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发布会(十四)
作者 :  本刊新闻发言人

  发言人:向各位通报一个好消息――本刊中旬版今年发行量又有增长,与去年比增长36.89%。这在期刊发行量普遍下滑的当下,很难得。对此,我代表中旬版编辑部全体同仁,向我们亲爱的读者朋友表示真挚的感谢――谢谢!谢谢朋友们对我们的支持与厚爱!
  请各位提出问题。
  记者戊:中小学寒假开始十几天了,可是,人们经常看到学生们每天早晨仍背着书包上学。虽然各地教育部门都表示禁止寒假补课,可是,禁而不止。对此,你有如何评论?
  发言人:记得2010年暑假的一期新闻发布会,一位同行就提过中小学生补课的问题。我们看到,今年的寒假,不仅恶补未停,且有增无减,尤其令人震惊的是,如今采取了补课游击队的方式――一部分中小学疏通了教育局,明目张胆地恶补;疏通不了的学校,则采取补课游击队的办法,“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采取隐蔽的方式,藏在居民区里。还有的就隐藏在教师家里……总之,恶补是花样翻新、不择手段。这里有学校领导的主意,一为升学率,二为挣外快。然而这却苦了家长苦了孩子。这些校长和老师抓钱都抓疯了!
  另一面我们也可从中看到,某些教育行政部门的腐败与无能。那些经疏通而明目张胆恶补的学校,用什么“疏通”?在教育行政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怂恿”下,他们捞到了“好处”。而他们对那些未疏通的学校,真想制止,然而又无能。
  一些市、县政府连个寒假恶补都治理不了,表明这些政府部门已经腐败无能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这越演越烈的寒暑假恶补,不仅仅损害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更为整个社会造成了严重的浮躁、动荡,后果不堪设想。
  记者己:治理寒暑假补课已经十几年了,迄今恶补不止,政府部门见怪不怪。我想问的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政府每年都出几个甚至几十个逾百个“新规”,可迄今有几个“新规”取得了理想的成效?您对此如何看?
  发言人:“新规”确是出了不少,有些“新规”刚出几年又自行作废了。查查看,迄今为止,有多少部委,有多少厅局作废了多少部“新规”?何以“新规”出了又作废?肯定有人回答:“我们与时俱进”。可这是理由吗?明明是拿政策当儿戏!此举表明某些政府部门执政能力低劣!
  单说近三十年的“新规”,从治理“四菜一汤”、“文山会海”到“摒弃人治(实行法治)”,从“遏制贪腐”到“买官卖官”,从“教育产业化”到“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从“环境污染”到“有毒食品”,从“警察打死人”到“法官执法犯法”,从“强拆强迁”到“唐福珍等自焚”,从“跨省捕人”到连续发生“佘祥林案、赵作海案”……哪一件、哪一宗“新规”彻底实行了?国人常以“黑瞎子掰苞米”喻之边掰边扔之事,我们的一些“新规”岂不亦如此?何时见到全面实行?
  记者辛:日前,卫生部门销毁了大批假药、劣药,那现场是浓烟滚滚,遮天蔽日,多台轧道机隆隆碾过,各种假药、劣药顿时粉身碎骨、销毁殆尽,你对此有何评论?
  发言人:这样的场面各地都经常上演,而且不仅销毁假药、劣药,还有销毁假香烟、劣烟,销毁盗版光盘,都搞得如此轰轰烈烈,大张旗鼓,看似十分壮观。其实,不过是一场闹剧,一种丑恶的表演,一种政府无知、无能的行为!
  您想,凡制作伪劣产品,绝对成本都十分低廉,你销毁他价值三五万元的假冒伪劣产品,他转瞬即可用少许时间和不到三五万元就又能一批又一批地生产出假冒伪劣产品,换回几十几百倍的“利润”。让人不解的是,我们为什么治标不治本?为什么不制定法律,罚他几百万几千万,釜底抽薪,让他永远破产。相关的政府部门也应受到严厉的惩处,看他们再敢失职渎职!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