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军事记者的空中经历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77岁高龄的吕德润先生现任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在任这个职务之前,吕老一直在新闻战线上驰骋。1943年,吕老在重庆北培复旦大学统计系毕业后,便被重庆《大公报》派驻印度、缅甸记者,随中国驻印军采访。
  在印度、缅甸的那些日子里,吕老乘坐C—46运输机、B—25和B—29轰炸机多次飞越驼峰。一次随中国空军B—25轰炸机出征的经历使吕老终身难忘。
  1944年8月上旬,吕德润在采访中听说我轰炸机队即将出击轰炸日军占据的孟养,马上请求指挥部随机采访。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也是一次冒着生命危险的采访。
  B—25轰炸机队起飞了,在空中摆开了品字阵形。一过加迈城,就进入敌军阵地。吕德润心情紧张起来。吕老对记者说:“如果说心里不害怕那是假的。当时敌人火力很猛,高射机枪、高射炮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打来。”但坐在轰炸机上的吕德润想到更多的是日本鬼子对重庆的轰炸。重庆《大公报》报馆被炸、大隧道惨案、大学房屋被炸等情景历历在目。复仇的火焰在他心中燃烧起来。
  此时,因敌军火力乱打,上下气流将飞机冲击得高低不稳,吕老形容说:“就像喝醉酒似地晃荡”。吕德润似乎忘记了自己是在采访、是记者,而像一名战士一样在观察地面的敌人阵地。这时,投弹手陈云高写了一张条子给他:“左后下方是孟养,瞄准目标小白庙尖”。吕德润往下一看,那是一个长方形的城镇,镇内右角上有一个小白庙,方底圆尖。
  这时,所有的轰炸机的肚子都开了膛,炸弹一排排向目标飞去。爆炸产生的巨浪使飞机颠荡不已。吕德润拧着脖子回头看孟养,已无法看清。城市在浓烟中消失。
  吕老告诉记者:这次军事行动太过瘾了,是在驼峰飞行中最值得纪念的一次。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