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论王禹偁的笺启文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刘连香

摘 要:王禹偁作为北宋初年唐宋古文运动承上启下的文学家,在文体发展上大量学习借鉴韩愈,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其笺、启文作为一种文体,已经尽显格式固定、句式工整和音节和谐的特点。其书启大量运用四六句式,全文工整,两两相对,音节和谐,读起来有一种流畅美和音节美,大量典故的运用又让文章无形中有一种蕴藉美,其笺记没有繁文缛节,文尽其意,篇幅极短,简洁明快,这就是王禹偁笺启文的成功之处,体现其承上启下之功。

关键词:王禹偁;笺启;四六句式;蕴藉

笺启是下达上的笺记、书启,和表一样都是下达上的文体,虽然两者的文体名称不同,但笺启与表有许多共通之处。“笺者,笺启也,识笺启其情也”①“启者,开也。高宗云‘启乃心,沃朕心’,取其义也。孝景讳启,故两汉无称。至魏国笺记,始云‘启闻’。奏事之末,或云‘谨启’。自晋来盛启,用兼表奏。陈政言事,既奏之异条;让爵谢恩,亦表之别干。”②笺启一开始就有表的作用:就表明心意这一点来说,笺启与表并无二致;从表达“让爵谢恩”这一点来说,笺启就是表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只不过后来因为承担的功能不同,笺启逐渐从表中脱离出来了。

上述从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中收录的一段话可以得到验证:“古者君臣同书,至东汉始用笺记,公府奏记,郡将奏笺。若班固之说,广平黄香之奏,江夏所称郡将奏笺者也。”“是时太子诸王大臣皆得称笺,后世专以上、皇后、太子。于是天子称表,皇后、太子称笺,而其他不得用矣。……而列之今制,奏事太子、诸王称启。而庆贺,则皇后、太子仍并称笺云。”③这显然可以清楚地说明表、笺启在表达内容上并无本质不同,只因适用对象不同而各有所用:表只用于对皇帝奏事,笺用于皇后、太子,而启则用于太子、诸王。正因如此,王禹偁在《小畜集》中专辟二十五卷专门收录了笺记3篇、书启12篇。

1 王禹偁的笺记

刘勰云:“原笺记之为式,既上窥乎表,亦下睨乎书,使敬而不慑,简而无傲,清美以惠其才,彪蔚以文其响,盖笺记之分也。”④从笺记的角度说,刘勰认为笺记吸取了表的一些特点,既像表文那样启达恭敬之意,又不像表那样诚惶诚恐,笺记既简洁明快,又不随意傲慢,王禹偁的箋记即是如此。

在王禹偁作品集里共有三篇笺记,分别为《贺皇太子笺》《皇太子贺正笺》和《皇太子贺冬笺》。因其篇幅极为短小,现全文收录如下:

《贺皇太子笺》:“臣某言,今月日,降到赦书一道,皇太子殿下光膺册命,正位储宫。凡在普天,不胜大幸。伏以三代旧章,百年坠典,举兹盛礼,允属昌朝。伏惟殿下,禀气涂山,诞祥甲观。蕴间平之茂德,早冠亲贤;迈启诵之多才,式当储副。既协人神之望,永隆邦国之基。某谬忝专城,尝叨内署。正衙宣册,陪鸳序以无阶;僻郡效官,拜龙楼而尚远。无任抃跃。”

《皇太子贺正笺》:“某言,伏以元正首祚,万物咸新。趋北阙以朝天,启东宫而应律师。伏惟皇太子殿下,重轮发彩,少海澄波。蕴克勤克俭之风,着惟孝惟忠之节。王畿千里,随木铎以行春;君门九重,捧金罍而上寿。应时纳祜,与国同休。权佩鱼符,遥瞻鸡戟。无任。”

