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母狼的护犊绝唱

作者: 本刊编辑部

  A
  高中二年级放暑假,我去农村大姑家玩。那天早上,姑父对我说:“中午我带你去打猎。”他告诉我,这儿的树林子里,最近有人发现了狼,他想把狼猎到手,给我做一件狼皮褥子,好在冬天御寒。
  我很是高兴,吃完早饭,就嚷嚷着要跟姑父出发。早就听人说姑父是打猎的好手,但我从没有亲眼见过,今天终于可以开开眼界了。
  姑父带上那条又黑又大的猎犬,扛上那杆近两米长的土猎枪,还把另外一支小猎枪交给我,并叮嘱说:“叫你开枪你再开,可不能走火啊!”
  走到树林中,姑父站住了,他看见了一堆粪便。姑父蹲下,认真观察一番,肯定地对我说:“这是一堆狼粪,时间不长,看来这狼没有走多远。”他站起来朝四处望了望,吩咐道:“你先朝天放上一枪,把它震出来。”
  按照姑父教的方法,我闭上眼睛,扣动扳机,朝天放了一枪。姑父说:“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枪声本该很响,但因为在林子里,所以显得有些沉闷。猎犬老黑听见枪声,竖起了警惕的耳朵。
  一阵“哧溜”声过后,隐约看见一道影子“刷”地从前方约百米远的地方蹿了出去。老黑不失时机地紧追上去。姑父对我喊道:“快,把枪拿好,追!”说着,他紧跟着猎犬冲了上去,我也跟着猛跑起来。
  B
  看清了,前面跑的是一只灰色的狼,足有1米长,拖着长长的尾巴。它大概被枪声惊动了,先是快跑,但不知为什么速度却忽然慢下来,跑了一会儿,甚至还猛地站住,停下来朝后张望一下,好像在焦急地等着什么。
  姑父瞅准时机,端起长杆猎枪正要瞄准时,却见灰狼又全力猛跑起来。姑父只得放下枪再追。跑了一阵子,灰狼又停下来,仍是一副焦急等待的样子。林子里的草丛很高,我们看不清它后面有什么。姑父边追边提醒我:“看来这家伙在耍什么鬼把戏,咱们要小心。”
  黑猎犬不管不顾,只是猛追,眼见就要追上,不想灰狼又使了暗劲,就又被甩远了。但大灰狼还是被猎狗和人逼到悬崖边了。悬崖下面是空旷的河滩。
  我和姑父这时才明白大灰狼为什么跑跑停停,原来它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一匹小狼,小家伙瞪着惊恐的眼睛,一会儿看看大狼,一会儿又望望我们。姑父对我说:“现在正是机会,我守住左边,你守住右边,让黑猎犬先从中间冲上去,然后咱们就一起收拾它们。”
  黑猎犬听到命令,甩开四条腿,无畏地冲到了大狼面前,向它的对手发起进攻。但还不等猎犬下口,大灰狼却先一步迎上去,一口咬住猎犬脖子,而且还像摇拨浪鼓一样猛摇几下。猎犬的血立时像喷泉似的涌出来,只呜咽了两声便躺在那里不动了。
  这一幕不但把我看呆,就连打了半辈子猎的姑父都愣在那里,好一会儿缓不过神来。突然,姑父气急败坏地喊:“竟然把我的老黑咬死了,我今天非亲手宰了你不可!”
  姑父说着端枪便射,遗憾的是,子弹并没有打着狼。听到枪声,大灰狼更加狂躁,不停地在悬崖边上快速移动。姑父怎么也瞄不准,无奈放下枪对我说:“看见了吗,它是在护崽子哩。这样吧,你对准狼崽,我对准大狼,咱们一起开枪。”
  我端起枪,想瞄准小狼崽,但大狼像是发现我们的意图,故意来回晃动着把小狼护在身后。姑父急了,一枪接一枪地连续射击,仍然没能命中。这时,令我和姑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大狼突地趴下,小狼崽快速爬到大狼背上。没等我们回过神,就见大灰狼慢慢起身,仰天长啸一声,奋力一跃,冲下崖去。
  眼前的一幕,惊得姑父手中的枪“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我望着刹那间已经空荡荡的悬崖边,更是不知所措。
  C
  等我们寻路绕着赶到河滩,小狼崽已没了影踪,大狼的头被摔得开裂了,肚子下面流着一堆肠子。
  我哀求姑父说:“它是为了孩子才舍命的。咱们不要剥它的皮了,我不要狼皮褥子,我冬天不冷。”
  姑父未加思索,用力点了点头。于是,我和姑父把狼抬到岸边抛入河中,算是给了它一个水葬。
  姑父一句话也不说,又带我返回悬崖边,来到黑猎犬前。姑父蹲下,轻轻抚摩着他的老黑,一声接一声地长吁短叹。我知道姑父的难过,这条猎犬跟他七八年了,它在他心中的分量甚至超过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老黑身经百战,从来都是胜利者,但今天却意外地战死在对手的利齿之下。我知道,姑父的肠子都悔青了。
  姑父把长猎枪放在地上,将老黑搭上去,我在前,姑父在后,我们一起把老黑抬回了家。在后院的枣树下,姑父动手挖坑,我想帮忙,但被姑父拒绝了。挖好坑,姑父把老黑轻轻放进去,轻轻地盖土,最后一铲土时,他满脸是泪。
  当夜,姑父就病倒,而且一病就是二十几天。
  自此以后,姑父再也不去打猎了。当然,我也就再没有机会得到一张用来御寒的狼皮了。
  [小宝摘自《张达明的博客》
  2014年5月11日]
论文来源:《少年文摘》 2014年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60163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