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的谎言
作者 :  魏 鹏

  近来参加了几个民主生活会,与会者无不踊跃发言。主持会议的领导反复强调:“不唱颂歌。”于是有人愤愤不平地说:“李局长工作碍于情面,不得不提出批评,尤其是今年以来,李局长对我的批评是越来越稀了啊!”有人也像张书记似的拍着桌子说:“张书记你还有没有时间观念?动不动就早来晚归,难道不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还有的自我批评说:“自己老跟不上形势,都什么年月了,仍不善于团结女同志一道工作……”
  我听了只是暗笑,笑他们说的几乎全是谎言。当然,也笑班子的整体水平,居然找不出一个人的谎言能与王熙凤相比的。或者说,他们的谎言与王熙凤相比,逊色多了。
  众所周知,自从贾琏去了扬州,荣国府的大小事情都是王熙凤操持。这期间,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王熙凤把秦可卿的丧事操持得红红火火,滴水不漏。王熙凤也因此大红大紫,出尽了风头。从荣宁两府来说,王熙凤功不可没,特别是协理宁国府,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话,谁都可以这样说,但人家王熙凤偏不这样说。贾琏回来后,她给贾琏说的没一句真话,竟全是谎言。
  且说贾琏自回家参见过众人,回至房中。遂问别后家中的诸事,又谢凤姐的操持劳碌。凤姐道:“我那里照管得这些事!见识又浅,口角又笨,心肠又直率,人家给个棒槌,我就认作‘针’。脸又软,搁不住人给两句好话,心里就慈悲了。况且又没经历过大事,胆子又小,太太略有些不自在,就吓的我连觉也睡不着了。我苦辞了几回,太太又不容辞,倒反说我图受用,不肯习学了。殊不知我是捻着一把汗儿呢。一句也不敢多说,一步也不敢多走。你是知道的,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说槐的报怨。‘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况且我年纪轻,头等不压众,怨不得不放我在眼里。更可笑那府里忽然蓉儿媳妇死了,珍大哥又再三再四地在太太跟前跪着讨情,只要请我帮他几日,我是再四推辞,太太断不依,只得从命。依旧被我闹了个马仰人翻,更不成个体统,至今珍大哥哥还抱怨后悔呢……”
  如果把王熙凤这些谎言搬到民主生活会上,谁又能说这不是最好的自我批评?民主生活会的主调是:不唱颂歌。对于要唱颂歌的人来说,就不得不说谎言了。据我观察,要想在民主生活会上杜绝谎言,一时怕还难以做到。我只希望大家说谎能说得跟王熙凤似的,那样,作为会议记录的我也就是种享受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理由有三:一是王熙凤的谎言生动活泼,我听了不会打呼噜;二是王熙凤的谎言里埋有伏笔,引人注目。也就是说,她巴望着贾琏去问珍大哥,好弄个水落石出。若用时髦点的说法,就是期望值很高;三是王熙凤说谎不脸红。不像有些领导干部那样:“我,我,我还不善于团结女同志一道工作……”话一出口,脸就红到了脖子,以至于谎言也不成为谎言了。
  【选自《西祠胡同》】
  题图 / 潘滢溧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