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的逻辑演变及发展方向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胡曙光 李玉碧

  摘要:文章结合媒介环境学派的媒介进化理论探索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的逻辑演进。研究发现: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在遵循传统媒介进化逻辑的同时,还出现了突发的情境因素开始在媒介进化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文化的复兴会影响媒介进化的方向、媒介进化伴随着魔术化效应等一系列新的变化,而Clubhouse和元宇宙的发展历程所反映出的追求人类感官的重新平衡、追求社会交往本质的回归和追求主体控制权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的方向,这对人工智能时代传统媒介的发展有突出的引领价值和启示作用。
  关键词:媒介进化 互动仪式链 感官平衡 元宇宙
  人工智能技术在2016年得到了飞跃性发展,这一年也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在人工智能时代中,信息传播技术得到了极大地发展,各种各样新媒介形式层出不穷,这给媒介进化的考察提供了越来越多的研究样本,也为传统媒介的未来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坐标。
  媒介环境学派较早将科技哲学思想引入媒介研究,从媒介进化的角度来理解人类社会的历史变迁。麦克卢汉用“媒介杂交”来阐述媒介进化,他认为“任何媒介的内容都是另一种媒介,文字的内容是言语,正如文字是印刷的内容,印刷又是电报的内容一样”。保罗・莱文森提出媒介进化要经历“玩具―镜子―艺术”三个阶段,其进化发展是对人类社会的高度复制。与麦克卢汉不同的是,莱文森认为媒介的进化来自人类的能动选择,媒介进化是一个新媒介补偿旧媒介,螺旋上升的过程。媒介环境学派普遍认为无论是媒介演变规律还是媒介发展趋势,技术都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技术进化的逻辑决定了媒介进化的逻辑。技术的M化通常不是一蹴而就的,而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这个过程是线性的、逐渐积累的,新的技术在原有理论和技术的基础上经过改良或革新逐步发展起来。
  主打即时性音频社交的Clubhouse在2021年初火爆全球,以“一己之力”将语音社交推上风口。从Clubhouse的发展轨迹来看,其在短期之内迅速崛起离不开技术的逐渐积累。首先,蓝牙技术的发展。蓝牙技术作为一种无线传输技术能够实现设备之间的短距离数据交换,由爱立信公司于1994年发明;到了2016年,苹果公司发布的AirPods开启了双耳独立式蓝牙耳机的时代。根据IDC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全球双耳独立式蓝牙耳机出货量达到了7750万部。无线蓝牙耳机的传输性能和抗干扰能力越来越强,音质有了很大的提升,用户体验越来越好。其次,音视频云服务技术。Clubhouse背后的实时音频服务商为声网(Agora),声网专注于实时音视频云服务领域多年,在声网提供的音频互动技术加持下,Clubhouse使用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卡顿和延迟,多人同时说话也不会相互干扰。这些技术的逐渐进步解决了音频传输不稳定、易被干扰和在公共场合公放音频会带来噪音污染等障碍,使得Clubhouse的用户能够获得很好的产品体验。
  而元宇宙的概念和它背后的技术则有一段更漫长的历史。“元宇宙”这一概念始见于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经2021年3月沙盒游戏平台Roblox将其写进招股书和10月份Facebook的更名才变得广为人知,元宇宙背后的技术是一个以虚拟现实(VR)、增加现实(AR)、混合现实(MR)、区块链、5G通信等诸多技术为支撑的综合性技术系统。以VR技术为例,最早的VR技术甚至可以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美国工程师林可创造的世界上第一个飞行模拟器,其他的技术也都经历了类似的漫长发展,“元宇宙”这个概念看似一下子走入大众的视野,但实质上却是从20世纪起步的。由此可见,即使在人工智能时代,特别是现在的专用人工智能阶段,这是一个只能在某一专门领域如游戏、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进行专门开发和应用的阶段,媒介进化还是会遵循技术进化的传统逻辑,呈现线性、累积性的特点。
  媒介本身是一个综合的生态系统,媒介生态系统可以分为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含有政治环境、经济环境、文化环境和技术环境等)和一级生产者(传播者)、二级生产者(媒介)、三级生产者(营销)、消费者(受众)和分解者(回收、利用者)。仅仅从技术进化的角度去考察媒介进化是远远不够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取决于数据和算法,随着大数据技术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数据呈几何级增长的态势,算法一经设计出来又会拥有极高的自主性可以自我进化。因此,在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从Clubhouse的“昙花一现”和元宇宙的持续发展,我们可以窥见一些明显的,在传统逻辑之外的变化。
