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 歌
作者 :  罗强

  一   林冲刺配沧州,行至野猪林,被董超、薛霸绑在树上,要加以杀害的时候,只听得松树背后雷鸣一声,一条铁禅杖飞将出来,把薛霸的水火棍一隔,飞出九霄云外,松树后面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林冲睁眼一看,正是他的兄弟鲁智深!
  原来,鲁智深“忧得你苦”、“放你不下”,特地暗里护着林冲一直相随,简简单单的结拜,送出千里万里,回肠荡气,直到打听实了,快到沧州,再无险恶,方才作罢。
  野猪林里,鲁智深把绑林冲的绳子割断,扶起林冲,开口便是:“兄弟!”
  关山万里,云水高谊,至此,终明白什么叫江湖义气。
  二
  上世纪末,作家野夫离家南下,揖别亲朋,遇好友刘镇西,刘镇西与野夫相交数十年,多受照顾,左右要请客送别。
  野夫知他家境窘迫,婉拒无需这些俗礼,最终因刘镇西强邀而应。晚间,野夫与另一至交到达刘家,桌子上果然没有多的菜,两荤一素一汤,却只放着两副碗筷和酒杯。刘镇西喃喃云道,他们全家都先吃了,就想看着野夫喝酒聊天,他们一家足矣。
  野夫和泪下酒,刘镇西取出他那一把二胡说——我为送你远行,填了一首词并谱曲,且教会了妻子和女儿。现在聊助两位酒兴,我们全家一起为你们合唱一下,唱得不好,万勿笑话。
  就在那空空如也的陋室,苍凉的二胡声开始回旋。刘镇西沙哑的嗓子,和着他五音不全的文盲妻子的如泣如诉,再加上一个少女脆生生的童音,像三重奏一样唱起来,且歌词又是他的妻女尚无法全懂的文言,就那样投入地缠绵长歌。
  世间这样的送别法,平生第一次听说。每每读及此处,热泪长流,再读一千遍,泪作两千行。
  三
  “孤山不孤,断桥不断,长桥不长。”被称为西湖三绝的长桥位于西湖东南角,长仅数米。
  长,不是桥长,情意比桥长。传说梁山伯与祝英台曾在杭州万松书院读书,后祝父来信催归,梁山伯十八相送。据说就在这座桥上,三步一回首,五步一徘徊,你送来,我送去,来回送了十八次。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这一别,花自飘零水自流,千百年的爱情,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四
  老太太有四个儿子,丈夫死于敌人的枪下,家仇国恨,她把大儿子送上战场,队伍很长,她站在村里的垭口上,大声呼喊:儿咧,娘等你回家。队伍都哭了起来。
  没事的时候,她就在垭口望,看看儿子有没有回来,一年后,她等到的却是儿子牺牲的消息。鬼子还没赶出,悲痛之中,她又把二儿子送上战场,还是那个垭口,还是那样喊:儿咧,娘等你回家。
  第三个儿子又接下哥哥的枪,最小的儿子,也倒在战场上。
  她精神开始失常,一个人,常常跑到垭口上呼唤:儿咧,娘等你回家。
  声声断肠……
  她去世的时候,没有子孙抬灵,一个村的小辈,都跪在她的坟前,送行的哭声,憾天动地。
  五
  自幼家贫,随奶奶长大,孩提时,常绕奶奶膝头,撒着娇要零嘴儿,奶奶哄我,问:长大了要怎么待奶奶啊?那时条件差,没肉可吃,一年到底,也吃不上一回鸡肉,我就甜甜地回答:等将来长大了,挣着钱,给奶奶买一只公鸡,大红冠的,我闻都不闻。只要一说,奶奶就笑,多少年,不厌其烦地问这一个知道答案的问题。
  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没哭,就坐在她身边,看着,等着,期待她醒来,宠我、疼我、护我,直到两天后下葬的时刻,才反应过来,歇斯底里撕打咬扯那些帮忙的亲戚,不允许他们抬走奶奶。
  我还没挣到钱呢,我还要给奶奶买大红公鸡吃,我闻都不闻一下。
  坟前,我被父亲按住,气竭,晕了过去,醒来,再也没有奶奶。
  昨夜梦中,又见奶奶,大红的公鸡哟,炖得真香,奶奶把鸡腿,递到我的嘴旁……
  (莫难摘自《思维与智慧》)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