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从APEC展示瓷看陶瓷花鸟画的创新与现代意识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陶艺笔谈

  摘要:现代意识是指人们对社会、政治、科学、文化等具有现代化的理解、掌握以至运用的一种思维方式。北京APEC会议陈设的艺术陶瓷精品,不仅展示了景德镇陶瓷在世界陶瓷中独特的地位,更引发了在新常态下,景德镇陶瓷花鸟画如何创新、如何注入现代意识的思考。
  关键词:APEC;陶瓷花鸟画;现代意识
  The Innovation and Modern Consciousness of Ceramic Flower-and-Bird Paintings Seen from APEC Exhibition Porcelain
  Shao Yanhong
  Abstract: Modern consciousness refers to a mode of thinking about how people understand, master and use modern society, politics, science, and culture. The fine art ceramics displayed at Beijing APEC conference not only demonstrated the unique position of Jingdezhen ceramics in the world ceramics, but also triggered thinking on how to innovate and inject modern consciousness into Jingdezhen ceramic flower and bird paintings under the new normal.
  Keywords: APEC; Ceramic Flower and Bird Painting; Modern Consciousness
  2014年北京APEC会议,景德镇陈设艺术瓷一枝独秀,57件在思维、设计、器型、工艺、画风上均有创新的精品艺术陶瓷,被展示在主会场等多个区域。尽管装饰技法涵盖青花、青花釉里红、粉彩、颜色釉、结晶釉、珍珠彩、珐琅彩等多种形式,但表现题材却有一个共同特点,绝大部分为花鸟。如象征高洁的莲花、竹子;象征福寿的桃纹、青松、白鹤;象征和合、平安的稻穗、仙鹤;象征富贵的牡丹、白玉兰等等。这些艺术陶瓷精品,不仅展示了景德镇陶瓷在世界陶瓷中独特的地位,更引发了在新常态下,景德镇陶瓷花鸟画如何创新、如何注入现代意识的思考。
  一、陶瓷花鸟画创新发展必须注入现代意识
  现代意识是指人们对社会、政治、科学、文化等具有现代化的理解、掌握以至运用的一种思维方式。是现代艺术发展与现代科学材料、工具的结合,是内容与形式革新的一个重要方面。
  陶瓷花鸟画脱胎于中国工笔花鸟画相关题材内容,吸纳博采了编织、蜡染、剪纸、漆器、版画、年画、雕刻等民间姊妹艺术之长,再加上陶瓷本身的工艺水平和造型的发展变化,千百年来,在历代制瓷能工巧匠和陶瓷艺术家们的巧妙糅和之下,与山水、人物、走兽一样,形成了一种独立的艺术门类,有着强烈的民族特色。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陶瓷花鸟画出现了空前未有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盛况。陶瓷艺术家们解放思想,将外来的绘画因素,批判吸收融入本民族优秀绘画之中,推出了许多具有时代风貌的优秀作品。
  陶瓷花鸟画的现代意识还必须体现在以形传神,注重意境的美学意味之上。一幅精美的陶瓷花B瓷画作品,如缺乏意韵,没有现代意识,即使将花鸟画得再精细入微,也不过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精致标本。那些装饰在陶瓷载体上的相觅相寻的小鸟,起舞恋歌的孔雀,相聚欢乐的山雀,呼唤春意的雪鸡,展翅而起的鲲鹏等等物象,之所以能被我们所感动,就是因为透过装饰这种形式美,我们看到了由自然物象转化产生的意境、意趣和意韵的现代美学趣味。而离开情趣和意境的花鸟画就会失去光彩,失去诗意,变成抽象而单调的装饰画了。也就是说,如果一种装饰形式不能表现意境,体现现代意识,也就意味着这一形式本身需要更新与发展,就有探新的可能与必要了。
