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技术、信仰与叙事:江西民间艺术的当代进路探赜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黄轶

摘 要: 立足于江西民间艺术面临的失落史,进行民间艺术的当代进路摸索。在技术赋能的时代背景中找到技术与艺术的融通性,在诸神遁走的人文环境中追寻民间信仰的原初归途,在博物馆化严重的传播现状中创新民族叙事形式。从客观角度的技术统治到主体层面的信仰缺失,江西民间艺术的当代进路在艺术与技术的矛盾和解和民间信仰的找寻过程中,最后上升为民族叙事的文化传播运作。

关键词:技术;信仰;叙事;江西民间艺术

中图分类号:J12 文献标识码:A

江西民间艺术是指产生于赣鄱地区且在民间广为流传的传统艺术形式,如景德镇陶瓷、南昌瓷板画、新干剪纸、萍乡湘东傩面具艺术、婺源三雕艺术、南丰傩舞等。按照媒介载体的划分,江西民间艺术可分为三类,一是以景德镇陶瓷为代表的民间手工艺术、二是以景德镇民窑陶瓷美术为代表的民间绘画艺术;三是以南丰傩舞为代表的民间曲艺艺术。尽管受到外部环境的多重入侵与冲击,本地传承人也越来越少,但江西民间艺术仍然继续存在。从外在环境来看,得益于东、南、西三面环山,北面临江的地理位置,江西省自然条件优渥,农业兴盛发达。赣地人民世代耕种,自给自足,安常守故。农业文化孕育了编织、木雕、陶瓷等工艺,人们逐渐把握和精心设计事物的线条、造型、装饰等。赣鄱文化滋养的江西民间艺术,数代稳定传承,逐渐成为民族文化的象征符号。“民俗学家相信,所有民族都有能力制造出独特的事物,研究者会将这些事物视为艺术。”[1]80从内因来看,江西民间艺术自身并没有受到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它有自己的生命,可以长期存活,它的发扬程度,与其受支持程度息息相关。在未被支持的条件下,传统隐遁于地圈边缘,而在重获支持时,传统将在地圈边缘逐渐走向中心。

一、人类世的生存方式:人工协作智能

民间艺术以效用为目的产生,但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兼具实用和审美双重价值。景德镇陶瓷原只作为用具存在,而今许多陶瓷制品被珍藏,瓷上绘画更别具一格,为后人所钻研,具有丰富的审美价值;新干剪纸从人手可触的实用性装饰物,到今天被精装陈列于美术展览之中,审美观赏价值便大大超越了实用价值;南丰傩舞围绕驱疫逐鬼的祭祀内容而展开,最初的锣鼓节奏简单随意,后在改革发展的过程中加入了戏剧、灯彩、武术等元素,愈加具有艺术性。艺术来源于生活,在几千年来的历史生活中,逐渐区分了庙堂艺术和民间艺术, 它们同宗同源,但又大相径庭。

从当下出发,技术统治的人类世,人类生命力似乎呈整体颓然之势。机器制造愈多,人工制作愈少。而在当今社会的实景是,机器越来越廉价, 昂贵的是手工。我们在这个社会所要捍卫保护的,也正是手工。大气化学家保罗·约泽夫·克鲁岑(Paul Jozef Crutzen)提出“人类世”的概念,并对“人类世”一词给出了具体阐释:“自1784年瓦特发明蒸汽机以来,人类的作用越来越成为一个重要的地质营力;全新世已经结束,当今的地球已进入一个人类主导的新的地球地质时代——人类世。”[2]23按照拉图尔的说法,人类世中的人类是人为灾难中的人类,而我们从未掌控人类世中的人类。换句话说,当前似乎被人类掌控的地球,处于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甚至与之分裂的时代,而实质上这才是人类受到根本性威胁的时代。海德格尔表述得更加直接,他认为真正的威胁已经在人类的本质处触动了人类,技术的统治地位咄咄逼人。人类成为“唯一可以决定地球未来的物种”[3]3,而实质上这才是人类受到根本性威胁的时代。在人类世中居于统治地位的不是人类,而是技术。在人类世里,自然的人类文明向技术人类文明的过渡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当今时代,人工智能赋能于各行各业,民间手艺人是否可被完全取代?

