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鞍马画造型的艺术风格

作者:未知

  〔摘 要〕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统治的国家,蒙古族入侵中原,民族交融促进了文化交融,鞍马画受到了统治阶级的喜爱,在唐宋后进一步得到了发展。在《宣和画谱》中,鞍马画属于畜兽科,明清后则被归进了花鸟杂项类。可以说元朝鞍马画是中国传统鞍马画历史中最后一个高峰。本文主要从古代画马艺术的发展史入手,分析元朝名家的鞍马画作品,试探讨其造型的艺术风格,管窥绘画发展的内在因素的变迁。
  〔关键词〕元朝鞍马画;造型;艺术风格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大一统帝国。一方面,统治者为了巩固其统治,维护蒙古贵族的特权,把人分为四等,南人地位低下,“九儒十丐”的划分更让儒生失去了读书者的尊严。此外,元朝廷政治上大量使用色目人,统治的百年期间,前八十年未开科举,导致长期主宰中华文化的士大夫文化式微,儒生入仕无门。另一方面,元朝统治者对思想方面的控制相对后期的明清较为宽松,众多文人在无缘入仕的情况下,沉潜书画,解忧消愁,抒发自己的思想和才情。
  一、中国古代画马艺术的发展史
  纵观历史长河,马的形象很早就出现在我国的艺术作品中,远在三千年前的青铜时代,岩画中就出现了远古先民骑马狩猎的场景,郦道元《水经注》中描述:“山石之上,自然有文,尽若虎马之状,粲然成著。”战国时期,骑兵因布阵作战机动性强,取代了春秋时期的以战车为主的作战形式,马作为重要的军队物资,受到统治阶级的重视,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青铜马工艺品,韩非子亦发出“画犬马最难”的感慨。秦皇陵骑兵俑,造型朴素写实,整齐排列,声势浩大。西汉前期受匈奴侵略压迫,文景时期,朝廷大力推行马政,武帝嗜好宝马,派李广远征大宛,赢得良马三千,并作《天马歌》。汉代是以马为主题作品的高峰期,“马踏匈奴”“马踏飞燕”《车马出行图》画像石、《车骑过桥图》画像砖均是这个时期的杰出作品。晋代已经将马独立分为一科,顾恺之有云:“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顾恺之善画马,其人物长卷作品《洛神赋》中马的形象,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南北朝时,对马的作品已有品评,《古画品录》评毛惠远“至于定质块然,未尽其善,神鬼及马,泥滞于体,颇有拙也”。北齐杨子华是有声誉的画马名家,在《北齐校书图》中可以看到他笔下的马“形神兼备,宛然如真”。隋朝画马已形成社会风气,《广川画跋》有记载:“展子虔做立马而有走势,其为卧马则有腾骧起跃势, 若不可掩复也。”到了唐朝,唐太宗为了纪念在开唐战争中骑乘作战的六匹战马,命阎立德和阎立本兄弟以浮雕方式刻画六匹骏马置于陵前,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昭陵六骏”,正是统治阶级对骏马的酷爱与唐帝国的强大,这一时期产生了大批诸如曹霸、韩幹、韦偃等画马名家,鞍马画成为传统绘画的一个重要题材,杜甫做《丹青引》赞曹霸画马技艺高超“先帝御马玉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是日牵来赤墀下,迥立阊阖生长风。诏谓将军拂绢素,意匠惨淡经营中。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又做《画马赞》:“韩干画马,笔端有神,骅骝老大,腰廀清新。”即唐之后,北宋《宣和画谱》记载:“乾象天、天行健,故为马。坤象地,地任重而顺,故为牛。”由此可见,除了关注牛马本身的造型审美,还赋予了其更深的社会内涵,李公麟将鞍马画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赵孟頫赞其白描《五马图》:“五马何翩翩,潇洒秋风前,君王不好武,刍粟饱丰年。朝人间阖门,暮秣十二闲。”对后世影响极大,成为鞍马人物画的最佳范本,堪称“宋画第一”。至元朝,众多画家想要摒弃南宋画风的萎靡迤逦气息,倡导“复古”实践,对其而言,两晋是古,唐是古,北宋亦是古,下文主要从鞍马画的造型和设色两方面浅析其艺术风格的变化。
