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切风光在“险峰”

作者: 满兴坤

  2年的以色列博士后工作就要结束了,与出发之前对未知的将来充满担心相反,现在如果有人问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快乐!快乐的工作、快乐的生活。”
  快乐首先来源于工作,我来以色列的第一年就在本研究领域排行前三的杂志上发表了2篇文章。除了个人的努力,更得益于我的以色列导师的帮助。在我的眼中他已经是功成名就,拥有了一般人想拥有的一切生活,可是他对科研工作依然充满了热情。导师平常在学校的工作很忙,所以会经常约我去咖啡馆讨论问题,充分利用他的时间。每次讨论,导师都会非常认真听取我的意见,并且鼓励我发表自己的观点。在写文章的紧张时期,我们还会一起工作到很晚。这时,导师就会带我出去喝一杯,以示对我们努力工作的奖励。正是他营造的这种紧凑而又轻松的工作坏境,使我一直拥有工作的热情,而且对生活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快乐的生活需要努力地工作,但生活的内容一定不能全是工作,否则生活和工作都会失去她们的魅力,而我们也会随之失去快乐。
  工作不局限于实验室,参加各种本研究领域的会议,在会议上了解最前沿的研究,把自己的成果介绍给其他研究组,同最顶尖的科学家讨论以寻求灵感,都让人获益良多。让人意外的是以色列导师给了我很多参加国际性会议的机会,让我收获非常大。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去了两次巴黎,一次荷兰,一次德国,期间还和导师参加了一次在中国的会议。在这些会议中,导师主动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让我有机会与最优秀的学者讨论,同时也真切感觉到自己的研究工作确实是有意义的,增加了自我认同感,更加坚定了我走科研这条路的信心。
  工作还包括职业生涯规划,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在申请第二个博士后位置时,我拿到了3个邀请,2个美国的和1个德国的,都是在本研究领域内排名前列的课题组。这其中,导师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从申请材料的准备,到申请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积极地给我意见,告诉我什么是“专业”的申请。正是老师的这种专业指导,再加上平时合作的其他老师的推荐,我才拿到了在国内都不敢想象的博士后位置。最终我选择了本研究领域里排名数一数二的一个美国课题组,也为我的以色列博士后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导师的帮助使我的科研工作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但他并不是以色列导师的特例。在与其他以色列学生的交流中,我发现,以色列导师对工作都非常有热情,对学生的关心大部分都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教导,不仅是工作学习,还包括生活家庭。
  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人生的另一半。我太太派我来以色列打前站,比我晚4个月到,她来的那个月,导师就主动给我加了工资(以色列博士后的平均工资是2.6万美元/年),并且还多次邀请我和我太太去他家聚餐。后来我们才明白,他是想用自己的生活来鼓励我们,只要我坚持做科研,只要我太太继续支持我,我们也能拥有像他一样的幸福家庭。
  快乐的生活还需要朋友。大多数以色列年轻人在读大学之前都服至少2年兵役,然后四处游历1年,这就决定了他们大学毕业的时候比我们至少大3岁,再加上军队生活的磨练,各方面都很成熟,人与人之间非常友好和谐。给我感受最大的是,他们尊重每一个人,也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我和2个以色列人在一个办公室,由于我不会讲希伯来语,所以他们在生活上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在以色列重要节日的时候,还会邀请我去他们家一起过节,感受以色列人民的特色节日生活。
  生活离不开放松,我认为最健康的放松就是旅游。以色列这个国家面积很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色景观都能欣赏到。如果自己开车,数小时便能感受到北部戈兰高地上草原的花香和南部山丘沙漠中死海的苦涩。个中风情,比之中国的九寨沟是别有一番风味。除了景色,以色列地区的文化也和中国一样,当得起“古老”二字。从和平之城耶路撒冷到耶稣显出神迹的加利利海,当你走进一座座典故颇多、历史悠久的教堂,站在与上帝最近的土壤上的感觉油然而生。
  值得一提的是,来以色列留学是安全的(除非发生大规模国家之间的战争)。安全问题也许是大多数同学来之前会有的顾虑,我来之前也是鼓励自己“一切风光在险峰”,但到了以色列以后我发现,偷窃抢劫此类会对一般人造成伤害的犯罪行为在这里是非常少的,因为带枪上下班的士兵随处可见,并且以色列人民的生活是比较有保障的,尤其是身处以色列腹地的特拉维夫。
  总的来说,我感觉在以色列做博士后的性价比是非常高的。首先由于目前国内想来这做博士后的学生不是很多,所以竞争不大,这使得申请者可以选择以色列最好的课题组。然后从这里进入国际顶尖的课题组继续研究。所以真心希望大家能注意到这个暂时被遗忘的科学圣地。选择以色列,你将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29567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