传统手工的失落,是社会文化的几近断裂,也是历史进程的悲剧。但民间艺术工作者所捍卫的是祖先传承下来的智慧,是凝结在劳动人民心中的艺术理想。之于此,艺术和技术何以两全?尽管这张由人工智能织成的网已将人类世界的各个角落笼罩,但其技术还停留在弱人工智能阶段。在这一阶段,人工智能远远没有达到与人类智力水平比肩的地步,不可能如人一般有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尤其在艺术领域,人工智能的机械编程永远也无法制造人类情感。“但无论人工智能发展到哪一阶段,艺术本体和情感,乃至人类灵魂的独特性都决定了人工智能不可能取代人类智能。”[4]5因此,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协同合作阶段是不可避免的。2016年成都设计创意周展示了“蜀绣”与“蜀锦”两种传统手工艺与人工智能结合的作品《中国宝贝》,这是一幅经人工智能软件提炼加工后的手机图片,主体熊猫栩栩如生,背景色彩斑斓炫目,锦中有绣,绣间穿锦,高科技元素的融入,丝毫不影响作品的艺术欣赏价值。蜀锦文化作为纽带,已然开启现代技术应用于传统手工艺的大门。而传统与智能,已进行了融通性的合作,既降低了作品的制作成本,也保留了民间艺术的艺术价值,使得精粹的非物质传统文化走入了寻常百姓家。就地域来看,江西民间艺术与人工智能之间融通性较弱,但未来的发展态势仍然十分乐观。例如依托于人工智能的剪纸图像库建立,根据剪纸图案的纹理、形状、组合等实行分类保存,进行民间剪纸的数字化保护,高效又便捷的同时,也可在检索与提炼中自动生成新的创意图案。南丰傩舞和赣南采茶戏如能运用多感官交互技术和智能传感技术,以动态演绎、创新叙事模式、交互乐趣等智能科技特点,则更加吸引年轻人的目光。在创作之外,民间艺术的展示也可以与人工智能进行融通性合作。例如,新干剪纸艺术的展示可利用人屏交互装置。剪纸内容的静态,而伫立于剪纸作品之前欣赏的人物环境动态,通过智能感应器判断现场环境与人物的密集程度,让整个卷轴画面呈现出动感效果,更为剪纸增添欣欣向荣的热闹气象。

“资本通过制造或购买得到了弱人工智能劳动者的所有权,从而获得了占有了其全部劳动成果的法定权利。而弱人工智能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创造出来的价值大于其生产维护成本,这中间形成了剩余价值。资本依据其对弱人工智能劳动者的所有权獲得了这种剩余价值,因此得以循环增殖。”[5]10在技术统治的人类世,一种由人类和人工智能协同合作的新的劳动生产方式正在形成。要实现资本增值,民间艺术也必将实现与人工智能的合作,以适应生存土壤, 并获得最适合资本的利益。如江西景德镇陶瓷技艺,它包括传统薄胎瓷制作技艺、传统斗彩瓷制作技艺、传统粉彩瓷制作技艺、玲珑瓷、影青瓷、瓷业习俗、雕塑瓷手工制作、颜色釉烧制、传统陶瓷书法技艺等,技术难度非常之高。以传统薄胎瓷制作技艺为例,薄胎的杯体厚度仅0.5毫米,要求以一种绝对心静的状态进行制作,一般来说,这项技艺在18岁之后就不能学习。再如上釉和釉上书画,在给瓷上釉的过程中,制作的瓷器需要放入盛满釉的釉池内,这里的技艺要求是迅速精准,保证釉不能进入碗内,否则此件瓷器就此作废;釉上作画更为艰难,绘画须一气呵成,对绘制者的艺术要求极高。江西景德镇陶瓷工艺人将“工匠精神”诠释得淋漓尽致。尽管有如此高技艺要求,当遇到赋能于各行各业的人工智能,景德镇陶瓷也开始了传统工艺的科技创新。如运用大数据与景德镇陶瓷产业的结合,直接推动了陶瓷领域的大革新。

在技术统治的人类世,人工智能是时代所趋。古老的手工艺要得到良好的传承,需要进行多维度考虑,不能只停留在过去。弱人工智能意味着与手工的协同互促,艺术与技术的融通性是从过去到当下、从当下到未来的跨越中必经的历史过程,更是江西民间艺术在人类世的生存方式。重建我们与经验的直接关联、回到感性与理性未曾分裂的原初状态,不仅要解决技术与艺术的矛盾,映射在江西民间艺术的世界里,更是在技术统治下回到原初经验,在民间信仰中对生命世界理解的重构。

