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广播电视语言的文化性及规范性探讨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张永胜

摘 要: 广播电视在我国居民生活中有着重要的作用,是满足人民群众精神需求的重要的传播媒介 [1] 。广播电视语言在传播的过程中,有其自身的独特性,能够引起受众的关注与讨论,广播电视语言对于传递精神文化具有积极的作用,如何更好地体现文化、展示规范,是本文所要探讨研究的。本文笔者主要阐述了广播电视语言的相关概念,对广播电视语言的文化性以及规范性进行了分析,并对广播电视语言的文化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关系展开研究,以期能为相关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 广播电视语言;文化性;规范性;综合探析

中图分类号: G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672-8122(2021)09-0058-03

随着传媒事业不断进步发展,信息传播的方式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广播电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人们之间的距离在广播电视的传播下被拉近,获取信息也更加便利 [2] 。电视节目主持人或播音员在节目中的服务手段与服务方式都是以语言表达为主的,以引导积极向上的社会价值观为目的。如果对于广播电视语言的使用,不注重文化性与规范性,那么就会让听众产生不必要的误解,阻碍其社会功能的发挥。文化性与规范性,二者是相互作用,相辅相成的关系,是广播电视语言的重要特征。 为了吸引更多大众,广播电视语言逐渐向着平民化、个性化方向发展,在社会价值上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但同时也出现了随意化、谄媚化的不良现象。因此,认清广播电视语言文化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关系,以及文化性与规范性对于广播电视语言的重要性,是十分必要的。

一、 广播电视语言的含义与特征

(一) 广播电视语言的含义

关于电视语言的含义,相关学者认为广播电视语言是定时画面语言的延伸,主要作用是传播精神文化,体现了一种符号的延伸以及衍生 [3] 。广播电视语言作为一种延伸性语言,语言便是其中的本质,画面、声音相互辅助,广播电视语言能够将一种特殊的艺术充分展现出来。简单来说,广播电视语言利用不同的工具,打破了常规的语言模式,开辟了传播信息的新模式。尽管当前对于广播电视语言没有较为统一的概念解释,但笔者认为对于广播电视语言相关概念的理解必须要始终以客观性、真实性为原则。

(二) 广播电视语言的特征

广播电视语言主要有三个突出特征:一是规范性。在广播电视语言的传播过程中,对于广播电视语言从业者的要求,一直都是要以网络用语以及信息传播基本用语为主要构成部分,以体现广播电视语言的与时俱进 [4] ;二是表演性。在广播电视语言的传播过程中,就对广播电视语言从业者提出了新要求,要以观众的感受为主,以实际语言内容为根本依据,在实际语言中注入特有的情感,从而更好地传播语言内容;三是不可逆性。广播电视语言在已经传播的情况下,即使广播电视语言从业人员在工作过程中有失误发生,其传输的声音以及视频也很难收回了,对社会以及观众产生的不良影响也无法避免。

二、 广播电视语言的文化性分析

广播电视语言的文化性主要是指广播电视语言对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所起到的功能及作用,广播电视语言的文化属性主要表现为电视语言本身的文化属性,此外也表现为电视语言的文化内涵。对于广播电视语言的使用,不仅要能够满足人民群众对于信息的需求,还要满足人们对于语言的文化需求 [5] 。广播电视语言的选择,既要能够显示我国的文化统一属性,又能够体现出文化语言的多样性,广播电视语言主要有以下四种文化功能。

(一) 构建文化

作为最容易被人感知文化的物质形态,广播电视语言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提供了平台,对于传播社会的价值取向以及人文精神,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例如,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的《感动中国》系列节目,讲述着普通大众的光辉事迹,传播了努力奋斗、无私奉献、勇于创新的优秀思想,对于社会价值观的塑造具有积极的作用。除此以外,在新媒体的不断发展下,各种选秀节目层出不窮,观众不仅可以享受到娱乐,还会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努力奋斗,才能获得幸福人生。广播电视语言不仅能够给大众传播各种新闻信息,同时还能够正确引导舆论,促进社会文化多样化和谐发展。

(二) 传播文化

广播电视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对信息进行传播,在信息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大数据等都给信息传播提供了新的思路与新的方法,传播的范围更广、速度更快 [6] 。相较于传统媒体时代,广播电视是小众文化的存在,人们接受信息不够便利,文化传播较为缓慢。在新媒体时代的发展下,群众能够与媒体开展较为广泛的互动,为传播文化构建便利。

(三) 交流文化

广播电视语言中的交流文化主要是指广播电视节目能够通过电视语言与观众进行交流,展开互动,共同探讨节目,广播电视的观众在收听、收看节目的同时,能够与广播电视主体展开交流。这样的双向沟通,能够促进我国在文化方面的活跃性 [7] 。

(四) 普及文化

广播电视语言通过广播电视普及文化,是其需承担的社会责任。广播电视节目能够通过通俗易懂的语言、生动活泼的画面,向大众普及文化常识,人们在潜移默化中,能够逐渐增强自身融入全球社会的主动性,加强国际意识。广播电视语言能够普及国家地理、文化传统、民族特色,不断增强人们的民族认同感以及自豪感,这对于广播电视语言的从业人员来说也有积极的影响。

