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李靖与哪吒父子关系成因考

作者:未知

  摘    要: 在《西游记》和《封神演义》中,李靖和哪吒是父子关系。在早期的文献记载里,李靖和哪吒分别独立存在于不同的文本中。仔细查看人物形象的演变,可以从中找到一个切入点,即毗沙门天王,因为两人都和毗沙门天王有着密切的联系。哪吒的原型来自佛经中的那吒,那吒是毗沙门天王的儿子。李靖在历代不断被神化,后来又融合了毗沙门天王的形象,并最终成为托塔李天王。对李靖和哪吒两个形象演变的分析有助于探析李靖与哪吒父子关系的成因。
  关键词: 毗沙门天王    李靖    哪吒
  在《西游记》和《封神演义》中,李靖和哪吒是父子关系,但在早期的文献记载里,李靖和哪吒分别独立存在于不同的文本。因此,李靖和哪吒原本并无“父子”关系。为什么哪吒最后成为李靖的儿子?这个问题值得作进一步的探索。
  一、李靖神化为托塔李天王
  《西游记》中李靖的原型来自真实的历史人物李靖。李靖为唐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被封为卫国公。由于李靖过人的军事能力,其在之后文学作品中的形象多是与战争密切联系。李靖神化之路的推动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官方推崇,包括统治者的重视和国家祭祀;二是民间信奉,包括民间祠庙及祭祀。此外还有地域等原因。如李小荣在论文中提出:“毗沙门信仰主要是经西北的于阗、敦煌而入内地的,其作用在于护国(战神)与护教。李靖之战功,北破突厥、西定吐谷,皆发生在西北。其出生地雍州三原(今陕西三原县)亦属西北。”他认为这种地域上的近同,加上同样赫赫的战功,肯定是人们把他们捏合在一起的动因。
  唐传奇中的《虬髯客传》在历史事实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的虚构,更为李靖增添了几分豪侠之气。刘餗《隋唐嘉话》云:“卫公始困于贫贱,因过华山庙,诉于神,且请告以位宦所至。辞色抗厉,观者异之。伫立良久乃去。出庙门百许步,闻后有大声曰:‘李仆射好去。’顾不见人。后竟至端揆。”[1]在此李靖已显示出不同于凡人的神力。唐不空译《北方毗沙门天王随君护法仪轨》中记述:“天宝元年(742年),安西城被蕃军围困,毗沙门天王于城北门楼上出现,大放光明。并有‘金鼠’咬断敌军弓弦,三五百名神兵穿金甲击鼓声震三百里,地动山崩,蕃军大溃,安西表奏,玄宗大悦,令诸道州府于城楼西北隅,置天王像供养。”[2]由此可知,天王在当时的威望已经很高了。在晚唐李复言传奇小说集《续玄怪录》中,李靖成了执掌风雨的俗神。由此可知,李靖在当时民间的声望很高。与此同时,毗沙门天王因为在战争中能够发挥巨大的庇佑作用,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元朝《七国春秋平话(后集:乐毅图齐)》卷下“鬼谷下山”写道:“独孤角独战四将,五匹马混战,如黑杀神真武贤圣斗毗沙门托塔李天王将睁着眼咬着牙,使枪弄斧斫独孤角。”[3]“毗沙门托塔李天王”幾个字展现出了毗沙门天王与李靖的初步融合。元代杨景贤的《西游记杂剧》第三本中有“天兵百万总归降,金塔高擎镇,北方四海尽知名。与姓毗沙门下李天王,小圣乃李天王是也”[4]。他将李靖与毗沙门天王合二为一,塑造出了托塔天王李靖的形象。《全唐文》卷七百三十有载:“毗沙门天王者,佛之臂指也。右扼吴钩,左持宝塔。其旨将以摧群魔,护佛事。善善恶恶,保绥斯人。”其托塔的形象与后来李天王的形象相符合[5]。
  二、从“那吒”到“哪吒”的转变
  哪吒的原型来自佛经中的那吒。最早的记载是来自北凉时期三藏法师昙无谶(天竺高僧)的译作《佛所行赞》:“毗沙门天王,生那罗鸠婆……”[6]在这里,罗鸠婆是指“那吒”。不空法师翻译的《北方毗沙门天王随军护法仪轨》中记载:“尔时那吒太子。手捧戟。以恶眼见见四方。白佛曰:我是北方天王吠室罗摩那罗阇第三王子其第二之孙。”[7]不空另一部译作《北方毗沙门天王随军护法真言》记载:“其毗沙门面,作甚可畏形,恶眼视一切鬼神势。其塔奉释迦牟尼佛,教汝若领天兵守界拥护国土,何护吾法。即拥遣第三子那吒捧行,莫离其侧,汝眼毒恶,恐损众生。尔时行者,若诵此咒时,就好地,勿使有秽恶之处。”[8]这两本作品都表明了那吒和毗沙门天王的亲缘关系。虽然具体关系说法不一,但清楚表明了那吒是天王的晚辈。
  晚唐郑綮《开天传信记》载:“宣律精苦之甚,常夜行道,临阶坠堕。忽觉有人捧承其足,宣律顾视之,乃少年也。宣律逮问:‘弟子何人?中夜在此?’少年曰:‘某非常人,即毗沙门王之子那吒太子也。护法之故,拥护和尚久矣。’”[9]宋代释普济《五灯会元》:“那吒太子,析肉还母,析骨还父。”[10]这一故事更加丰富了哪吒传说的内涵。元代杨景贤在《西游记戏文》中提到,哪吒为护送唐僧取经的十位保护神之一。第一个保官是老僧,第二个保官李天王,第三个保官那吒三太子。佛经使用“那吒”的称呼,到了中国的文学作品中慢慢变成“哪吒”。其中不仅仅是名字的变化,还包含对“那吒”这一形象进行中国化的改造。宋洪迈《夷坚志》载《程法师事》云:“值黑物如钟,从林间出。知为石精,遂持哪吒火球咒,俄而见火球自身出,与黑块相击。”[11]《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七中提到,哪吒本是玉皇驾下大罗仙,之后玉帝命其降凡,并托胎于托塔天王李。书中将哪吒演化为道教的神仙。这一变化是哪吒形象的本土化表现。之后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对哪吒名字的由来作出了解释。《西游记》第八十三回:“他左手掌上有个‘哪’字,右手掌上有个‘咤’字,故名哪吒。”[12]清代仍旧沿用“哪吒”。清代刘一明《道书十二种》载:“天王犹恐报剔骨之仇……塔上层层有佛,唤哪咤以佛为父,解释了冤仇。”[13]