二、原初归途:民间信仰的追寻

海德格尔提出“天、地、人、神”四方游戏说。“它让天、地、神、人之纯一性进入这个场地中。位置在双重意义上为四重整体设置空间。位置允纳四重整体,位置安置四重整体。”[6]1201庙会从古至今就是集群性的人神交流场所,作为一种人神集体对话的特殊形式,人们将自己的精神意愿寄托于此,也由此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以愉悦神明。在长久的发展过程中,庙会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娱乐提供了重要的活动场地,民间商品开始在市面流通。民间艺术也在民间信仰的纽带中获得了强大绵长的生命力。远古时代,天、地、人、神在这四方域中同一游戏,人们相信花神、鸟神、水神的存在,他们在信仰的力量下与自然和谐相处。他们一切的生活生產皆从万物的整体出发,应合自然变化的规律和物的特性,力求达到人与万物契合的最佳状态。彼时的世界已融入自然气象,扎根于神灵,充满万物自化的意涵。

公元前5世纪,普罗泰戈拉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这一尺度主宰人类社会2000余年。如同海德格尔提出的“大人”方案,他接着胡塞尔的认识,认为“此在”烦忙于世界境遇之间,“此在”与事物进行交流,而事物的意义是由事物所呈现于其中的视域而给出的,“此在”与世界等值,“此在”在,世界在。人在与事物交流的过程中构成一个整体,造物活动创造了世界,有人才有世界,人赋予了事物存在的意义。在这样的语境中,人的地位被放大了。在地质史上,人类在地球上的存在时间是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而在今天的人类世里,现代人在一种表象状态的自我,也就是自笛卡尔“我思故我在”中获得了本质,在人类惰性四处泛滥的时代,今日的耕耘和丰收不再是顺应大自然生长之力的农业时代下人类的细心呵护与静待成熟,技术的粗暴打破了原有的安宁,大棚栽培、收割机、播种机等接连出现,大大减轻了农耕的劳动强度。而人类起初的沾沾自喜在后来的一系列灾难中警醒了,人类在地球上留下的一连串自大脚印。诸神遁走,赋予在传统民间艺术上的民间信仰的正在或已经缺失,江西民间艺术正在面临着一段失落的历史。

民间信仰是指民众自发地、群体性地、规律性地对超自然精神体表示信奉、尊重和敬畏。“随着现代技术的加速进展,现在我们得以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尼采所谓的‘上帝死了’意味着自然人类精神表达方式的衰落,即传统宗教、哲学和艺术的衰落,换种说法,是技术统治压倒了政治统治,而自然的人类文明正在过渡为技术的‘类人文明’。”[7]24在当今江西众多民间艺术中,民间信仰愿望最为强烈的当属傩舞。傩舞以傩文化为基础,以鬼神信仰为核心。精彩纷呈的傩舞表演,功用目的在于请神逐鬼,通过人与神的沟通祈福消灾。在这个鬼神信仰的完整体系内,傩舞不再被单一地视作民间艺术,更是一种宗教文化,它借法术、巫术为手段,在原始文化的基础上融合了阴阳五行学说为手段,融入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等信仰。人在这个系统中实现与天、地、鬼、神之间的联系与呼应。

“一面鼓,一面锣,爆竹一响就跳傩。”这句俗语道尽了傩舞的热闹非凡。江西南丰傩舞从汉至今,世世代代相传。“赓溪竹马石邮傩,水北堡里有和合。”南丰傩舞又推石邮村为首。抚州市南丰县石邮村有一座明代傩神庙,庙里供奉着相传能祛除瘟疫的神灵。据石邮《乡傩记》中载:“ 自元旦起傩,乐奏金鼓,以除阴气,玄衣朱裳,执戈戟斧钺,驱邪具物。”石邮傩有起傩、演傩、搜傩、圆傩四个阶段。南丰傩舞剧目有《钟馗醉酒》《孟姜女》《傩公傩婆》《开山》等。例如《钟馗醉酒》,以古老的傩舞演绎如何搜寻和驱赶鬼怪。傩班弟子首先挨家挨户来搜傩,来到百姓家门口,他们在门外跳跃三次,进入厅堂。接着,傩班弟子带上面具,扮演捉鬼的钟馗,为人们驱邪除恶,给家家户户带来丰收与好运。一场精彩好戏就这样开场了,这是对祈愿美满生活的接力,从远古至今,延绵不息。

