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的形态及句法特征对比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拟态词是将人或动物等的动作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的词汇,汉韩拟态词在概念和表达上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通过对比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在句子中不同的语法功能,可以发现中韩拟态词形态上的异同以及在汉语中,拟态词可以做主语、谓语、定语、副词、冠形语、感叹语等,而在韩语中拟态词只能用作谓语、定语、副词、感叹语。
  关键词:身体动作拟态词;中韩对比;形态特征;句法特征
  韩语与世界其他语言相比,含拟态词较多,拟态词有使表达更加生动形象的功能。相对来说,汉语中的拟声拟态词并不发达。故国内研究较少,杨仁津(2012),在《中韩拟声词对比研究—以在实际语言运用中为主》著作中介绍了中韩拟声词在实际语言应用中的区别等内容,分析了中韩拟声词各自独特的特性。李一佼(2014)通过研究韩国语拟声拟态词的词汇词义论和语音变换来总结出了韩国语拟声拟态词特性及构成法则。国外关于中韩拟声拟态词的研究主要在教育学方面如LIU HUIWEN(2014),在)著作中通过查找TOPIK考试中的拟声拟态词来为汉语学习者总结中韩拟声词等等。本文以上述研究为基础,对中韩拟态词形态上和句法上的特点进行对比总结。
  一、中韩拟态词的概念比较
  朱德熙(1956)首次根据语言的形式把形容词区分为性质形容词(简单形式)和状态形容词(复杂形式)。此后,他在《语法讲义》中进一步指出,性质形容词包括单音节形容词和一般的双音节形容词。同时,他还指出了状态形容词的五种类型:
  (1)单音节形容词重叠式:小小儿的。
  (2)双音节形容词重盛式:干千净净(的)。
  (3)“煞白、冰凉、通红、喷香、粉碎、稀烂、精光”等。
  (4)带后缀的形容词.包括ABB式:“黑乎乎、绿油油、慢腾腾、硬梆梆”,A里BC式:“脏里呱哪”,A不BC式:“灰不溜秋、白不雌列”双音节形容词带后缀的只有“可怜巴巴、老实巴焦”等少数例子。
  (5)“f+形容词+的”形式的合成词((f代表“很、挺”一类程度副词):挺好的、很小的、怪可怜的。
  此外,朱德熙还认为从语法意义上看,性质形容词单纯表示属性。状态形容词带有明显的描写性。从语法功能上看,这两类形容词也有很大的区别,性质形容词作修饰语远不如状态形容词自由,无论定语或状语都是如此。
  吕叔湘把状态形容词称为形容词的生动形式,他在《现代汉语八百词》中提出了形容词形态上的特征和功能,并整理了形容词的生动形式表。
  在韩语中,相较拟声词的意义多样化,拟态词的意义相对较少, 一般用于描述事物的模样或态度。 根据《韩国语大辞典》(2009 版)的解释,拟声词的定义是模仿人类声音的一类词, 拟态词的定义是形容人或事物的模样或移动状态的一类词。 在 《延世韩国语词典》(2008 版)当中,拟声词是“哇呜哇呜”“嚯嚯”“当啷当啷”等这样模仿声音的词语,拟态词则是“一滴一滴”“连连低頭”等这样对事物的模样或移动进行描述的一类词语。
  韩国通常将拟声词与拟态词放在一起研究,单独研究拟态词的成果不多。Yu ChangDong (1980)认为,状态词属于“感觉副词”,并且从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知觉的角度把韩国语中的状态词分为了六种类型。Son NamIk (1995)根据音节的多少对韩国语的状态词进行了分类。Gim JungSeop (2001)认为,韩国语的状态词具有多种多样的重叠形式。Chae Wan (2003)指出所谓的拟态词,是将非听觉上的感觉转换成听觉的表现形式,把韩语的状态词分为单独型和重叠型。他认为,单独型又可以分为单音节状态词、双音节状态词、三音节状态词和四音节状态词。重叠型又可以分为“全部重叠”和“部分重叠”。 I MyeongGang (2010〕研究了汉语、韩国语状态词各自的形态特征,而且把构词法区分为派生法与合成法,并且分别详细地进行了说明。
  对照中韩拟态语概念,可以发现两者都是表显人或事物动作或状态的词,意义和功能上均相似,且二者都可以设定词类的对象。韩国语词典中有“拟态词”这一用语,对韩语拟态词的先行研究也相当深入。相反,在汉语中,拟态词的概念在词典中不存在,更多称其为状态词。另一个不同点是,韩语拟态词和拟声词一起被称为表现(象征)副词,因此属于副词,而汉语状态词属于形容词。
  二、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形态和句法特征对比
  汉语和韩语属于不同的语言体系,表达身体动作的拟态语在形态上也理所当然存在着差异。因为韩语是表音文字,音节由元音和子音组成,会出现子音交替,母音交替等反复形态。中文既是表意文字,又是孤立语,所以不能构成这种形式。不仅如此,关于汉语身体动作拟态词的研究,对汉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形态的观点也不尽相同。
  (一)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形态特征对比
  韩语中身体动作拟态语不能单独成为单词,通过反复获得自立性的情况较多。另外,单独型成为单词的大部分也自由地构成重复型。所谓单独型,是指一个形态素形成的身体动作拟态词。根据其音节数可分为一音反复型(AA型),二音反复型(ABAB型),三音反复型(ABCABC型)。
  中韩两种语言虽然属于不同语系,但ABAB型拟态词的形态十分统一。除此之外的其他型拟态词形态上基本无相同之处。