  但背负久远而深厚的传统,面对疾速变化的时代,陶瓷花鸟画变化仍不大。如同改革仍在深入和深化一样,陶瓷花鸟画要寻求腾飞突破,必须确立创新观念,注入创作现代意识,尝试探索前人未曾用过的表现方法,包括对工具、材料的大胆改革。在新的工具、材料既能达到传统笔墨不能或难以达到的绘画效果,又不与陶瓷花鸟所具有的独特审美气质相悖时,陶瓷花鸟画就能在创造中与时俱进,创作出具有时代精神和个人风貌的作品来。APEC展示瓷就是其中的代表。
  二、现代意识在APEC展示瓷中的独特表现
  1、创作题材新颖 艺术触角宽泛
  现代科学的进步和大工业生产的不断发展,越来越疏远了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但人类对大自然的依恋之情却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来得更强烈。因而,当今陶瓷美术工作者的任务,除了维持现代人对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需求平衡外,还应该满足现代人复归自然的强烈欲望。对前人已经表现过的题材可采用换角度、改形式、巧立意的办法,将艺术触角伸向五彩缤纷的大自然,使传统题材新意勃发。
  如APEC主会场正中座位背后,浮雕两侧陈设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宁钢教授300件粉彩瓷瓶《岁岁和合》和《岁岁平安》两件作品,在技法上运用了传统高温色釉和粉彩装饰形式,以经典的艺术符号红色为主色调背景,烘托出自然的田园景色,传达着欢乐而喜庆的民族情感。将寓意为“岁岁”的稻穗,寓意为“和合”的荷花和仙鹤参差其中,作为画面的主要物象通景布局构图。这些符号不仅鲜明,而且构成的装饰画面寓意通俗易懂。画面中,稻穗随风摇曳,一派丰收景象;数只仙鹤,或上或下飞舞,在享受美好的大自然给予它们的温馨;数朵盛开的荷花,清香四溢,娇艳迷人。稻穗、荷花、仙鹤在画面中自然穿插,红、黄、白、绿、黑多色彩交相辉映。整个画面看似简单,却由于注入了现代意识,用经典的传统装饰语言重组构建表现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显得非常温情和谐。体现了社会和谐、人际和善、家庭和睦、人与自然和谐以及众缘荷鹤等新六合思想内涵,与党和政府提倡的建立和谐社会主题相吻合,极具时代感和个人风格。

nlc202209221031



  2、打破陈式规范 更新笔墨用法
  传统笔墨要求笔笔有出处,强调以笔墨为上的所谓“笔墨兼之”原则,在它的影响下,一些陶瓷花鸟画作者不敢越雷池一步,导致了现代陶瓷花鸟画长时期按同一模式发展的现象。事实上,“笔墨兼之”只能代表一部分陶瓷花鸟画家的追求,而不能代替全部,更不能把它作为衡量作品优劣的标准,去束缚作者的思维。因此,陶瓷花鸟画要创新,就必须更新笔墨用法。
  如APEC展示瓷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赖德全入选的200件结晶釉加彩《繁花似锦》、200件手掌手指画《金碧辉煌》、300件珍珠彩《春江雨后绿更翠》等三件作品,既有古朴韵味,又采用了创新技法,是传统与创新的综合体。
  结晶釉源于我国古代的颜色釉,其特征在于釉中含有一定数量的可见结晶体,装饰性很强。在更新笔墨用法上,赖德全首开结晶釉瓷瓶加彩之先河。《繁花似锦》运用结晶釉肌理色泽光艳的效果,将国花牡丹的自然美与艺术美相结合,通过摸,捺,擦等技法,在洁白的瓷胎表面闪展腾挪出细腻、柔嫩和质感与花的纹路相结合,增强了画面的体积感。既有没骨画的特点,又有油画的厚度感;既显得高贵典雅,又衬出光鲜艳丽;既具有时代的装饰美,又具有很强的欣赏性。不仅寓意景德镇的明天百花齐放,前程辉煌,更寓意着中国未来繁花似锦。
  《金碧辉煌》则运用手掌手指画的装饰技法,巧妙地让绽放的花朵赋有一种幻彩、朦胧的艺术魅力。层层叠叠的花朵楚楚动人,随意将彩料晕染开来,可惊奇地发现手指的纹路,如同花瓣的纹路一般格外漂亮。比起用笔描绘花朵的生硬死板,其熟练的掌中技巧为画面多添了一分柔美和艳丽。