《皇太子贺冬笺》:“某言,伏以晷运推移,日南长至,启东朝而受贺。爰举旧章,诣北阙以称觞,率先群后。伏惟皇太子殿下,日跻盛德,天纵多才。忠孝克奉于君亲,谦让询于师友。寝门侍膳,诞彰三至之勤;望苑礼贤,永作万邦之本。应时纳祜,与国同休。某叨列通班,爰当亚岁。无任抃跃。”①

我们可以看到尽管这三篇笺记篇幅短小,但除文头和正文之间没有“中谢”或“中贺”二字外,这些笺记和表在形式上是大致相同的,都是“某言、伏以……伏惟……无任”的行文结构。文中除了对皇太子的赞美和崇敬之意外,再也没有对皇帝上表时的诚惶诚恐,而且跟以前的表文相比,王禹偁的这些笺记没有繁文缛节、文尽其意,篇幅极短,简洁明快,这就是笺记和表的区别。但王禹偁的书启就不同了。

2 王禹偁的书启

正如刘勰所说“让爵谢恩,亦表之别干”那样,王禹偁的十二篇书启中除了《荐戚纶上翰林学士钱若水启》以外,都以谢恩为主题,比如《谢除右拾遗直史馆启》《谢除左司谏知制诰启》《谢除礼部员外郎知制诰启》《谢除翰林学士启》《谢除刑部郎中知制诰启》《上宰相谢免判吏部南曹启》《谢仆射相公求致仕启》等。其中以能反映王禹偁一生仕途的《谢除右拾遗直史馆启》《谢除左司谏知制诰启》《谢除礼部员外郎知制诰启》《谢除翰林学士启》《谢除刑部郎中知制诰启》五篇书启为代表。

这五篇书启能清晰反映出王禹偁一生颇为自豪的“一入翰林三知制诰”的辉煌经历,但写作背景却不同,《谢除右拾遗直史馆启》和《谢除左司谏知制诰启》是写于刚获得宋太宗宠渥之时,而《谢除礼部员外郎知制诰启》《谢除翰林学士启》和《谢除刑部郎中知制诰启》三篇书启则写于从谪所召回朝廷之际,因此其中蕴含的思想内容和感情色彩自然不同。

端拱元年(988)正月,宋太宗下诏令群臣属和御制喜雪诗,王禹偁应中书试《诏臣僚和御制贺雪诗序》深得太宗的心意,即授王禹偁为右拾遗兼直史馆,王禹偁投桃报李,随之献上《端拱箴》以寓讽谏。端拱二年(989)三月,太宗亲试贡士,令王禹偁作诗,王禹偁援笔立就,太宗大喜,曰:“此歌不逾月遍天下矣。”王禹偁被擢升拜左司谏、知制诰,当年就上疏建议朝廷上下厉行节约以对灾年。当幸运的光芒照射到身上的时候,反映在《谢除右拾遗直史馆启》《谢除左司谏知制诰启》这两篇书启里就只有王禹偁的感恩戴德、既喜且惧、谦恭和雄心壮志了。

《谢除右拾遗直史馆启》先以“虽听已行之命,难逃非据之言。极荷宠荣,不任感惧。……矧兹庸贱,遽有忝尘”等语开题,接着回顾自己勤学苦读步入仕途的经历,然后叙述自己被擢升为右拾遗直史馆后的感受:

伏念某门第本寒,才华不秀,……明代方求于翘楚。高堂渐逼于垂榆,因持滥吹之竽……近阶前之蓂荚,顿觉光辉。而又召诣黄扉,显加明试。深虞固陋,有负品题;序贺雪之诗,固多肤浅。赋履冰之什,愈见荒唐。既有黩于宸严,讵敢期于天奖。方在端忧之际,忽惊非次之恩。芝函乍降于人寰,棘寺骤归于谏署。职兼馆殿,地极清华。通宵未息怔忪,诘旦遽谐于告谢。绿袍褫处,休贻碧鹳之讥;朱绂纡来,但负维鹈之刺。备忽忘而简横象齿,耀搢绅而带饰犀文。荷王泽之沾濡,空惊浃背。对天颜咫尺,惟誓杀身。

