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责任与成就“一网打尽”
作者 :  禾 丰

  “创新团队”这个概念是由何人提出,在何时形成,已无从考证了。如今,“创新”已是被各行各业奉行为生存与发展的原始动力,而“团队”,则是实现创新的最佳保障。
  “创新团队”真正开始吸引我们的注意,是在2004年,教育部制定了《“长江学者和创新团队发展计划”创新团队支持办法》之后。人们都清楚,国家在全面实施“科技强国”战略计划的沙盘中,又插上了一面大旗。
  再早几年,2000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设立的“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也开拓了创新研究群体的资助模式。2001年,中科院启动的“海外知名学者”计划中明确要求,“海外知名学者”必须采取团队或群体方式引进,与国内的“百人计划”入选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优秀科技骨干,在部分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领域组建创新团队。
  在科学界,单枪匹马不易成就大的事业,科学家们每天都在面对挑战,曾经的“学术孤独”已成为难以承受之重,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终于,“创新团队”时代的来临,让每个人如释重负。强强联手,珠联璧合,生成的是人才的团队效应和资源的当量凝聚,大大加速了科学的进步。
  在采访北京大学医学部这个创新团队的时候,学术带头人王宪特别提到了一个词――“一网打尽”。
  解释很简单:全力聚拢某个领域里最顶尖的专家和人才,确保高效率高产出的科研创新成果。
  团队中大部分从国外回来的专家,回国后的待遇都降低了一个档次,还有诸如夫妻两地分居,子女上学难,住房紧张等等数不清的问题,虽然有所改观,但仍有待解决。尽管如此,他们的科研水平却没有“水落船低”,甚至在向更高的层次提升,秘诀何在呢?
  “做事情要顾大局”,“要淡泊名利”,“要做出一定的牺牲”……很多话说出来容易,但真正扪心自问,我们又能做到多少呢?
  心态失衡不是没有过。“很多人年龄、级别跟我差不多,怎么我拿的都比他们少?”“我们组的实验室,自己的工作量都完不成,为什么还要给别人用?”然而,“泡”在团队的大氛围中,失衡的心态会逐渐褪色,得与失之间的偏差也会变得微不足道。“看到别的专家对自己那么严格,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课题研究上,我干吗那么计较。”
  既然承担了国家的责任,就要勇于做出牺牲,就一定要顾大局。
  有良心的科学家总会把个人发展与国家利益,社会责任紧密相联。理想一样,理念一样,来自五湖四海的科技精英因责任聚在一起,共享着资源与技术,剑指同一个目标,在“团队化”责任的催化下,个人的压力转化为集体的动力,当成就来临时,他们获得的是一种物质享受以外的巨大快感。能够在这一点上形成共识,他们心甘情愿被。网打尽。
  从心态失衡到心甘情愿,这种潜移默化的改变,惟出现于责任与成就最大化之时。
  实际上,创新团队中的成员多是一批早已在同一领域合作多年的“老相识”,只不过国家又给了他们一个正式的“名分”而已。
  这不是一般的“名分”,有了它,手中就掌握了国家强有力的政策和资金支持,更可贵的,是一种责任感与成就感的升华。
  当然,生活在当今社会里,光靠精神与理想是寸步难行的。科学家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除了默默地奉献于科研事业,他们也会遇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困难和压力,我们不能奢求他们每个人都成为道德典范。国家花大力气组建和资助创新团队,毕竟是为了在重点科研领域获得重大突破,而不是要树立“精神文明集体”。因此,应该提供更加基本,合理的社会保障,在我们把承担国家责任的光环套在他们头上的时候,也要尽力掸去他们身上的浮尘,让他们置身于一个和谐的科研环境之中,实现责任与成就的完美结合。
  最后,还想提一句王宪的父亲――中科院院士王志均,这位1950年从美国回来的老一辈科学家,为了祖国的科技事业倾尽了毕生精力。同时,他也是一位创建和谐科研环境的倡导者。
  创新的团队,实则是传承了一种古老的文化,那是一种将责任与成就视为生命的永恒精神。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