  1.突发的情境因素开始在媒介进化中扮演重要角色。媒介环境学派中的梅罗维茨在媒介生态中高度重视“情境”的变化及其带来的社会影响。每个人都生活在情境中,人们对世界的一切看法也都来自于情境,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是由情境所构成的。Clubhouse的“昙花一现”和元宇宙的持续升温印证了这种情境的力量。Clubhouse诞生于2020年3月,在奥普拉、马斯克等名人的推动下,它迅速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超高人气,根据App Annie发布的数据报告,2021年2月,Clubhouse两周时间内全球下载量从350万增长到了810万。2021年3月沙盒游戏平台Roblox将“元宇宙”写进招股书,同年10月Facebook改名“Meta”,元宇宙的概念在这一年迅速充斥各类媒体,引发了各界追捧,2021年甚至被称为元宇宙元年。无论是Clubhouse还是元宇宙,能在短期内取得如此关注绝不仅仅是技术的线性累计所致,主要归功于情境的力量。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无疑是当下最大的情境,疫情的加剧使得人们不得不减少线下活动,但是被压抑的交流和沟通需求总是需要一个出口的,于是,“元宇宙”这一新的媒介概念快速进入人们视野。在人工智能时代,这种非线性的、突发的情境因素在媒介进化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nlc202209271444



  2.文化的复兴会在很大程度上左右媒介进化的方向。大卫・斯金纳这样评价麦克卢汉,“他把技术归结为历史变化的最重要和唯一原因,他彻底低估了人类的利用能力,对麦克卢汉来说,人类只不过是技术神秘力量的对象物”。麦克卢汉所低估的人类的利用能力包括人的主观能动性、人的自由意志、文化、权力结构及意识形态等。媒介环境学派普遍认为技术在媒介进化中起着决定作用,然而他们却常常忽略文化的影响。考察Clubhouse和元宇宙的蹿红,发现恰恰是文化在媒介进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Clubhouse和元宇宙掀起的热潮更像是西方咖啡馆文化的复兴。作为生活方式的一种,咖啡馆文化约定俗成了近代西方社会公众交往的模式,咖啡馆中的顾客不受身份、阶层、收入等层面的限制,只要付得起一杯咖啡的价格,人人都是平等的,都不会被咖啡馆拒之门外。咖啡馆提供了一个自由舒适、不受限制的交谈空间,许多重要的科学理论、政治理念都是在咖啡馆中诞生的,狄德罗、虎克、富兰克林等都是咖啡馆的常客。在Clubhouse中用户可以创建长期的club,也可以创建临时的room,临时room里的用户相当于咖啡馆中不期而遇的顾客,而club就好比招揽生意的咖啡馆。Clubhouse构建的是一种平等的场域,在这个场域中抛开了文字、视频等视觉信息的干扰,你获得关注的唯一条件就是你的观点、你的声音有足够的吸引力。元宇宙更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创造只关乎想象力,元宇宙所有的法则、规则都是人为设计的,在这里可以实现自由自在的创造与分享。Clubhouse和元宇宙因为提供了一种类似咖啡馆文化的线上场域,而成为自由平等的理想化象征,从而在媒介进化中有了一点立足之地。在人工智能时代,能提供自由、平等和畅所欲言的理想化场域是媒介进化的最终目标,向这一终极目标迈进的路上会受到文化复兴的影响一点也不奇怪。
  3.媒介进化伴随着魔术化效应。陆地教授将媒介因技术发展和形态变化所展现的不同以往的特殊功能和魅力概括为媒介发展的“魔术化效应”,并为魔术化效应总结了媒介时空的随意化、媒介形态的多样化、媒介使用的便利化、媒介消费的娱乐化、媒介功能的智能化和媒介内容的视觉化等六个特征。从媒介进化的角度来看,虽然媒介处在一个不断演进的历史系统中,新兴媒介的出现属于历史的必然,但新媒介的走红在智能时代也越来越多呈现出魔术化效应,而这种魔术化效应集中体现在吸引新用户的方式方法上,一N全新的媒介形式必须展现出独特的魅力才能吸引到更多的人参与其中。例如,Clubhouse最初使用邀请机制,新用户要想加入必须获得老用户的邀请码,其邀请码一度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稀缺品,甚至在ebay上出现了高价倒卖邀请码的现象。“元宇宙”最先风靡于投资界和产业界,这些人对民众的信息性影响巨大,带来“名人效应”的同时,也使人们竞相学习和追随,甚至产生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即人们对于元宇宙的信念和期待,显著改变了人们对元宇宙的认知。此外,这种魔术化效应还体现在媒介进化的速度上,摩尔定律总结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认为每18~24个月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会增加一倍,同时价格下降为之前的一半,这意味着芯片计算能力每两年将迎来指数级的上升。摩尔定律至今仍未失效,而且在智能时代随着硅光芯片、三维晶体管阵列等技术的出现和发展还有望有所突破,硬件上的不断加速会加快媒介进化的速度,同时也会使得新的媒介形式“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媒介进化是有方向的,从Clubhouse的“昙花一现”和元宇宙的持续发展经历,可以看出媒介进化的一些共同发展方向。
  1.追求人类感官的重新平衡。麦克卢汉认为媒介是人体的延伸,但是这种延伸也有可能是一种畸形的延伸,正如麦氏所言,“拼音文字像炸弹一样降落到部落社会,把视觉放到了感官系统最高的等级,线性的视觉价值和分割意识取代了整体、深刻、公共的互动”。人类进入大众传播时代以后,过分强调视觉使人的感官长期处在一种失衡的状态中,社交媒体的出现并没有有效地改变这一状况,反而是更加强调视觉的刺激,进一步弱化了其他感官,每个人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越来越孤立,越来越与他人疏离。