  二、元朝名家鞍马画的造型艺术
  后世不少学者研究认为,元朝鞍马画、狩猎画的兴盛与蒙古贵族原先游骑为主的生活方式相关,元朝画家为了迎合统治阶级的喜好,故作大批量的鞍马画作品。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不尽然,从社会发展和美术史本身的发展脉络来看,冷兵器时代,马是重要的军事物资,从春秋战国到明清,每一个朝代的统治者都对马有着特殊的感情。此外,元朝的文人画家大抵分两类,一类是赵孟頫这种居庙堂之高者,天子近臣,圣眷浓厚;一类是钱选、郑思肖这类处江湖之远者,隐居山林,终身不仕。就后者而言,没有任何必要迎合统治阶级的趣味。
  钱选,字舜举,号玉潭,湖州人,南宋景定三年乡贡进士。宋朝倾覆后,将其多年经学著述作全部焚烧,“励志耻做黄金奴,老作画师头雪白”“隐于绘事以终身”。钱选是个绘画多面手,人物、山水、花鸟、鞍马均擅长。他曾临李公麟《凤头骢图》,技艺高超,精妙绝伦,吴师道在《吴礼部集》中云“钱郎摹得凤头骢,相见群中更殊特。”其鞍马作品数量颇多,史料记载有《洗马图》《青马图》《相马图》《独马图》,可惜的是这些作品并没有留存下来,现在研究其马画,主要是从《贵妃上马图》来看,图中白衣素装的唐玄宗已经骑上了他喜爱的大宛进贡的宝马“照夜白”,雍容華贵的杨贵妃在侍女协助下往“玉花骢”身上爬。“照夜白”头正身侧,流畅劲挺的线条勾勒马的身体结构,并未对马的鬃尾毛发深入刻画,以此突出其眼部神态。“玉花骢”斜侧身出现在画面中,臀腿处有线勾方圆形状花纹两簇,大小疏密相间得当,鬃毛从头顶到臀骨连成一线,尾部毛发浓密,兼有墨色变化,体现出用笔的提按顿挫,马的头部往后转,似与看画人发生眼神的交流。这幅画描绘的是盛唐李隆基携杨贵妃出游前的场景,南宋遗民钱选画此作,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这个讽刺不仅从杨贵妃因太丰腴,笨拙上马的姿态看出,亦从两匹马的灵动又无奈的眼神中突显。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道人,湖州人,宋朝宗室,闲居吴兴,后被元朝廷招安,元仁宗朝进翰林学士承旨,“荣际五朝,名满四海”。其博学多才,能诗善文,通经济之学,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尤其以书法和绘画的成就最高,山水、人马、花竹木石无一不精,开元初画坛风气。因身份地位关系,赵孟頫流传作品颇多,鞍马画有《调良图》《古木散马图》《人骑图》等。   《调良图》是赵孟頫存世最早的作品,是其在吴兴闲居时所作,此画在众多鞍马画中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图中绘有一位身着唐装的奚官和一匹体格矫健的骏马,大风刮过,奚官搭袖遮挡,并回头凝视俯首的骏马,马的眼神疲惫温顺,已然被驯服,疾风把奚官的衣衫胡子,马的鬃毛尾毛吹得飘飘扬扬。画中人物衣衫宽松,线条劲健细挺,和马的身体造型一样,画家选择了方折遒劲的铁线描。胡须、马的鬃毛和尾巴的刻画运用了高古游丝描,劲细柔韧,宛转悠扬,这些线条以组线的形式出现,每组中墨色由浓到淡,根根竖立,灵动飘逸中又显威风凛凛。
  钱选与赵孟頫亦师亦友,一朝一野,两人就士夫画有所交流,绘画理念诸多暗合。明曹昭在《格古要论》中载有:
