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离歌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8月份,各大高校的学生多半已经进入到另一个状态,不再是1个月前穿着学士服拍照的短暂充实,也不再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奔向五湖四海的伤感。夏日的大学送走一波学生,校园里的绿树鸣蝉依旧残留着一些泛黄书页的气息。
  有的同学书没有读完,选择继续考研。也有的同学顺着书卷封皮留下的“线索”,走进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对于铁路相关专业毕业的同学们来说,他们的下一个阶段,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生活,甚至于他们以后闻到的金属的气味,伏案设计图纸的规格,低头捡起的石子,都可能离不开铁路。
  究竟是铁路选择了毕业生?还是毕业生选择了铁路呢?
  铁路接纳大学毕业生的条件似乎很简单——高考,铁路相关院校毕业,工作面试。这次采访的对象,除了想继续考研的同学,都经历了类似的过程。三个步骤,依次走完,最后是一个结果。铁路行业需要人才。
  铁路院校学生最终选择铁路,却往往不是在三个固定的时间点决定的。火车迷可能在高考之前就已经决定投身铁路。而有些学生高考时的第一志愿,却可能不是铁路相关专业,然后他们在大学期间,开始权衡个人喜好、铁路的前景和发展,最后对铁路培养出了兴趣,确立了自己的职业目标、生活愿景。还有些同学则看到了社会的艰辛,认为铁路行业会提供一条略微平稳的道路。
  高考,可能替他们做出了选择。大学,则通过传道授业,让他们看清了自己所学的专业,也让他们看清了自己以后生活和铁路可能的关系,并且还可能锻炼了他们学习之外的能力。然后在就业单位,铁路专业毕业生在就业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姓名时,铁路和毕业生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
  他们选择铁路,更多是出自对未来生活的可能的接受。
  学习:本科+研究生+?
  “上大学时最疯狂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疯狂的事情。”
  6月底的夏天,交大东门熙熙攘攘,马路不太宽但车辆有些多。一座形状奇特的直角过街天桥,一头连着校门,另一头伸向街对面,然后拐了个弯,下坡就到了学校的学生公寓。已经保研的土木工程(铁道工程)10班毕业生罗奇和赵宁,临时被安排在这里。
  走进他们的宿舍,门旁边的架子上矩阵式地摆满了箱包,罗奇和记者讲,好多包都是其他班级同学临时放在这里的,有的包毕了业再拿回家。这个满满的架子在视觉上缩小了宿舍的空间,也让小屋有种站台式的临别感。罗奇和赵宁在这里似乎还不太适应,摄影师一开始为他们拍照的时候,可能也有一些紧张,俩人有些不自然。
  罗奇高考志愿时,听取了一个在教育部工作的亲戚的意见,他了解到“北京交通大学是一个铁路特色学校,在铁路专业有优势”,再加上自己对火车铁路比较感兴趣,所以第一志愿就报考了北交大土木工程专业的轨道工程班。谈到自己对火车的爱好,罗奇觉得自己没法投入太多,“之前没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中国一直是应试教育,高考也特别忙”,“高考吧,是个人发展的一个比较普遍的路,你想要获得人生的成功,不一定非要通过读书,但通过读书,继续深造,是最大众化,也是最安全的一条路,即使你不太想读。”
  罗奇走进北交大校门的时候,正值北京2008年奥运会,他高考志愿的其他学校也都填的北京的学校,“也想来北京,也想体验奥运会的气氛”。来到北京,奥运会刚好结束,不过罗奇在大一刚来的时候赶上学校提供的观看残奥会的名额,看了女篮比赛,“对她们拼搏的精神挺感动的,身体有残疾不方便,还那么热爱运动。本身我也挺喜欢运动的。”
  走进北交大校门,大一这段时间罗奇对所学专业“认识也挺模糊的”,不过一直保持着有规律的习惯,“周一到周五平时早晨起床去上课,中午吃饭睡会儿觉,下午上课,然后上自习。没课有时去健身房练练、跑跑步,经常去泡自习室,图书馆。”罗奇在大二对本专业有了更多的认识后,就打算读研了,“想继续往深了学”。上大三的时候,他被划入了保研的名单。北交大确定保研的名额,一般从大三下半学期开始,根据学生前三年的各项成绩排名,然后经过考试、面试确定最终名单。
  在自习室除了准备功课,罗奇比较喜欢看《读者》,“平时都是自己买,觉得里边都是社会的积极面,说的都是博爱、温暖的东西。”图书他喜欢人文、历史、经济、传记这类,四年大约看了三四十本书,“我不太喜欢参加学生社团活动,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看书。我喜欢看曾国藩传记,毛泽东传记也看过,觉得很值得一看。傅雷家书,美国一些总统的传记也都看过。”通过阅读这些书籍,罗奇也找到了自己的偶像,“曾国藩、马云都是我偶像。”谈到曾国藩,罗奇认为他“一介书生,后来做了清朝的中兴之臣,还带兵打仗,把太平天国打下去了。中国人追求的立德、立言、立功,他基本上都做到了。立德就是个人修养达到一定水平,对国家对社会有积极的影响;立言,就是他著书立书特别多,他的家书特别有名,他教育子女也非常成功,他的儿子曾纪泽是清末著名的外交官;立功就不说了吧,他镇压了太平天国,又是清朝的中兴之臣。”
  曾国藩的经历,也为罗奇的学习生活提供了很多参考。“从他们的人生经历里能学到很多东西,对自己能提供些慰藉,遇到挫折困难会想想他们的处理方法。书上看的,曾国藩初出茅庐,上级对他不好,老批评他,他就学会韬光养晦,以后自己可能会遇到类似情况,比如被误解,也会拿来参考,看看自己哪些方面需要再努力。”
  罗奇计划研究生毕业以后去设计院,或者继续读博,“这个专业本科能进设计院的很少,要求都太高,要不就去做工程。进设计院一般都是研究生。读了博,就可以去更好的设计院,铁科研什么的都有可能。”他在大学时期的迷茫主要集中在大三保研的阶段。虽然能保研,但罗奇还是想换个城市、换个环境体验,但“选择外校就可能学不了铁道,而且风险较高。”
  “北交大这四年让我收获很大,除了学习,我学会独立、自立,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在高中时候不会的那些东西,大学都学会了。”
  赵宁高考填报大学志愿时很纠结。由于地方的规定(河北),填报学校不能报考平行志愿,一个级别的学校只能报一所。“我选择学校的时候,想开阔一下自己的视野,当时就选了几个大城市,然后再选择学校。当时纠结自己的分到底能不能上这些学校。”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