夫何寒贱之人,有此遭逢之事?此皆相公尼邱借峻、文曲生光。数仞墙边,暗展铸颜之力;如椽笔下,潜施舆点之恩。遂令清切之资,光被孤贫之士。亦犹洴澼为事,遽邀列地之封;鶢鶋呈炎,误享钧天之乐。顾艺行之无取,荷生成之有归,得不慎守当官,恪供其职?况无遗可拾,幸有瑞而必书。编修出綍之言,垂于信史;撰著得贤之颂,播在乐章。少施染削之劳,上答受知之地。过此以往,不知所裁。②

“非次”“乍降”“骤归”等语可以看出恩宠出人意料,让人猝不及防;“端忧”“忽惊”“通宵未息怔忪”“空惊浃背”可以看出王禹偁面对突然而至的宠遇时,他手足无措、战战兢兢。“绿袍褫处,休贻碧鹤之讥;朱绂行来,但负维鹈之刺”,说明他唯恐此次骤然提升会引来非议,所以王禹偁除了在文中一再以谦卑的姿态示人外,就只有一个劲地表示要“慎守当官,恪供其职”来报答皇上的知遇之恩,这种态度在《谢除左司谏知制诰启》中亦是如此:

伏念某才非秀民,世本寒族。适会文明之运,滥叨仕进之流。参常调以起家,永甘县吏;置周行而通籍,俄在谏垣。加以叨馆殿之清资,预校讐之美职。以日系月,方期读天下之书;自迩陟遐,不意掌禁中之诰。载循所自,必有攸归,此皆相公文曲分光,才江借润,遂使自天之命,讵求批凤之才;列地而封,翻及不龟之手,得不更精文翰,上答品题、恪事一人,少赎素养之咎?虔遵四禁,用畴黄阁之知。过此以还,未知所措。卑情不任感恩荣惧终始知归之至。③

此书启几乎就是《谢除右拾遗直史馆启》的缩减版,两者表达的主要意思是一致的,都强调家世贫寒、意外之喜、好的机遇、自己的不才和恪尽职守。这时王禹偁满心欢喜、踌躇满志,但这突如其来的喜悦还是让王禹偁感到了一阵阵惶恐。以后的种种事实证明王禹偁这种担心是对的,骤然升迁果然带来了意料之中的后果,在被封为左司谏、直史馆一年多的时间里,王禹偁就被贬为商州团练副使。正如前文所述的那样,王禹偁其后经历了仕途上的一次次大喜大悲、起起伏伏,而且每一次的提携都必然伴随着贬谪,这在《谢除礼部员外郎知制诰启》《谢除翰林学士启》和《谢除刑部郎中知制诰启》中都能得到体现。《谢除礼部员外郎知制诰启》和《谢除翰林学士启》写于第一次被贬(商州)被召回之后,《謝除刑部郎中知制诰启》则写于第二次被贬(滁州)回归朝廷之时。以《谢除翰林学士启》为例:

右某启,伏奉制命,特授守本官知制诰,召入翰林充学士者。祗荷宠光,不任感惧。伏以汉朝故事,待诏甘泉之宫;唐室旧仪,召对浴堂之殿。自非枚、马、渊、云之述作,常、杨、元、白之才名,则何以塞清问于论思,润皇猷于典诰,岂宜孤陋,遽此忝尘。

