中国文学史作为重点。上课以作品为中心,同时,在课程考查中明确学生应该掌握的作品数量。例如,在众多高校的古代文学课程与教材选择中,四川大学古代文学专业所编写的《中国文学》四卷,便以“文”带“史”,非常切合以作品理解文学史的思路,不妨借鉴。其次,应该更多地设置精读作品类的课程,并明确精读类专题课程的教学任务,让学生在阅读经典作品之后,掌握学习中国古代文学知人论世等的具体的方法,培养独立解读文本、深入研究文本的能力。如分阶段的文学史精读之外,不妨设置专书精读或专门作家作品精读的专业选修课,例如“《世说新语》精读”“《文心雕龙》精读”“杜诗精读”“苏词精读”,这样的课程显然地以对原典的文本研读为中心,课程组织围绕原典设置,师范生在其中所得的,绝非一书一人、一文一诗的详细知识,同时也会在研读和教师授学的过程中,习得精细解读文本的方法。
  教学方法与手段的改进。在具体的作品教学中,应将泛读与精读相结合。一方面,广泛介绍各体、各类、各个时代、各种题材的文学作品,以广学生之见识。另一方面,则应该极尽细致地给学生展示文本的细节,多维度地带领学生分析具体作品。对于前者,不妨在课后多布置学生进行兴之所至的泛览,让学生得窥文学作品世界的全貌,而非教材上的重点。例如,在唐代文学中讲授李杜诗歌的部分,在作品选之外,不妨布置学生翻看一些专门的选本,让他们多多接触重要作家的其他面貌,形成全面完整的印象。对于后者,则不妨多改进具体的教学方法,引导学生细读,如对具体作品进行小组研讨、问题引导式教学,通过反复研讨、不断提问,训练学生注意文本的细节。例如,唐诗《次北固山下》,除了广为人知的“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版本外,不妨再提供题为《江南意》的版本:“南国多新意,东行伺早天。潮平两岸失,风正数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从来观气象,惟向此中偏。”开放课堂让学生讨论两诗从诗题到首联、尾联所表达的诗意的区别,让学生各抒己见,比较其表达效果,从而启发学生思考古诗的切题、本诗中警句、诗眼的表达胜在何处等一系列问题。通过激烈的探讨和连续的问题,学生的阅读能力得到很好的锻炼,并有望将之付诸以后的教学实践。
  最后,需要特别提出的是,对高校师范生古代文学教学实施改进,最坚实的依托是学科教师的学术视野和教学热情。只有处于主体地位的高校学科教师秉持终身学习理念,不断提升自己的教学和科研能力,才能让课堂内外一直保有真正有益于教学对象的活力与深度。
  参考文献:
  [1]温儒敏.“部编本”语文教材的编写理念、特色与使用建议[J].课程·教材·教法,2016(11).
  [2]周勋初.西学东渐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艰难处境[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294.
  [3]邓志清.基于“部编本”语文教材的学生语文核心素养培养研究[J].教师教育论坛,2018(10).
  [4]陈彝秋.分享与引导——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中问题设置的理论与实践[J].文教资料,2018(33).
  [5]王允亮.发现古诗文之美——高校古诗文教学方法略论[J].美与时代,2018(8).
  基金项目:本文为常熟理工学院承担的江苏省卓越教师培养计划“初中语文数学英语‘双能融合’卓越教师培养模式探索”项目的阶段性成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163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