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责任感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新闻从业人员,以客观真实、公正理性的报道和评论,扬善抑恶,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由此获得的成就感,是与工资、奖金同样重要的报酬。无论在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与现实条件下,铁肩担道义与妙手著文章,都是新闻从业人员不变的理想。毫无疑问,这一理想的实现,要求记者必须不畏艰难,勇于作为。
  遗憾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记者们作为的空间,往往受许多客观条件限制,这不仅使记者们作为的冲动与效果大打折扣,更重要的是,在很多时候,很容易引导记者的作为走向反面,偏离新闻推动社会进步的要求,也远离记者的初衷。
  举两个例子,一项工期耽搁了很久、给沿途居民造成了许多麻烦的城市道路改造工程终于完工了,主事儿的官员们当然要做声势浩大的宣传,因为这是重要的工作业绩,而媒体也紧紧跟上,以高调的报道将其誉为城市的“景观大道”。一项商业街改造工程在未经过充分论证的前提下匆匆上马,这项后来被专家认为“破坏了原有的商业生态”、一直门前冷落的工程,在完工时同样受到了媒体的高度追捧,被送上了“金街”的头街。客观地分析,在这两个个例中,媒体最理想的作为应该是,将表面的热闹与繁荣放在一边,深入挖掘两个工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将事情的本来面目告诉读者。但事实是,在当时,由媒体正面批评一级政府重要的工作业绩,是根本不可能的。可能的选择是,在作为任务的正面报道中,媒体尽量低调、平实,而不要故意放大本来就与社会发展不和谐的声音。这种有意识的“不作为”,比那些积极而刻意的作为,更能够使报道接近于事实真相。
  新闻从业人员在一定条件下不作为或少作为的现实背景是:一些新闻事件所代表的价值指向偏离了社会发展进步的要求,具有“负面”的新闻价值,但这些新闻事件,又是以官方的、正统的、权威的面目出现的,媒体无法对这些新闻事件的价值提出正面质疑,低调就是无可奈何、又最负责任的选择。因为,媒体通过这样的处理,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负面新闻事件的影响力。在当下的媒体发展环境中,思考“不作为”并非卖弄词藻之举,而是有着相当现实的意义。一些官员们花样翻新的“政绩工程”,名目繁多的各种“项目”,企业以公共利益的幌子进行的种种商业活动,不但经常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媒体上,而且记者们还刻意进行包装、提升,使其影响力被人为放大。
  媒体承担着信息传播和社会评价的重要职能,我们报道什么,对一些经济社会热点问题持什么态度,会对社会各个层面,尤其是各级政府官员产生明显或潜在的影响。因此,媒体从业人员应该倍加珍惜手中的笔,珍视宝贵的新闻资源。这里的难点在于,一方面,媒体从业人员有正面宣传的任务,有些活儿非干不可;另一方面,作假者、作秀者也不像原来那样只会空喊口号,从而一眼就可看出真伪,他们往往将自己的行为与一些正面的、宏大的主题套在一起,充分包装,使记者们面临着“政治不正确”、“漏报新闻”等各个层面的压力,不得不对强塞给自己的新闻进行包装和提升,努力“做大、做足、做充分”,从而上了别人的套。这就要求记者必须有对新闻事实的全面把握,有科学而理性的态度,有“雾里看花”的本领。我们必须记住的是,工程并非越大越好,街道并非越宽越好,投资不是越贵越好,“第一”不是越多越好。质疑与批判,尽管很少能够真正出现在报道中,但它仍然是媒体最需珍视的精神财富。
  多年以前,《大众日报》一位老记者在作领导安排的典型报道时,因为发现了“先进典型”的种种问题,坚决放弃了这篇报道。《中国青年报》一位记者在报道原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时也作出了类似的举动,并称这一次 “不作为”是其新闻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作为”。这很可以理解,“不作为”,是他们在当时所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也是非常艰难的选择。其实,记者的“不作为”,所需要的智慧与勇气,往少里说,也不亚于很多积极的 “作为”。因为,在很多情况下,记者不报一条新闻,比报这条新闻,要作更多的思考,承受更大的压力,以更强的良知和职业责任感作保证。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