在傩舞之外,新干剪纸、萍乡湘东傩面具艺术、婺源三雕艺术等在上一代仍彰显着浓厚的民间信仰的气息。农业文明中发展出来的最重要特征是尊重和敬畏自然界。“农业文化下的设计,究其根本是手工艺的设计,因为农业文化的核心是自然主义的,手工艺的设计表达的是人们对自然的适从以及精神上对自然的敬畏。”[8]1当世界由农业时代迈入工业时代,机器取代了手工,也逐渐带走几千年来的民间信仰。今天的新干剪纸,活泼的精灵形象仍在,但只剩下一个审美样式,或者说是躯壳,内在的精神内涵甚少获得关注,萍乡湘东傩面具艺术、婺源三雕艺术也人丁凋零。今日的傩神庙,平日里人烟稀少,当举行傩舞表演时,前往观看者多为老龄人,鲜有年轻人对之怀有热情。追问原因,不得不回望庙会建立的初衷,今天缺席的不只是年轻人,而是民间信仰。

民间信仰,不仅建立在我们的主观精神之上,也与客观生存环境息息相关。人类处于一个不同以往的世界,在一个不断被消耗和污染的地球,人与自然、人类物种与社会文明的关系早已不协调。“盖娅”本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地女神,但拉图尔等研究学者将其用作地球及生活在地球的万物的代名词。拉图尔的《面对盖娅》一书是他对人类世里的人类最激动人心的忠告。拉图尔将生态问题置于多维度的空间当中,面对全球变暖、海洋酸化、物种灭绝等生态灾难,我们似乎意识到我们面临着灭绝式的史无前例的灾难,又似乎已经无感。我们仍然在城市空间里无限制地消耗地球资源,仍然在原有的生存模式下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自然、气候、土地、高山、河流、大气、植物、动物等所有的概念等都没有得到重新检视。自然和社会的关系日渐复杂,不仅宇宙与地球、地球与万物、万物与人类的关系需要重新思考,地域与国家、个体与集体、技术与政治等都需要重新被界定。尽管被环境污染、物种灭绝、人口递增等问题紧紧包围,人类原有的社会意识形态也无法短时间内被重新建构。当灾难并直接性地放大到人们面前,2020年的新冠病毒在全球肆意横飞,威胁到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人们才开始反思,以关联性的思维去看待人类物种与社会文明的关系以及背后隐藏着的更深的东西。

当代思想以理性为主导,而精神文明危机之下看到的出路是感情的复起,伴随着的是人与自然关系的改善,是客观环境得到人类的妥善处理。将民间信仰的追寻作为回到万物有灵世界的原初归途,从心灵情感的最深处出发将人的原初感受力重新复活,不仅是对人类物种与社会文明的关系的反思,同时也打破了“重新思考现代思想中一直认为的,人类脱离于自然,环境是一种外在因素”[9]37的思维。在化解客观矛盾与主体精神得到拯救之后,江西民间艺术的发展上升到以文化传播为核心的更高的运作环境。

三、民族叙事:走出博物馆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政策出台之后,民间艺术在重重保护政策之下,以进驻博物馆作为荣耀的象征,也成为最好的归宿。可以说,中国民间艺术的博物馆化十分严重。南昌市民俗博物馆作为江西省唯一的专业性民俗博物馆,自1988年建立以来,以开拓江西省文化艺术资源和收集赣文化民间特色文物为本,馆藏绣品服装、饮具、炊具、食具、酒具、烟具、制作食品的模具,同时,还有水车、鼓风机、斗等农业工具,茶具、礼篮、果篮等生活用具。此外,还有民间艺术展演等活动,设立民间说唱等服务项目。

当艺术品被放诸于市场流通,就成为了商品。商品的另一說法是消费品,满足于人们衣食住行的需求。但艺术品满足的是审美需求,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它在消费后与普通商品走上截然相反的道路,它处于被保护的状态下,免遭使用和破坏。这是艺术作品满足人们审美需求的本质特征表现。但是就民间艺术来说,作品审美需求只是在功用需求基础上的附加属性。但进入博物馆处于被保护状态时,难免与艺术作品的反商品属性趋于同化。伫立于博物馆前,面对民间艺术,人们只能隔着玻璃远远相望。民间艺术的有用性标准在博物馆化的过程中不复存在。与此同时,在博物馆展示的民间艺术似乎成为标本般的存在,民间艺人以此为最高标准进行创作,实则阻碍了创造性的发展。

