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物质颜料发展对现代工笔人物画的影响

作者:未知

   综观当今中国美术,中国画秉持开放的态度,对工笔人物画的变化除了传统的材料外,还融入了综合材料等媒介。尤其中国工笔人物画中绘画材料种类运用越来越广泛,不断创新,推动着其快速发展。材料的丰富运用对绘画形式美感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带动观者审美观念的革新。颜料作为绘画最重要的材料之一,在中国工笔人物画发展中的地位重要,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割。本文所述矿物质颜料,从古代壁画的辉煌,到文人画盛起的逐渐没落,再到现当代这种古老的绘画材质被重新认识,再度兴起。该材料在保留传统样貌的同时不断创新,并被命名为“岩彩”,使矿物质颜料在中国美术发展史上重新大放光彩,拓宽了中国画的发展道路,使工笔人物画呈现出多姿多彩的繁荣景象。矿物质颜料的回归和发展标志着色彩绘画语言创新并且正式跨入现代绘画的历史进程。
  一、矿物质颜料现状
   民族、文化的相互融合,加之中外交流的不断增多,这些都开阔了画家的眼界,其艺术创作理念受到引导和启发。世界艺术发展脚步不停歇,中国工笔人物画作为中国画的一支,顺应时代发展不断进步,在此期间涌现出诸多优秀画家。此时的绘画题材探索也不再局限于传统历史观念,更多表现当今政治、经济、生活、文化等,以反映现实话题、现实生活题材为基础,绘画风格鲜明、成熟。世界艺术文化相融合,众多工笔人物画家在研究和实践中不断探索,在继承传统技法的同时,融入其他艺术风格和材质运用,从而衍生出属于国画的独特技法;又融入西方绘画的精髓和观念,打破传统中国工笔人物画中平面造型表现形式,将其与写实艺术相结合,在保留中国画中人文意境表达的同时促进其发展创新。现当代工笔人物画更多探讨人文精感以及思想和情感的表达,矿物质颜料和技法的融入,丰富了工笔人物画的色彩表现,在扎实的人物造型的基础上注重描绘人物的内心世界,为现代工笔人物画的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
   (一)矿物质颜料发展概况
   在传统中国绘画历史中,传统矿物质颜料是将彩色岩石矿物碾磨成粉,并在创作过程中调胶后使用的材料。矿物质颜料作为绘画媒介在我国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最早见于彩陶文化史中;在汉代得以发展,汉代墓葬文化中可以体现;随着唐朝工笔重彩的出现而兴起,顶峰时期矿物质颜料主要是运用在以宗教传播为主的壁画等绘画形式中。可见,矿物质颜料应用历史之久远。在宋代以王维为首的文人画和水墨画逐渐传播并流行后,工笔画便日趋衰败,以致后期矿物质颜料出现断层。
   矿物质颜料在唐宋时期随佛教传入日本,日本吸收当时中国绘画特点,将其融入自身文化及审美,创造出日本本土风格的“大和绘”和“浮世绘”,一并命名为“日本画”。从日本画作品中能看出唐宋时期工笔画的影子,同时也是具备日本特色的独特绘画形式,不得不赞叹艺术的博大精深。日本画家对材料的选用极为精细,他们充分利用材质本身特性,创作出的绘画作品给人以沉静安逸的视觉体验。
   直至近代以来,随着文化艺术交流的频繁,人们观念逐渐转变,由此带动绘画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中国画家意识到,曾经在中国传统绘画中矿物颜色的表现力及其蕴含的独特美感,矿物质颜料的重要性重新被中国当代工笔画家关注。20世纪90年代,一批中国学者、画家留学日本,学习日本画,进一步了解矿物质颜料,将日本新岩技术和中国工笔画相结合,把我国传统绘画材料以一种更加丰富的面貌带回来,意义深远。1996年,画家胡明哲将新矿物质颜料命名为“岩彩”,由此诞生了中国美术的一个新概念,使得中国画家用更加开放的心态和轻松的角度进行绘画创作。近年来,越来越多工笔画家重视开发新种类矿物质颜料,不断创新,深入研究技法,不断探索该颜料如何展现出画者绘画风格、表达自我情感。经过几十年发展至今,矿物质颜料的创新促使工笔画改革和发展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传统天然矿物质颜料将天然彩色矿物质(如朱砂、石绿、红白珊瑚粉、云母粉等)进行粉碎、研磨、漂洗、溶胶等工序,根据矿物质磨制颗粒粗细不同形成不同色相。近年来,在各级别画展中,人们经常能见到以矿物质颜料为主的国画作品入选并获得奖项。如此突出的表现也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使更多人认识和了解矿物质颜料。为了更高效地推广矿物质颜料,国内相关美术院校相继开设了有关研究课程,中国美术学院还成立了研究所,打破了一直以来“水墨最为上”的传统观念。中国矿物质颜料发挥其自身特色,从创作理念、审美追求等方面将中国工笔人物画带入新阶段。
