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POA的独立学院英语阅读教学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英语阅读因其具有鲜明的实践性,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但传统教学模式无法有效激发学生的积极性和学习兴趣,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现状不尽如人意。“产出导向法”(POA)强调以学习为中心、以输出为驱动、以产出为导向,学用结合,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学生学习内驱力,提高学习兴趣和效率。文章通过评析2015年至2019年24篇文献,发现学界虽对该领域关注度逐年增加,但仍存在不少问题;结合独立学院情况提出针对性解决策略,以期为未来研究提供一些借鉴和启发。
  一、独立学院英语阅读教学现状
  英语阅读是英语学科的基本技能之一,是获取知识信息的重要手段,也是提高自身素养、提升个人职场竞争力的关键。新版《大学英语教学指南》(2017)明确指出,阅读能力培养的基础目标是能基本读懂题材、熟悉语言难度中等的英文报刊文章和其他英文材料;能借助词典阅读英语教材和未来工作、生活中常见的应用文和简单的专业资料,掌握中心大意,理解主要事实和有关细节;能根据阅读目的的不同和阅读材料的难易,适当调整阅读速度和方法;能运用基本的阅读技巧。
  独立学院培养学生英语阅读能力尤为重要,因为相比公办本科院校,独立学院教育更侧重应用实践,而英语阅读便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技能。尽管多数独立学院把阅读技能的培养放在英语教学首位,但英语阅读教学中仍弊端重重:教材内容陈旧,与学生的认知和兴趣之间存在一定差距,无法引起学生的学习兴趣;教师在课堂上常常扮演主导者,授课方式过于传统,课堂上多着力于词汇、句型、语法讲解等,测试方式也较为片面,通常采用客观选择题考查学生对文章的理解。长期受这种传统教学模式的影响,即使学生能够掌握文章中的语言点,了解文章大意,阅读速度有所提高,但他们也无法将文章的内容、语言和结构灵活运用,习得的“惰性知识”无法激活,无法转化成“主动能力”。总之,英语阅读一直是独立学院学生的短板,阅读教学一直是英语教学中难以推动的一环。
  二、POA理论概述
  当前,大学英语教学以“课文中心说”和“学生中心说”两种教学模式为主。前者注重课文内容和语言知识的输入,“输出”常常缺席,导致“学生不能将学到的知识转化为表达能力”;后者虽重视输出,却忽略输入,教师的作用被弱化,“学习的发生带有很大偶然性”。长期受这两种传统模式的影响,学生即使能够掌握文章中的语言内容,了解文章大意,阅读速度有所提高,也无法将文章的内容、语言和结构灵活运用在日常生活及学习工作中,习得的“惰性知识”无法激活,无法转化成“主动能力”。
  针对“输入与输出相分离”的教学弊端,我国学者文秋芳于2014年提出“产出导向法”(production-oriented approach, 简称POA)。它以输出为驱动,为学生营造“饥饿感”,激发学生的内在学习欲望,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它挑战了学界长期以来“课文中心说”和“学生中心说”两种教学理念,提倡“以学习为中心”,既重视学生的主动性,又强调教师的主导作用;它针对中国学生在英语学习中普遍存在的“学用分离”的问题,主张“学用一体”,以任务产出为导向,始于产出,止于产出。不同于传统教学法,POA强调外语教学应重视说、写、译等输出技能,因为“输出比输入对外语能力发展的驱动力更大”,有助于盘活学生的“惰性知识”。同时它还将职场需要作为考核目标。POA理论体系由“教学理念”“教学假设”和“教学流程”三部分构成,其中“教学理念”是指导思想,“教学假设”是理论支撑,“教学流程”是前两者的实现方式。
  三、文献评述
  历经十余年发展,POA在教学实践中不断修订和改进,相关文献不断涌现,涉及研究领域繁多;理论体系发展完善;与任务教学法的比较,与翻转课堂的结合;在小语种、对外汉语及专门用途英语领域的教学应用;教学材料使用,三环节的教学设计;思辨性思维的培养,教学有效性研究,对英语写作的影响等,而基于POA的英语阅读领域文章较少。截至2019年11月,以主题/篇名/关键词为“产出导向法+阅读/读”进行知网搜索,有效论文24篇。其中2015年1篇,2017年6篇,2018年10篇,2019年7篇,数量上基本呈上升趋势。