  赵子昂问钱舜举曰:“如何是士夫画?”舜举答曰:“戾家画也。”子昂曰:“然,余观唐之王维、宋之李成、郭熙、李伯时,皆高尚士夫所画,与物传神,尽其妙也。近世作士夫画者,缪甚也。”
  元初画坛画家渴求摒弃南宋画院迤逦柔弱的遗风,钱选《贵妃上马图》和赵孟頫《调良图》中的马均是唐人风格,他们的鞍马画皆以临摹唐宋大家为起点,线条遒劲,造型体质感强,考究。但与唐画“成教化、助人伦”的政治功能和北宋以表现物象为主的方式相比,多了份“与物传神”的文人思想。
  在赵孟頫的另一幅鞍马画作品《古木散马图》中,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倡导的“书画本来同”和“以书入画”观点。图中两株古木用了“写”的手法,笔法精湛,行笔的轻重急缓造就了线条粗细干湿的变化,树干部分干笔皴擦,松动自然,树下散马两匹,一正一侧,结构明晰,鬃毛并未拘谨刻画,二马无鞍鞯之累,悠闲自适,周围小草亦用了“写”的手法,生机盎然。
  赵孟頫曾道:“今人作画,但知用笔纤细,敷色浓丽;吾所画看似简率,然识者知其近古。”前句是其对南宋画院纤细柔弱遗风的批判,后句是对自身“复古”实践的肯定。他对自己的马画颇为满意,在《人骑图》上自识:“画固难,识画尤难。吾好画马,盖得之于天,故颇尽其能事。若此图,自谓不愧唐人。世有识者,许渠具眼。”
  此外,前元画坛,宿儒遗老龚开传世名作《瘦马图》,一改唐宋画马膘肥体厚的造型风格。画中瘦马一匹,关节分明,肋骨清晰可见,像怕观者不懂,作者自题解释道:“凡马仅十许肋,过此即骏足。惟千里马多至十有五肋。假令肉中画骨,渠能使十五肋现于外。现于外,非瘦不可,因成此相,以表千里之异”。一反常规,直白可爱,新奇振古。
  后任仁发借助其瘦马形象,做《二马图》,右边棕白相间花马,膘肥肉厚,养尊处优,自在得意。左边棕色瘦马,肋骨凸出,步履蹒跚,疲惫不堪。画家将二马形象比拟社会中的贪官和清官,有一定的讽刺寓意。画面线条细腻,设色柔和,采用了借物抒情,托物言志的手法,表达其一身正气愿为国为民做事的志向。正如画家卷尾自題:“予吏事之余,偶图肥瘠二马……能瘠一身而肥一国,不失其为廉,苟肥一己而瘠万民,岂不贻污滥之耻欤!按图索骥。得不愧于心乎?因题卷末,以俟识者。”
  三、元朝鞍马画中的风格流变
  元朝是个特殊的朝代,造成元代绘画繁荣的原因,与其国家政策、经济发展、文化背景和文人的社会地位息息相关。元初虽八十年未开科举,断送了文人“学而优则仕”的前程梦想,但汉族大家依然重视子孙后代的文化教育和诗文书画传授。元代的文人集诗人、画家、书法家于一身,才情兼备。他们参与到诗书绘画中,不可避免地促进了文人画的发展。
  因此,元代鞍马画的艺术风格由唐宋的从严从实,转化为从松从虚,关注笔墨情趣,除了湿笔润色,干笔皴擦也成为一种崭新的尝试,元代画家另辟蹊径,力图在用笔、构图和意境上挣脱宋画重理法的束缚。正如张泰阶在《宝绘录》中说:“元代诸君,资质即高,取途复正,往往于唐法中化出而为逸格。”最终这些诸多因素的融合,使元代鞍马画在传统绘画的发展中独树一帜。
  (责任编辑:牧鑫)
  参考文献:
  [1]王伯敏.中国绘画通史[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
  [2]陈高华.元代画家史料汇编[M].杭州:杭州出版社,2004
  [3]卢辅圣.中国花鸟画通鉴6:霜前雁后[M].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2008
  [4]曹清.元代江苏绘画研究[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1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27683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