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社区博物馆学与景德镇市老鸦滩社区融合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林黄山 郑芳

  摘要:景德镇老鸦滩社区是景德镇最大的瓷板集散地,它的特殊性与当代价值不容忽视,如何使其继续保持特殊性又能持续发展,笔者拟通过社区博物馆理念与老鸦滩制瓷文化相结合,最终获得社区制瓷手工艺人的认可度,促进社区瓷板成型手工艺传承及制瓷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社区博物馆学;老鸦滩;瓷板成型;传承;发展
  基金项目:本文系2021年景德镇市级软科学指导计划项目立项课题:《新博物馆学理论下,景德镇市社区传统制瓷手工技艺传承与发展问题的策略研究》研究成果,编号:20211RKX004。
  一、景德镇陶瓷发展历史背景与现状
  1、景德镇制瓷业发展的历史背景
  景德镇是个以皇帝年号命名的城市,自宋真宗将年号景德赐给景德镇后,景瓷闻名天下。历经元明清三朝,浮梁瓷局的建立、御窑厂的建立,景德镇成为“天下窑器所聚”的全国制瓷中心,达到鼎盛,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走向全球化的古老城市之一,特别是在清康、雍、乾三代,制瓷业发展到历史颠峰。清末民初时期景德镇陶瓷遭遇了工业革命的重创,民国时期由于受政局动乱等因素影响,发展较为缓慢。在历史进程中,景德镇陶瓷仍屹立不倒,景德镇陶瓷文化的发展也一直倍受国家关注。
  2006年,景德镇手工制瓷技艺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对进一步促进瓷都景德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以及千年古镇的国际文化交流与合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座城市吸引了来自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创业者、学者等,促进了景德镇陶瓷业的繁荣。
  2、社^制瓷文化的现状
  2020年6月,景德镇市在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同意下设立“景德镇陶瓷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瓷都奠定了一个新起点。景德镇市人民政府印发了《国家级景德镇陶瓷文化生态保护试验区管理办法》,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宗旨,秉承了“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保护方针,达到保护景德镇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人文、自然环境,努力实现文化遗产丰富、文化氛围浓厚、文化地域特色、民众受益”的整体目标。
  2021年江西省旅游发展大会在景德镇隆重召开,景德镇文化景区百花齐放。有景德镇御窑厂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御窑博物馆,有彭家弄明清古建筑群、古窑民俗博览区、三宝村国际瓷谷、陶溪川陶瓷文化创意园等比较有代表性和特性的景区,还有景德镇民坊园内《景德镇?china》大型实景演艺等将景德镇陶瓷文化与发展生动的呈现。以此为代表,充分体现了城市发展的新成就和新特色。
  毋庸置疑,国家对文化软实力的重视成就了本土文化的灿烂前景,而这些灿烂的陶瓷文化背后有着许多默默付出的“陶瓷文化砥柱”。就像一件精美的瓷器,它的坯胎是他的砥柱,一件漂亮的瓷板画,白瓷板是它的砥柱。而坯胎和瓷板的制作者们是被忽视的群体,他们是社区中的一个人、一个作坊、一个群体,景德镇瓷板生产社区――老鸦滩社区就是这样的“陶瓷文化砥柱”,它们产生的社区制瓷文化值得关注。
  二、老鸦滩社区制瓷文化
  1、老鸦滩瓷板成型技艺的现状
  老鸦滩因乌鸦和洲地得名,早年此处草木丛生,鸟类繁聚,且多乌鸦,又因为南河至村边水浅,形成村前一片洲地,故名老鸦滩。景德镇在20世纪90年代后,陆续出现了几千个私营陶瓷手工作坊,有仿古、拉坯、瓷板、陶瓷绘画、烧窑等不同行业分布在不同的区域,老鸦滩社区正是其中一个。改革开放后,八方工匠或艺人驻扎于此,并自发形成的一个以瓷板制作为谋生的村庄。老鸦滩距景德镇市区人民广场不到两公里,属于典型的城乡结合社区(城中村),目前也是景德镇最大的瓷板集散地。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老鸦滩从荒野滩涂到如今拥有上百户人家。老鸦滩的瓷板业从无到有、从小拓展到大。瓷板作坊、陶瓷店、画室、工作室逐渐增多,供应着景德镇乃至全国各地的瓷板业务,并在发展过程中自发地形成了一整套产业链(从瓷板成型到装饰创作,从施釉到满窑,再到销售)。为适应社会发展和需要,还增加了相关辅助业(裱框、包装、物流、饮食、住宿),甚至,创作者不需要动手,仅需想法创意。生产工序的完整性和灵活性吸引了不少国内外艺术家、创作者、创业者来此,形成了一道特色的人文景观,这种现象具有时代性。