  在汉语中,身体动作状态词不会发生词类转换,只是在句子中担当不同的角色。即在修辞学的范畴内。汉语的身体动作状态词后面加上“的, 地, 得”等接词, 可以在句子中起到修饰语,谓语,副词,补语的作用。
  汉语身体动作状态词在担任副词功能时表现行动的方式或态度。具有重叠型结构,普遍以“身体动作拟态词+地+动词”的形式出现。但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在行使副词功能时,既可以修饰动词,又可以修饰形容词,与此相反,像汉语中一样,被修饰的谓语一般都是动词。在这种情况下,汉语肢体动作拟态词应出现在动词正前方。身体动作状态词与助词“的”结合,具有谓语的功能。 李明江(2010)中状态词作为谓语使用的话,表示短暂的瞬间变化,形成动态,通常后面加上“的”。 此时,汉语身体动作状态词应出现在句子的末尾。 另外,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省略“的”一词。   汉语中的身体动作状态词担任补语时,在身体动作状态词前加上“得”,起到说明动作态度和程度的作用,经常位于动作后。这时,身体动作拟态词表示动作变化,成为句子的主要叙述成分。起补语作用时通常是在把字句和被字句中。AB型和AABB型后面可以省略“的”,其他形式不能省略。
  (二)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句法特征对比
  韩国语语是句子的身体动作主要在拟态副词用中文写的谓语修饰的作用。 这是韩国语动作的身体是典型的拟态词功能。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不仅具有副词性功能,还与派生接尾词结合成形容词或动词。 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具有像这样使词类完整的语法特征。 韩语拟态词与接尾词相结合,可以成为派生动词或派生形容词,履行谓语的功能,通常在句子最末尾使用。
  整理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的句法特点如下: 首先,中韩身体动作的拟态词都具有基本功能——副词功能,谓语功能和修饰语功能。不仅如此,汉语状态词还可以履行补语的功能,履行补语功能时要加助词“得”。
  第二,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属于象征副词,因此基本上是履行副词的功能。这时,在句子中可以直接修饰动词和形容词。由于汉语身体动作状态词属于形容词,因此可加贴助词“地”来履行副词的功能,仅修饰动词。但部分AA型和AABB型可以省略“地”字。
  第三,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和汉语状态词都可以接词尾来履行谓语的功能且中韩拟态词都有接续词省略的情况,可以发挥谓语功能。
  第四,在句子中履行修饰语功能时,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可以加上接续词,成为动词或形容词后与冠型词型词尾结合使用。 相反,汉语身体动作的状态词可以加上助词“的”来使用。
  三、结语
   本文以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为研究对象,对相应身体动作拟态词进行分类,然后对不同类型的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的通史特征及形态特征进行对照分析。
   可见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都是表达人或事物动作或状态的词。 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和拟声词一起被称为表现(象征)副词,因此属于副词,中文身体动作状态词属于形容词,在词类的区分上有很大的差异。 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具有基本功能——副词功能,谓语功能和修饰语功能。 汉语身体体动作拟态词除了具有上述功能外,还可以履行补语的功能。 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在履行副词功能时可以直接修饰动词和形容词,而中文身体动作状态词则接有助词“地”,执行副词功能,仅修饰动词。 但是,一些“AA型”和“AABB型”的拟态词可以省略“地”字。 执行修饰语功能时,韩语身体动作拟态词可加接续词,成为动词或形容词后与冠型词词型词尾结合使用。 相反,汉语身体动作的拟态词可以加上助词“的”来使用。
  综上所述,本文研究了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的概念,形态特征和句法特征。总结了关于中韩身体动作拟态词在句法特征的差别和相似点,分析了中韩两国身体动作拟态词在句法特征用法上的差别,在汉语中,拟态词可以做主语、谓语、定语、副词、冠形语、感叹语等,而在韩语中拟态词只能用作谓语、定语、副詞、感叹语。
  [参考文献]
  [1]吕叔湘.汉语语法 论文集[M].北京:科学出版社,1951.
  [2]周石平.状态词的语法类属——基于“定式”的解读[J].双语教育研究,2017,4(02):72-80.
  [3]金一龙. 汉韩状态词对比研究[D].山东大学,2013.
  [4]曹珹娓. 汉语状态词与韩语拟态词比较研究[D].山东大学,2013.
  (作者单位:天津外国语大学,天津 30000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3490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