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王熙凤的身份地位与她的拒绝言语行为

作者:未知

  摘    要: 身份地位是人們进行社会活动的基础。每个人在不同社会场合具有不同的社会身份,履行不同的社会职责,进行不同的社会活动。在不同社会身份下对待同一件事情,同样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反应。在研究人们的言语行为时,不能忽略对说话人的社会身份地位的考虑。
  关键词: 王熙凤    身份地位    言语行为    拒绝
  一、言语行为理论和对《红楼梦》的拒绝言语行为的研究
  言语行为是奥斯汀在《如何以言行事》中提出的理论。发出语音、说出带意义的语句的行为本身,被奥斯汀称为“言内行为”,但奥斯汀认为说话不仅仅是使用发音器官进行的一系列语音活动。这种语音活动只是说话行为的一部分。奥斯汀认为,说话行为还包括说话人说这句话的目的和意义——他为什么会这么说——这个功能被奥斯汀称为“言外行为”,以及通过说这句话,说话人想表达什么观点和意见(言后行为)[1]。
  格罗塞认为,身份是人属性的总和[2]。他同时提出,所有身份都可以改变,特别当身份是集体性的时候,特别当身份根据类别和群体界定的时候。首先体现在年龄分层上[3]。政治可以被界定为集体的领导人执行或用于自身,旨在控制、管理、引导集体的现在和未来的权力力量的集合[4]。每个人对他人施加影响,特别当他处在对方负责人的位置上时[5]。在分析身份认同和自我身份认同的困难上,要想保持协调一致性,必须参与到对归属性群体之未来的引导和掌控尝试中,那是一种政治参与、真正的公民参与的必要性[6]。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塑造了许多鲜活的艺术形象,给出了不同社会身份地位的人们对于同一件事的不同反应,其中最著名的人物形象是王熙凤。
  王熙凤的拒绝言语行为的具体执行方式完全基于被拒绝人在贾府中的身份地位。王熙凤在贾府中地位很高(当家主母),同辈有一大群妯娌兄弟大小姑子,手下有整整一家子的仆人,但仍然“上头三层公婆”[7]。因此,研究王熙凤对不同身份的人的拒绝方式对于研究王熙凤的说话艺术有很大的帮助。从王熙凤对不同人物的不同拒绝方式中,我们可以学习到待人接物的不同处理方式,以便让自己以后的言语行为更加合理、更加进步。
  二、王熙凤的拒绝言语行为的分类(列数据)
  本文使用的语料来自八十回的《脂砚斋全评石头记》。本文只选取王熙凤明确使用语言拒绝其他人物的语料,不选取王熙凤使用肢体动作拒绝其他人物的语料。
  王熙凤对不同身份的人的不同拒绝方式
  三、王熙凤拒绝言语行为
  王熙凤的社会地位是贾家荣国府长房长孙媳妇,也是荣国府的当家主母。她上面有贾母、自己的婆婆刑夫人和二房婆婆(娘家姑姑)王夫人三层公婆;下面则面对着妯娌、大小姑子、兄弟、侄子侄女;再向下则是各级别管家娘子和大小仆人。作为当家主母,王熙凤对很多事情拥有最后的决定权,而她对于不同的人请求的不同事有很明显的不同态度和回复方式。
  对王熙凤而言,最重要的领导是贾母。王熙凤把贾母当作自己在荣府最大的靠山,因为邢夫人是她的正牌婆婆,但是没有管家权,王夫人是她的亲姑姑,但是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亲自过问。所以,王熙凤认为,自己只要伺候好了贾母,就能在荣府站稳脚跟。她想尽一切办法满足老太太的愿望和要求,经常逗得贾母笑个不停。因此,贾母对王熙凤的态度一直很友好。在表格里引用的这件事情上,宝玉挨了打,贾母、薛姨妈、王夫人、宝钗等人来看他。在这些长辈和客人都在场的情况下,宝玉说想喝小荷叶小莲蓬的汤。王熙凤吩咐做十碗汤来给大家都尝尝。在贾府,平时这些吃用的花费都是官中的,不需要个人另外掏腰包。王熙凤这次要了这么多汤给大家喝,贾母就打趣她,说她花公家的钱不心疼,落个自己请客的好名声。在此情况下,王熙凤也用开玩笑的方式提出了另一个解决办法:这顿汤我请大家喝,反正一顿汤嘛,不值多少钱的,我还出得起。王熙凤在这里用开玩笑的方式解决了贾母提出的问题。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在人多、大领导在场、事情小、不需要大领导出面决定而是小领导自己能做决定的前提下,小领导个人出面,找一个对大家都好的解决方案,公开解决当时存在的小问题,并把事情向大领导解释清楚,是一件考验个人能力的事情。王熙凤的解决方式值得我们学习。