  2、老鸦滩社区面临的困境
  在某种程度来说,老鸦滩的瓷板生产便捷对于市场需求及艺术创作等多方需求已经是不可或缺,它的发展推动了景德镇陶瓷艺术的繁荣,是景德镇陶瓷手工业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又长期面临着制瓷工人地位低下,缺乏认同感,生存发展空间缩减,手工技艺后继乏人,文化记忆碎片化等危机。当然,不仅仅是老鸦滩社区有这些困惑,还有多个与其相似的社区,比如:老厂、凤凰山、万能达等制瓷社区,它们都是景德镇制瓷人口中耳熟能详的陶瓷手工业地名。目前,这些社区中凤凰山、万能达制瓷区已经在城市规划中剔除了,未来,难免会有下一个类似社区被剔除或者假性保留。
  考察中得知,老鸦滩的居民认为这门手工艺非常辛苦,只是为了养家糊口,并没能意识到这门制瓷技艺的价值,甚至老辈的手工艺人也不愿意子女去传承这门辛苦的手工艺,文化自信与认同严重缺乏。面临着手工艺人口老龄化,瓷板成型手工艺难免会传承“断层”,社区瓷板业也将会出现发展瓶颈,保护发展好老鸦滩变得非常有意义。
  老鸦滩当前面临着诸多社会、传承等问题,保护、管理、发展好这类社区,避免在发展的道路上千篇一律,尤为迫切。
  三、社区博物馆理念与价值分析
  1、社区博物馆的概念
  社区博物馆和生态博物馆,他们都是“新博物馆学”运动的代表性运动,也是新博物馆学理论的来源,而且都是在反传统、反现代文明的大背景下诞生。国际博协自然历史委员会定义“社区博物馆是通过科学教育或者普通的文化方式,来研究、开发和管理自然、人文环境的特殊社区”。美国学者珍妮特.马斯汀认为:“建筑即博物馆”,新博物馆不应该局限于外在形式,而应该关注其背后所承载的历史痕迹和社会及文化价值。雨果?戴瓦兰先生曾定义“社区博物馆”是从基层产生的,社区就是博物馆,它响应人们生活需求和愿望。社区本身就是博物馆的文化仓库,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每个家庭和每个生产组织都与博物馆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另外一位美国博物馆学家哈里森也在他的著作里提到:“新博物馆学相对于传统博物馆的典藏、陈列等功能而言,其更为关注当地社区和居民的需求,这也成为社区博物馆经营的最高指导原则。”1967年,安纳考斯提亚社区博物馆在华盛顿黑人社区的建立是对社区博物馆最早的实践,解决了黑人贫困社区生存的一系列问题,成了社区博物馆在西方的典型案例。由此而看,社区博物馆是着力于解决“人文”的问题,比较关注地方特殊性,关心社区居民参与性和居民集体记忆,连接过去与未来。言简意赅地说,社区博物馆是一个整体性的、原真性的、为社区谋发展的博物馆,为社区服务,并为社区而建。

nlc202209221048



  2、建设社区博物馆的价值分析
  在中国,社区博物馆的实践比西方晚20多年,最早的是1995年到2004年在贵州建立的生态博物馆群,由政府主导,但民众没有参与进来。2008年后,中国博物馆界对社区博物馆的研究逐渐深入,祖国各地文化区域开展了一大批各式社区博物馆运动,如:北京花市社区博物馆,天津市和平区崇仁里社区的社区居委会博物馆等,虽然它们是很单一的反应社区历史文化的博物馆,没有将社区文化整体性展示,但仍旧为后来的社区博物馆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实践基础。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当属2011年建成的福州三坊七巷社区博物馆和安徽屯溪老街社区博物馆。2011年,国家文物局发布了《关于促进生态(社区)博物馆发展的通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促使社区博物馆建设的进一步推动,也促进了文化遗产的有效保护和传承发展。之后《博物馆事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2011-2020年)》这份纲要的出台,也充分认可社区博物馆在研究人类及人类文化遗存的工作中,为保护与发展地域文化起到重要作用。其中最具典型的社区博物馆当属2011年建立的福建省的福州三坊七巷社区博物馆和安徽屯溪老街社区博物馆,它们是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街区社区,社区秉承“地域+传统+记忆+居民”的管理模式,是保护社区文化的较为成功案例,这种发展模式在国内还是比较新颖的。
  随着对社区博物馆学的研究与实践的深入,社区博物馆学与中国实际越来越紧密地结合,将人与文化共存,人将文化活起来。但在中国大部分都是对历史街区或者是历史生态遗迹进行新博物馆学运动,对改革开放以后形成的手工艺社区的新博物馆学运动还是极少的,忽视了这类社区的价值。
  四、关于建设老鸦滩社区博物馆的可行性分析
  1、老鸦滩社区博物馆的独特性
  现在的就是未来的遗产,要关注到现在的价值,否则它将会消失。景德镇老鸦滩社区虽不是历史社区,也没有受到政府特别关注,但它始终保存着传统的瓷板生产与生活交叉的发展形式,形成了独有的人文景观,支撑着陶瓷行业的基础,顽强地生存着,这一定有它独特的价值。