  三、李靖和哪吒成为父子
  李靖和哪吒原本是没有交集的。李靖是中国唐代名将,哪吒来自佛经中的神“那吒”。毗沙门天王因为与两者的密切联系,最后成为中间的桥梁。一方面,经过历代的不断努力,李靖一步步走向神化,另一方面,高高在上的毗沙门天王慢慢走下神坛,并走进战争中。
  首先,毗沙门天王与那吒存在父子关系。毗沙门天王与那吒的关系有两种说法:一说是父子关系,一说是祖孙关系。至于事实是哪一种关系,因历史久远,且佛教经书数量少,所以很难考证。但可以确定,在当时的中国有很多人认同其为父子关系。还可从取代毗沙门天王的李靖的相关记载中得出结论。   其次,李靖成为毗沙门天王的化身。李靖与毗沙门天王都与“战神”二字有关。毋庸置疑,李靖是大唐的战神。毗沙门天王因时代的各种因素而成为护法战神。“战”代表参与战争,“神”代表出色的战斗能力和神力色彩。
  最后,同样作为“战神”的两人在极为相似的形象内涵上进行了关联与融合。人与神之间显然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因此,这中间有一个不可缺少的原因,即李靖神化。唐代李复言的《续玄怪录》中《李靖》一文写到李靖替龙行雨一事。李靖不断被神化,或成为拥有奇术的江湖异人,或是道教的神仙。《太平广记·李卫公》记载了关于李靖的众多灵异之事,皆暗示李靖并非凡人。
  最后,李靖成为哪吒的父亲。在《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中,哪吒作为下凡的道教神仙,投胎到李靖家中,成为李靖的儿子。《封神演义》第十四回云:“雄兵才至翠屏疆,忽见黎民日进香。鞭打金身为粉碎,脚蹬鬼判也遭殃。火焚庙宇腾腾焰,烟透长空烈烈光。只因一气冲牛斗,父子参商有战场。”[14]在《封神演义》中李靖和哪吒也是父子关系,但父子关系进展坎坷。明代余象斗《南游记》卷三提出:“臣保一人,乃是毗沙宫天王李靖之子,名叫哪吒。此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大唐名将李靖因战功显赫深受统治者的重视和民间百姓的爱戴。通过文学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不同时期李靖形象的发展变化。李靖和哪吒父子關系的形成离不开佛道思想的影响。两人身上都带有佛教和道教的双重印记。这从另一个意义上展示出儒佛道三家在发展中不断融合,并进一步创造出新的人物形象或思想内涵。
  参考文献:
  [1]刘餗,隋唐嘉话[M].北京:中华书局,1979.
  [2][7][8]新文丰出版,大正藏[M].台湾:台湾新文丰出版社,1973.
  [3]古本小说集成编委会,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4]陈均,评注.《西游记杂剧》评注本[M].贵州:贵州教育出版社,2018.
  [5][清]董诰,编.全唐文·卷629·吕温(五)[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
  [6]黄宝生,译.梵汉对勘佛所行赞[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
  [9]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十种[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10]释普济.五灯会元[M].北京:中华书局,2008.
  [11]宋洪迈.夷坚志[M].北京:中华书局,1981.
  [12]吴承恩.西游记[M].哈尔滨:北方文艺出版社,2013.
  [13][清]刘一明.道书十二种[M].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6.
  [14]许仲琳.封神演义[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
  基金项目:国家级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项目“施氏七书讲义整理与研究”(201810304002Z)。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3243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