  对于平辈,这里举的例子是秦可卿的葬礼。这场葬礼规模比较大,事情多而杂,碰巧尤氏生病,宁府内部无人主事,贾珍看着“着实不成个体统”[8],特地过来当着刑夫人和王夫人的面请求王熙凤出面替他料理葬礼内部的各种杂务。凤姐是很想借着这次机会在宁府学习怎么料理丧事的,所以她向王夫人表示自己能搞定,有不懂的事情正好可以学习。王夫人同意后,贾珍出于礼貌,也出于实际需要,问王熙凤需不需要在宁府住一个月,这样就不需要她两头跑了。王熙凤出于实际情况拒绝了贾珍的好意,表示荣国府离不开自己,还是两头跑的好。这里也是一个平辈之间的邀约活动,但相对正式。这是因为:1.贾珍的年纪比凤姐要大。因此,凤姐对贾珍称“大哥哥”,对贾珍说话也比较尊重。2.当时秦可卿的丧礼已经开始进行,在丧礼期间,王熙凤的行为应该比在平时正式。3.当时刑、王二位夫人都在场,而且讨论的话题是王熙凤是否可以去宁府主事,对于王熙凤而言,这是管家权在一个月内的有期限扩大,是王熙凤的两位婆婆需要做出决定的事,对她而言算是大事,因此对话显得相对正式。这场对话的结果是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对王熙凤而言,是她的家庭地位、社会地位和个人地位的短时间提升。
  对于小辈而言,王熙凤有的时候会开开玩笑,虽然她在玩笑话里也会摆出她作为当家人的谱儿来。秦钟第一次来贾府的时候,宁府的尤氏(王熙凤的嫂子)把秦钟好一顿猛夸,同时把王熙凤奚落了一顿。王熙凤不服,仍然要求见面。这时尤氏的儿子贾蓉也说秦钟见王熙凤不合适,所以王熙凤就摆出了长辈加当家人的架子,要求见秦钟,并明确表示贾蓉如果不带秦钟来见就会遇到什么后果。这里王熙凤明确使用了自己作为贾蓉长辈的家庭地位,贾蓉只好从命。当然这个事情不大,也有开玩笑的成分在里面,如果贾蓉不从,王熙凤的确就可以拿这个事情教训他一下。
  对于管事媳妇和家下仆人而言,王熙凤是主子,是领导,是必须听从的对象,是不怒自威、铁面无私、待下人“未免太严了些儿”[9]的形象。而且表格里所引用的事是在秦可卿丧礼上王熙凤第一次接手开会时发生的事情。前面刚刚拿住了一个迟到的婆子还没有处罚,正是准备立威的时候,荣府的人来领取物品。因数目不相合,王熙凤没有发放,而是要求他们算清了再来取。这里是王熙凤作为当家人对属下没有做好的事情的一次明确拒绝,印证了她管家有规有矩的形象。
  对于客人,对于刘姥姥,王熙凤的态度还算是不错的。开始虽然有些拒绝,不过拒绝的都是刘姥姥所说的一些关于贾家“家大业大”的说法,对于刘姥姥的真正要求(借点银子渡过难关)还是答应了的(借给刘姥姥二十两银子)。
  四、结语
  《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刻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王熙凤的言语行为是《红楼梦》中一大亮点,也是人们学习和研究的对象之一。通过讨论王熙凤的言语行为,我们可以加深对《红楼梦》的理解,对它有更加深刻的认识。
  参考文献:
  [1]Austin, J.. How to Do Things With Words[M]. Cambridge,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5.
  [2]阿尔弗雷德·格罗塞.身份认同的困境[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引言P9.
  [3][4][5][6]阿尔弗雷德·格罗塞.身份认同的困境[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7][8][9]曹雪芹.脂砚斋全评石头记[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6:800,170,8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3242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