  珍珠彩也是赖德全首创发明的一种亚光低温色釉。《春江雨后绿更翠》打破了视觉和触觉的界限,描绘了江南风景的柔美和雅致。无数细腻的颗粒附在釉面上与色料融合,产生了一种宣纸晕染的艺术效果。色彩相互交流、浑然一体,既有触感,又有体积感。在光线映衬下,好比晶莹剔透的珍珠寄生在贝壳的内壁,极为温润柔和。将自然造化的微妙之情,以一种含蓄朦胧的笔意,浮现在这种别开生面的材质上。
  这几种不同工艺的创新表现,可以让我们感受到,陶瓷工艺向陶瓷艺术转变,就要打破陈式规范,更新笔墨用法,出新意,出新技巧,才能出新面貌,向世界展示高超的技巧。
  3、打破传统“法式” 实现构图的突破
  构图,古称章法。千百年来,中国画家通过主观提炼加工的意象语言及其独特的组合,形成了自己独立的构图特色。特别是近现代以来,以“珠山八友”为代表的大师们,在文人画的根基上,受当时一些美术新潮的影响,接受了西画中重写生、重写实的审美倾向,力图加强瓷艺作品中造型准确性、真实感、体积感和体量感,加强色彩的丰富性,以及艺术走向平民和大众的创新之路,把作品处理得十分理性,构图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把他们那个时期的陶瓷花鸟画推到了顶峰。然而也在此之后,有相当一部分陶瓷花鸟画家,沿袭着他们的构图模式,从而形成了某些现代陶瓷花鸟画单调、呆板的局面,越来越不适应现代人对画面结构的审美要求。可贵的是不少陶瓷花鸟画家在对传统构图进行认真研习之后,已实现突破,一批在构图上富有时代气息的陶瓷花鸟画作品正脱颖而出。
  如APEC展示瓷中,景德镇学院教授张学文的200件青花斗彩《蝶恋》陶瓷艺术作品,思想立意新颖,以“花香自引彩蝶来”,寓意中国的迅猛崛起及和平发展,综合国力强盛、经济持续增长,自然“万国来朝”。在艺术形式上,《蝶恋》造型秀丽俊俏、简洁大方,构图布局追求一种“偶然得之”的天然美,犹如“万花齐放”的礼花,隆重而又热烈。彩绘时既讲究素描光色变化,又追求色彩的变化效果;既运用点、线、面现代构成技法和超时空的艺术表现,又将抽象概念与具象描绘等现代设计理念结合在一起;既融合了中国传统图案的寓意和语言,又有现代创新意识,充满了浪漫色彩和艺术形式美。
  陶瓷是立体的艺术。《蝶恋》结合陶瓷的器型,以点、线强化构图布局造型,用设计的理念表现陶瓷艺术语言,这是一种传承,更是一种创新。艺术形式耳目一新,传递出欣欣向荣的正能量以及中国礼仪之邦的和谐个性。
  三、陶瓷花鸟画的现代意识有利于国家间民族艺术交流
  陶瓷花鸟画作为“精神产品”之一,通过艺术交流,正逐渐突破地域、民族的局限,向着崭新的绘画艺术方向发展。艺术没有国界。随着国外艺术心理学、艺术生态学、艺术符号学、接受美学等明亮和新鲜的现代艺术新理论、新观念和新成果传入我国,触发了陶瓷美术工作者绘画观念的转变,开始用新的思维方式、新的审美角度来观察社会生活,研究表现对象。从APEC展示瓷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们不再用静止的、平面的、单一的观点和方法看待花鸟和事物,而是把花鸟看成是一个不断活动的、立体的、多元化的现象,并运用多角度、多层次、多侧面的思维方式,揭示和描绘花鸟物象的本质和底蕴。在APEC展示作品中,时空顺序的转变、真实和感觉空间的交叉、自我心态和潜意识的突破、今天与过去及未来的联系等等,不仅构成了极其新颖鲜明的艺术特点,而且还体现出当代东西方绘画的相互交流、影和渗透;不仅为陶瓷花鸟画的创新注入了现代意识,发扬光大了传统艺术创作,而且更有利于国家间民族艺术交流,受到中外宾客的高度赞誉。
  四、结 语
  现代陶瓷语言不再是一种纯粹的立体或平面的造型再现,也不是以前过于偏向实用价值的生活器皿,而是现代人思想境界的深入构造。陶瓷花鸟画装饰发展到今天,无论思想内容及表现的多样性都是前所未有的,在吸收传统美学基础上大胆而又有创造性的作品愈来愈多。APEC展示瓷陶艺家群体,通过青花、粉彩、珍珠彩、颜色釉、结晶釉等艺术手法,将陶瓷花鸟画形象大大地丰富与发展,使陶瓷花鸟画的工艺美术特色得到延伸与发展。他们这种创作的情趣,观念与个性,具有蓬勃的生命力。
  参考文献:
  [1] 孔六庆.中国陶瓷绘画艺术史.东南大学出版社, 2003.
  [2] 易英.民间艺术与现代意识[J].美术研究,1986,(03).

nlc20220922103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440044.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