  当前,我国对文化的保护意识不断在加强,保护文化遗产的政策也在不断完善,但是,无论是建设文创园还是博物馆,若以展品的形式展示,将人的生产生活逐渐与保护范围分离,难免显得“空洞”。面对“活”的遗产,保护也应是动态、持续的,而不是孤立静止地看待文化遗产。景德镇的陶溪川、名坊园是景德镇知名的文化景点,其在城市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但老鸦滩的发展应该区别于这类文创园,寻找自身发展特色。
  2、老鸦滩社区博物馆建设模式分析
  以“社区博物馆”理念视角研究老鸦滩社区的发展模式,目的不仅是为保护老鸦滩社区生产空间,更需要以可持续发展的观点去保护老鸦滩社区发展的根本:瓷板成型手工技艺得到传承与发展。社区博物馆的目标是社区的发展,实质上是为了文化的延续,这与实现人类社会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完全一致。社区博物馆理念与老鸦滩社区的传承与发展相结合,具备可行性,也许能促成景德镇社区文化发展的一个新时代的到来。现结合社区博物馆核心理念将管理模式简略如下:建设老鸦滩整体社区博物馆,贯彻博物馆即社区,社区即博物馆的理念,“以人为本”为核心,并分设传统瓷板成型技艺中心馆、“刘氏家族作坊群”、辅助行业展示群、瓷板文创街等基地。对老鸦滩社区博物馆全方位宣传,将老鸭滩社区的制瓷文化与人文景观活态展现,使社区博物馆融到家家户户制瓷作坊中,社区居民主动参与社区博物馆管理中,让每一位老鸭滩制瓷手工艺人对自身的技艺有认同感,对所处社区有归属感。
  五、结 语
  老鸦滩社区虽小,但具有代表性,它产生的文化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文明烙印。老鸦滩社区从事的瓷板成型非遗手工艺让老鸦滩不断壮大,足以看出中华文明的强大力量,目前,老鸦滩的这门手工艺在发展的道路上遇到了传承的瓶颈,应该给予专业扶持与保护,切记避免千篇一律的发展道路,未来希望老鸦滩的瓷板成型手工艺能可持续的传承并发展下去。
  参考文献:
  [1] 方李莉.传统手工的现代价值[J].中华手工,2004,(1):32-34.
  [2] 方李莉.传统与变迁:景德镇新旧民窑业田野考察[M].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
  [3] 方李莉.论“非遗”传承与当代社会的多样性发展――以景德镇传统手工艺复兴为例[A].民族艺术,2015.
  [4] 谢家荣.景德镇手工制瓷技艺的当代传承问题研究[J].哲学与人文科学辑,2011.
  [5] 叶疵.中国陶瓷史[M].北京: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社,2011.
  [6] 张岱年,汤一介.文化的冲突与融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7] 方李莉.遗产:实践与经验[M].云南:云南教育出版社,2008.
  [8] 李砚祖.物质与非物质:传统工艺美术的保护与发展[J].文艺研究,2006,(12).
  [9] 郭金良.传统手工艺的复兴与文化再造――景德镇老鸦滩陶瓷艺术区田野考察报告[D].中国艺术研究院, 2016.
  [10] 孙佳.新博物馆学与历史街区文化遗产保护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8.
  [11] 韩启轩.新博物馆学理论视角下,武汉市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利用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20.
  [12] 孙璐.社区博物馆理念下历史文化街区综合评价体系研究[D].郑州大学,2020.
  [13] 于鸣放译.魁北克宣言.中国博物馆,1995,(2).
  [14] [法]雨果?戴瓦m,宋向光译.未来的社区博物馆[J].中国博物馆,2011:54-57.
  [15] [英]彼得?弗格,王颖译.新博物馆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16] 珍妮特.马斯汀编著,钱春霞等译.新博物馆理论与实践导论[M].江苏:江苏美术出版社,2008.
  [17] 甄塑南.什么是新博物馆学[J].中国博物馆,2001,(1).
  [18] 王晓敏.“生态博物馆”视角下的汉长安城遗址空间环境保护研究[D].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6.
  [19] 黄佳慧.“社区博物馆”理念下井冈山红色文化传承与发展研究[D].华东交通大学,2018.
  [20] 苏东海.国际生态博物馆运动述略及中国的实践[J].中国博物馆,2001,(2).

nlc20220922104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440052.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