三、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分析

衡量一个国家文化的水平,其中便涉及语言的发展水平。一个国家通用语言的语音、语法、修辞、逻辑等方面越规范、普及程度越高,那么国家的语言发展水平也就越高。广播电视承担着示范、普及、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重要责任,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属性

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属性,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含义:第一,广播电视语言应符合我国语言、语法的相关规定,采用普通话发音标准以及标准的汉字字形、避免使用歧义词汇引发争议,广播电视语言要能够与观众有效沟通,从而推进广播电视语言的有效传递;第二,广播电视语言必须要与社会语言的发展保持一致,与时俱进,以语言发展规律为基础,随着我国语言的使用规则以及使用习惯的改变而做出相应调整,符合社会的公序良俗;第三,广播电视语言必须要规范使用,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广播电视节目要了解法律知识,保证自身节目的权威性以及规范性 [8] 。

(二)规范功能

广播电视语言是国家示范通用文字的重要领域,其规范功能主要表现在通过推广普及国家通用的语言文字,能够体现国家意志的权威性;此外,还表现为规范地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能力。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是保障广播电视节目内容、信息的有效传递,提高节目权威性的基础。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对于宣传国家的法律政策、推广国家的通用语言有着重要的作用。

(三)规范表现

广播电视语言在表达时,其语言规范、清晰流畅是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表现。广播电视语言对于自身语音、词汇、语法都有着严格的规范性,在广播电视语言中的传播,传播技巧也是规范表现之一。广播电视的相关工作人员在工作中,语言表达不规范、节目录制不规范都会影响与观众的沟通交流。

四、广播电视语言文化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关系

广播电视语言的文化性与规范性,二者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本文对于广播电视语言文化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关系分析,主要是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

(一) 文化性使规范性得到加强

广播电视语言具有突出的文化性特征,能够为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增加表现的内容,增强表现的活力,不断拓宽规范的平台,加强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广播电视节目的类型不同,其语言规范也要有所不同,一套规范的语言表达体系对于传播节目的文化特征具有积极的作用。例如,在新闻类的节目中,语言、词汇、语法的表达要符合语言的规范性,主持人的仪表穿着,也要符合规范要求,衣着要正式大方、严肃又亲和力强,这样才能体现出新闻类节目的权威性、公信力 [9] ;再如,在少儿节目中,这是区别于成人节目的规范,语言使用既要能让少年儿童理解,又不能失去活泼与亲切。青年语言规范要体现出时代感、潮流感,同时也要注意规范使用外来词汇、缩略词以及各种网络用词,适合观众的心理发展,又要满足节目的表现内容;农村节目的语言规范要既能体现出农村文化的乡土气息,又能够规范普及农业知识。广播电视语言的使用,应把传统文化继承起来,又要不断做好语言规范;既要交流文化,也要交流规范化;既要普及文化性,又要普及规范化发展。

(二) 规范性是文化性的基础保障

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毋庸置疑是文化性的基础保障。规范性的不断发展,对促进大众对节目内容的理解有着重要的作用,推动着文化的传承、建构、普及以及发展。例如,对于历史文化、科学知识的普及,都与广播电视节目对历史以及科学文化的规范传播密切相关,科学探秘节目能够通过声音、图片等综合性的广播电视语言,将神奇的大千世界展示给广大受众,鼓励人们探索大自然的奥秘。广播电视语言与传统的纸质报纸以及杂志有很大的不同,这种语言无法反复被阅读、被理解,如果观众在它一次性的表达中,没有理解到广播电视语言所要表达的内容,那么传播效果便会受到影响。这对广播电视语言的表达,提出了新的要求,要符合大众的理解能力及文化水平。规范的广播电视语言,在实际的运用中,还能逐渐形成自身独特的风格。

五、结 语

综上所述,广播电视语言不仅能够传播资讯,而且对于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文化传承以及交流,都具有重要作用。加强广播电视语言文化的规范性,提升广播电视语言文化,对于提高我国广播电视语言水平具有重要的作用,做好广播电视语言的规范性以及文化性工作,能夠为观众提供真实的信息资讯,将广播电视语言的价值充分发挥出来。

参考文献:

[1] 李培文.广播电视语言传播专题研究——网络视听传播[J].传媒论坛,2021,4(5):79-80.

[2] 才让道杰.分析藏语广播电视语言文字规范的重要性[J].新闻传播,2021(5):104-105.

[3] 陈雨潇.新媒体时代电视新闻播音主持从业人员语言的创新路径研究[J].西部广播电视,2021,42(3):168-170.

[4] 解芳.浅谈新媒体语境下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语言特征[J].戏剧之家,2020(36):167-168.

[5] 杨丁.可视化语言符号在电视新闻节目中的表达[J].西部广播电视,2020,41(17):28-30.

[6] 刘琦.浅析主持人语言艺术与综合素养——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9主持人大赛》为例[J].西部广播电视,2020(14):154-155.

[7] 冯伟.融媒体时代节目主持人语言表达能力的提升——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9年主持人大赛》所思[J].传播与版权,2020(4):111-112.

[8] 杨昌俊.兵团广播电视大学“课程思政”教学探索——以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中国文化概观课程为例[J].开封文化艺术职业学院学报,2020,40(3):132-133.

[9] 王雨佳.浅谈广播电视播音主持的语言规范表达[J].新闻传播,2020(4):77-78.

[责任编辑:武典]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416959.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