   (二)岩彩与矿物质颜料的区别
   至此,很多人脑中一片混沌,岩彩是什么?与矿物质颜料有什么区别?这便是与学科发展有关的问题。岩彩只有几十年的发展时间,虽然大力推广,但依旧有人认为岩彩源于日本,带着怀疑和排斥看待岩彩。殊不知,这一画法早在中国几千年前的绘画史上便已存在,日本在矿物质颜料的传承与发展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创新,两者之间的区别只是传统与现代的不同“称谓”。“矿物质颜料”是古代的概念,“岩彩”是现代的命名,显而易见,不论是岩彩还是矿物质颜料,两者都是继传统颜料本质和技法运用表现的发展与突破,是古典传统的表现技法延伸为现代绘画语境。矿物质颜料表达出东方绘画的色彩观念和审美情趣,虽然矿物质颜料在几百年后以全新面貌回归,我们却从未把它的根丢弃,这便是最好的答案。那么,中国或日本、失去还是得到还重要吗?
   天然矿物质色彩较单一,现代矿物质颜料加入了堪培拉、合成颜料等,使色彩种类更加丰富,以其不同的画面技法表现,分支出重彩画和岩彩画两种材料相同、绘画形式不同的画种。矿物质颜料在中国绘画领域的运用范围不断扩大,其观念和表现形式也融入当代文化脉络,成为一种观念性的象征。
  二、矿物质颜料对中国工笔人物画发展的意义
   绘画材料作为作品创作过程中最基本的物质媒介,是画家对于艺术的理解、题材的把握、情绪情感和思维意识的承托,将情感内容以视觉形式直接传达给观者。
   客观性和可塑性是绘画材料的特点,这一特点为表达绘画语言、增强画面的表现力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不同绘画材质的运用,会催生出不同的绘画语言,这也标志着艺术家创作风格的逐渐成熟,体现出艺术家较高的艺术审美水准。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提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传统的工笔人物画色彩相对单一、构图简单,工具材料和技法无法满足工笔人物画当下的发展需求。现当代画家在画面内容和材质的选择上更为丰富,在传承传统技法的同时,又能与时代创新相交融,工笔人物画由此演化出全新的、不同于以往的独特的精神面貌,这也是绘画跟随时代发展的鲜明印记。因此,有人提出“传统工笔人物画融入了其他艺术文化和材质工具,离开了传统绘画材料的工笔画还是否是工笔画”的质疑。殊不知,中国古代道家的大同思想与这一现状不谋而合,即万物归我所用,表述了物质和精神的统一。不同材质有不同的属性,呈现出不同的画面效果,作品因此大放异彩。
   矿物质颜料与传统国画颜料完全不同,矿物质颜料相比而言色彩稳定性更高,色彩经久不易变,画面层次更丰富,颗粒质感和表现形式方面有较高的辨识度,其所具有的天然特质可以通过观赏甚至触摸来感知,富有现代感和时代特征,拓展了观者对于绘画传统的视觉观赏体验。在绘画过程中,矿物质颜料为画面加工处理后的颜料所呈现的状态和材质本身都增添了新的属性。矿物质颜料绘画崇尚色彩与肌理相互交织的画面感,鲜艳有余不显匠气。随着矿物质颜料种类范围的不断丰富和扩大,画家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创新研究,在作品画面上所呈现的效果也更加丰富多彩。不同矿物质颜料种类的使用引发新的表现形式,在绘画的传情达意方面,画家有更多选择和更丰富的绘画语言来表达真情实感,这些影响随着材料领域的不断拓宽,得到了层层延展。
   可以說,矿物质颜料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和绘画理念回归并融入中国传统工笔画中,为工笔人物画注入了新的活力和生机,表现形式更加新颖和多样,丰富了传统工笔人物画的画面。
  参考文献:
  [1]王雄飞.岩彩画教材:岩彩画的材料与技法研究[M].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1.
  [2]王雄飞.2011年中国岩彩画展暨中国岩彩画二十年发展论坛[M].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1.
  [3]卓民.中国岩彩绘画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6.
  [4]蒋采苹.中国画材料应用技法[M].上海:上海美术出版社,1999.
   (作者单位 商洛学院艺术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39456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