  理论方面8篇。文秋芳在分析了英语阅读困境后,第一次构设了“实施说和写的阅读教学”流程图,提出要“以说带读/写,以说促读/写”。虽然文章尚未涉及教学实践,但她的可行性分析有理有据,课堂建模具有鲜明的独创性,为英语阅读教学打开了新视野。关于POA“读写一体化”具体教学方案,陈杰等提出了许多评析观点,均有很强针对性和现实性。李庭芳对比了“读后续写”和POA的异同,得出结论:POA更系统、更全面,而读后续写只适用于阅读和写作技能的培养。除这3篇外,其余5篇理论研究论述过简,内容较空泛,基本上是介绍同行熟知内容,参考意义不大。
  教学实践方面11篇。多数学者的教学设计较理想,尤其是促成环节的设计,符合POA促成环节精准性、多样性的要求。还有学者尝试将POA与其他手段结合,如思维导图、翻转课堂等,值得肯定。然而,范祖承引入图尔敏论辩模式重点讨论“思辨性”的培养,“源于教材又高于教材”的理念也深有启发,只是他将教学目标设置为“考察复杂的推理关系、权衡对立观点并做出合理判断”,这对于大一学生来说“可教性”值得商榷。唐金萍借助课文中心灵相通、素未谋面的笔友见面,设计产出任务为完全陌生的大学新生见面。笔者认为,这两个场景其实本质不大相同,所涉及的内容、语言、结构也会不同,或会影响促成环节精准度。另外,唐金萍的促成环节输入量不够,选取的两个促成段落代表性不强,对于产出意义不大。孙荣采用基于POA的“混合式”教学模式,但其教学设计偏于混合式,POA涉及甚少。赵慧敏将“大数据”引入POA,但她把网上搜索结果当作大数据统计,概念理解偏狹。张睿思把“读”本身当作教学任务,缺少“读写译”等实际产出任务,不太符合POA。曹杨将POA应用于雅思阅读,但正如作者自己所述,雅思考试偏重学术,POA针对职场,这样的嫁接似乎有些不妥。   实证方面5篇,其中王静的研究最具创新性。POA团队成员张伶俐曾表明,因教学中“缺少对教材的关注和单词的积累”,过于“聚焦完成任务所需的语言项目,而忽视课文中连贯语篇加工以及难句的翻译”,POA会导致学生“阅读能力显著下降”。无独有偶,徐浩等人的研究也发现“读写结合对阅读能力的提高没有显著影响”。王静大胆挑战了这一结论,将非选择性学习内容也纳入授课中,尽管这部分违背了POA,但学生的阅读水平较之前没有退步。
  还有学者把教学实践和实证分析联系在一起。刘小杏等教学过程设计合理,但他们的研究重点在“写作”,仅仅把阅读当成促成的手段。马青主要考查学生写作在准确性、流利性和复杂性方面的变化,实证分析数据可靠,具有科学性。陈宣荣的研究针对研究生群体,实验操作性强,不过由于实验组和对照组最初水平上存在比较明显的差别,样本选取不太合适,且布置给两组的最后输出任务不同,导致实证的信度較低。
  综上,虽然“基于POA的英语阅读教学”得到学界持续不断的关注,不少学者的研究成果也得到了认可,但是该领域研究现状仍不理想,主要表现在:理论方面,既有研究多是科普同行已熟知的知识,证明POA应用于英语阅读的合理性和可行性,理论创新不多。实践研究虽比较多,但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缺陷,且课堂设计千篇一律,比照教学流程按部就班的设计比较多,改进方案比较少,缺乏革新;细节关注不够,关于教师“脚手架”作用的研究并不多;更重要的是,尽管所有学者均对英语阅读有所关注,但除王静一位研究者外,其他学者多是避重就轻,不约而同地把英语阅读仅仅当成一种输入手段,而把“说”或“写”等产出任务当成终极目标。从数量上来看,实证研究占比最少,仅占21%,实证研究方法也比较单一,效度和信度不高,代表性不强。研究范围尚未完全敞开。针对POA视域下独立学院英语阅读的论文数量有限;外宣力度不够,国外领域未完全打开,相关文献极少。总之,该选题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尚有许多空白区域值得进一步研究。如何运用科学的研究方法和技术,切实做到提高学生英语阅读能力,还是未来研究的重点。
  四、研究展望
  由于POA强调输出,造成学界研究集中在“说、写、译”领域,对于“听、读”等输入性技能的关注度相对不高。以“读”和“写”为例,后者相关论文47篇,前者仅18篇。但POA认为“在输出驱动的条件下,实施提供能够促成产出的恰当输入”是很有必要的,这样能够发挥教师的“专家引领”作用,产生更理想的产出效果。对于英语基础不理想的独立学院学生来说,输入的意义、教师的作用更加重要。虽然学者徐浩和张伶俐的研究都表明,“读写一体化”教学对学生的阅读能力没有显著影响,POA对学生的阅读能力甚至造成负面影响,但笔者认为,基于POA的阅读教学绝不应该仅仅把阅读当成一种手段,把教学重点完全放在写作上,而应该兼顾输入技能“读”和输出技能“写”两方面的培养,避免顾此失彼,至少避免出现“学生阅读能力显著下降”现象。事实上,学生在学习生活和未来职场中阅读量远远大于输入量,阅读能力的培养绝不容忽视。
