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是不是普通人

作者:未知

  长久以来,人们对教师的期待存在着一种反差:非从教人士可能对教师有很高的期待,认为教师应该甘于清贫、无私奉献,应该是社会的道德楷模;教师却可能认为自己是普通人,需要养家糊口,难以做到无私奉献。是社会对教师的期待太高了吗?还是教师的自我期待太低了?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春蚕”和“蜡烛”的比喻代表了对教师无私奉献乃至牺牲自我的高期待。这种观念甚至引发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2019年8月,某信访处接到一封投诉,投诉人举报一对教师夫妻暑假在家给自己的孩子补课。投诉的理由,一是国家禁止补课和超前教学,二是只给自己孩子补不给别人家的孩子补有违公平。该投诉人针对性地提了两条处理建议:停止一切补课行为或免费给其他孩子补课。禁止父母给孩子补课当然是个让人忍俊不禁又近乎无理取闹的要求。多少受过一些教育的父母都可能给自己的孩子补过课,这本无可厚非。这个故事的特殊之处在于补课的人是教师。这反映了非从教人士对教师的高期待,这种高期待突出地反映在投诉人提出的“免费给其他孩子补课”的要求中。天底下千千万万父母给自己的孩子补课,我们何曾要求他们给其他孩子免费补课?
  今年五一期间,一位教师因为送外卖上了热搜。网友们对此议论纷纷,其中有一种看法认为教师不应该送外卖,课余时间也要花在教育教学等相关事情上。这种看法背后依然是非从教人士对教师的高期待在作祟。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当事人不是一位教师,在非工作时间兼职赚钱,可能会被当作勤劳的模范,至少不会引来那么多非议。
  在面对无理要求和无端非议时,教师本人或其他社会人士可能这样辩护:教师也是普通人,要抚养和教育孩子(包括给自己的孩子辅导功课),要赚钱养家糊口(包括在非工作时间送外卖)……可见,“教师是普通人”可能是教师面对“道德绑架”时的自我辩护。这种辩护是有意义的,它提醒着那些非从教人士回归常情常理,放弃对教师过高的期待。
  那么,我们能就此得出“教师是普通人”的结论吗?不能。明眼人肯定已经看到上面的想法可能有问题,比如,政府是禁止教师有偿补课的,即使是在非工作时间。这里涉及两个相关联的问题:第一,为什么非从教人士可以补课赚钱,教师就不行?第二,为什么禁止教师有偿补课,而不禁止教师的其他兼职(比如送外卖)?一个简单的回答是:有偿补课可能会败坏教师的教育教学,比如教师工作时不好好上课,让学生通过有偿补课的方式去学本该在课上学的内容。其他兼职(比如送外卖)与教师的教育教学则没有这种直接的牵连。从这点可以看出,教师和普通人有点不一样。
  既然其他一些职业也有一些从业的禁令,那么,教师职业的这个特征也不算很特别。教师职业的特殊性在于弥漫的道德要求。对教师的道德要求不仅体现在工作中,还体现在私生活中。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教师伦理不仅仅体现在工作中的职业伦理,还体现在生活中的一般伦理。这种一般伦理,简言之,就是众所周知的“身正”。对于处于道德发展中的孩子来说,教师是伦理生活的示范者。这意味着,教师不仅要在学校身正为范,在日常生活中也要品行端正,因为教师作为示范者,要在校内外保持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希望社会上的其他成人,尤其是对年轻人有较大影响的人(比如父母、明星等),能够成为伦理生活的示范者。不过这种期待没有对教师的期待那么高,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父母和明星都不是为了影响孩子的发展而存在,而教师却是为了促进孩子的发展而存在。教师职业的这种伦理特征,是非从教人士对教师产生高期待的重要原因。
  可见,虽然我们可以用“教师也是普通人”来为教师的一些行为辩护,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教师不普通的一面。当非从教人士对教师提出高的期待时,他们看到了教师不普通的一面;当教师用“普通人”来为自己辩护时,不可忘了这特殊的一面。如果教師仅仅把自己当作“普通人”,那么这种自我认识是有问题的。说得严重一些,如果教师群体普遍认为“教师是普通人”,那么教师群体和教育行业就面临一些危险。从物质层面来说,如果教师是普通人,教师何以要求不低于公务员的工资?从精神层面上说,如果教师是普通人,教师职业特殊的尊严和荣誉靠什么来维系?教师的工资待遇和很多因素相关,这个问题在此不去深究。在这个上下文中,教师职业特殊的尊严和荣誉是更相关的问题,它既关系到社会对教师的期待,也关系着教师的自我认识和期待。
  有的教师会说:我们就是普通人,不需要特殊的尊严和荣誉。也许,有些教师只是把教师当作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和其他工作没有什么两样。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么,教师就是普通人,教师职业也没有特殊的尊严和荣誉了。但是,这其中包含着误解。这种误解不是非从教人士对教师的认识有误,而是教师的自我认识出了错。
  教师职业是能感召和吸引入去从事的一种职业。一个人会以教师为自己的理想职业,把教师工作当作实现自己人生意义和价值的途径。对于那些带着使命感去从事教育实践的人而言,奉献乃至牺牲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正是这些人的奉献乃至牺牲为这个职业带来了崇高的尊严和荣誉。也正是一代代前赴后继以教育为理想职业的人维系着教师职业的尊严和荣誉。需要指出的是,不管是以教育为理想职业还是奉献牺牲,都是只可感召不可强求的事情。我们无法要求每一位教师都以教育为理想职业,也无法要求每一位教师都去奉献牺牲。由此可见,非从教人士的高期待错在把奉献牺牲当作对任何教师的要求;教师则可能在以“普通人”自居时忽视乃至误解了他们那些奉献牺牲的同行。
  总之,教师既有普通人的一面,也有不普通的一面。一般来说,教师普通人的一面不难理解,教师特殊的那一面却难以理解,也易遭误解。因此,不管是非从教人士还是教师,都需要在理解教师的特殊性方面付出努力。
  【陈国清,福建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讲师】
  责任编辑 李敏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38615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