何谓叙事,直白的含义是讲述故事。“文化产品因其独特的形式而被视为艺术品。一些民俗学家近来提出,形式是一种武断的建构,物品是从其自然发生的语境中人为抽象出来的: 例如,没有故事,只有讲故事的事件。”[1]82实际上,在全国范围内,江西省的存在感相对较弱。而在当今文化艺术地位比任何时候都受重视的时代,以江西艺术来进行民族叙事,无疑是唱响江西文化的最佳途径。那么,如何走出博物馆,进行民族叙事?其关键与核心皆在于文化传播。

人类世也意味着进入审美资本主义时代。“自相矛盾的是,审美物品本身的价值如此之大,以至于脱离了等价交换系统。财富完全是剩余的。”[10]189社会创造财富愈多,能量过剩愈多,市场更加集中精力于消费者在精神上的审美品位,而审美资本主义的核心正是鼓吹主体的自我解放。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审美资本也可被视作布尔迪厄 “文化资本”不可缺少的独特组成部分,是最活跃和最自由的一部分,个体、权力、象征、符号、价值、利益、肉欲、情感等皆可在被镶嵌于审美资本主义中。审美与资本的结合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后工业社会的主要特征。当今商业价值的集聚增长在于文化产业的发展,民间艺术作为普通大众皆可触及的领地,穷尽人的审美想象与审美体验,正在无限度地为审美资本增值。审美资本主义的时代,意味着精神消费占领了绝对的上风,也表明了江西民间艺术走出博物馆的一个重要的转向。只有当审美资本作为显现存在,江西民间艺术才能焕发出最鲜活的生机,成为民族叙事名片。于是,新兴的民族叙事形式遵循审美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

一方面是以学习和宣传引领的传统民族叙事形式。以新干剪纸为例。从博物馆来到市井生活,剪纸成为新干县人民群众文化活动的主要内容。学校教师每年组织学生学习剪纸,参与剪纸活动超万人。新干县文化馆也开展剪纸辅导、培训、展览等活动,形式多样,不仅在城乡得到了普及与提高,引领全县公共文化活动的发展,也推动了剪纸艺术在本土范围内的传播。剪纸传承人洪桂英、彭许平、周彬、肖菊红以及他们的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国内、省市剪纸赛事技艺展示活动,进一步扩大了新干剪纸的影响力和知名度。2015年7月剪纸作者彭许平代表江西参加第42届意大利米兰世博会,2016年6月新干剪纸艺术大展走进吉林延边,2017年新干剪纸非遗传承人孙艳军赴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世界博览会中国馆现场献艺。此外,新干县文化志愿者剪纸俱乐部服务团队,利用双休日节假日义务开展剪纸进校园、进学校、进农村、进社区,举办剪纸作品展等系列活动,也为民族叙事增添了浓厚的一笔。

实际上,江西民间艺术在本土居民的生活中的存在感愈加淡化了。人们日常鲜少刻意接触民间艺术,闲暇之余的爱好并不在于文艺创作与欣赏。农村祠堂请来的傩舞班表演,也只有老年人聚集在一起欣赏,几乎没有年轻人的身影。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江西民间艺术在日常存在感越来越低。与此同时,基于江西民间艺术传承的危机,人们不得不开始研究新的民族叙事形式。

近年来,作为一种不同的范例,以民间文化艺术创意商品开发作为主导地位的新兴民族叙事模式也逐渐生成了。江西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一是文化产业园的成立,出现了一批以文化创意产业为中心的文化创业产业园和基地。近日,2020年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政银企”对接座谈会举行了省级文化产业园区授牌仪式,景德镇陶溪川文创街区、699文化创意园、黎川油画创意产业园、慧谷产业园、赣坊1969文化创意产业园,获授牌“省级文化产业园区”。二是传统文化产业的转型。例如,革命根据地井冈山和八一起义地南昌,通过模拟、3D影像、还原现场等新媒体技术手段对博物馆进行了改造,并推出纪念品,对红色革命精神的宣传起到了良好的效果,推动了与新媒体技术融合的时代新发展。三是城市建设与文化创意结合。例如以徽派建筑为主要民俗特色的婺源,当地的房屋建筑多延续徽派建筑风格,使其成为文化创意的载体。景德镇以瓷闻名天下,其城市规划建设也选择性地利用了瓷文化特色,致力于将整座城市打造为瓷文化符号。此外,江西省对文化产品的展览、创意产品大赛、数字文化创意设计项目的大力扶持,也让人们看到了江西省政府对以民间文化艺术创意商品开发作为主导地位的新兴民族叙事模式的积极推动。