  此外,相比公立本科,独立学院学生英语基础普遍比较薄弱,词汇量小、语法体系混乱、知识面较窄,思维发散能力不足,且形成一些不良的阅读习惯。因此,教师的“专家引领”作用格外重要,促成环节的输入作用是产出任务能否实现的关键。促成环节中,教师如何搭建“脚手架”,“撤架”后教师如何继续引导学生,以及如何帮助不同程度的学生之间搭建“支架”,保证教师“撤架”之后,学生仍能够游刃有余地处理阅读材料,切实提高独立学院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等,都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最后,鉴于独立学院学生的英语基础和认知能力,如果严格按照POA来实施,从内容、语言、形式三方面集中促成,输入量过大,会给学生造成学习压力,挫伤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自信心,所以,促成应该贯穿整个教学流程,即将促成分解在驱动和评价环节,也符合促成的“渐进性”原则要求。另外,促成应该重点突出。对于独立学院英语阅读教学来说,语言方面的促成应该作为教学实施的首要关注点,内容和结构的促成要建立在学生掌握了高级词汇的用法、词语搭配、积累同义词反义词、理解长难句结构等语言知识基础之上。
  五、结语
  本文通过整理学界既有文献研究,总结前人经验和不足,结合独立学院具体实际,针对POA在独立学院英语阅读教学应用方面提出一些策略,以期为未来POA研究提供一些启发。
  【基金项目】 本文系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教育教学改革一般项目“基于POA的独立学院大学英语阅读教学改革研究”(项目编号:2019JG005Y)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曹杨.基于“产出导向法”的雅思阅读教学探讨[J].英语广场,2017(11):115-116.
  [2]陈杰,陈健.“产出导向法”指导下的大学英语读写一体化教学模式研究[J].成都工业学院学报,2018(1):78-80.
  [3]陈宣荣.“产出导向型”研究生英语读写课教学效果研究[J].广西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3):55-58.
  [4]范祖承.产出导向法教材使用理论在大学英语思辨性读写教学中的应用[J].外语教育研究前沿,2019(1):38-43+88.
  [5]黄珍.产出导向法在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可行性研究[J].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5(8):115-119.
  [6]李庭芳.“读后续写”与“产出导向法”的比较研究[J].英语教师,2019(14):15-19.
  [7]刘小杏,宋敏.“产出导向法”视域下的大学英语读写教学设计与实践[J].宁波教育学院学报,2017(2):50-53.
  [8]马青.基于产出导向法的大学英语读写课教学实践研究——以理工科院校非英语专业大学生为例[J].海外英语,2017(18):114-115+118.
  [9]孙荣.基于“产出导向法”的混合式教学在大学英语阅读教程中的应用研究[J].教育现代化,2019(57):203-207.
  [10唐金萍,耿江华.产出导向法在大学英语阅读课程中的应用研究[J].英语广场,2018(5):107-108.
  [11]王静.基于“产出导向法”的大学英语读写课程教学设计及效果研究[J].高教学刊,2019(3):72-74+77.
  [12]文秋芳.“产出导向法”与对外汉语教学[J].世界汉语教学,2018(3):387-400.
  [13]文秋芳.构建“产出导向法”理论体系[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5(4):547-558+640.
  [14]文秋芳.输出驱动假设与英语专业技能课程改革[J].外语界,2008(2):2-9.
  [15]徐浩,高彩凤.英语专业低年级读写结合教学模式的实验研究[J].现代外语,2007(2):184-190+220.
  [16]张伶俐.“产出导向法”的教学有效性研究[J].现代外语,2017(3):369-376+438.
  [17]张睿思.基于“产出导向法”的英语专业阅读教学实践探究[J].英语教师,2017(1):44-47.
  [18]赵慧敏.大数据时代产出导向法视阈下的大学英语读写教学[J].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9(2):11-12.
  (作者单位 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2030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