伏念某植学非深,属文无取,滥中悬科之选,寻叨通籍之班。谏署拾遗,蹇谔无裨于圣主;承明三入,清华空类于昔贤。顷因坐事以左迁,固亦息心于荣路。洎得归朝之命,遂求典郡之官。去年召自琴台,再升纶阁。骤荷一人之宠遇,果罹三岁之凶丧。虽勉就于夺情,实重违于素志。顾潘安之毛发,已有雪霜;念季路之旨甘,不如藜藿。临文翰而方寸乱矣,对搢绅而面目何为。想石祈子之执丧,空惭至行;比欧阳通之起复,尚欠礼文。止期卜兆于松楸,再请效官于符竹。岂意未谐私愿,俄辱殊恩?翻令朽退之材,亦预深严之地。纶言诈降,俾离红药之阶;宸翰高悬,已践玉堂之署。哀荣交集,宠辱堪惊。副重华好问之心,先忧学寡;草武帝求贤之诏,更愧才难。通宵未息于战兢,举步犹疑于魂梦。此皆相公鸿钧造物,青律回春。征贾谊于谪官,终成前席;荐相如之视草,幸得同时。敢不四禁是遵,三缄为戒。况艰难备历,齿发始衰。用直道以事君,虽无改变;肆刚肠而嫉恶,渐亦消磨。庶寡悔尤,少酬知己。下情无任,感戴兢荣始终知归之至。①

“骤荷一人之宠遇,果罹三岁之凶丧”的惨痛教训让王禹偁记忆犹新,面对再次被赋予重任,王禹偁除了一如既往的谦卑外,“哀荣交集、宠辱堪惊”正是他心情的真实写照,也是这篇启的主旨所在。经历初次贬谪的王禹偁甚至没有了从政之心,严酷的政治生活也让他不再像过去那样锋芒毕露“肆刚肠而嫉恶,渐亦消磨”了。

刘勰云:“必敛饬入规,促其音节,辨要轻清,文而不侈,亦启之大略也。”②大意是书启要整饬规范、音节舒畅,议论要抓住要害,风格要简明轻快,可以修饰语言但不能过于侈靡。《谢除翰林学士启》堪称这方面的典范。全文大量运用四六句式,全文文体工整,两两相对,音节和谐,读起来有一种流畅美和音节美;大量典故的运用又让文章无形中有一种蕴藉美,真不愧为王禹偁书启的代表之作,也具有王禹偁书启的共同特点。

3 小结

既然笺启在古代是作为臣子向皇帝陈情言事的文体,那么王禹偁开始撰写笺启也应从其步入仕途算起。从太平兴国八年(983)考中进士任成武县主簿,到咸平四年(1001)死于蕲州任上,王禹偁步入仕途18年,但真正撰写笺启却是从端拱元年(988)开始的。在其后的13年时间里,王禹偁撰写了大量的笺启,一个显著的特点是以被贬商州这一事件为分水岭,王禹偁的笺启体文呈现出了不同的风貌。

被贬商州之前所作的笺启除了对皇帝的颂扬和表达自己的忠心外,就是自己的理想抱负,被贬之后的笺启文则是五味杂陈、感情复杂,虽然也屡屡表达对皇上的忠诚和感恩,但这种心态之后总会让我们看到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惊慌失措、惶恐不安文人士大夫的影子,而且在他众多时期所写作的笺启中,也数被贬后撰写的笺启最为感情浓厚,这符合“笺启以陈情”的本质特点,更为可贵是无论贺笺启、谢笺启或者其他什么笺启,王禹偁都能在其中抒发个人的人生际遇,不仅舒服而且还能处理得不显痕迹,这就是他的独到之处。

笺启作为一种文体,到了王禹偁这里已经尽显格式固定、句式工整和音节和谐的特点。王禹偁的笺启以四六句式为主,杂以长短不一的散句,能够根据不同的情感需要采用不同的句式,这也是王禹偁的成功之处。另外,王禹偁的笺启还成功化用了众多历史典故,这些典故不但让文章典雅蕴藉,而且还很好地突出了主题,更好地表达主人公的情感态度。徐师曾在《文体明辨》中论笺启体文曰:“宋人声律,极其精切,而有得乎明畅之旨。”此语用来评价王禹偁的笺启文最恰当不过了。两两相对的四六句式,工工整整的对仗,让其笺启文表达得精当确切,层层递进和娓娓道来的论述让其笺启文在阐述道理、抒发情感方面尽显明快顺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420418.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