在乐观的发展态势下,可以看到的是,江西民间艺术在新的生存土壤中充满活力,但其深层潜力并未被完全挖掘出来。目前走在市场前沿的多是景德镇瓷器、婺源徽派建筑等大宗审美资本,而甚少聚焦日常小宗产品,在民间艺术与日常产品的创意融合等方面的精细定位则用力不足。以江西土特产包装为例。江西土特产资源丰富,赣南脐橙、井冈红米、广昌莲子、客家童帽等都具备一定的市场潜力。但江西土特产的包装设计大多寻常,甚至粗陋,极大地影响了消费者对江西产品的印象。因此,通过别样的民族叙事形式重塑消费者对江西土特产与江西品牌的形象,是值得深下功夫的。

文化底蕴的深厚与新兴科技的飞速发展,成为江西民间艺术的文化传播的基础力量。以学习和宣传引领的传统民族叙事形式,和以民间文化艺术创意产品开发为主导的新兴民族叙事模式,共同绘制了一幅生机盎然的江西民族叙事的当代图景。

结 语

人的有限性问题不可忽视,海德格尔将之解释为时间性,曾在、当前、将来构成的三维整体性替代了传统的线性时间思维,因此人在继承过去、承担当下、面对未来中获得了圆满。在全球新冠病毒肆虐的今天,新干剪纸传承人孙艳军创作名为《狙击病毒 刻不容缓》的剪纸作品,新冠病毒、钟南山院士、医生、护士等形象的刻画,山川四海,中国国旗飘扬,红旗上印着着“中国加油 武汉加油”的字样。他以高超别致的剪纸技艺反映疫情。而景德镇手工制瓷技艺青花人物非遗传承人许克文则创作了作品《武汉战疫》,他通过大面积的火烧云、黄鹤楼、武汉大桥、白衣战士、钟南山院士等的艺术描绘来表现抗疫主题,祈愿祖国国泰民安。陶瓷作品将通过义卖捐赠武汉,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奉献爱心。这体现了人类当下的担当。

从长远来看,可以肯定的是,江西民间艺术在技术统治的人类世有着相对乐观的发展态势。在化解了艺术与技术的客观矛盾,又进行了主体层面的精神探寻后,江西民间艺术进入到民族叙事的宏观绵长视野。当遭受人类世的技术统治、自然精神寄托的缺失、民族存在感弱等现实打击,江西民间艺术看似失去了势头,但几千年来稳定传承的江西民间艺术实则拥有顽强的生命力,文化断裂不会发生,反而在直面本源呈現中焕发勃勃生机。

参考文献:

[1]格拉尔德·L.波丘斯,李修建.回归技术:民俗艺术的诠释维度[J].民族艺术,2018 (06).

[2]Crutzen P J.Geology of mankind[J].Journal of Nature,2002,Vol.415.

[3]Lewis,S.L.,M.A.Maslin.The Human Planet:How We Created the Anthropocene[M].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2018.

[4]王伟,黄轶.协同、价值与奇点:人工智能挑战下的艺术反思[J].艺术学界,2018 (02).

[5]胡斌,何云峰.弱人工智能时代的劳动价值论与劳动制度[J].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19 (04).

[6]海德格尔.筑·居·思[G]//孙周兴.海德格尔选集(下).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6.

[7]孙周兴.技术统治与类人文明[J].开放时代,2018 (06).

[8]耿兴隆.工业设计史[M].西安: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15.

[9]Dalby,S.The geopolitics of climate change[J].Political Geography,2013,Vol.37(3).

[10]奥利维娜·阿苏利.审美资本主义:品味的工业化[M].黄琰,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

(责任编辑:林步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405069.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