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北岛《一切》(外一首)
作者 :  王晓华

  一切并非仅仅是是命运   只因为一开始就被罪孽打上烙印   一切缤纷并非仅仅烟云   只因为烟云一开始就布满霾雾的基因
  一切并非仅仅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只因为开始总是被预定的结局投下死亡的陷阱
  一切并非仅仅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只因为稍纵即逝的荼毒总要被恶毒冷漠掩盖
  一切欢乐并非仅仅都深含微笑
  只因为深含的微笑道不完沧海桑田的巴山夜雨
  一切苦难并非都没有泪痕
  只因为泪痕镶刻成千年斑竹万年石壁
  一切语言并非仅仅都是重复
  只因为冗繁的重复成奴役道路不休的脚镣枷锁
  一切交往并非仅仅是初逢
  只因为所有的初逢藏隐欲说还休的命运
  一切爱情并非仅仅都在心里
  只因为爱情的原子弹弥漫注定诀离的凄怆
  一切往事并非仅仅都在梦中
  只因为太多的梦乱石穿空一泻千里
  一切希望并非仅仅都带有注释
  只因为强盗的注释都堆满罂粟的鲜艳蛊惑
  一切信仰并非仅仅都带着呻吟
  只因为呻吟的信仰总要被霸权的阴毒遥遥制控
  一切爆发并非仅仅都是片刻的宁静
  只因为野草的燃烧愈来愈刺破怒愤填膺的云天
  一切死亡并非仅仅是冗长的回声
  只因为为人进出的门任何洪水野兽终无法阻挡阻拦阻止
  路 口
  风始终无法把脚步停歇
  风始终匆匆忙忙气喘吁吁
  我只能在烛光孱弱的夜晚
  喝着低劣的酒抽着低质的烟
  哼哈大江东去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眼睛喷射而出的永只是横眉冷
  暮霭是不是最后的晚餐再无心打理
  从我的记忆萌芽和记忆在追溯中强大
  却终究无力把头颅和思想转身
  让脆弱的灯光落在足下蹒跚漫步
  以一副轻松的笑容面对山河破碎的大地
  只因为生命的每一时刻
  只因为行走的每一分秒
  牛鬼蛇神总忘不了对你牢牢纠缠
  豺狼虎豹总要寻找时机把你连皮带骨吞噬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