  在人工智能时代,Clubhouse以先进的技术优势重新唤醒了“听觉”,使人们重新通过嘴巴、耳朵传递信息、交换意见。在Clubhouse里,视觉不再是人类联结世界的唯一方式,也不是用听觉来压倒一切,而是一种感官的平衡和互动,把感官的综合作用放到最大,创造一种更加启迪心灵的交流场景。元宇宙更是强调各种感官的联动,元宇宙中有丰富的视觉形象,这些视觉刺激连同听觉一起将内容迅速传递给大脑,并直通心灵,建立起与物、与人之间的情感链接,甚至人本身成为媒介内容的一部分,在这种情况下调动所有感官形成对世界的认知。Clubhouse和元宇宙这种对感官重新平衡的追求代表着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方向的经度。
  2.追求回归社会交往本质。社会交往指的是人与人、个人与群体以及群体之间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过程。它体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是一种复杂的连接过程。社会交往总会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进行,文字出现以前,人们依靠面对面的对话实现社会交往。随着媒介技术的发展,文字、图像、视频等逐渐成为新的社会交往手段,面对面的对话沟通失去了对社会交往的统治地位。移动传播场景的出现和普及进一步使得社会交往与物理空间分离,在社交媒体中,人们自由地在“在场”和“不在场”的状态中自由切换。然而对社会交往来说,无论是“在场的不在场”还是“不在场的在场”都不是一种理想的社交状态。元宇宙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问题,它提供了一种实时的“在场感”,元宇宙是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空间,可以在现实和虚拟中随时切换,这种实时在场和去中心化可以提供一种理想的社交状态。元宇宙回归社会交往本质的追求代表着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的纬度。
  3.追求主体控制权。马斯洛把人类的需求层次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和自我实现需求五个部分。能否实现尊重和自我实现也应该是媒介进化的终极目标。但是,在智能传播时代,从李普曼的“拟态环境”到居伊・德波的“景观社会”,再到鲍德里亚的“拟像与模拟”,无一不是在强调视觉统治下的影像化的社会生活。同时,算法的力量日益凸显,人们每天接触的信息大多来自算法推荐,对事实、观点的态度不知不觉中被算法操控,更遑论算法黑箱和算法歧视。这种视觉霸权和算法霸权将人类在自我实现的道路上越拉越远。
  Clubhouse和元宇宙的出现被人们寄予厚望改变这种状况,在元宇宙中所有参与者是平等的,都能获得尊重或一定程度上的自我实现。在Clubhouse打造的听觉空间和元宇宙的空间里每一个个体都是主宰者,可以随时随地决定自己呈现的方式,实现对主体性的掌控,这种对主体掌控权的追求是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的核心。
  Clubhouse和元宇宙的发展轨迹反映出在人工智能时代,媒介进化仍然会遵循技术进化的线性、累积性的传统逻辑,但是会出现一些新的变化,且发展轨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媒介进化的方向。诸如广播电视一类的传统媒介形式要想在人工智能时代立稳脚跟,跟上时代的发展,就要从Clubhouse和元宇宙的发展轨迹中吸取经验更加注重情境、文化、魔术化效应在媒介进化中发挥的作用,顺应追求人类感官重新平衡、追求回归社会交往本质、追求主体控制权等发展方向。
  作者胡曙光系云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讲师
  李玉碧系云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硕士研究生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人工智能时代民族地区危机传播的嬗变及其治理能力数智化转型研究” (项目编号:21BXW034)、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项目“智媒体视域下危机传播的嬗变及其议题管理研究”(项目编号:YB202009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加]马歇尔・麦克卢汉.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增订评注本)[M].何道宽,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1.
  [2]邵培仁.论媒介生态系统的构成、规划与管理[J].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02).
  [3][加]埃里克・麦克卢汉,弗兰克・秦格龙.麦克卢汉精粹[M].何道宽,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
  [4]陆地,高菲.论媒介演进的魔术化效应[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21(03).
  【编辑:钱尔赫】

nlc20220927144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440368.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